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彭楚明文集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信息搜索
大庙口:沐浴温馨的晚风
 
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加入时间:2009/11/30 15:12:00  admin  点击:1453
 

大庙口:沐浴温馨的晚风

 

  如果说整个舜皇山是一个大大的感叹号,那么大庙口就是这个大大的感叹号下面的一点。游舜皇山如果不宿大庙口,你将会留下终生的遗憾。

  在倾听了娥皇、女英溪的爱情歌谣之后,我来到了大庙口。

  大庙口镇座落在舜皇山东坡山脚,号称“东安粮仓”的大庙口河谷平原的西缘,“久旱不断流,久雨水清碧”的杨江穿镇而过,山因水奇,水因山秀,是一座融大自然娇美与人为打扮于一体的美丽小城镇。东安县的几位文友告诉我,大庙口镇历史悠久,因古代建有典雅壮观的舜庙而得名。早在乾隆年间,这里就成了湘桂两省边民的朝拜之地和购物中心,为东安西部的关隘重镇。

  1956年建立国营大庙口林场以来,城镇建设有了飞速的发展,跨杨江的主街道宽阔平整,两旁的玉兰树、水杉树亭亭玉立,整齐划一;十余条弄堂小巷面山临水,既保持了先前古朴的风貌,又增添了新的时代气息;现代民居楼耸立在美丽的舜皇山脚,清幽的杨江河畔,红墙映绿树,碧瓦衬修竹,水光山色,给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镇增添了勃勃的生机和无穷的魅力。如今的大庙口,是湘桂两省的永州、邵阳、桂林三市方圆百余里人民的商贸重镇。

  东安的文友们还告诉我:大庙口周围的山青翠欲滴,山姿千变万化:早晨,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山就如一件精美的剪贴画;夕阳西下的时候,山就如一幅层次分明的油画。特别是站在南面街口,可饱览“懒女山”的秀色和丰韵。特别是大庙口的晚风,不但神奇,而且温馨、浪漫。

  我决定在大庙口住宿一夜,看夕阳西下时的美景,好好地享受一番这神奇、温馨而浪漫的晚风。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漫步来到了镇上的南街口,举目望前面的那座懒女山。我不喜欢懒女,却喜欢眼前这座懒女山。懒女山真像一位懒女,你看,她仰面朝天斜躺在大庙口的田洞边,那宽阔的额头,那挺拔的鼻梁,那薄薄的嘴唇,还有那高高耸起的酥胸,活脱脱是一幅美女沉睡的油画。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风吹雨打日晒,长睡千年不复醒,双脚半缩现出双膝,真像一个懒婆娘似的。

  到酒店里吃了晚饭,天已经黑了。蓝湛湛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一弯月亮高高地镶嵌在蓝天上,大庙口镇的夜晚显得温馨而又静谧。我出了镇子,来到野外。现在,我该好好地沐浴大庙口的晚风了。

  我出生农村,那些年在队里修理了一天地球之后,吃罢晚饭搬一张竹椅放在坪地上,躺在竹椅上沐浴晚风轻吹,是我们最好、最奢侈的享受。后来进了城,走在毫无生气的水泥路上,哪来的晚风?就是有一丝儿晚风,吹在身上也极不舒服,不能像乡村的晚风那样爽人肌肤,沁人肺腑。乡村夏日的晚风,我对它情有独钟。

  在吃晚餐的时候,文友们跟我侃起过大庙口的晚风,说它神,神就神在风质清凉恒稳;说它奇,奇就奇在能预报天气。从文友们的交谈中,我隐隐约约地猜想出了这晚风的神奇所在。大庙口座落在舜皇山东坡山脚,杨江河口,地势低平;而舜皇山高耸入云,扬江河谷两岸高山林立,满山都是原始次生林。正是这种地面状况的悬殊,便形成了河谷与平地之间的气压差,每到傍晚,山风便准时从杨江河口吹来,使大庙口沉浸在晚风的清凉之中。“夏天没有三斤絮,劝君莫在庙口住。”“山外扇扇子,大庙口盖被子。”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吃罢晚饭洗罢澡,拿张竹椅门边躺,享受晚风的轻拂,一身的疲劳便即刻消失殆尽。无怪乎人们都津津乐道:大庙口是天赐的避暑胜地,神仙的住处也!

  刚才还浑身是汗的我,在晚风里只站了稍稍一会儿,浑身的汗便全都收了,这大庙口的晚风与别处的晚风果真不一样! 

  这晚风从杨江口悠悠地、悠悠地吹过来,挟带着山的绿意,挟带着满山野花的馨香,从绿茵茵的稻禾上掠过,轻轻地拂在我的身上,我张开嘴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这悠悠吹过来的晚风,顿时一股清凉、一股馨香灌进了我的肺腑,我的五脏六腑感到无比的舒畅!我沐浴在晚风里,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我想起了初恋的情人,想起了同窗的同学,想起了要好的朋友。甚至我还有些“腐败”地想,如果我有权力的话,我一定要动用我手中的权力,将大庙口的晚风弄一些到我的家里去!

  其实,这完全是不可能的。我敢说,腐败分子可以贪污、受贿大量的钱财,可以用这些钱财买到大量的物品,甚至女色,但他绝对贪污不到这大庙口的一丝晚风!

  为了更好地享受、感受这温馨的晚风,我索性脱了衬衣,在月光下裸露着上身。这风儿就喃喃絮语般的漫了过来,像热恋中情人的纤纤玉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耳际,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胸膛,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脊背,疲劳消失了,困顿消失了,郁闷消失了,我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产生着并尽情地释放着快感。我心里澎湃着激情,缱绻着思念,浪漫着对美好事物的追求。

  许久许久,我依依不舍地回到了住所。也许大庙口的晚风太缠绵,我打开窗户,晚风就轻轻地拂了进来。

  那晚,我没有开风扇,更没有开空调。躺在床上,我盖了一床三斤的棉被,睡得是那样的甜,睡得是那样的香。我敢说,那夜我的梦和我的梦呓,一定随那晚风作了温柔且有诗意的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