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柏荣文集唐柏荣:《早春》
信息搜索
回忆初二班主任邓辉老师
 
唐柏荣:《早春》  加入时间:2009/11/29 18:37:00  admin  点击:1594
 

回忆初二班主任邓辉老师

 

 

1973年2月,我从石期镇中学读完初一转学到东安一中读初二。这一年,邓辉老师也从零陵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一中任教,担任我班(初一班)班主任。邓辉老师虽然刚刚参加工作,但是他的教学工作方法常使人感到惊讶。到了学校的人不免要认识他。然而,你想认识他吗?只要你跨进学校大门,不用指名道姓,只要问一个教政治的“外国脑袋”在哪里,一定有人会指给你一个二十四五岁,方脸庞,八字须,刀剑眉,大鼻子,曲卷发,脸颊常挂一丝笑意的老师──他就是邓辉老师。

邓辉老师衣冠简朴,模样一般。但有三大特点:一是他有一套习惯用语。他把班里查点人数叫做“盘盘绕”,缺勤太多叫做“伤耗太多”,没有缺勤就叫做“满堂红”。二是他抓工作有松有紧,有宽有严。“四人帮”横行时,学校搞“朝农经验”专抓劳动,同学们学习目的极不明确,经常完不成学习任务。但是,在我们班就不同了:你要是在学习上有半点含糊,准会受到他的批评;学校要我们班派个公差也只得向别班要;学校要是安排三五天劳动,他就对同学们说:“大家放心学习,出事有我顶着。”有一个时期,学校劳动太多了,有个同学发牢骚说:“学生学生,我们明明是劳动生嘛!”学校工宣队晓得后进行追查,邓辉老师给顶了回去。平时,学校集合啰嗦什么事时,只要你向他请假,他总是满口答应。因为他最了解同学们,大部分同学中午是饿着肚子上课的,他自己也犯过胃病,对同学们也就特别爱护了。那时候,同学们都为他捏一把汗。三是他的“消息”特别灵通。政治课谁都认为是累赘,他上课时根据课本结合实际讲故事、开玩笑,常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这一步棋特别灵,大家对政治课特别感兴趣。后来,同学们根据他谈笑风生的特点,给他安上了一个美称“外国脑袋”。日久天长,“外国脑袋”这一雅号便家喻户晓了。

我在邓辉老师手下担任学习委员。老师对我很好,很关心我,特别在学习上对我严格要求。但我却做了一件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1974年元月,不知什么原因,老师调离一中到远离县城的芦洪市中学任教。继后,全国教育战线反击“右”倾回潮,我糊里糊涂地写了他的大字报,批判他死抓“教育质量”,把学生当成“小绵羊”,实行“师道尊严”的所谓“罪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东安一中新上任的党支部书记兼工宣队长陈××找我谈话,要我领会中央5号文件精神,写篇发言稿,揭露学校前任领导搞追赶班,把学生分成等级的严重问题。并特别强调,“初一班通过一年学习就冒尖了,这是资产阶级教育思想在起作用。你是学习委员,要带头开炮,自然有说服力。”那时候我还年轻,只有15岁,不懂事,更辨不清是非。新领导的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违心地写了一篇《坚决回击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批判稿,“有理有据”、“有节有奏”,大会小会,到处宣讲。这篇“佳”作在学校广播室里播讲了好几次,女播音员“娓娓动听”的声调使我“神魂颠倒”……

十年浩劫,受害最深、受骗最多的是我们这一代,几乎荒废了学业,现在被社会淘汰。有的本可以成为一名有作为的人,经过浩劫之后,变得自暴自弃,碌碌无为了。这是时代的悲剧!但是我想,一个人只要有志气,敢于扬起时代的风帆,不怕千辛万苦,一步一个脚印,那理想之船终究要搁浅在时代的彼岸。

 

 

                             

                                                                                                1979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