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柏荣文集唐柏荣:《早春》
信息搜索
一件没有织成的毛衣
 
唐柏荣:《早春》  加入时间:2009/11/29 18:35:00  admin  点击:1404
 

一件没有织成的毛衣

 

 

我参军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我随部队转换了多个地方,我随身携带的物品是走一路丢一路,唯有一件毛衣我总是舍不得丢掉,总是随身带在身边。它总是让我记起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初中同班同学蒋建云。

蒋建云同学是一位身材瘦小、弱不禁风的姑娘,苍白的脸,发紫的嘴唇,略有浮肿的眼晴,一副林黛玉的样子。不过,她平时的精神很好,头发梳成长条小辫。她很活跃,一张嘴巴没完没了。人群中要是她在场,她就像燕子似的叽叽喳喳地叫开了。她并且很有精神、老练、有谋略,又沉稳也不乏热情,瞅人时似乎是脉脉含情的。

我转学到东安一中读初中时,我父亲带我走进校园里,向一位女同学问路,这位女同学就是蒋建云。我记得,当她听说我读初一班,很高兴地说“我们是同班同学”,并且热情地带我去报到。见到班主任邓辉老师,我父亲说我很调皮、是个捣蛋的学生时,她在一旁风趣地说,老师最喜欢调皮捣蛋的学生了。说得我心里热乎乎的。接着,她就把在场几位同学介绍了一番。这时,她们都认真地注意我,个子矮小,身材单瘦,白白的脸,小娃娃头,仿佛我就是她们的弟弟似的,使我难为情。我想起了在石期镇读书时,男女界线分得特别严重。有一次,和我同桌的女同学越过了划分的“界线”,我毫不客气地打了她,这位女同学也不甘示弱,相互打了起来。自然是男同学没有道理。老师把我关了一个下午的禁闭,放学之后才告诉我母亲领我回家。母亲狠狠地训了我一顿,爷爷扣了我一个月的零花钱。从此以后,我对女同学特别仇恨……当我看到这里的女同学这么热情、大方,使我感到愧羞,脸上火辣辣地。

初中毕业之后,同班同学陈淑萍(我们父辈是世交,她认我做弟弟)与蒋建云结拜姐妹。因此,我平常比较尊重蒋建云。有一次,她送邓辉老师的爱人谭姨去大庙口林场工作(当时我父母在此地杨江水电站工作),到达之后由于行李太多,她俩无法行动,她就找到我家。当时我不在家,她便打电话给我,在电话里她没有告诉我她是谁,我很紧张。因此,我疑惑不解地往家里跑,她站在我家门口迎接我,我一看有些吃惊。她笑着做了一番解释。她们在我家吃了中饭之后,我在单位里借了一辆板车,把谭姨的行李运到西岭工区。当天已是傍晚,谭姨要留我住宿,因为回家是不可能的了,十来里山路在夜间行走,不吓出“病”来才怪呢!我只得同意留下来。当时,西岭工区有我的几个高中同学(杨金平、唐新春、邓爱玲、蒋松云)。晚饭后大家一起玩扑克,我输了一路,蒋建云老是要我钻桌子。有时我一耍赖,她就强行抓住我死活要罚。我非常尴尬,那一夜在“娘子军”面前我第一次服输,也是最后一次。

第二年夏天,我下乡当知青,离她下乡的知青点很近。她得知之后,当晚邀请张矩桥、裴社民到我这里来看望我。第二天又把我接到她们场里去玩,一起去玩的还有曾丽君、王茗芬、周亚丽、汤勇军、魏正华、杨萍莉,大家一直玩到深夜才回到场里。这年深秋,我买了一斤多毛线准备要妈妈织件毛服。有一天,她到我们知青场来看我,发现床上放起的毛线后说,你妈妈工作太忙了,空闲时间不多,我帮你织吧。我想了想,这也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就同意了。她把毛线拿去一个多月,可是一根纱都没有动。更气人的是,不久她又托裴社民带信来,叫我有时间去她那里把毛线拿回来。我听后非常气愤,立即写了一张很不客气的纸条给裴社民转交她。我对裴社民反复说:你从她那里拿了毛线之后,才能把这封信递给她。千万注意呀,等她把我的毛线给了你,你才能把这封信给她!裴社民照我说的做了。她看完信之后非常着急,要裴社民把毛线退给她。裴社民也很死板硬是不给,并说:唐柏荣反复讲了的,他说你再织得好也不要你织,你就死了这份心吧。气得她大吵大闹,又哭又骂裴社民不是人。打那以后,既使在什么地方碰见了,我从不和她讲话。不久,她这件事告诉我妹妹,妹妹回家又和母亲说了,母亲只是嗔怪地训训我,我“嘿嘿”地一笑了之。

在知青农场里,她一个劲地追求张矩桥。当时,张矩桥是一个多情种子,女朋友很多,认的姐姐、妹妹一大圈,人们都认为她力不从心。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也许是她那种锲而不舍的苦钻精神感动了张矩桥,1981年2月,蒋汉雄探家归队后告诉我说,蒋建云成功了,她与张矩桥在春节开始度蜜月了……

 

 

                                                                                          198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