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柏荣文集唐柏荣:《早春》
信息搜索
故乡的橘子
 
唐柏荣:《早春》  加入时间:2009/11/29 18:33:00  admin  点击:2180
 

故乡的橘子

 

 

冬来的第一场雪便是这般的浓重、飘飘悠悠,悠悠飘飘,整个天空闹纷纷的,像是飞舞着一团团嗡嗡叫的小蜜蜂,搅得整个世界都不安宁了。

这纯纯的雪,这雪海般的世界,怎能不让我这南方小伙子感到新奇和狂喜呢?人们常说赏花、赏月,那我便是赏雪了,我喜欢这纯洁、冷峻、庄严的美,任凭那雪徐徐地落在身上、脸上、睫毛上,湿漉漉、冰凉凉。

茫茫银白中,一簇耀眼的红色映入我的眼帘。噢,湘橘,那是我家乡的橘子哟!我的心底顿时升起一股无以名状的情感。于是,银色中我又想起家乡那万顷碧绿,想起那满山的橘林,想起那几间小小的土砖屋,想起土砖屋中劳累的母亲……

我有些怨恨,怨恨那卖橘人,难道也是个毕加索的门徒?选择了这么强烈的对比、冷色、暖色,北国、江南,我又怨这雪絮絮缕缕,没完没了,勾走我的梦魂。使乡思无时无刻不伴随着我,想忘却不能、想躲开不行,便是漫天飞雪也奈何不得,它已经溶进这雪片之中,打在脸上,却在心里慢慢地融化开去,又悄悄地滋长起来,我欣慰,且又惆怅,故乡的一切,甚至包括那一汪清水,在我的眼前浮起,又隐去,隐去,又浮起。

母亲好吗?每每秋来之际,母亲总要给我寄上一筐黄橙橙的橘子,往年的这个时候,该是早到了。不知为什么,今年却还不曾。我又想了许多。现在经济政策搞活了,家乡人买卖也做得广了,内地到沿海,关内到关外,江南到江北,运输一定会很紧张的,我的邮件自然也会走得慢些;我又想,也许母亲以为我长大了,成了大小伙子,不会再贪嘴了。可是,母亲何曾知道,正是我一天天长大了,懂得了许多,也才如此真切地品尝到了思乡的滋味。“这橘子跟思念的滋味一样啊!”去年的此时,我把家乡的桔子分给大家时,一位战友告诉我。

我问:“此话怎讲?”

战友说:“橘子的滋味是酸酸的,甜甜的,那思念不也如此么?”

这话也许形容到了极处,大家都不作声了,谁也不肯打破这静默,只是品着那橘子,思绪飞到了故乡……

                                                                                          1982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