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柏荣文集唐柏荣:《早春》
信息搜索
和普通老百姓交朋友
 
唐柏荣:《早春》  加入时间:2009/11/29 18:31:00  admin  点击:3019
 

 和普通老百姓交朋友

 

 

1988年8月中旬,我刚从电大新闻班脱产学习三年毕业,一天中午,家里走进来一老一小两位农村模样的人。一进门,年约七旬的老婆婆双腿跪在我的面前,哭着递上一封信,诉说道:请你给我儿作主啊!

大吃一惊的我,扶起老人,接过信一看,原来是零陵电大校长唐德绵写的。内容大意是:柏荣同学,我原在双牌工作时认识一位乡村医生,他名叫谢交定。现在,他家有个天大的难题,打官司解决不了,还花了不少冤枉钱。我把他介绍给你,相信你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

看完校长的信,我慢慢地从老人和他儿子的诉说中得知:1987年1月,双牌县城关镇大路口村苦于缺医少药,镇卫生院不但路远,而且个别医生不负责任又大量开补药补品,群众受不了,意见极大。因而村委会报县卫生局、工商局、税务局等部门批准,邀请谢交定(本县五里牌人)来该村办医疗室(办好了一切手续)。谢医生从医20多年,看病认真负责,从不多收群众一分钱,经常走村串户,医疗室的信誉大大提高。方圆几十里的群众纷纷前来求医,而到城关镇卫生院看病的群众渐渐减少。镇卫生院门庭冷落,但他们不从服务质量上找原因,而是采取强制手段不许谢行医。去年8月,镇卫生院先后4次到谢的医疗室闹事,因村干部和村民制止未遂。8月21日,镇卫生院又搬来县卫生局一位副局长以不服从药品管理等为由,强行要谢停业和罚款300元。前不久一个上午,双牌县卫生局个别领导又带着十多人,冲入谢交定开办的医疗室闹事,强行抢走行医器械、行医证书、工商、税务执照以及医疗药品等价值3700多元的物资。这伙人私入民宅非法抄家的行径,激起了该村全体村民的强烈不满!

听完诉说,我感到这是一件麻烦事,受害者无权无势,怎么斗得过以组织和单位出面的违法者?另外,当事人归双牌县管,我是永州市的,而且我刚毕业还未到单位上班,办这件事没有把握。老人看出了我的心思,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说:“这点小意思,请你收下,事成之后我还要感谢你。”说完欲走,我赶忙把礼金退给老人说:“红包我不能收,这件事我要好好考虑考虑才能答复您。”

过后,我与唐校长通了电话。他告诉我,谢医生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不是本地人,在双牌县行医十多年,从未与人斗过嘴。他的医术很高,私人开的诊所生意兴隆,因而引起了当地城关镇卫生院的眼红,经常刁难迫使他家关门。校长的一席话,坚定了我的采访信心。

大约过了一星期,我邀请零陵报社记者郑国庆一同到双牌县采访。通过一天的采访,我感到问题比受害者哭诉的还要严重得多。第二天上午,我们到县城关镇卫生院和县卫生局找有关领导交换意见,他们根本不理睬我们。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只好直接找主管卫生工作的副县长,这位副县长见我们是无名小辈,很不客气地说:“我只听卫生局的意见。”得到这样的答复后,我们下定了将这件丑事揭露出来的决心。一篇题为“双牌出怪事:竞争不赢耍无赖,城关镇卫生院刁难个体医疗室”的批评报道见诸《湖南法制报》头版头条。

报道发表后,在双牌县引起了强烈反响,特别是在当地,老百姓奔走相告。这时,县卫生局不但不正确对待,反而组织两个队伍继续对谢医生全家进行迫害:一是组织写作队伍,捏造事实,向上级及新闻单位反映假情况;二是组织刁难队伍,强行将谢家所有药品、器械和现金没收,勒令关门。这时《湖南法制报》迫于压力,发表了署名文章,文章内容与批评报道完全相反。

10月中旬,我调进永州市政府办公室工作,家也搬进了市政府大院。繁忙工作之余,我的心仍然牵挂着谢医生一家人。果然,月底的一天,谢医生全家老小六口人来到我家。老人欲哭无泪,说:“儿子有个多月没有开诊所了,家里断了经济来源,现在全家到零陵来告状,地区不管上省里,省里不管上北京。”

听完老人的哭诉,我安慰说:“往上告,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们告来告去,最终还得要县里解决。一家人先在我这里住下,我想想办法看。”

晚上,我翻来覆去思考这件事:谢医生一家是普通老百姓,为了告状,在县里打官司花了几千块钱,连门都未入,再告是无济于事了。只有继续通过舆论监督才会出现一线希望。想到这里,我又向谢医生询问了详细情况,连夜执笔,代当地村民委员会将谢医生一家受迫害的经过写信反映给《光明日报》和《湖南农村报》。第二天,谢医生将我执笔的材料,带回村里盖了公章,并请500名村民签了名。

材料寄出以后,很快有了回音。光明日报社和湖南农村报社先后派记者来了解情况。两家报社记者主持正义,回去不久均将“来信”和“记者调查附记”见了报。见报后,引起了中共零陵地委书记唐盛世和行署专员邓鸿璋的注意,两位领导先后批示,责成双牌县委尽快处理。在这种情况下,双牌县委责成县卫生局退还非法扣缴的药品、器械和现金,允许其营业。接着,谢医生一家喜上加喜,零陵地区民政局的领导看了新闻报道后,破格将三个招工指标给了他、妻子和女儿,一家人高高兴兴进了零陵地区康复医院工作。

如今,谢医生成了我的好朋友,每年重大节日相互都要走动。这件事,如果孤立地就事论事地看,只不过是为一名普通老百姓打赢了一场官司而已。但是,一旦放到人民这个大环境下来分析、考察,报道的主题也就深刻多了。关心群众、爱护群众,同深刻而准确地领会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一样,是无产阶级新闻工作者最重要的基本功。在如火如荼的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洪流中,记者不能只当“观察员”,应该像马克思所说的“真诚地和人民共患难、同甘苦、齐爱憎”,“极其忠实地报道他们的呼声”。而要成为人民群众的知心人,感受到他们的酸甜苦辣,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反映他们的要求和呼声,只有一条路:深入实际,深入群众,站到生活的源头上去倾听人民的呼声。除此别无捷径。所以说,记者不仅是党的耳目和喉舌,也是人民群众的耳目和喉舌,当你真正把自己溶入到人民群众之中,同普通老百姓同呼吸共命运,才算履行了新闻记者的职责。

 

 

                                                                                1988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