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柏荣文集唐柏荣:《早春》
信息搜索
厦门两日游
 
唐柏荣:《早春》  加入时间:2009/11/29 18:29:00  admin  点击:1874
 

 春游铜陵

 

 

地处福建的东山岛,古时也叫铜陵岛,是一个美丽富饶的鱼米之岛。在这个岛上,有许多优美的景致和不少名胜古迹。电影《海霞》等几部影片都曾在岛上拍摄了很多镜头。春暖花开的时节,我们乘车前往这个海岛参观游览。

从漳州经九龙岭至漳浦,再沿着弯弯曲曲的公路翻越盘陀岭入云肖县,沿途望不尽重重迭迭的高山峻岭和郁郁葱葱的树林。随着一条披风掠雾的虹渠跨过八尺门海峡,直达今日东山县的县城西埔。吃过午饭,我们又驱车到以前的县城重镇——城关。海风迎面吹来,我们的心胸顿时豁然开朗,精神极为兴奋。我们终于来到了祖国的东海之滨。

经过五里亭,穿过沸腾的街道,我们就到了城关的东门。这里是著名的风景区。闻名的东山十八景多数集中于此。我们兴致勃勃地来到东门内的一块菜圃园地,据考证这是明朝最后一个宰相、明末抗清英雄黄道周的祖家故居之地。“虎滴玉”是十八景中别具一格的胜地之一。沿着阶梯,我们走下陡崖峭壁,到了一个被浪潮淘空了的岩洞里。洞口的沙滩上有一张石桌和几块礁石椅子。眼前全是犬牙交错、奇形怪状的礁石,百步之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涨潮时,瞬间春潮沸腾,浩浩荡荡。呼啸而来的浪涛,像万马奔腾,吞没了沙滩,拥抱着礁石,发出虎啸狮吼的轰鸣。“虎啸”的气势更壮了,而玉浆却依然细水长流,涓涓有声……

涨潮的海风把我们推上了海岸,送到了风动石前。风动石是十八景中最负盛名的胜景。它以一块巨大的磐石为底座,气势雄伟地挺立在城关东门海滨的陡崖上,像一个威武的哨兵,守卫祖国的海岸。两石相贴点仅有几寸,整块石头的上半部向海面倾出,大有用力一推即倒之势。

每当狂风吹来,这块巨石像临水待命的跳水运动员一样,高一丈多、几十吨重的巨石却又像不倒翁一样,轻轻地摇晃,激烈时,甚至会发出轻微的“哐当”声,“风动石”的名称即由此而来。古代文人称此石为“天下第一奇石”。并以其为题材,做了许多诗文,留下了“风吹一石千钧动”的佳句。此地民间还流传着关于日本人曾派几艘军舰、系钢缆于石上、百拖而不倒的故事,给这块奇异的巨石增添了神奇的色彩。为什么风动石颠而不倒呢?我们面对着波涛汹涌、漫无边际的大海深思着。曾有人著文专论此石。大意是说它具有下大上小的特殊形状,重心位置很低,支持面大,只有推力大于整块风石的重量,才能推倒它。此说如果属实,那么几艘军舰的拉力该超过它的重量吧?风动石为什么能在暴力面前巍然挺立?

告别了风动石,往回走了几十步,我们又在有名的“关帝庙”前伫立下来。随后又信步走进这座保留着铜陵岛古代劳动人民一定艺术精华的古庙,乘兴一游。在香烟弥漫的气氛中观赏了石雕盘龙柱和铺在天井中的石雕浮龙……

从“关帝庙”出来,不觉已是满镇灯火的时候了,刚才风樯如林的渔港,此刻已经亮起了千盏明灯。远处,已分不清哪是海上闪烁的渔火,哪是天上璀璨的明星。港湾、近海的几座引航灯忽闪忽亮,用闪光的语言不断地提醒着夜航的船只:“暗礁——注意!”“险滩——小心!”那闪耀的灯火分外亮、格外明……

真美呵,想不到祖国的东海之滨,除了无限风光和名胜古迹,还有如此令人陶醉的海天一色的夜景。夹着湿气的东南风从海面吹来,吹得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军人心里甜滋滋、乐融融的。来路的颠簸、旅途的劳累早已被吹得无影无踪,心旷神怡之余,传来汽笛声声。呵,这是铜山的机帆船披夜色、追春汛,乘风破浪去远征。这千帆竞发走东海的夜景,岂不是正孕育着千船归来、鱼虾满舱的丰收黎明……

              

 

 

                                                                               1980年3月

 

 

 

 

 

厦门两日游

 

 

阳春三月,福空高炮四师文化科科长赵永福派我和电影队放影员孙明明到厦门陆军某师出差,我俩顺便在厦门作了为期两天的旅游。所到之处,令人流连忘返。

“海上花园”听涛声

被世人誉为“海上花园”的鼓浪屿,实际上是一座小岛。岛上秀丽的亚热带风光,绿得像块碧玉。苍郁的大榕树,参天的木麻黄,亭亭玉立的椰子树,如伞如盖的枇杷树和枝条交错的相思树,还有路旁岩边一丛丛一簇簇的龙舌兰,绿得似乎会淌出油来!

“海上花园”,果然名不虚传。岛上一户户人家不但把兰花、玫瑰花、菊花及形形色色的仙人球种在院子里,还把它一盆一盆地架在墙头、房顶上。沿红星路迤逦前行,时时会闻到高楼深院散发出花的幽香。

从红星路插入晃岩路,循晃岩路西行数百米,抵日光岩脚下。只见眼前是块苍劲兀立巨石,上镌“鼓浪洞天鹭江第一”八个大字。在这里,能听天风海涛,为厦门风景名胜之地。绕石右行,过莲花庵,就进入了日光岩。

日光岩亦日晃岩,又叫龙头山,海拔九十二米,它和厦门的虎头山隔江对峙,有一龙一虎把守鹭江之说。在日光岩半山腰,有一座石门,这是三百年前郑成功屯兵鼓浪屿营建龙头山寨时的遗址。和龙头山寨毗邻的另一块巨石,高十五米,宽六米,刻有“闽海雄风”四字,这就是郑成功水操台遗址。尽管三百年来风雨剥蚀,兵火毁坏,许多遗物已荡然无存,但民族英雄的英魂却与祖国的大好山河同在。革命老前辈谢觉哉游日光岩时,写下的“春风吹上日光岩,老树犹龙石有瘢。三百年前遗垒在,英灵长共海涛还”的诗句,表达了人民对郑成功的怀念和礼赞。

日光岩峰顶平坦,是登山、游览者一个驻足之地。一登山顶,海风徐来,真使人意荡神驰。这里早晨可观日出五老峰的壮丽景色,傍晚可看日衔九龙江口的瑰丽场面。远眺,鼓浪屿西北边的猴屿、大屿,西边的海门岛等,秀姿黛色,尽收眼底。极目八荒,水天一色,苍茫无际。登高不忘觅兄弟。许多人长久注目着东边的台澎金马,怀念骨肉同胞的激情,犹如大海的波涛,翻滚不已。

站在日光岩峰顶,俯视厦门与鼓浪屿全岛,红花,绿叶,亭台,楼阁,更是一览无余。这个被海水环抱的小岛,澎湃的白浪撞击岸边巨石,飞琼迸玉,声如擂鼓。至此,我才真正领略到“鼓浪屿”名字的含意。

南普陀寺赏奇石

南普陀寺建于唐代,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因依山而筑,也充满石趣。寺中天王殿石埕两侧有对称的钟楼鼓楼。钟楼背后山上有石似钟,旁有一条形石如钟槌横架,作撞钟状;鼓楼背后山上有石如鼓,旁有两条石如鼓槌并悬,作击鼓状。天王殿石龛中袒胸鼓腹、慈眉笑脸的弥勒佛,使人觉得石也笑容可掬。大雄宝殿绿瓦石柱里的千手观音,又使人感到那石的端庄肃穆。而大悲殿石栏回护中的双目垂容、文静和善的观音坐像,又使人深感石的质朴可亲。藏经阁更是美石汇萃之所。明代名匠石叟所选的如意观音、艺术家何朝宗所制的白瓷观音,以其柔美的神态、衣褶皱纹的潇洒流利而使人倾倒。以缅甸白玉石雕成的释迦牟尼佛像,则以其晶莹皎洁、白璧无瑕而令人赞叹。至于寺后山坡的那块大石上所刻高一丈四尺宽一丈,似如椽巨笔一挥而就的特大“佛”字,就更使人有感于这石所包含的智慧和力量了。

说这里的石奇,在于形多怪诞。我们在石隙之中穿行,只见那石漫山遍野,重重叠叠,有的前倾,有的后仰,有的互倚,似钟,似磬,似鱼,似蛙,似老翁,似巨象,仿佛天地间的万物都蕴藏于这万石之中了。

南普陀的石与树为伴,它们沉浸于古寺的暮鼓晨钟里,好像蕴藉情愫。寺后的五老峰以非凡的气势横插天际,酷似五个阅尽人间沧桑的老者,翘首遥望彼岸的亲人。山上遍植的台湾相思树,相传便是祖辈从宝岛带回。如今树茂石密,或树生石上,或石隐树中,更觉乡情脉脉。

集美学村叩嘉庚

集美学村是著名爱国华侨陈嘉庚先生倾注一生心血开办起来的。陈嘉庚先生是最善于使石成材的巨匠。集美的石是经人工斧凿成材的巨石,看那石方方正正,筑成大墙长堤,建成高楼大厦,联结了海峡两岸,使厦门由岛而变成半岛,耸立于大陆尽处,成为誉溢中外的集美学校。

集美原叫“尽尾”,千年前本是荒岛,明末为延平故垒。后逐渐兴旺。抗日战争前建立学校,已有学校七十三所,学生二千七百多人。解放后在人民政府帮助下,又兴建八十八幢校舍大楼。连同旧有建筑,集美学校的建筑面积已达几十万平方米,增办了各类学院、学校、幼儿园、航海俱乐部等,拥有师生一万余名。半个世纪来,遍布祖国各地和东南亚各国的英才,比那万石还多了。

“高下楼台云树里,万千风物画图中”。那鳞次栉比的校舍,碧瓦接堞,巍峨高耸。亭阁水榭,依池筑成,错落于临风拂水的木麻黄和丽若红霞的凤凰木之中。曾几何时,荒山野岭中的乱石已蔚然而成弦歌阵阵的育材学府。这成材的石不正是石之中最美的吗?

集美是陈嘉庚的故乡。集美学校是陈嘉庚倾家办学的丰碑。他曾把国外所有不动产橡胶园七千英亩和店屋货栈地皮面积五十万平方英尺定为集美学校基金。他一生所捐教育经费总数在亿元以上。作为一个民族资本家而具有如此远大的眼光,富于这般坚强的毅力,能有那样宏大的气魄,怎不使人敬之如美玉坚石呢?

                       

 

                                                                                     1981年5月

  

 小石城山今记

 

 

古老的永州小石城山,虽然没有“天下第一奇山”的黄山绮丽,也没有“匡庐奇秀甲天下”的庐山壮观,更没有“千里花飞绕丹灶”的九嶷山婀娜多姿,但是,这平凡的小石城山,因为在柳宗元的山水杰作《永州八记》中占据一席地位,从此也就驰名中外,引无数学者和游人仰慕观光了。

一个晴朗的秋日,我和朋友一道去游小石城山。我们乘客轮渡过潇水,沿着柳宗元笔下的愚溪朝前,从钴姆潭西小丘一直往北,爬到了石城山的半山腰。这里陡崖峭壁,山石犬牙交错。柳宗元笔下的“土断而分川”、“其上为睥梁之形”等旧迹,于推敲之中依稀可见。“有积石横当其垠”的积石仍然保存着。积石下那一泓潺潺作响的泉水,是从峭壁的裂缝里流出的丝丝清泉汇集而成。附近的村民说:这口井叫“甜泉”,你要是用此泉水泡茶,别有一番风味。我捧口泉水沾到嘴唇一尝,哟,真甜啊!

离开“甜泉”,我们沿着在风侵雨蚀的风化石上开凿而成的阶梯,登上山顶。微风迎面吹来,视界陡然宽阔,精神为之一爽。在这山顶上,有紧靠肩头的对对恋人,也有携带孩子的中年夫妇,还有须发全白、手里拄着拐杖的老人。一位漂亮的少女挥动着彩笔,在画板上涂涂抹抹,画面上描绘的是小石城山主峰上一块露出泥土的巨石,其形状恰似一位合掌跪拜的僧人,可谓神功仙景,栩栩如生。此石与隔河东山上矗立的气象雷达遥遥相对,天然而成。若在别处看画,我会怀疑这是画家故意摆置的哩!

我正陶醉在这美景佳色之中,忽然,一阵豪爽的号子声随风过来,啊,山的西面热闹非凡。几十名精壮的小伙子,抬着一个长长的铁塔朝山上走来。向一位带队的同志打听,才知小石城山上要建电视调频台。按规划,调频台的机房已经完工,60米高的铁塔即将吊装组合,耸立山巅。铁塔还要装上吊车供游人登塔观景,永州的山光水色就可以一览无余了。在场游客无不表示赞叹:“这古老的小石城山和现代化的电视铁塔结为一体,会使永州这座湘南古城,显得古老而又年轻!”

可不,站在小石城山上,放眼望去:一条锦带似的环山公路系在山腰上,古人以为最险要的地方,如今变为通途;座座工厂星罗棋布,汽车装着新产品源源不断驶向祖国四方;紧靠小石城山的南面是一座新具规模的现代化医院,西北是湘南最大的农业科研基地;背阴的山坞是一片茶林,鸟儿在茶林中歌唱着,仿佛告诉人们,《捕蛇者说》的悲剧已经成为历史,蒋氏的后代不再靠捕蛇为生,他们已成为社会的主人,过着幸福的生活。小石城山周围处处显示出她的青春和美好。

扶着山头的“堡坞”,眺望那锁在薄雾中的群峰,只见轮廓像水墨画的背景一般;近山叠着远山,披上了金色的霞光,显得格外诱人。安详文静的潇水,弯弯曲曲地铺在小石城山脚下,玫瑰色的彩霞洒在上面,犹如少女脸上的胭脂;而河面上点点白帆的倩影,仿佛是少女鬓角上的装饰品;河岸上鳞次栉比的街楼屋宇好似争着替少女遮荫。夕阳西照,晚霞染抹,真可谓“潇湘秋水彻底清,碧山如黛照波明”啊!永州,你这座湘南边陲的古城,千百年来经历了多少变迁波折,如今同整个中华大地一样又青春焕发了。柳公啊,如果您的英灵尚在,您一定会为此感到欣慰吧?也许,您还会动笔写出新的《永州八记》来!

告别小石城山,游兴未尽,眼前再度浮现出那甜甜的水、青青的树、尖尖的石、高高的塔……我在想:昔日的小石城山“以慰夫贤而辱于此者”。今日,这山、这水,却不再是那些被流放的“罪人”依托之地了,而是广大劳动人民游览和休息的场所。小石城山的今天不正是我们伟大祖国锦绣河山的缩影么?

                                                                                          1986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