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柏荣文集唐柏荣:《早春》
信息搜索
款款海南行
 
唐柏荣:《早春》  加入时间:2009/11/29 18:27:00  admin  点击:1992
 

 款款海南行

椰林抒情

海南岛有许多著名的特产,大片的椰林更具特色。文昌县东郊区建华山的椰林,占据了全岛椰子树的一半,三万亩土地上有五十万株椰树,年产六百万个椰子。在未到海南之前,这里的椰林风貌已在我脑海里忽隐忽现了。

一个晴朗的上午,我和朋友来到文昌县建华山椰林风景区。通向椰林的小道旁,是高高椰树夹道而来,剑叶似的野菠萝叶迎风摇曳。沼泽地上,到处是林林总总、参差不齐的椰树,远远望去,真是一片绿色的海。我在椰林中穿行,享受绿色的陶冶,倾听微风吹拂着椰林发出地沙沙声。

浓荫的椰树下,空气馨香而清凉,附近有不少以椰树枝叶铺盖屋顶的茅房,偶尔也可见灰白色的屋子,村前屋后时时可见堆积如山的椰子壳。椰子树全身是宝,椰林随着人的智慧自由发挥,已变了人们的“摇钱树”。

不远处,一群调皮的孩子像猴子一样,两手一抱树干,几个箭步就上了树顶,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个青椰就落在地上。同行的朋友抱起一个椰子按在地下,举刀一劈,刚好露出一个洞。我接过他递送的青椰,咕咕地吮吸着椰水,那清甜可口的椰水直沁心田。据说要是在早上八点喝它,将更甜美冰凉。喝完椰水后,再将椰子砍成两瓣,用汤匙挖着乳白色的椰肉,椰肉松得像白色的奶酪,芳香甜腻。

我细察椰林的姿势,觉得很有趣。树干有笔直的,斜式的,有的树干大如圆桶,有的小如竹枝。奇怪的是:不论树干是什么姿势,椰叶都是向着雨露可沐的空间伸长。我捧着青椰望向椰海,郁郁葱葱的绿波在晚风中荡漾,是椰非椰?这分明是绿得发翠的小海,展现在蔚蓝色的天幕下。隐约在绿波中的屋顶,像驾驭在绿波中的一片小舟,随波逐逝……

万泉河水

“万泉河水清又清,我编斗笠送红军,军爱民来民拥军,军民团结鱼水情。”我每每哼起《红色娘子军》里这首主题歌,不禁对海南岛上的万泉河钟情向往。

想起琼海县的万泉河,都市中常有的浑浊之心顿然得到澄清,有如万泉河之明澈、甜美。

嵌入脑海中的两幅画,将永远可贵地保存在我的记忆中。

第一幅画是万泉河的黄昏。站在万泉河水闸前的码头上,右边是夕阳下潋滟的河面,左边是凌空而起、连接万泉河两岸的大桥,后面是发电站的幢幢高楼,前面是灰白色的天宇下挂着的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它的余辉洒在绿油油的稻田上。从码头到稻田之间,就是如瀑布似的、白浪滔滔的水闸,哗哗的流水声伴着码头上少女在石阶上的捣衣声,构成了动静相宜、色意相配的天然艺术画。恬静而多娇的江山啊,令天下游子日思魂牵。

第二幅画是万泉河上的早晨。那天,随着太阳的冉冉东升,雾渐渐地化淡、消失,我们登上游艇,欣赏两岸风光。

宽敞的河面平静如镜,清澈的河水可见三米深的河底,河上鸭群浮游,篷船点点。两岸的香蕉、椰树、槟榔、相思树,相映入眼,如同一道绿色屏障,伫立在永不干涸的万泉河畔。倒映在河上的树影衬托着零散分开的絮絮白云,令我有回归自然的豁达心境。

美丽的万泉河,是发源于五指山的五条河中的第二大河,全长163公里,两岸住着11万渔民,其水量多过其它三条河,也是含沙量最少的一条河。可是,多少年来,它像一个含羞的少女,毫无打扮,默默地度过它的金色年华。人为的破坏,每秒73里的台风冲击,并未使万泉河面容憔悴。万泉河将从历史的醒悟中重新妆扮起来。导游告诉我,沙洲岛上将建成游泳场,且有水上单车、摩托艇等设施。码头附近正建造的凉亭,有冷热饮室、游客休息室、电视厅等现代化设备。游艇的数量和款式也将增加。上游的石壁区将建成温泉度假村,沿河的岸上,将建造华侨新村……

望着恬静而美丽的万泉河,想像着“打扮”后的万泉河将是如何的绰约多姿,我的心潮如浪升高。

眉山怀古

清晨,凉风习习。时间才是七点,海口市已经苏醒。我们便驱车南行,到位于北固山坡上的苏公祠去参观。

苏公祠原是纪念苏东坡而建的,因当地百姓崇祀其弟苏辙,亦称“二苏祠”。苏东坡二十一岁登上仕途,出任过九个州的地方官。1079年因“乌台诗案”被捕入狱,贬谪黄州。1093年,他又受到迫害,一贬再贬,从英州到惠州。四年后,又因他写了《纵笔》一诗:“白头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又再贬琼州别驾,居昌化军(今儋县)。直到宋徽宗即位,他才得赦北归。苏东坡来海南时,途经海口,逗留二十余日。他在儋县居住三年期间,同黎族父老建立了深情。在其诗章中有“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之绝句?苏东坡在海口时,曾指导百姓开凿双泉。苏公祠洞酌亭旁的浮粟泉就是其一。传说开凿该泉时,发现浮珠若粟,涛翁就给取名为“浮粟泉”。后人为铭记他的功德,在井旁的金粟庵旧址建祠。

在苏公祠正殿,有一副醒目的对联:“此地能开眼界,何人可配眉山”。这是海南人对苏东坡的评价。他在被贬期间,敢于大胆疾呼“咨尔汉黎,均是一民”,来否定当时“鄙夷不训”的观点,确是气魄不凡。在另一殿堂,文昌潘存所撰对联,吸引着许多访者。对联曰:“唐嗟末造宋恨偏安天地几人才置诸海外,道契前贤教兴后学乾坤有正气在斯楼中”。一位游兴正浓的中年人发出感叹说:“糟踏人才这毛病真是根深蒂固啊!十年浩劫中,有多少人遭遇苏公一样的命运!”我接过其话说:“现在不同了。海南岛已经不是贬谪的地方了,宝岛亟待开发,需要大量的人才,这里是英雄用武之地。”

不死海瑞

在海口市滨涯村,我们还参观了明朝杰出政治家海瑞的陵墓。

海瑞是琼山人,虽是历史上著名的忠臣,但毕竟不像今日这般家喻户晓。因为吴晗写了个《海瑞罢官》的剧本,惹起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浩劫,他才名噪中外。这位海青天身世凄凉,四岁失父,由年仅二十八岁的母亲抚育成人。中举人后,在福建南平当教谕(即校长),由于他不肯向上官磕头,被称为“笔架先生”。后来,他当了浙江淳安知县,做了两件得人心的事,一是惩办了胡宗宪总督的儿子,二是挡了鄢懋卿的驾,因而得罪了这位鄢贵人。1562年,海瑞被鄢的党羽弹劾,降职为江西兴国知县。1564年,海瑞当了京官,任户部云南司的主事。他发觉嘉靖迷信道教,妄想长生不老,不管政事,弄得道不正、臣不明,便上疏骂起皇帝来了:“嘉靖,嘉靖,把老百姓刮得干干净净。”于是,他被关进死牢。直到嘉靖死后,海瑞才获释。1569年,海瑞当了右佥都御史巡抚,但只当了七个月,便被赶下台,回到家乡琼山隐居了十六年。海瑞七十二岁时,又被荐为南京都察院右佥都御史,还未到任,又被调任南京吏部右侍郎。1587年,这位一生刚正不阿、敢于冒颜直谏的海青天,寿终于南京,后归葬于海口市滨涯村。没想到379年后,海瑞被抨击为十恶不赦的坏官。他的坟墓被砸碎,他的白骨被抬到海口市游行,然后被烧成灰烬。据目击者说,不少海口市民看到这个场面,气得咬牙切齿。

墓虽然被砸了,但海南人对自己的先人依然怀念。“四人帮”倒台后,人们渴望修复海瑞墓,海南行署顺应民心,拨款五万元于1982年复原了海瑞陵墓。从1966年被砸到1982复原正好是十六年。所以海南人说:“海瑞生前蒙受了十六年冤,死后受了十六年罪。”这个时间上的巧合,听起来真有点苦涩!

                                                                                    1992年6月

  

沙头角见闻

 

 

在祖国的南疆,有一个颇具独特人文景观的小镇——沙头角;镇内有一条全国闻名、举世瞩目的小街——中英街。人们把沙头角誉为“特区里的特区”,把中英街称为“历史遗迹”和“购物天堂”!

沙头角地处广东省东南部,距离深圳市区十多公里,通过全国最长的梧桐山公路隧道,与市区连接。沙头角像一只巨大的牛犄角,插在大鹏湾的波涛浪花中。相传清朝有一位大臣,有次来到这里视察,面对碧波粼粼的大鹏湾和银白的沙滩,情不自禁地吟道:“日出沙头,月悬海角。”沙头角由此得名。

我们了解到,1889年划定“中英地界”时,沙头角还是个小渔村,后来,在现今中英街前身的这一段界河岸边出现了进行海产交易的市场。几经沧桑,沙头角在解放前已成为一个小镇。1982年9月沙头角从罗湖区分出,升格为县级镇。作为历史上的一个小渔村,沙头角的居民基本上是客家人,以后随着商品贸易的往来,经济的发展,才有一些潮汕人和广州人前来定居。现在的沙头角正处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繁荣兴旺时期。每日行人如织,观者似潮,常住人口却只有5万。它的人口结构呈倒三角形,即常住居民1万,只占1/5。而暂住人口却有4万,占4/5,大有“喧宾夺主”之势。外来人以豆蔻年华的打工仔、打工妹占绝大多数。这些外来者,为沙头角增添了生气勃勃的建设力量。

当我们步入沙头角海关大门,经过桥头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名闻遐迩的中英街。中英街长约250米,宽约3—4米。街心以花岗石界碑为界,一边属英租界,一边属中方。在沙头角镇内,当年共竖了8块界碑,这些界碑两面分别用中、英文刻着字,中文为“光绪二十四年中英地界第×号”字样,至今依稀可辨。这条中英街和这些界碑石,深深地印记着中华民族蒙受屈辱的历史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居住在同一条街两边的居民,却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两种制度下,这种“一条街道两个世界”的状况世上少有。

自1840年起,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发动了一次又一次侵略战争,用洋枪洋炮迫使清朝政府一次又一次签订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沙头角就是在这个历史时期被侵略者的屠刀劈为两半的。英帝国主义分别于1840年和1856年发动第一、第二次鸦片战争,迫使清朝政府签订了1842年的《南京条约》和1860年的《北京条约》,先后割让香港岛和九龙半岛南端界限街以南地区。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后,英国又强迫清政府于1898年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强行租借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九龙半岛北部大片土地以及附近230多个岛屿,统称新界,租期99年,到1997年6月期满;同年,中英双方实际勘界,订立《香港英新租界合同》,将界线具体划定,沙头角的“中英地界”就是这样形成的。沙头角地区的中英地界划定和中英街形成以后,两边居民还是照常往来,互相过境耕作,互相进行婚配。虽说是一街两制,实际上两边居民都是中国人,而且有许多人还是亲戚,所以,当时双方政府都沿袭旧习,允许居民自由往来,孩子们还可以到对方的学校去上学。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特别是深圳兴办经济特区以后,沙头角才真正有了发挥其特殊地理优势的机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1990年全镇财政收入为5204万元,比1982年的145万元增长了35倍,年平均递增56.4%。

沙头角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日新月异的变化,吸引了大批国内外游客。具有经济眼光的香港人士抓住良机,纷纷到中英街来开铺经商。由于两边商业竞争激烈,价格比香港便宜一、二成,在世界上恐怕要算是最便宜的了。故此,中英街成了名符其实的“购物天堂”。

中英街作为商业发展的龙头,有力地带动了镇内外其它街道的商业发展。如今,沙头角已成为深圳市最重要的商业中心之一。

沙头角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美好。这里的人民决心在改革开放的春天里,继续发扬“开拓、创新、团结、奉献”的特区精神,把沙头角建设成为一个经济发达、文明昌盛的海滨花园城区。

  

                                                                                      1993年7月

 

匆匆北京行

   

 

4月初,我跟市委宣传部沈秀科部长进京办事,有幸到首都作了为期7天的旅行。同行的有市文化局张月汉局长,柳宗元纪念馆王衡生馆长,市文物管理所邓所长和本报记者阿勤。旅京行程数千公里,留下的印象很深,我想写些游记散文,但写北京的文章太多了,不敢贸然下笔,因而只把途中发生的许多终生难忘的趣事记下来,让读者从一个个侧面知道一个普通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首都——北京的观感。

有惊无险

旅京之前,我们计划去坐火车,回乘飞机。4月2日到达长沙后,因省文化厅的同志一同要去北京办事,他们的意见是去乘飞机,回坐火车。消息传出,有人欢喜有人忧。一行人除文化局张局长坐过几趟飞机外,其余人都属首次。说实话,坐飞机我不赞成,因为近来报章披露了多起飞机失事,心里担惊受怕。因而我试探地问大家:“近段空难事故不少,是不是改乘火车算了?”

“坐飞机最安全,保险系数蛮大的,尽管放心好了。”文化局张局长深有体会,一再解释。

“批(飞音,水字桥乡地方方言,下同)机一定要坐,我去过北京好几趟了,从未过次瘾。这次批(非)坐不可!”柳宗元纪念馆王馆长态度极为坚决。

“这辈子就这一回,我要潇洒地‘批(飞)一回!”文物管理所邓所长郑重其事。

“绝对不会有事的。”省文化厅段同志说。

“你担保?”

“好,我担保。”

4月4日早晨7点15分,我一行九人准时赶到黄花机场。这时候,张局长又同大家开起玩笑来了:“不愿坐‘批’(飞)机的同志现在还来得及!”显然,他是针对我来的。因而我说:“宁在空中死,做鬼也风流。”就这样大家带着欢笑登上了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波音737客机。

737客机准时起飞。当她腾空的一刹那,我的心悬起来了,双腿没劲似的,无脚踏实地之感。阿勤发现座位下有救生衣,一边随手去拿,一边告诉我们“下面有救生衣”。王馆长和我一听,条件反射似的伸手一摸,没有想到坏事了:我们扯断了救生衣连接警报器的电线,“嘟“嘟”的警报声响个不停,霎时,旅客们都紧张起来,连问怎么回事。大约响了1分钟之久,空姐赶来,嗔怪地责备我们,把断了的线接好。

飞机在万米高空中平稳地飞行着。天好像被水洗过,蓝得透亮,几抹薄薄的云彩垂在天空。望着脚下辽阔的祖国大地,我们心旷神怡,无不骄傲自豪!

在遐想之中,飞机突然左右摇摆,震动极大,大家本已松弛的心又紧张起来。这时,空姐告诉大家,这种现象是正常的,是碰到强气流时所致。大约过了几分钟,摇摆现象没有了,漂亮的空姐送来了早餐和各种饮料,礼貌和气地告诉我们:早餐和饮料都是免费的,请大家尽情享受。我们每人都要了一份,愉快地吃起来。王馆长和邓馆长好吃,要了两份,我开玩笑说:“多吃点,这是最后的早餐了!”逗得大家乐呵呵!

737客机在万米高空中飞行了1小时40分,平安地降落在首都机场。我们和空姐道别,依依不舍地走出机舱。王馆长美滋滋地说:“批(飞)机这么快,永州到祁阳的工夫就到了!”“下次有机会,我还想过瘾!”邓馆长也附和地说。

目击国礼

当日的北京,丽日悬空,阳光灿烂。我们下榻在京兆饭店,草草吃过午饭后,沈部长宣布:今天坐批(飞)机辛苦了,下午放假,大家去游天安门。

天安门原名承天门,建于明永乐十五年(147年),是明、清两代皇城的正门,清顺治八年(165年)改建称为天安门。过去这里是皇帝举行“金风颂诏”的地方。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这里宣告共和国成立,从此,天安门成了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象征。

天安门对面的广场是全世界最大的广场,面积达44.5公顷。广场在万里晴空下好像一个辽阔的蓝色海洋,正北雄踞着天安门城楼,西侧是人民大会堂,东侧是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博物馆,南端是正阳门和箭楼,中央屹立着人民英雄纪念碑,碑的南面是毛主席纪念堂。广场上空飘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蓝天之下,红日当空,白云朵朵,整个广场布局严整,气魄宏伟,新旧建筑物浑然一体,构成一幅无比壮丽的画面。

广场上人山人海,游人如织。特别是毛主席纪念堂正门,瞻仰毛主席遗容的人络绎不绝,队伍没有隔断过。我走到广场的中央就再也走不动了,不是没有力气,而是看得惊奇,惊奇得发呆,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奇迹啊!站在祖国的心脏上,不由自主地感觉到她的脉搏在搏动,不由自主地对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肃然起敬!

游兴正浓时,突然从东南边走来了一队队武警战士,开始我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清场的武警战士解释说:等下中央首长要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举行欢迎仪式。经打听,原来是江泽民主席举行欢迎仪式,欢迎厄立特里亚总统到来。游客们自觉地向三边行人道护栏退去,秩序井然。

4时半,一队摩托车开道,一辆辆黑色轿车徐徐地驶入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欢迎仪式开始时,只见江主席和伊萨亚斯总统走上检阅台,礼炮接连鸣响了21响,三军仪仗队开始进行分列式表演。检阅仪式结束后,两国领导人走下检阅台介绍了宾主双方的陪同人员,一起步入人民大会堂。整个欢迎仪式既简朴又庄严,前后不到15分钟。邓馆长和王馆长像孩子似的挤进人群观望,满身是汗。邓馆长兴致冲冲地说,“我亲眼看到了江总书记。”王馆长也乐呵呵地道,“今天运气真好,一到北京,就遇见中央首长接见我们。”

餐馆做客

京兆饭店位于前门外大栅栏旁的煤市街,它离天安门广场只有几百米。煤市街大概是北京城最古老的街道之一。如今,古老的街道呈现出吃的风采:餐馆林立,食客不断。餐馆的代表性很普遍,有湖南餐馆、浙江餐馆、东北餐馆等,取全世界各地名为其名。下榻京兆饭店后,零陵烟厂驻京办事处阳主任告诉我们,如今北京吃不成问题,出门到处是馆子,南北风味都有,而且又便宜。我们随其来到一家名叫“朝鲜餐馆”的铺子,女老板热情迎上来请我们就坐。这位大概30来岁的女老板很会做生意,她一眼认出了去年曾来过餐馆吃饭的文化局张局长,上前热情地打起招呼来,“你们是湖南人,到我这里来,等于到了家一样。”接着,她直爽地说,“菜随便点,相信我不会宰客的。”张局长介绍说:“今天什么都不要,就点涮羊肉。”涮羊肉,我从未听说过,在座的也只有张局长吃过,我们大家怕膻怕腻。女主人告诉大家,涮羊肉是北京的时令美味,每到深秋季节,涮羊肉就开始应市,直到来年的春季。涮羊肉起源于北方少数民族地区,17世纪中叶传入北京,现在成了北京的一道名莱呢!听了女主人的介绍,大家都说“批(非)涮不可了。”

出于职业的缘故,我打听到了精明能干的女主人名叫辛玉粉,是位朝鲜族姑娘,家住吉林延边,两年前个人自费南下北京,在煤市街办起了朝鲜餐馆。这家餐馆奉着味美价廉、服务热情的宗旨,两年下来,大概赚了十多万,真是女中英豪。

没等几分钟,女服务员就将一个能装四五斤菜的特大火锅端上了桌子,同时端上4盘(每盘1斤)薄薄的羊肉片。火锅汤用金针菇、虾仁、葱白等加工而成。张局长向大家介绍吃法,将鲜嫩的肉片放进美味的滚汤中一涮,蘸上用香油、酱豆腐、芝麻酱、韭菜花、卤虾油、辣椒油等配成的调料,吃到嘴里不膻不腻。大家按照他介绍的方法一试,果然不错,味道好极了,胜过我们南方的羊肉火锅几十倍。不到10分钟,四斤羊肉被“涮”得干干净净。这么一涮,一发不可收,接着又上了4斤,不出l0分钟又将它消灭光了。这餐下来,我们想大概要200块钱,没想到,女老板一算价,都把我们惊呆了,包酒(二锅头两瓶)才60多元,7人人均不到十块钱,这餐消费确实合算了。走出餐馆,一半清醒一半醉的王馆长,断断续续地向沈部长建议把这里作为这次进京唯一的定点食堂。邓馆长也眯缝着眼,带点醉意地说:“这家馆子好,女老板好,涮羊肉‘批’(非)常好,明天‘批’(非)涮不可!”

春到长城

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当我还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长城,就熟悉它雄伟的城墙和高大的城楼。然而,那都是在书本上读到的长城,在影视节目中看到的长城。因而这次能见到真正的长城,心中真有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

四月的北京,正是百花盛开的好季节。在这春光绮丽的日子里游万里长城,是件赏心悦目的事。

从城区到八达岭约有150多公里。上午10时,我和阿勤到国家新闻出版署办完事,匆匆赶到天坛乘去长城的末班车。旅游车飞快地穿过市区朝西北方向驶去。车经清河、沙河、昌平、南口等集镇,都是笔直宽阔的柏油马路,两旁栽着整齐的树木,枝上吐出了嫩绿的新芽,迎风摆动,含着无限春意。

途中,导小姐把我们带到了海底世界,游览了古三陵的定陵,到八达岭长城已是下午4时。导小姐告诉我们,只有1个小时的时间看长城,因而,我们一下车,就往登山索道口奔去。

乘缆车登长城真快,几分钟我们就爬上了北四楼,据说,如果步行,要一个多小时才能上来。

长城依山而筑,倾斜度极大,越往上走就越感到困难。

 “不到长城非好汉”,有人在吟哦这句名言。我用目光望去,只见一位长者,上了年岁,好像是一位军人,笔直地站在一个垛口前,极目远望,久久地伫立,如一尊雕像。看他那个样子,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唐代边塞诗人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老军人在看什么,在想什么,不是一目了然么?

登上八达岭城楼高处,倚墙眺望,但见长城像一条长龙似的蜿蜒着,千形万状,甚为壮观。特别是望见长城之外那一片隐隐约约的广阔盆地,不禁使人想起古人所描绘的“天苍苍野茫茫……”的塞外风光,但如今已不再是那么荒凉的感觉了。

这时,一群年轻的姑娘小伙子,围在一个垛口前,“叽叽喳喳”地闹个不停,他们好像是一群大学生,有的争着在长城留影,有的抢签“不到长城非好汉”证书。谁不希望在长城留下自己的身影呢?于是,我和阿勤花了几块钱,请摄影师摄下了一个珍贵的镜头,各人还领取了一张由北京市长签发的“好汉”证书。

夕阳西下。我们依依不舍地乘缆车下山。夕阳朦胧,它和长城融在一起,像是一个梦。我想,当年秦始皇为什么要征集百万劳动大军,来造就这么一个伟大的工程?秦始皇蠢么?他不蠢,他的王朝不到20年就崩溃了,但他留给世世代代的是一种精神。千百年来,任凭风吹雨打,长城犹在,它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和象征!这时,我由衷感到我们伟大祖国的山河是何等的壮丽、何等的伟大啊!

                                                                                                 1994年6月

 

长白山上看天池

 

 

长白山在我国吉林省东南部,中朝两国交界的地方。前人写诗说,“白河两岸景佳幽,碧水悬崖万古留。疑似龙池喷瑞雪,如同天际挂飞流。不须鞭石渡沧海,直可乘槎问斗牛。欲识林泉真乐趣,明朝结伴再来游。”原以为这是作者抒发诗兴,实地看了,才觉得那里景致之好,远非几句诗能形容得了的。

六月中旬,我们南方已经进入夏天了,而这里才是春天的季节。我们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延吉市出发,汽车驶到二道白河,就见直插云天的长白美人松在一旁迎接。它与一般松树迥然不同,树干长而直,枝头小而疏,粉红色的干枝缀以墨绿色的针叶,实为松中之美。过了二道白河,进入了森林之海。这里植物种类多,野生动物也多。“吉林三宝”中的人参、貂皮,和列为山珍的熊掌、鹿尾,这里都有出产。再向前走,开始向长白山顶攀登。

从山下到山顶,北坡的垂直高度是一千七百多米,坡度在二十至四十度之间。旅游中巴车要在环山小路上走十多公里。虽然山陡路长,望着车外的景致却感到处处新奇。就说岳桦树吧,先见它随着山坡倾倒,是一种生态。再向上去,它变得又矮又弯,连树叶都变小了,为了适应高山大风,减少叶面蒸发,又换了一种生态。到了海拔两千米的地方,本来很多的岳桦树一下子不见了,别的树木也极少,仅有矮小的灌木、多年生的草本、地衣、苔藓等,形成广阔的地毯式的苔原。

高山苔原带的植物,植株低矮,以根系发达的匍匐状小灌木和垫状草本植物为主,生长期短,花期集中。这跟高山强光日照、暖期短、风大有关。六、七月间,苔原上百花盛开,宛如花园。到了深秋季节,一种叫“越桔”的植物,结出樱桃似的果实,撒满山坡上,成了红色地毯,非常好看。这种小果,微甜可口,用来泡酒,把酒也染红了。越过苔原,在一处积存冰雪终年不化的沟谷旁,有一种叫“牛皮杜鹃”的植物,以白雪衬底,长着绿叶,开着黄花,色调淡雅,却显示出坚强的生命力。

随后,我们登上了长白山顶。岩石峥嵘,植物稀少,这里风势猛烈,气候也很特殊,冬季长达七个月,六月仍是“无花只有寒”,一进十月就雪花纷飞了。正在山顶纵目四望,一股浓雾袭来,把我们几个人分隔开,对面不见人。初次遇到这种情景,难免有些发慌。同行的人说,夏季,这里是十天九雾,不足为奇。忽然间,风转雾散,群峰毕露,林区上空,已是滚滚云海。

著名的天池在山顶之下,周围有十六个峰头环绕,在朝鲜境内的有七个,在我国境内的有九个。其中,白云峰最高,海拔两千六百九十一米,为东北第一高峰,耸立在天池边,云雾缭绕,巍峨磅礴。其他各峰,也各有异景。鹿鸣峰,又名芝盘峰,近旁有一草甸,形圆如盘,有热气从地下冒出,每至严冬,各峰满身披白,唯此峰真形独露;鹰嘴峰,峰顶犹如鹰嘴,伸向天池,白岩峰峰顶由白黄色浮石组成;青石峰形如玉柱,峰顶为青色玄武岩;玉雪峰,由玉白色浮石组成,四季皆白,雪石难辨。关于玉雪峰,《长白江岗志略》中说:“峰下四时积雪高十余丈,俗名雪山。山下有冰穴数处,每见穴中炊烟如缕,或疑为仙人炼丹于此”,很有些神秘。

群峰之中镶着一块碧玉,这就是天池。晴天俯瞰,岩影波光,碧水中飘着白云,天水相连,云山相映,云中有山,水中有云,景色秀丽异常。真是“一泓天池水,层峦叠嶂峰。苍穹云袅娜,飞来万道虹”。

从山顶向天池走去,正好来到天池唯一的出口处,叫闼门。闼,是门的意思,所以又称为天池之门。从山上看,它就像一个瓶口,天池的水正好从这个瓶口流出,经过一千二百多米的蜿蜒流程,从六十八米高的悬崖上奔腾而下,形成著名的长白飞瀑。沿着水流从闼门走到悬崖,还算方便;从悬崖下到瀑布落地的深涧,可就步步艰难了。那得走一条几十米长的峭壁小径,窄狭得只能放下脚,还有一段碎石堆积的陡坡。好容易到了谷底,紧张的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急流裹着震天的轰鸣,一起扑向你的身旁。定神仰望瀑布,白练当空,浪花飞溅,似雨雪交加,爽气逼人,使人感到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游兴未尽,天暗下来了。我们正要踏向归途,“忽闻岸上踏歌声”。原来是一群嘻嘻哈哈的年轻姑娘,一边哼着《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的歌曲,一边手拎工作服驱打嗡嗡乱叫的蚊虫,款步朝瀑布边走来。

水中即刻影现出她们那嬉笑丰润的面容和各式各样的花衣。她们在镜水中洗脸,又对着湖水在精心梳理那油亮的发辫。这时,不知从何处飘来一团乳白色的云朵,轻轻地游动在姑娘们身边,她们就像腾云驾雾一般,飘飘而去了……

望一眼姑娘们远去的身影,我情不自禁说:“真的是仙女下凡来了!”

   

 

                                                                                 2005年6月

  

神秘的乐山大佛

 

 

认识乐山大佛,那还是1980年在看刘晓庆主演的电影《神秘的大佛》知晓的。自从看了这部电影之后,我每每幻想有朝一日,能到四川乐山亲眼看一看乐山大佛。未曾想,这一愿望直到28年后的2008年9月才得以实现。

发源于川北大雪山的岷江,带着大量的雪水,滚滚南下。当它进入成都平原,来到乐山城下,已经是一条水面开阔的大江了。在这里,它同波涛汹涌的大渡河,水流湍急的青衣江汇合。就在这三江汇合的地方,安坐着一尊世界上最大的佛像——乐山凌云大佛。

这座佛像凿塑于氓江南岸凌云山栖鸾峰临江一面的崖壁上,和乐山城隔江相望。它面对着滚滚东流的江水,体态雍容,神态自若。

初到乐山的人,看到这尊佛像,都会不约而同地喊出:啊,好大的佛像呀!

这尊雄伟的佛像高71米,数十里外都可以看到。他的头长14.7米,宽10米。头顶上每一个螺髻都可以放上一张大圆桌。他的耳长七米,耳朵眼里可以钻进两个人。他的脚背宽8.5米,可以围坐一百多人。他比山西大同云冈石窟最高的立佛要高三倍,比外国的一些资料误认为是世界最大的阿富汗巴米安大立佛,要高出18米(巴米安大立佛高53米)。乐山凌云大佛真是大得惊人。游人们在瞻仰它的时候,莫不对我国古代的雕塑大师们在设计和塑造这尊佛像时所表现出来的伟大的魄力和高度的智慧,表示赞叹和钦佩。

小姐娓娓动听的讲述,让我知晓了建造它的万苦艰辛。

这座大佛开凿于唐玄宗开元元年(713年),由凌云寺的海通和尚发起造像,工程一度中断,直到唐德宗贞元十九年(803年),才由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完成,历时90年。

在当时只有简单工具的情况下,凿塑这么大的佛像,如果没有愚公移山般的坚韧精神,恐怕连想也不会去想的。因为要在70多米的山崖上建筑一座完整的佛像,许多人认为是天方夜谭式的神话。斧凿一响,各种话都传到海通耳边,好心劝慰者,恶意中伤者,嘲讽嗤笑者,解囊资助者都不期而至。海通是善者迎,恶者顶,耳朵不软,心诚志坚。嘉州的郡吏,听说海通积资造佛,有几十万两银子,垂涎三尺,便顿生歹念,带兵前来勒索。海通以佛门行善,根除三江水患的道理向郡吏申述,哪知道郡吏一脸横肉,把“破坏三江风水,借佛门肥私”的罪名加在海通身上。海通强压心中怒火,冷冷地回答:“我的眼睛可以剜给你,但要想吞剥建造大佛的钱财办不到!”

郡吏看看貌不惊人、形容枯高的海通,哑然失笑:“有胆量!佛门出言不二,法师不妨试着办吧!”海通逼得一无退路,就从容走进净室,自己动手剜去眼珠,放在托盘里双手捧到郡吏面前。石破天惊!权势威赫的郡吏一看血淋淋的眼珠和兀立不动的海通,滓身震动,惶恐不安的眼眶中顿时落入无数针芒,疼痛难忍。嗫嚅着说:“我……我失言了……”

失去双目的海通法师,再也看不到正在建造中的大佛,但他心中的佛光却照耀整座凌云山。山也静了,浪也平了,古嘉州舟楫云集,天下的石工巧匠不召而至,凿石的星火把通衢四海的三江映得一片璀璨。不知是佛心感动了人,还是人心感动了佛?

由于工程浩繁,心力交瘁的海通法师一病不起,徒僧忧心忡忡,石工抱着他的病体痛哭不已,千万颗心都系在这座未完工的大佛上。海通也清楚知道已撑不到那一天,但他坚信后来者一定会完成这项伟业。他的精神感动了川西节度使韦皋,在他死后继续组织民工开凿,直到唐德宗贞元十九年才完工。前后历经90个寒暑。这尊大佛是我国珍贵的文物古迹之一,它反映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高度的智慧和坚韧不拔的毅力。

剜去了一双眼睛,照亮了一个世界,倒下了一位血肉之躯,矗起了一座信念的丰碑。应该感谢那位无名的雕塑家,找准了一个最美的光的焦点,塑造了海通的形象,感动了我们千百颗凡夫俗子的心。人,总是有信仰、有追求的,但无论信奉哪一种教义,都要为百姓干实事、做好事……

   

 

                                                                             2008年10月

 

 

美丽雄伟的布达拉宫

 

 

9月下旬,报社组织24位同志奔赴令人神往的地方──西藏参观访问。从成都坐飞机到拉萨,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拉萨贡嘎机场。一下飞机,呈现在眼前的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远方的雪山,轻飘的经幡以及奔腾的雅鲁藏布江。当旅游汽车还远在几十里之外,我们就一眼望见高耸入云、金碧辉煌的布达拉宫巍峨的雄姿了。

神秘的布达拉宫虽然近在咫尺,但一时还不能揭开她那神秘的面纱。导小姐说,由于高原反应,要休息一下午,以免引起不适。不说不要紧,一说就立竿见影,我的高原反应一下子来了,脑壳像被针钻了似的,痛得难受极了。接着,又有几个同事出现了与我一样的反应,有的呕吐不止,有的控制不住大哭。导小姐一边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治高原反应的药物──红景天分给大家冲茶喝,一边劝大家安心下来,休息静养。

经过一个下午和晚上的休息,感觉好多了。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在导小姐的引导下,我和同事们精神抖擞地去登巍峨的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集中了藏族建筑艺术的精华。假若从松赞干布修建第一批房屋算起,布达拉宫已经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以后,历代达赖喇嘛又曾经多次修筑。五世达赖喇嘛和十三世达赖喇嘛,更是大兴土木,各自经营了好几十年,才具有了现在的规模。当时藏族工人从事这样大规模的建筑物,既没有钢筋水泥,也没有起重机,仅凭着双手,一石一木地砌成十三层大楼,从房顶到山脚,共有三百米高,总共有万多间房屋,这真是建筑史上的奇迹!

刚巧碰上布达拉宫完成了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修缮工程。专家和工人们的辛勤劳动,使这座古老的宫殿焕然一新,显得更加雄伟壮丽了。宫殿正面重新涂上了红色油漆,而那曲折悠长的护墙,则被粉刷得雪白。数以千计的窗口换上了玻璃或崭新的窗帘。春风吹动挂铃,很远很远就可听到那叮叮当当的响声。

我们边走边歇,走走停停,大约走了二十分钟才爬上布达拉宫。进入左侧大门,骤然看到四幅巨大的武士画像,有的手执武器,杀气腾腾;有的拨动琵琶,蔼然可亲,其形象与内地寺庙门口的四大金刚十分相似。在布达拉宫内许多花岗石的墙壁上,在大小经堂和灵塔殿四周,都描绘有许多佛教故事和历世达赖喇嘛的生平事略,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水平。这些壁画既富有高原豪放朴质的风格,又具有浓厚的中国线条画的色彩。据说,五世达赖喇嘛和十三世达赖喇嘛到北京觐见清朝皇帝的时候,都带着画师同行。布达拉宫的壁画中,有华北平原的田园风光,有北京颐和园的景色,有慈禧太后的画像……这些壁画是藏族人民的艺术宝库,是藏汉两族人民传统友谊的历史见证,使人不禁肃然起敬。

我们在迂回的房廊和宽敞的殿宇间穿来穿去,来到了布达拉宫帕巴鲁库学热的佛殿。这是来布达拉宫朝佛、参观的人所必到之地。我们登上扶梯,看见帕巴鲁库学热的铜质铸像高不过一米,两眼炯炯有神,凝视着门外来往的行人。大殿里的许多木质柱子都在最近用红色氆氇包裹起来,既可防腐,又显得分外庄严肃穆。

帕巴鲁库学热佛殿的右下方有一个石洞。布达拉宫的一万多间房舍中,可以断定为松赞干布时期修建的就只存下这一间了。我们走进去,借助于酥油灯的光亮,看到了松赞干布、文成公主的塑像,他们盘腿并肩而坐。脚下是一个可以放两口锅的“老虎灶”,据说是文成公主煮饭用的。它历经了一千多个春秋,仍然完好无损。

在布达拉宫的中心,在最高的几层楼上,金光闪烁,珠玉满目,是历世达赖喇嘛的灵塔所在。自从五世达赖喇嘛迁居布达拉宫以后,历世达赖喇嘛的遗骨都供奉在这里——只有六世达赖喇嘛仓洋甲措埋葬在青海湖边。其中以五世达赖喇嘛的灵塔最为壮观,共有五层楼房高。整个塔身都用金皮包裹。一本藏文史书上记载:建这座灵塔时,共搜集了十一万九千零八十二两黄金。五世达赖喇嘛到北京朝见,清朝皇帝先后赏赐了他一百零三两金子,三十七个金曼扎拉(曼扎拉是一种类似香炉的祭器),三十个金盘和一个金斗,也被熔进了这座灵塔。灵塔里,除五世达赖喇嘛的遗体以外,还有一千三百七十克一克相当于二十八市斤)青稞和小麦。其它,如酥油、茶叶、檀香木、绸缎、宝石和经书也不计其数。在金塔的四周,缀满了五光十色的珍珠、翡翠、玛瑙和珊瑚,数以千计。这八座灵塔就其历史价值来说,实在是极其珍贵的。

傍晚时分,我们爬上了布达拉宫的顶端,俯瞰全市。拉萨古城栉比鳞次的街楼庙宇、商店和民居,以及纵横交错的宽敞洁净的道路清晰可见。大道上车水马龙,人们身着五颜六色的藏装,向八角街头的大昭寺拥去。那里钟鼓长鸣,佛号鸣鸣,一派兴旺的景象。古老的布达拉宫在阳光照耀中,也变得越发雄伟、壮丽!

 

                                                         2008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