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柏荣文集唐柏荣:《早春》
信息搜索
满英姑姑
 
唐柏荣:《早春》  加入时间:2009/11/29 18:24:00  admin  点击:1537
 

满英姑姑

 

 

快过年了,我回到了养育我的小村。

第二天,我去表婶家找满英姑姑玩。满英姑姑是我童年的伙伴,比我大半岁,一直像个大姐姐似的待我。

表婶正坐在屋门槛上纳鞋底,屋里没有人。

“表婶,满英姑姑呢?”

“哟,这不是毛毛回来了?住几天哪?”

“半个月。表婶,满英姑姑呢?”我又问。

“她嫁出去了。”表婶毫无表情地说。

我愣然了,怔怔的,真怀疑是听错了。表婶脸上的表情不是高兴,但也决不是悲哀。一下一下地纳着鞋底,仿佛不是在说她的女儿。

“什么时候出嫁的?”我声音颤抖地问。

“秋后。”表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表婶仍然是红光满面的,就像我记忆中的一样。我跨出门去,心里感到十分纳闷:满英姑姑怎么可能出嫁呢?她还不满十六岁呀!我眼前又出现了那个黄头发女孩子,笑得甜甜的。夏天我回来还和她一起到田里玩,到雨后的小塘里捉泥鳅,怎么这么半年她竟做了别人的新娘?!

几天来,我一直没有见到满英姑姑。可我打听到了她的事。她嫁给了邻村周家屋里的老大。周家的女儿嫁给了满英姑姑的哥哥。

周家老大,那个像猴子一样的男孩子,我还记得,小时候,他抢我割的草,骂我许多难听的话,满英姑姑怎么会嫁给他呢?我总觉得满英姑姑的生活应是另一种样子的!她应该过她的青春岁月,不应该这么早便进入生儿育女的妇人的行列!

一天傍晚,在周家门外,我遇见了满英姑姑。几天来,我想的都是她,可今天见了面,我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愣愣地看着她。

“毛毛,你回来了。早听说你回来了,没空去看你。你看年前真是忙死人。”

满英姑姑的脸红润润的,还是过去的样子。只是眼里少了一种东西──天真。

“你,过得好吗?”我费力地问出这句话。

“唉,一天天过呗,什么好不好的!”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她也不说话。两个人默默地相对而站,已经碰着山顶的太阳洒出清寒的光,照在我们身上。

这时,她的丈夫——那个依然猴样的人,挑着一担水过来了,而且竟然和我打起了招呼。

  “回来过年哪?”

我记得自我进城后,他从没和我说过话。他也不等我回答,就拐进了院里。

“我回去了,毛毛,有空过来玩。”好半天,满英姑姑才说出了这句话。

满英姑姑也拐进了院里。不知不觉的,我热泪盈眶。走了一天的路,大太阳正落到山后去了,只剩下一道弧,红红的。哦,去年我还曾和满英姑姑一道看夕阳。而今夕阳仍在,她却变了,原来的她仿佛远去了。

 

 

                                                                                          1978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