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柏荣文集唐柏荣:《早春》
信息搜索
战友,等你归来!
 
唐柏荣:《早春》  加入时间:2009/11/29 18:23:00  admin  点击:1367
 

战友,等你归来!

 

 

他,默默地朝囚车走去。在死一般的沉寂中,他发现老连长站在不远的地方,顿时脸色惨白。他咬着嘴唇,瞥了老连长一眼,双脚用力一蹬,……没等老连长赶上来,囚车“嘀嘀”地拖着烟尘向远处开走了。

老连长回想起刚才那一瞥,目光锐利逼人,好象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当兵15年了,从来没有哪个兵敢用那种眼神瞥他,那眼神像朦胧的山水,锁着云烟和浓雾,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他心里不禁痛楚难耐。良久,他才感到自己在蒙蒙的雨雾中。他机械地朝营房走着,平时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今天不见了,一种内疚的情绪盘踞在心头,像大海时而翻腾咆哮,时而风平浪静……

“连长”,文书小王走近他,说:“支委会还开吗?”

“开!”他微微闭上两眼,沉吟道。

“这是判决书。”

“……”他默默地接过判决书,推开房门,进了宿舍。

小王跟着走进来。他发现了,问:“还有事么?”

“高小拓托我把这个笔记本交给你。”小王嗫嚅地说,“我……看了。”

老连长接过笔记本,打开里面一看,蓦然一惊!要是在以前,他看见这个笔记本会怎样想呢?也许他会把它撕得粉碎,划根火柴,付之一矩。而现在,他倒被那里面的东西吸引住了,情不自禁地翻了一页又一页。

笔记中大都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低级趣味的黄色曲调,自己的所谓随感,但是扉页上却有一首能使人振奋的诗。从注明的日期上得知,这是高小拓当新兵时写的。诗的最后四行是这样写的:革命战士听党话,哪里需要哪安家,不怕累来不怕苦,乐为四化守天涯。

又翻了一页,老连长目不转睛,他紧盯着高小拓写给党支部的信。

敬爱的连队党支部:

在离别的时刻,我想起了几句话。也许你们不会再听到我说什么了,因为我在连队生活还不到两年,没给连队挂着欢笑,却沾上一身耻辱进了监狱。——这耻辱在我的心灵里永远印下了深深的烙印啊!

看完第一段,老连长的脸上逐渐失去血色,仿佛受到突然地拳击,脸面显得严峻、沉闷、抽搐、发颤……

两年前,我满怀对人民军队的美好向往参了军。三个月后入团,两次受到嘉奖。一年过去了,渐渐地,我感到生活并不是像书本上说的那么美好。部队搞整顿,支部号召群众给干部党员提意见,我带头放了第一枪,检举揭发×干部与驻地一个姑娘拉拉扯扯。不久,有天我值班,由于某种原因耽误了一分钟。×干部得知后,要我在军人大会上作检查不算,还加油添醋地向上级汇报,我被团里通报批评。打这以后,我向党支部递交申请书,背后有人说:他呀,多写几份检查吧。我自荐当文化教员,当面有人讲:像你这种人能胜任吗?奋斗带来痛苦,幸福也变成了无聊和空虚,屡遭挫折使我对什么都失望了,精神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振奋了。我变了,认为大事做好了,小事马虎一点问题不大……

大概笔记中的言语感染了老连长,当他看到这里时,双眼有些湿润。一只手抑止着跳动的胸脯,竭力不让自己的情感外露。

良久,小王看了一下手表,提醒他:“连长,时间不早了。”

他身子一震,急忙掉转目光,望着小王说:“请告诉副指导员,我要请几分钟的假。”

“好。”小王轻轻地转身离去。

宿舍里宁静极了。

我走上犯罪道路,大凡是从生活里小事开始的。由于自己放松了政治学习,沉醉于黄色手抄本之中。我并不感到自己精神颓废、意志消沉,反而认为这才是驱除忧愁的唯一食粮。但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些东西使我追求纸醉金迷的腐朽生活,以求刺激和满足自己的情趣。从不多花一分钱的我,学会了吸烟、酗酒。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认识了一位姑娘,我觉得生活有了新的意义,用钱从此大方起来,七用八花,日子久了,欠的债越来越多。当时我也流过泪(不止一回),但那决不是由于后悔而流的。如果仅仅是为了后悔而流泪,那么我没有决心和勇气忏悔自己!不久,战友们要我还钱,这时候我才感到绝望了!啊,怎么办?我脑海里像闪电似的映出一个念头:偷!

“活该!”老连长一拳击在桌子上,怒不可遏地骂道。他那双陷得深深的眼睛,瞳孔逐渐增大,像突然冒出火来似的闪闪抖动。

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母亲的怀抱、学校、农村、军营,一条平凡而简单的道路,我却没有细细品味过‘新社会’的真正含义。十年浩劫,社会上一些不良倾向侵蚀到我的头脑里,使我误入歧途而不觉得。

此时此刻,老连长在想什么啊?难道都怪高小拓吗?他感到,高小拓的罪过,除了自身和社会因素影响之外,他作为一连之长是要负责任的!平时,他单抓军事训练,忽视了政治工作的威力,以为只要军训成绩上去了,出点小毛病坏不了大事。现在他想到了,可是晚了——亲人们把自己的孩子高高兴兴地送进部队,还给他们的却是颗被猥亵了的心。想到这里,他为自己没能挽救这个失足青年,感到内疚,感到不安……

我虽然对人民犯了罪,却给大家留下了一些难以捉摸的教训。我诚恳请求组织满足我的要求:明年的今天,我回连队,让我做一个真正的军人,在红旗下当一名好战士!

“一定,一定!”看看,看看,老连长的眼圈里涌出了几滴碧清的泪珠,情不自禁地喊了起来。常言道: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有责任把那颗被损害了的灵魂复苏起来。现实生活常常不会像理想中那么美好,有人做了好事,等待的却是呵斥和指责;有人敢讲真话,生活捧给他的却是无情的棍子,甚至打击报复。他想,要经常对战士们进行“四有”“三讲”“二不怕”的教育,帮助他们认识生活,了解生活。他想,这可能是他从高小拓失足后得出的教训,这可能是他一连之长要做而没有做过的工作吧!

这时候,小王又悄悄地走进来,小心翼翼地说:“连长,支委都到齐了。”

“我就来。”他一边回答,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笔,刷刷地在笔记本里写上了“我的检讨”。

写完了,他站起身来,仔细看了几遍之后,又迈起雄赳赳气昂昂的步伐,向着会议室走去。“嚓、嚓、嚓”的脚步声,轻盈、欢快。仿佛在说:战友,等待你归来!

室外,天空又晴朗起来了,展示出一派绚丽的色彩,朦胧细雨不知什么时候竟躲了起来……

 

                                                                                         1979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