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自水文集电视剧本:《女人命》
信息搜索
第四集 赵雨声学兽医
 
电视剧本:《女人命》  加入时间:2009/11/29 17:54:00  admin  点击:2221
第四集   赵雨声学兽医
 
作者:唐自水
 
 
 
 
山岭上
       下午,人们来到山上放牛、打柴。大约一个时辰,就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一直下到傍晚。
       放牧的人们赶着牛羊,陆续下了山。兰花的三条牛东奔西跑,一时驱赶不下山。
       土包子的二叔张有风平时总想找机会亲近兰花,他非常羡慕她的美丽。
       张有风看见兰花一个人在山上驱赶水牛,便走过去说:“兰花,我来帮你驱赶。”说着,便走近兰花。
       兰花见张有风一双眼睛色迷迷,心里有点慌乱,说:“不必麻烦,你先回去吧。”
       张有风嬉皮笑脸道:“天快黑了,这荒山野岭的,咱们一起做个伴……”说着,疯狂地向兰花扑过去。
       兰花躲闪不及,被张有风扑倒在地。兰花被吓得战战兢兢:“你……你要干什么?”
       张有风用手压住她的胸膛,说:“别怕,只要你顺从,我不会伤害你,来……”
       兰花大声疾呼:“来人呀!抓流氓啊!……”
       张有风厉声道:“叫你别嚷,你偏嚷,这荒山野岭的就咱俩个人,叫也没用,还是乖乖地听我的话吧,咱俩痛快一番!”说着,抱着兰花的头狂吻起来。
       这时,土包子来到这里,看见有风压住兰花,嘿嘿地笑着说:“二叔,你真行,有劲……”
       张有风回头一看土包子,大声道:“快滚,小心我揍你……把二叔的牛也赶回去,别弄丢了。“
       “二叔,你别揍我,我不看你们,我走了。我帮你赶牛回家去。”土包子说后,慌慌忙忙转身离去。
       兰花拼命大喊:“快来人啊……有流氓啊!”
       张有风恶狠狠地:“这么大声,不想活了……”
       在山上挖草药的雨声,听到兰花的呼救声,自言自语道:“是兰花嫂的声音,兰花嫂有什么事了?”他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寻找过去。
       雨声来到兰花呼救的地方,见此情景,目瞪口呆。
       有风见雨声出现,拿起衣服拔腿就跑。他跑到一颗大树下,这时又下起雨来,他见四周没人,停下避雨,心里愤愤不平:“兰花,你敢拒绝我,有你好受的……”他擦了一下从头顶流到眼睛里的雨水,“雨声,你竟敢来管不该管的事,咱们走着瞧吧!”
       兰花从地上站了起来,望着有风离去的方向,大骂道:“豺狼心肠、雷打火烧的人,你不得好死!”
       “兰花嫂,张有风有没有欺负你?”雨声道。
       兰花摸了摸还有些跳得厉害的心房,说:“没有……幸亏有你出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兰花嫂,告诉你妹夫李正方,他们会为你出口气的。”雨声说道。
       兰花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幕场景。
  
       长根家门前(回忆)
       兰花的父亲贺林,领着贺家人气势汹汹来到长根家门前。
       贺林拉出长根,气愤地大声说道:“长根,你好大的胆子,敢耍流氓……”
       刘长根慌忙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贺家人挥舞着棍棒,喊打声一片。
       “打断他的腿……”
       “打断他的手……”
       黑夜里(那时没电),一阵乱打,长根倒下……
    
       山岭上(现实)
       兰花蓦地一惊:“雨声,今天之事,请不要与任何人讲。.你我俩家都是小家族,斗不过他们的,这件事就算没发生,算了吧!”
       雨声抬起衣袖,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看着密集的雨线,什么也没说。
    
       张有风家门前
       土包子赶着牛来到有风家门前,见了二婶指天椒,说:“二婶,你的牛我帮你赶回来了,你关好啊。”
       “张包,你二叔怎么还没回?这么晚了……”指天椒问道。
       “二叔他……还在山上……”土包子不敢把话说完。
       “张包,你说话吞吞吐吐,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二婶。你不把事情说清楚,二婶扭你的耳朵!”说后,她上前捏住土包子的耳朵。
       土包子疼得直叫:“二婶,你别捏我的耳朵,我说……我说!”
       指天椒转怒为喜,笑着说:“我的好侄儿,是最喜欢说实话的。”说后,亲热地拍了拍土包子的肩膀。
       土包子说:“二叔和兰花在山上亲嘴哩,她们好亲热哩!”
       指天椒一听,手脚松软呆立着。
       “二婶 ,我今天和你说的话,你千万别告诉二叔,他知道了,会打我的。”土包子说后,一跳一蹦走了。
       这时,张有风一身湿透了像落汤鸡似的,回来了。
       指天椒指着张有风的鼻子,问:“土包侄儿都回来有好一会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难道你走路还不如土包侄儿?”
       “我砍了两捆柴,想担下山来,可是天一直下雨,担不下山来……我在大树下避雨……”张有风解释道。
       “你说砍了两捆柴,你的柴哩?”指天椒问。
       “刚才不是和你说了,下雨路滑,柴在山上……”张有风答道。
       指天椒眼睛一瞪:“有风,你老实交代,你和兰花在山上干些什么?”
       “你说哪去了,我能和兰花在山上干些什么,这些有损我名誉的话你不要乱说,别人听见不好。”有风答道。
       “想赖账,待会儿,我找你那支书大哥收拾你!”指天椒说。
       有风怕大哥数落他,又温和地说:“其实又没什么事,何必又扯到大哥那里去哩……兰花见了我总是笑,我差点上了她的当。以后我见了她,避得远远的,老婆你放心了吧!”
       指天椒怨声怨气的咒道:“兰花,你这狐狸精想用身子巴结张家,想得真美……这一笔账,老娘给你记着,有你倒霉的时候。”
 
花生地里
兰花家的地和芝英家的地相邻。
       雨声在地里干活,芝英目不转睛地朝他望过去。
       “芝英看见什么了?那么专注。”兰花问道。
       嫂嫂,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芝英嗔道。
       “我看你拿锄头的手没劲了,想活跃一下你的精神,嫂嫂有错嘛?”兰花亲切地笑着说。
“锄了这么久的草,手是有些酸了,想歇歇气……来到地里干活,一直都没停,你也辛苦了,歇歇气吧!”芝英说后,走向地边小憩。
       兰花也走到地边和芝英一起用锄把垫着休息。
       “兰花嫂,伍保哥去卖坛罐了吗?”芝英问。
       “不是卖坛罐,就是做坛罐,老本行。”兰花停了停,“怎么你一个人来锄草,你家三哥哪去了?”
       “去镇里开会呀,我三哥福气好,是当村官的嘛!”芝英答
       “我想说句话提醒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兰花看了看芝英说。
       “你想说的话,一定是对我好,尽管说吧!”芝英神情自然地说。
       “你和雨声好,谈谈心事可以。你年纪轻轻,头脑不要太乱,不要动真格啊!”兰花叮嘱道。
       “看你说哪去了,我们只是通通心,不会出格哩!”芝英说。
       兰花说:“嫂嫂是为了你好,你可别嫌我太啰嗦啊!”
       “我哪会哩,你是为我好,你是我的好嫂嫂。”芝英说后,莞尔一笑。
       兰花被她逗笑了,说:“就会说好话!”
       说话间,杨洁向她俩走来,对兰花:“大嫂,有位叫张冬崽的大哥,他家的猪得了病,当时我没空……他是住在村东还是村西?”
       兰花正要告诉他,雨声正好朝这边走来。
       芝英见雨声来了,情绪高涨,兴致地叫道:“雨声哥,你的同学来了。”
       雨声微笑着,点点头,他对杨洁:“又下乡了,上谁家去?”
       兰花说:“杨师傅,叫赵雨声带你去张冬崽家,就不要问他是村东还是村西了。”
       杨洁看了看手表,对兰花和芝英说:‘你俩也可以收工了,快十二点了,俗话说‘吃饭不误功,莫把肚来空’。”
    
       张冬崽家
       张冬崽和玉青正在焦急地等待兽医。见雨声领着杨洁来了,喜出望外,非常高兴。雨声和杨洁一同走进张冬崽的家。
       张冬崽搬过两张木椅,招呼他俩坐下,自己坐着一张小矮凳。
       玉青端来几碗开水,歉意地说:“没买茶叶,喝杯开水吧!”
       赵雨声说:“没关系,白开水也一样润喉。”
       杨洁喝了一口说:“纯净水,好喝!”他放下喝水的碗,“冬哥,去看看你的猪。”
       冬崽领着杨洁、雨声来到猪栏。只见那条百来斤重的土猪睡在地上,喘着粗气,嘴里吐着白泡沫。
       杨洁拿起猪耳看了看说:“这猪病得不轻,有几天了?”
       “三天了吧。”冬崽寻思了一下说。
       “怎么这么多天才叫我来?”杨洁说。
       “以为一点小病,过几天就会好的,谁知道今天还没好。”冬崽说。
       “是不是钱蛮紧张?”雨声问。
       冬崽点了点头。
       杨洁环视了一下家中,一些家具和晾晒在外面的衣服都是破烂不堪的。心里不禁涌起一阵酸楚,说:“不用急,我尽最大责任帮你医治猪病。”他边说边配药液,配好后,打了两针,然后又拿了两包粉子药:“这两包粉子药是清肺的,拌点米汤给它喝。明天我再来看看。”
       “杨医生,你们两个就在我家吃中饭吧!”冬崽讲了一句客话。
       雨声知道他困难,说:“冬崽哥,就不必了吧,我和杨医生是同学,今日他下乡来,我还有事请教他。”说罢,他和杨洁走出了家门。
       冬崽和玉青站在门口目送他们。冬崽突然想起,治猪病的药还没算钱。
       冬崽追到雨声他俩,对杨洁说:“治猪病的药还没算钱哩?”
       杨洁说:“今日的钱就别算了,你进屋去吧。”
       “你大老远进山来治畜病,得不到利润,反而赔本,这哪行哩?”冬崽深感愧疚地说。
       “既然杨医生有心做点善事,你就接受吧,冬崽大哥!”雨声温和地说。
       冬崽眼含热泪说:“我真幸运,又遇到了一位好人!”
    
       赵雨声家
       赵雨声领着杨洁回到家里,赵忠诚已将中饭煮好,见杨洁来了,对雨飞说:“雨飞,来客了,咱们山里人没什么招待,煮几个土鸡蛋,炒几只老鼠肉。”
       “有老鼠肉吃,那太好了。常言道,蛇肉好吃,样子丑,老鼠肉好吃,难到手!”杨洁兴奋地说。
       雨飞取出一串干老鼠,说:“这些干老鼠是我在山上用铁夹子(一种捕鼠工具)弄来的。”
       赵忠诚笑笑说:“这串老鼠肉是专门留着等你来才煮的。”
       杨洁感激地说:“大伯的话说得非常有意思,谢谢。”
       赵忠诚对雨声说:“快去房子后院掐点香葱回来,煮鸡蛋。”
“雨声,我也去菜园走走。”杨洁说。
       “好啊,菜园那几株枇杷正好熟透。”赵忠诚说。
       “看来我来得还真是时候。”杨洁说。
  
       菜园里
       菜园里有莴笋、葱子、大蒜等小菜和几棵枇杷树。杨洁和雨声手拨树枝,摘了一大竹篮金黄熟透的枇杷。
       杨洁剥了一个枇杷放进嘴里说:“好吃,真好吃!”说后一连吃了好几个。
 
  雨声家
       雨声将香葱弄回来,和哥哥一起在厨房里忙了起来。没多久工夫,鸡蛋和老鼠肉炒好了,端到了桌子上。
       赵忠诚说:“杨洁,快上桌用餐,快一点钟了,肚子饿了吧!”
       杨洁笑笑说:“刚才吃了一些枇杷,哪能饿呢?已有半饱。”
       雨飞打了一壶酒出来,他们各自落座,雨飞斟酒。
       “上次喝醉了,这次别让我喝醉了。”杨洁说 .
       “可以原谅,比上次少喝一点,酒没够意,你莫后悔呃!“赵忠诚说。
       雨声给杨洁倒了半碗酒。他们边喝边交谈。
       “雨声,依我看,你学兽医蛮好。你们这地方离城镇较远,找我们来也很费时间。”杨洁说。
       “说得对,咱们这地方急需兽医这方面的人才。有了兽医,人们的家畜病了,就不必老远地去镇里请兽医,少费时间,又少费神。”雨飞喝了一口酒说。
       赵忠诚说:“雨声,杨洁的思路很好,你学会了兽医,既为山里人造了福,又为自己谋了一条出路……还不快些谢你的老师。”
       “谢谢同学有此好意。其实我的心中也有这些想法,还望多多指教!”说后站起身来要敬杨洁一杯酒。
       赵忠诚摆摆手说:“明明是敬师傅,还说是敬同学,太不懂礼貌!”
       “不必客气。”杨洁谦虚地说。
       雨声忙改口说:“敬师傅一杯酒。”
       赵忠诚说:“这还差不多!”说后,斟了一杯酒,“我也敬侄儿一杯酒!”
       杨洁不好推脱,和赵忠诚碰了一杯,喝到肚里,面红耳赤。
       雨飞也站起,举起酒杯说:“祝你成为雨声的师傅,为咱家添了光彩!”
       杨洁有点醉,说:“祝贺我当师傅……搞得这么隆重!”
    
  冬崽家
       第二天早上,杨洁和雨声来到张冬崽家。
       玉青一见杨洁和雨声来,兴高采烈地说:“杨医师,你还真有两下,我的猪比昨天好多了。刚才我喂潲给它吃,还吃了小半盆哩!”
       杨洁说:“今日打两针,巩固疗效,就完全好了。”说后,叫雨声学配药水。
       玉青和冬崽感觉有点不对劲,玉青心里犯嘀咕:“昨日是杨医生打针,今日为何叫雨声打,难道我们没有钱,不愿负责了,雨声懂个啥?”玉青拉了冬崽的衣角,示意他要求杨洁打针、配药。
       冬崽赔着笑脸说:“杨医生,还是你打针吧!”
       杨洁明白他俩有点不放心,说:“冬崽哥,你不用怕,我已决定,传授兽医技术给雨声,像他这样有文化的人,是很容易学会的。你们这地方离镇里较远,有一个兽医比较好。打针不打错穴位,是没有问题的,你尽管放心吧!”
       雨声配好药液,准备打针。来到猪栏边。
       杨洁指着猪耳旁的穴位:“雨声,就打这个部位。”
  
  雨声家
       吃过早饭,杨洁要回家,雨声为了感谢他的一片好心情,送给他一竹篮枇杷,一布袋花生。
       杨洁说:“你们怎么把我当外人,还送什么东西哩!”
       赵忠诚说:“正是没有把你当外人,才送点东西给你,这叫做‘有苦同当,有福同享!’”
       “你们执意要送,我就不嫌多了,欢迎你们到我家去小住几天!”杨洁接过枇杷、花生,感激地说。
       雨声拿了一根木棒出来,说:“这么远的山路难背,担着走路,舒服!”
       杨洁说:“雨声,我家里有些关于兽医方面的书籍,你拿来仔细看看,参考参考。”
  
       杨洁家
       杨洁领着雨声来到家门前,杨正好见雨声来到,说:“雨声,你这些东西……”
       雨声接过话说:“自家的枇杷自家的花生,送点土礼给你们,不会嫌意吧!”
       杨洁说:“赵大伯执意要送,我不好推脱。”
       雨声说:“现在杨洁是我的师傅,师傅费了心,徒弟怎能不表示一下心情哩!”
       “此话怎讲?”杨正好不解地问。
       雨声说:“我向杨洁学习兽医,大叔,你说好不好?”
       杨正好说:“有啥不行,杨洁也是我教他的嘛!总算也出个名,当了同学的师傅,出类拔萃!”
       杨洁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畜牧站路边
       兰花、芝英来赶集,经过杨洁的家门时,被雨声和杨洁看见了。
       雨声走出来叫道:“兰花嫂、芝英你们专程来赶集吗?”
       芝英说:“是呀,整日辛苦劳累,骨头就会散架了,出来散散心,解烦闷。”
       杨洁走过来说:“你们进屋里来坐吧,喝杯茶,润一下喉。”
       兰花说:“谢谢,我们不进去了。”
       芝英见雨声在此,也想坐坐,对兰花说:“嫂嫂,走了这么远的山路,又累又渴,就进去喝杯茶吧!”
  
       杨洁家里
       杨正好见兰花、芝英进来,热情地招呼道:“你们坐吧!”他对兰花:“你叫兰花。”又对芝英:“你叫芝英。”
       “大叔,你怎么这么熟悉我们。”芝英问。
       “我经常去凤凰湾,能不熟悉吗?我还认得凤凰湾好多年轻人哩!”杨正好说道。
       “杨大叔眼力好,记性好,人情更好!”兰花面带微笑说。
       杨洁端来两杯茶,说:“你们走了这么远的山路也辛苦了,喝杯茶吧!”
       她俩接过茶杯,分别致谢。
       杨洁从橱柜里拿出香蕉、菠萝放在桌子上,说道:“大家一起来吃点水果吧!”
       芝英一看,大厅里的摆设都很精致,目光在大厅里来回浏览。
       杨洁对雨声说:“雨声,你陪她们吃水果,我去外面打一转。”
       “你看,师傅就给你下达任务了。”杨正好笑着说。
       芝英不解地问雨声:“雨声哥,杨洁是你师傅?”
       “现在我跟杨洁学兽医,所以他是我的师傅。”雨声答道。
       杨正好见兰花、芝英的茶杯里的茶还剩少许,他提起茶壶要添茶。
       雨声见状:“大叔,我来吧,你坐下。”说罢,接过茶壶,帮芝英、兰花倒茶。
       “今日,天气较热,又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还真是有点口渴,再来一杯更舒畅。”芝英爽朗地说。
       一会儿杨洁从外面买了些糖饼回来。
       “买这么多的东西,我们一来给你们添麻烦了。”兰花礼貌地说。
       杨洁说:“别这么说,我们下乡去,你们的热情更浓!”
       “咱们乡下人,哪能与你们比哩!”兰花说。
       杨洁将糖饼用碟子盛着,放到桌子上:“大家快来吃糖饼吧,别客气,进屋都是一家人……”
       这时,李冬和走了进来,见了雨声说:“你怎么在这里?”
       雨声说:“杨洁和我是同学……来得正好,吃糖、吃水果。”他站起身来,我给你倒杯茶。”
       李冬和焦急地:“不吃了,快点去我家。我家那条水牛起不来了,还有几亩红薯地,没有翻耕,这下可麻烦了!”
       杨洁说:“别急,我去准备东西,你先喝杯茶。”说后,递过一杯茶。
       杨洁进了房,将一些需要的药放进药箱,出房门来,走进对雨声,说:“你也去,正好多多实习!”说后,又对兰花、芝英,“你们多坐一会,我们有事去了。”
    
       集镇市场
       兰花、芝英来到市场街道上,见“王老板商行”门前非常热闹。
       芝英看见自己脚穿的布鞋:“嫂嫂,我去买双鞋,现在天气越来越热,穿凉鞋,挺舒服。”
       兰花说:“说的是,我也买双。”说后,她俩走进店去买凉鞋。
       兰花选了四双大人凉鞋和一双小人凉鞋,问王金花:“这几双鞋多少钱?”
       王金花说:“大人凉鞋一双1.5元,小人凉鞋每双1元,这8双鞋一共7元。”
       兰花付了钱,接过凉鞋。
       芝英选中一双凉鞋,准备掏钱,侧眼一看,一只手从她裤袋里,夹着钱出来,芝英迅急一手抓住小偷的手。
       小偷三毛说:“你慌什么慌,你的钱掉了,我帮你捡起来,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说着,用一只手推脱芝英的手,将钱放在她的手上,随手捏了一下,嘴巴一翘,“姑娘,你的钱要放好一点。”说后,溜之大吉。
       芝英愤恨地说:“无耻的小偷!”
       兰花说:“算了,幸好钱还没被偷去,街上是有小偷的,要注意一点。”
       芝英猛然想起,这个小偷就是,那天和雨声哥搏斗的扒手……
    
       李冬和家
       杨洁和雨声跟着李冬和走近家门前。小红、小华在门前玩耍。
       小红大叫着:“娘亲、娘亲……爹爹回来啦!”
       长青听见孩儿的喊声,从屋里走出来,见了李冬和、杨洁和雨声:“你们再不来,那头牛就不行了!”说后接过李冬和手中的东西。
       李冬和、杨洁和雨声来到牛栏边。李冬和开了牛栏,那头牛一动不动,眼睛眯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杨洁见牛肚子大大的:“近段时间,牛有啥病?”
       李冬和说:“没有。昨天下午去牧牛,牛还好好的。今天早上,我想赶着它去耕地,赶它赶不起来,才知道牛儿生病了。杨医生,你一定要帮我治好牛病,我家没什么值钱,就数这条牛了!”
       “我会尽最大努力!”杨洁说。
      “不用着急,打两针就会好的。”雨声安慰道。
      杨洁边拿药,边告诉雨声:“这牛中了毒,要打消毒针,灌消毒药。”说后拿出一些药瓶,让雨声配药。
      雨声配好药后,点着注射部位,打了两针。然后又配了一碗消毒剂,灌给牛喝。
      长青将菜肴做好了,一碗一碗摆到桌子上。
      这时,刘长根来到了,手里提着饼干和奶粉。
      长青见弟弟来了,高兴地:“长根,你来得正好,今儿有客,快坐下。”说后接过东西,对小红说:“小红,舅舅来啦,拿毛巾给舅舅擦擦汗,天气较热,又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舅舅辛苦了。看,还给你们买了好吃的东西呢!”
      小红拿了条毛巾从屋里跑了出来:“舅舅,你蹲下,我帮你擦汗。”
      长根蹲下身子,小红帮他擦起汗来。
      “小红真乖!”长根摸着小红的脸蛋说。
      小红、小华高兴地吃着糖饼,玉青走过来,将他俩拉进里屋去。
      杨洁、雨声从厨房里洗手出来,长根见了杨洁叫道:“杨医生,你们来了……”
      李冬和从里屋走出来,接过话说:“咱家的水牛病了,叫他们来治疗。”
      “牛得了病,严不严重?”长根问道。
      “刚才已打过针,喂过药,过几个小时看看如何!”雨声说。
      他们一同上座用餐。李冬和往杨洁、雨声装菜的碗里夹菜。
      “只顾给我们夹菜,你们也吃啊!”杨洁说。
      雨声说:“不用太客气了!”说着,将自己碗里的菜夹给李冬和。
      小红、小华坐在母亲的身边。长根将自己碗里的菜夹给她俩。
      “哇哇……”房中传出小女孩茶香的哭声。
      长青转身进了房,去抱茶香。
      “大哥,你还有一个小孩?”杨洁问。
       长根说:“那是我捡来的一个小女孩,叫姐姐暂时帮我带着,女孩太小,我不会料理。”
      长青从房中抱出小女孩,用奶瓶喂着,止住哭声。
      “这女孩真秀气,叫什么名字?”雨声问。
      “叫茶香。”长根答。
      杨洁说:“这名字取得好。我看见一副对联,上联写着‘美酒招来云外客’,下联写着‘香茶引出洞中仙’。”
      雨声说:“好名字,取得很有诗情画意,没有一定的文化素养,这样动听的名字是取不出来的。”
      吃过中饭,杨洁、雨声和冬和,来到牛栏里,察看牛病情况。只见牛泻了很多稀便,肚子消了很多。
      杨洁舒了一口气,说:“这下没事了,毒火已经泻出来了!”
      雨声赶了一下,牛慢慢地站了起来。
      杨洁对李冬和说:“待会儿,喂些健脾、保胃的药给它吃,这条牛就会完全好了。”他说后,走到药箱边,拿了些药,对李冬和说:“用这些药拌点米糠,加点茶叶,但要烧开才能给它喝。”
      “记住了……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兽医技术学得如此透彻!”李冬和说道。
      “可别这么说,我也遇到过犯难题的畜病。”杨洁谦虚地说。
    
  雨声家
      雨声跟着杨洁,通过学习和实践,懂得了一些兽医知识。
      雨声孜孜不倦地看着杨洁送给他的兽医技术资料。
      夜间,人们的灯火都熄灭了,雨声还在煤油灯下认真学习。
    
  兰花家
      兰花来喂兔子,见有几只兔子不吃不动,没有一点精神,知道是兔子得了病,便大声叫道:“伍保,你快过来看看,有好几只兔子,怎么不吃不动,是不是得病了?”
      伍保听到叫声,走了过来,说:“昨天不是好好的吗?”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雨声会一些兽医技术,你去找他过来看看。”兰花说。
      “好,我现在就去找他。”伍保说。
  
  雨声家
      伍保来到雨声家,见雨飞正在门前破柴,问:“雨飞,雨声在家吗?”
      “在家。”雨飞答道。
      雨声在看《兽医学》,听到伍保的叫声,从房里走出来,见了伍保:“伍保哥,屋里坐吧!”
      伍保说:“不坐了,我家的兔子得病了,你快过去看看。”
      雨声捡点了一下东西,挎着药箱出了门。
      伍保说:“你挎着这个药箱,还真有兽医风度!”
      雨声说:“杨洁同学特好,教我兽医技术,还送这个药箱给我。”
      伍保说:“你真交上好运了,无意中,学到了一门兽医技术,还送东西给你。”
  
  兰花家
      雨声察看了一下兔子的病情,说:“兰花嫂,这几天,天气比较反复,一时热,一时凉,家畜容易得病。给它们打了一针,看看情况怎么样。”说后,配起药来。
      雨声配好药后,叫伍保抓住病兔,一只只打起针来……
      这时兰花走了过来,说:“这些兔子的病情严不严重?”
      雨声对兰花说:“待下午两点钟左右,如果兔子还站不起来,你们就去告诉我,我上山去采点草药,你们拿来熬水给兔喝。”说罢,挎起药箱就要走。
      “雨声,在咱家吃顿中饭,喝杯淡酒吧!”兰花客气地说。
      雨声说:“多谢,不必了,我还有事,告辞了。”
      过了几个小时,兰花去看兔子,兔子果真起来玩耍、寻食。
      兰花自言自语:“雨声这小子,还真是聪明,一针就给治好了。”
    
  芝英家
      芝英去喂猪,发现有条猪不对劲,在盆子里吸吮两口,又去草窝里躲着。
      这时黑妹提了一竹篮青叶过来,正要撒进去给猪吃。
      芝英说:“娘亲,怎么有条猪拱草窝,不愿吃食,是不是病了?”
      黑妹说:“咱们就两头猪,千万不能出了差错,这可是咱们家的一笔大收入!”
      芝英说:“雨声跟杨洁学了一些兽医技术,我们不妨叫他过来看看,这猪得了什么病。”
    
  雨声家
      芝英来到雨声家门前,赵忠诚在门前喂鸡,他拿着瓜瓤,用手撒鸡料。
      芝英上前叫道:“大叔,雨声哥在家吗?”
      “在后园剥菜。”赵忠诚道。
      芝英心急,到后园去找雨声,才走到屋后,只见雨声剥菜归来。
      “雨声哥,我家的猪病了,我娘很着急,你快过去看看!”芝英说道。
      “我放好菜叶,就与你过去。”雨声说。
      雨声和芝英进了屋,雨声拿过茶壶要倒茶,芝英一手接过:“我自己来,你快去准备一下。”
      雨声进入房中,将一些兽药放进药箱,挎着药箱,走出房门。
      芝英见雨声出来,将还没喝完茶的杯子,放在桌上,和雨声一起匆匆忙忙出了门。
    
  李芝英家
      雨声察看了一下猪的病情,对芝英说:“这猪中了流感病毒,幸亏你发现及时,不然的话,就会传染另一条猪。”说完,马上配药。
      雨声把药配好后,给猪打了两针。
      黑妹走过来,说:“雨声,咱家的猪病情严不严重,不会有事吧!”
      雨声说:“别急,猪病刚刚初发,打两针就会好的。”他拿出两包药子粉,“拌在食物里,喂给它吃,增强抵抗力。”他边说边收拾东西。
      黑妹说:“多少钱?”
      这时芝英和雨声的目光对视了一下。
      雨声不好意思地说:“钱不多,算了吧。”说后,他挎起药箱出了门。
      黑妹见他不收钱,说了几句亲热话:“雨声,走好啊,慢走啊,咱家的猪病治好了,我给你宣传宣传!”
      雨声走了几步,回头说道:“你们一定要注意观察,有什么情况,就告诉我。”
      “有情况一定告诉你,慢走啊!”黑妹说道。
  
  张冬崽家
      雨声经过张冬崽家门前,冬崽上前叫住他:“雨声,进来坐坐吧!”
      “谢谢,不必了,我还有事哩!”雨声说。
      张冬崽拦住雨声,说:“不瞒你说,我在山上夹了一只野兔。今日,不管怎样,你都要在我家喝杯淡酒。”
      雨声推辞,说:“今日,我有事正忙着,下回再吧!”
      冬崽连声说:“不行,不行……”
      玉青走出门来:“雨声,是不是咱家高攀不上你!”
      雨声难为情地说:“玉青嫂,看你说哪去了……”
      冬崽从雨声肩上拿过药箱,挎在自己的肩上,领着雨声进了屋。
      雨声坐下,冬崽端来一杯开水,说:“没茶,喝杯开水,没菜,野兔肉招待,你会不会见外?”
      “那哪能呢,你们这么热情真是太好了,礼仪方面,我还得向你们学习!”雨声说。
      “还是你们有文化的人,说话谦虚,我们这些无文粗人,懂个啥!”冬崽自愧地说。
      玉青在厨房里忙了好一会儿,菜肴做好了。两碗野兔肉,一碗老鼠肉,一碗花生米,一碗土鸡蛋,端到了桌子上。
      雨声和冬崽、小树坐好后,玉青拿出一壶酒,说:“这壶高粱酒,是我从娘家带回来的,冬崽几次想喝,我都没给他喝。”
      “今天,还不给他喝?”雨声逗乐说。
      玉青说:“今天是特殊情况,允许他喝。”
      冬崽开心地说:“雨声,今日这杯酒,是托你的洪福,我才有得喝,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玉青帮雨声斟满满的一杯酒,说:“咱们穷苦人,没有什么好招待,还望你谅解。”
      雨声心情沉重地说:“玉青嫂,不要这样说,其实我比你更苦更难,我们家族小,做什么事,都得忍让。哥哥雨飞的婚事,几次都被人打岔、搅乱,弄得婚事办不成。我见哥哥整日都是愁眉苦脸,我感到一阵阵心酸!”
      冬崽听了雨声的话,不平地说:“说的是,有的人心肠真是歹毒,人家的婚事与你何干,非要拆散人家才心甘,真是可恶!”
      玉青安慰雨声:“雨声,不要急,像你这样的好人,一定会有好姑娘爱上你的。人们不是常说‘好人会有好报’么!”
      冬崽哥拍手说:“说得好,我老婆,你说得对,像雨声这样的好男儿,哪个姑娘不爱,就算瞎了眼!”
      雨声被逗得强笑了一下。
    
  芝英家
      早上,黑妹去喂猪,又见那条打过针的猪不行了,一口也没吃,赶也赶不起来。她心急地走出猪栏。
      芝英在门前晾晒衣服,黑妹急走过来:“芝英,那条打过针的猪又不行了!”
      芝英听了娘亲的话,惊了一下:“娘亲……又不行了,另一条猪传染没有?”
      黑妹摇摇头:“没有。”
      “雨声不是说,有情况告诉他吧!我去找他……”芝英的心跳得厉害。
      “雨声的兽医技术,不够精深,咱家的猪病,他是不能治好,找也是白费心机。”黑妹不信任雨声。
      “莫把事情看得太悲观,也许雨声能医好咱家的猪病!”芝英扭头跑出了家门。
      黑妹望着芝英离去的背影,说:“这个傻丫头,怎么这样相信雨声那个毛小子……”
  
  雨声家
      芝英急匆匆地来到雨声家门前,见雨声扛着锄头走了出来,说道:“雨声哥,我家的猪昨天早上打了针,晚边去看时,那条病猪在走动,喂点食物给它吃,它还吃了的。今天早上,又不行了,这怎么办?”
      雨声听了芝英的话,心里有点急:“那我去看看……”说后,进了屋,挎着药箱出来,和芝英一起走着。
  
  芝英家
      雨声仔细察看了猪的病情,有些恶化。
      雨声有点为难地说:“这猪的病情很复杂,我看光用西药是不行的,我去山上采点草药,中西结合,标本兼治,才能不复发。”说后,配药。边配边说:“先打两针,控制一下猪的病情,以免恶化。”
      雨声急急忙忙收好东西,走出芝英家门。
      芝英拿了一把锄头,走近雨声,说:“我们一起去山上采药!”
      雨声忙说:“不行,我个人去,不然,别人会说三道四的……”
  
  雨声家
      雨声回到家,放好药箱,连忙扛起锄头、背着竹篓,走出家门。
      父亲追出门来:“雨声,去哪里?这样急,吃过早饭再去,不行吗?”
      “我去采点草药,一会儿就会回来的。”雨声说后,匆忙离去。
    
  山岭上
      雨声来到山上,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齐需要的草药,他非常着急,心里说道:“如果这次芝英家的猪病治不好,就会有很多影响,她家的人会说我兽医技术不精湛,耽误猪病的治疗时间。”
      找着、找着,突然天空一道闪电。他抬头一看,山那边乌云黑压压的一片。
      雨声仰望天空,自言自语:“没有找齐草药,怎能回去!既然上天要考验我,也只好坚持锻炼!”
      轰隆一声巨响,大雨从西南方瓢泼而来。
      雨声横下一条心:“怎么办?……就算雨再大,我也要找到它!”
      雨声准备去猫嘴湾,寻找所需要的草药,以前曾经在那里找到过。去猫嘴湾,有十多里山路,原来打算不想去。现在看来,别无选择。
  
  猫嘴湾山上
      赵雨声翻山越岭,将近两个小时,才到达猫嘴湾。他来到曾经采过草药的地方,仔细的寻找。找着,找着,突然见草丛间露出几片草药的叶子。
      赵雨声惊喜地走过去,拨开草丛,里面有好几蔸草药,他拿起锄头,将草药挖了出来,放进背篓里,踏着泥泞的山路,一步一摇地往回走。
      刚才因为没有找到草药,不知疲倦,现在倒觉得饥饿起来。将近中午了,还没吃早餐,赵雨声忍不住吞下一口从额头流至嘴边的雨水。
    
  山路上
      赵雨声泥一脚水一脚,摇摇晃晃在山路行走,他一路摔了好几跤。
    
  村口
      赵雨声走到村口时,已经筋疲力尽,只见芝英撑着一把雨伞走了过来,遮住了他,疲倦的雨声,感觉头上有一片蓝天!
      芝英一双眼睛深情地看着雨声,说:“看你走路摇摇晃晃,是不是肚子很饿?难道你还没吃早饭?”
      雨声点点头。
      “一身这么透,为什么不避雨,怎么这么傻啊!”芝英关切说道。
      雨声用手抹抹眼和脸上的雨水:“时间紧迫啊!……”
      “你……雨声哥……你要我怎么感谢你哩!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呀!”芝英心里涌起一阵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