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自水文集电视剧本:《女人命》
信息搜索
第八集 求子
 
电视剧本:《女人命》  加入时间:2009/11/29 17:51:00  admin  点击:2352
第八集   求子
 
       兰花家
       一年一度的清明时节已到,民间流传下来的扫墓习俗,正在进行。人们怀着求财求子的心情,给祖辈焚烧纸钱。
  清明节这天,天刚蒙蒙亮,伍进发走到伍保房门前,叫道:“伍保,起床啦,天亮了,要去扫墓了!”
  “怎么这么早?”伍保看了一下窗外,还不明亮。
  伍进发说:“你知道个啥?早去扫墓,祖先特别高兴,祖先会保佑我们,生意红火,发财添丁。”
  伍保和兰花忙穿衣起来。
  伍进发将祭祀物品(羊头、猪肉、香纸)准备好了。
  
  小路上
  伍进发、伍保和兰花行走在去墓地的小路上。
  伍进发谨严地:“今日扫墓,我们要赶在全村人之先。老祖宗一定理解我们的敬重之心,保佑我们家人丁兴旺,财源滚滚!”
  “如果说真能如愿,我们每年都争先给祖先扫墓。”伍保说。
  “那当然要争先啦!祖宗是讲究诚心的。如果只是说说,不真心实意地去敬重祖宗,老祖宗呀,是不会领情的。所以‘心’一定要诚。保儿,记住没有?”伍进发告诫后又问。
  伍保点点头:“我已记得蛮清楚啦!”
  “兰花,待会儿给祖宗磕头,一定要尽心尽意,还要说些请求祖宗保佑的吉利话。”伍进发怕兰花心不诚,敦促道。
  兰花真诚地:“爹爹,你放心吧,我不会让祖宗失望。”
  
  坟地
  他们三人,越过山坡,走过凹地,来到祖宗坟前。
  伍进发拿起锄头,将墓前的杂草铲净。
  兰花摆上祭祀物品,并倒了三杯酒。
  伍保点燃九根香,插在墓碑前,然后又燃烧纸钱。
  他们三人跪着磕头,态度极为虔诚。
  伍进发轻声念道:“祖宗在上,传世子孙伍进发,带着儿、媳给你扫墓添土来了,求祖宗保佑你的子孙,人丁兴旺,幸福平安,永远隆昌!”
  兰花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祖宗在上,孙媳贺兰花,恳求祖宗开恩,保佑我生下传世宝贝儿,以保我们家香火后继有人,永远有人来给你扫墓、添土,祖宗啊,开恩吧!请接受孙媳的诚心叩首,求子心愿吧!”说罢,叩首谢恩。
  “祖宗在上,孙儿伍保求你了,保佑孙媳兰花怀上儿子吧,我们家传宗接代的千秋大业就寄托在兰花身上,老祖宗啊,保佑我们吧,千万不要让我们家的香火熄灭啊!”说罢,伍保不停地叩首。
  伍进发催促伍保:“快放鞭炮,趁纸钱没有烧尽,快放鞭炮……”
  伍保将鞭炮摆在地上,点燃火,鞭炮“劈里啪啦”响了起来。
  墓殿门前,进行祭祀典礼,香烟袅袅,纸钱燃烧,鞭炮轰鸣。
  伍进发将三杯酒泼洒在墓前,领着兰花、伍保三鞠躬,然后离开墓地。
 
地里
  张有山在地里干活,听到坡地那边传来鞭炮响声。
  张有山抬头望了望,自言自语:“是谁这么早,就开场扫墓?相必也还没吃早饭,真不愧为祖先的孝贤子孙。”
  这时,土包子一跳一跳地来到地里,老远就叫:“爹爹,娘叫你快点回去。”边叫边急走到张有山面前。
  “包儿,出啥事了,你娘这么急?”张有山问。
  “娘说,清明节是扫墓祭祀的日子,一大早,跑到地里干什么活!”土包子看到田头地尾都有人带着祭祀品去为祖先扫墓,“爹爹,快回去,别干活了,娘说,咱们要尽快早一点……”
  张有山连忙说:“好,好,就回去,就依你们娘俩说的……”
  土包子看见张冬崽提着祭祀品在另一条路上走着,说:“爹爹,冬崽哥已去扫墓了……咱们走快些。”停了停,“娘说,今年的扫墓祭祀品要多供一点,好保佑我娶一个好老婆。都怪你这么早,就跑到地上来,给扫墓的时间耽误了,连冬崽哥也抢在了我们的先头,你是不是忘了今日是清明节?”
  “清明节千百年来的扫墓习俗,我怎能违背哩!”张有山答。
  土包子有气地:“我不来叫你,你就不回去,你看现在哪条路就有人去为祖先扫墓。”
  “包儿,你说不来叫我,我就不回去,把爹说成是一个不尊敬祖先的人喽!你这样说来,你比爹爹强喽,比爹爹还尊敬祖先,祖宗知道你的孝顺心特好,一定会保佑你娶上一个好老婆!”张有山风趣地说。
  土包子高兴地:“那还用你说。”
  
  张有山家
  张有山和土包子回到家,荣姣连忙将祭祀品拿了出来。
  有风说:“大哥,我和有水、有云已等你多时了。”
  有山说:“迟一点、早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你没看见人家,都想赶早吗……当上干部了,就忘了敬祖神。”荣姣埋怨地说。
  有水说:“风水先生说过,一要坟地风水好,二要住宅朝向正……”
  有云接过话:“咱家祖宗墓地风水好,所以才人丁兴旺!”
  土包子对爹爹说:“你扫墓不积极,所以祖宗才不管我,弄得我娶不上老婆!”
   “包儿,别瞎说,祖宗怎么不保我们哩,你爹不是当了干部吗?那是祖神在显灵……娘请算命先生给你算了一下命,说你快要交桃花运了,娶老婆呀,快了哩!”荣姣安慰道。
       土包子高兴地跳了起来,拍手说:“我要交桃花运了,我要娶老婆了!”
  张有山想说什么,荣姣向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别说。
  荣姣发现有田没来:“怎么不见有田,有田哪里去了?”
  “有田去镇上买谷种,叫我们先去。”有风答。
  土包子说:“这个五叔,一点也不尊敬祖神,祖神保你娶个麻子婆,看你尊敬不尊敬。”
 
  墓地
  张有山和弟弟们,一大家族来到坟地。
  张冬崽一家三口在老祖宗墓碑前磕最后一个头,站起身。准备走。
  张有风走上前,大声道:“张冬崽,你是不是嫉妒我们兴旺发达,心里不服气,要我们衰落,你才高兴?抢我们的先……”
  “冬崽心里从来都没怨过你们!”玉青接过话说。
  有风大眼一瞪:“那你们为什么,我们还未到,就先焚香烧纸?”
  冬崽说:“谁先到,谁先扫墓,我有什么错?”
  有水说:“你们应该先扫近脉墓,后扫远脉墓远脉祖神,你们不懂吗!”
  “你为什么不先给你爷爷、你爹爹扫墓?”有风责问道。
  “因为墓中前辈是我爷爷的爷爷,难道给老祖宗先烧一炷香,就错了吗?”冬崽问道。
  张有山圆场说:“别说了,怎么说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跟自己人过不去,别人会说笑话的。”
  土包子见冬崽的祭祀礼品非常寒酸,说:“冬崽,你弄这么一点点祭祀礼品给祖宗,老祖宗啊,吃都不吃你的。看见你就可怜!你瞧瞧我们带来的祭祀品这么多,老祖宗吃都吃不完!”
  “张包,你不能没礼貌,你应该叫我叔叔。”冬崽心里憋着着火气。
  “我娘说,你我是同年出生,要我叫你叔叔,休想!”土包子神奇地摆了一下手。
  冬崽说:“你虽然与我同年,但是我辈分比你高。”
  有风说:“谁叫你与张包同年,比张包大几岁,他就不会直呼你的名字了。”
  张有山说:“别蛮说,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玉青拉着小树对冬崽:“走啦,到那边去。比不上人家,就比不上人家,还逞什么能干!”
  张有山正色道:“大哥我没把你当外人!”
  冬崽回头看了一眼,玉青推了他一下,离开了。
  冬崽一家扫完爷爷、奶奶、爹爹、娘亲的墓,就转身离开墓地。
  
山路上
  冬崽、玉青和小树往回家的山路走,走到交叉路口,遇着伍进发、伍保和兰花。
  “进发大叔,你们家的祖神墓扫完了?”冬崽问。
  “扫完了。今天,我早早地就将伍保、兰花叫醒,要不然呀,哪有这么快,几十座坟墓啦!”伍进发应声道。
  “今天,你们也这么早?”伍保问。
  “早什么早,只扫了几座坟墓,还有一些没扫哩!”玉青答。
  “不去扫了?”兰花问。
  玉青说:“扫再多的坟墓,又有什么用?年年还不是这么穷,还不是受人白眼,惹人瞧不起!”
  兰花看到她眼圈红了:“怎么,你孝顺得这么伤心,流了很多泪吧!”
  玉青一时间想不出回答的话语,随便点了一下头。
 
  兰花家
  兰花、伍保和伍进发回到家里。
  翻山越岭,伍进发累得很辛苦,一屁股跌坐在木椅上,大声地:“老婆子,把饭菜端上来!”
  雪荣从里屋出来:“饭菜热了几次啦,就等你们回来吃。”
  大家都觉得饿了,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席间,伍进发说:“我们给祖宗扫了墓,现在祖宗的灵魂也回到了堂屋上位。要跪在祖神龛下,以表诚心。”说后他点了三炷香,带头跪在祖神龛下。
  伍保、兰花连忙跪在祖神龛下。伍进发心里说道:“列祖列宗在上,看到我是一个真正的孝子,请保佑你们的子孙香火不失传啊,不失传!”
  伍保双手合十,拜了三下:“祖神爷呀。我和兰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恳请祖神爷宽宏大量!请给予恩惠吧,让兰花怀上儿子吧,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传世子孙,我求求你们别再折磨兰花了,好吗!”
  兰花低头叩首:“祖神爷呀,我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大错?要我连生几个女,让我痛苦,让我伤心!你们可以折磨我,但让生出儿子以后,再惩罚我吧,我毫无怨言,我贺兰花心里只有一个生儿子愿望,其他的什么愿望也不敢想。”
  晚上,伍进发做了一个梦。
 
  梦境
  伍进发在爷爷墓前烧纸,爷爷的灵魂从墓中冒了出来,拖着长长的声音:“孙儿进发,你光跪在这里有什么用哩?你仔细瞧瞧,这墓身是不是越来越小了,墓弱土少,风邪入内,不保暖啊,多加土吧,多加土吧……”
  伍进发战战兢兢地:“爷爷,别急,马上给你加大墓身……您别急……”
  “你别急……你别急……”伍进发喊着,惊醒了,他抹了抹额头,像惊坏了似的,猛地一下爬坐起来。
  雪荣被惊醒了:“老头子,你忙乱什么?”
  伍进发说:“我梦见爷爷了。”
  “深更半夜说故人,怪吓人的!”雪荣一拉被子,蒙眼而睡。
  天刚蒙蒙亮,伍进发走到伍保房门前:“伍保快起床啦——”
  伍保揉揉眼睛,问道:“爹爹什么事?”
  “去祖宗墓地有点事。”伍进发答。
  “昨天不是去过祖宗墓前拜过了吗,怎么今日又去?”伍保问。
  “你起来再说。”伍进发说后,来到堂屋坐着吸烟。
  伍保走过来:“爹爹何事,这么早又叫去墓地?”
  伍进发说:“昨晚,我梦见爷爷,他说他墓身弱小风邪入内,不保暖,要多加泥土,以保我们家人丁兴旺。”
 
  墓地
  伍进发、伍保和兰花来到墓地。
  伍保说:“这座坟墓看上去,也不算小。”
  伍进发说:“爷爷叫我们加土,我们怎能不加呢,听爷爷的话,加土吧!”
  伍保想说什么,兰花接过话:“伍保,别说了,添土吧。”
  他们三人一起忙了起来,忙到下午两点钟,坟墓垒得大大的。
  这时,人们吃过中饭,赶着牛群来牧牛。
  土包子看见伍保他们在添土,走过来看稀奇:“伍保哥,添坟土啦,添这么多的土,旧坟变新坟了。”
  伍进发没好气地:“你这土包子是个低能儿,不会说吉祥话,是个天杀星,牧你的牛去……”
  土包子看伍进发的脸相凶巴巴的,说:“啊,这么凶,像个鬼似的!”
  伍进发大怒:“滚开去,吃了三年麦子,没有打个好狗屁!”
  兰花说:“爹爹别与他计较,他说话没心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伍保见爹爹还在生闷气:“土包子是个低能儿,不会说什么好话,爹爹,你就不要生气了。”
  伍进发看着土包子离去的背影:“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不懂事的放牛娃,没有用的东西,呸!”
 
  兰花家
  一日,一位算命先生来到村里,吆喝“算命”。他叫刘如发,年过半百,他自说会做法事,能帮人驱鬼除邪安神,又有人叫他刘法师。
  “看相喽……算命喽……”刘如发一边走,一边叫。
  伍进发听到叫喊声,走出门来,见了刘如发,走上去:“先生进屋坐坐吧!”
  刘如发施了一个拱手礼:“谢谢老兄好意!”他打量了一下伍进发的面容,“老兄,你面带愁容,心存苦难。有险必化,有难必解,不化不解,厄运必来。”
  从屋里出来的雪荣,听了刘如发的妙言:“先生真是高明,我老头子心中的苦难,你一眼就能看出。”
  刘如发洋洋得意地:“那还用说,谁不夸我刘先生算命如神!”
  伍进发将刘如发请进屋里,热情地招呼,落座、倒茶。
  雪荣用温和的口气:“先生,给我儿媳算个八字,看看她的命运如何。”
  刘如发环视了一下,堂屋的摆设挺气派,心里道:“真是富裕之家,想法敲他们一笔。”便对雪荣:“请将生辰、时刻报来。”
  雪荣想了想:“……己巳年,五月十五、卯时。”
  刘如发眉头一皱:“这是一个不吉的八字。五月中两头空,烦事在心中,卯时不通光,天地为黑暗,心胸不开怀,万事心不欢!”
  “能否化解?”雪荣问。
  刘如发摇摆着头,神气地:“我刘先生,生来就是一副菩萨心肠,专为苦命人排忧解难。”
  兰花拉着青青去菜地掐菜回来。雪荣对兰花说:“兰花,刘先生说你八字带凶,帮你化解,快谢谢刘先生。”
  兰花看了看刘先生:“谢谢刘先生!”
  “不用谢,将你八字来化解,幸福就会在眼前。”刘先生看了一下青青,“就一个女孩?”
  兰花点点头:“嗯。”她见刘先生在盯她右手背上的肉痣,有点不自然,手反到背后。
  刘如发眼珠一转:“不用急,凶相八字一化解,海底龙王送子来!”
  兰花不懂:“海底龙王送子来?”
  “俗话说。女为凤,儿为龙,龙王送子最光荣!”刘如发解说道。
  伍进发开颜一笑:“说得好!请刘先生赐教!”
  刘如发略思一下:“将十五改为初五卯时改为寅时。五月五,人人开心过端午,龙船河上划,龙庭欢歌舞。寅时地皮白,大地放光明。太阳一出黑暗去,道路越走越平坦。”他看了看伍进发,“还有一事……”
  伍进发以为是要解难红包,忙转身走进房间,拿了三十三元(民间礼节,给先生的红包为三两三钱,意为三十三元钱),用红纸包好,走出房门,来到堂屋。
  伍进发将红包递向刘如发:“刘先生,请将红包收下。”
  刘如发脸带微笑:“我刚才不是说红包之事……”
  “这是应该的,刘先生别客气。”伍进发说后,将红包塞在刘如发手中。
  刘如发走到门外看了一下,没有人在外面偷听,又转回堂屋:“还有一事,就是求龙子的大事!”
  “怎么个求法?”伍进发问。
  刘如发轻着声音:“黑夜里带一只山羊,丢进河里……因为山羊有角,龙王喜欢山羊,就会开恩送子!”他停了停,“山羊沉入河里,求子还要在河边虔诚地跪在地上三个小时,焚香求子。回家时,带着燃烧的香火,不能让它熄灭,切记!”
  伍进发领悟:“多谢刘先生指教,我们一定照办。请先生推算一个吉日!”
  刘如发掐算一下:“下个月初九,是平安吉祥日,是求子最好的日子。”
  伍进发犯起愁来:“刘先生,咱们这村边没有河,怎么办?”
  刘如发说:“李家庄背后山脚有一条河,有一处河湾叫‘龙潭湾’,在‘龙潭湾’求子最显灵。凡事要讲究天地人和,‘龙潭湾’有龙的含义,是求龙子的好去处。”
  雪荣一听,犯难了:“咱村去李家庄,有十四五里路程,晚上行走这么远的山路,有些不便哩呀!”
  刘如发说:“要想求得龙子,肯定是会辛苦的。怎么?嫌远啦!”
  伍进发说:“没事,只要求得龙子,辛苦一点又算得了什么!正如先生所说的‘龙潭湾’有龙的含义,是求子的好去处,就这么定了!”
  刘如发说:“龙王爷看到你们求子心切,不畏艰辛苦难,一定会大受感动。就像‘愚公移山’,不怕千难万苦,斗志冲天,最后感动天神,天神将大山移到海里去。真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呀!”
  “先生说得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就是要用真诚之心去求子。”
  伍进发说后,猛吸一口旱烟,又重重地吐出烟圈。
  “大师,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用诚心求子的!”兰花求子心切。
  刘如发说:“那天晚上,你们会听到奇怪的响声。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龙王爷考验你们,看你们是否能在河边,长跪三个小时。要虔诚地跪着,不能移位。”
 
  坟地
  刘如发在王兆树家的祖宗墓前,安位、定魂。
  “嘟嘟——”刘如发吹响号角,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有请山神土地神开恩,永葆王家祖魂灵气常在。阳间生人,个个平安,家庭幸福,事业兴旺。呜呜……”他嘴里不停地说着人们听不懂的言语。
  一会儿,刘如发又拿起号角吹起来,他停住号角:“孝顺子孙且听着,富与贵来任取舍。”
  王起巨连忙说:“我要富!”
  王起波说:“我也要富!”
  王起浪心里道:“什么富贵都不重要,没有老婆我睡不着。”他看了看王起潮,“四弟,你要什么?”
  “我要官,当官才有号召力!”王起潮答。
  王起浪声音响亮地:“我要老婆!”
  刘如发摇铃说道:“要富财滚滚来,兴旺发达中心怀。要贵得到贵人助,他日为官美名扬。要求姑娘陪寂寞,百日之内有娇娘。”他又吹起号角来,吹了几声,停住号角,“号角声声响,四方灵神来帮忙,保佑他们子孙荣华又富贵,保佑他们家庭和睦幸福长!”
 
  路上
  做完法事后,他们一同往回走。
  “刘法师,你做法事,安定了咱家祖宗灵魂,现在我们家幸福安康了吧!”王起巨问。
  “墓地风水犯了冲克,激怒了山神、土地,你们家的神位,没有家神在位,不能保佑你们,待会儿回去,帮你们安好家神位,日后就平安无事了!”刘如发满腹经纶说道。
  这时,前面有一只野鸡拖着长长的尾巴横路而过,刘如发灵机一动:“你们瞧见了吧,这只美丽的山鸡是我的在天教师送来的!”
  “大师,你的教师为什么送山鸡来?”王起波问。
  刘如发哈哈大笑:“你们有所不知,山鸡乃山上锦鸡,预示着你们家会事事顺心,发财添丁,前程似锦!”
  “刘法师,照你说的意思,认为这锦鸡是来报喜的,我的婚姻大事一定能成功,百日之内一定有老婆。”王起浪兴致地说。
  刘法师眼珠转了转:“包你满意!”
  “刘法师,我是求贵的,今年应征入伍,我一定能顺利过关,到了部队干上几年,弄个排长、连长当当。”王起潮得意地说。
 
  王兆树家
  王兆树家在安神位,房屋内传出“嘟嘟”的号角声。
  刘如发放下号角,拿起一个铜铃摇了起来,转着圈子,口里拖着嗓音:“王家祖神来保佑,子孙幸福万年长,大鹏展翅千万里,青云得志起平常!”
  伍进发来叫刘如发安神位,离王兆树家十来步,王兆树问道:“进发老弟,有啥事?”
  “咱家祖神不管事,我也想请刘先生去安神位。”伍进发说后,要走进去。
  王兆树双手拦着:“待会儿。刘法师叫我在门外守着,做法事时,外姓人不得入内,否则法师不显灵。”他指了一下葡萄架,“我们在这葡萄架下坐着,谈谈心,我去搬张木椅来。”说后,转身进了屋。
  伍进发在葡萄架下踱了几步,王兆树两手提着木椅,走了过来:“进发老弟,不用急,待会儿法事做完了,请刘法师过去就是。”
  伍进发在王兆树耳边,悄悄地:“老兄,你觉得这刘先生的法事做得怎么样?”
  王兆树说:“法事做得蛮好。过去是他师父为我们家做法事的,名师出高徒,你想想,这位刘法师做法事,还能说不行吗!三十多年前,我将婆娘娶过门,不知犯了什么冲克,结婚四年还没生儿育女。爹娘啊,可急翻了,就去请法师安定神位,神位安定后,祖神就显灵。接下来几个儿子就相继出世。”
  伍进发佩服地:“法师真高明!”
  王兆树低下头,叹了一口气:“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过去了,坟地、住宅的风水起了变化,人的命运也跟着变化起来。要想子孙兴旺发达,就必须继续安神定位。”
  这时麦姑从旁边走过,听了王兆树的话,心里嘲笑道:“头戴绿帽子,还说逍遥话,王兆树啊王兆树,生再多的儿子也没有你的血缘,呸!”她撇了一下嘴,朝他看了一下。
  伍进发正好朝她看了一眼,麦姑有点不自然,走开了。
  刘法师做完法师,屋内平静起来。
  王兆树说:“进发老弟,法事做完了,咱俩进去吧。”
  王兆树、伍进发走到大门前,见刘如发在捡点东西。
  伍进发行了一个拱手礼:“刘先生,烦你去我家安定神位!”
  刘如发爽朗一笑:“没什么烦不烦的,本法师生来就是做善事的,为阴魂定位,为阳间人造福!”
  伍进发忙说:“大师说得对,大师说话非常温暖人心,我相信大师所到之处,苦难必除。”
  刘如发笑着说:“诚心为人做善事,何乐而不为哩!”
 
  兰花家
  伍进发领着刘如发来到家门前,兰花在门前晾晒衣服。
  伍进发叫道:“兰花,你去地里叫伍保回来,告诉他,刘法师来咱们家安神定位,要他回家敬祖神。”
  “我晾晒好衣服,就去。”兰花答。
  雪荣见刘先生进了门来,脸带笑容:“先生,你好,一来二往,咱们更相熟,又烦你了。”
  伍进发要帮刘先生卸东西,刘如发说:“不用客气,我自己来,放在一边就行。”
  刘先生坐定后,雪荣端茶来:“刘先生,喝杯茶!”
  刘先生接过茶杯:“谢谢!”
  等了一会儿,伍保还没回,伍进发去门外张望。
  
  菜地
  兰花一路急走,来到菜地,走到菜地时,已气喘吁吁。
  伍保见兰花上气不接下气,以为家里出什么事了,忙问:“兰花,什么事这样匆忙?”
  兰花一路急行,话儿一时说不连贯:“伍保……快回去,爹爹请来刘先生……要给咱家安定神位,叫你回家敬祖神……”
  伍保说:“咱家又没邪鬼、邪神,为何要请法师安神定位?”
  “为了何事,还用问吗?还不是……”兰花用手指了一下肚子,“还不是想我的肚子,能怀上宝宝崽吗!”
  
  兰花家
  雪荣在门前张望。兰花和伍保疾步回到家门前。
  雪荣见他俩回来,急切地:“快,马上做法事了,进堂屋敬祖神。”
  伍保放下锄头,立即点香敬祖神,双膝跪在祖神龛下。
  刘法师将号角“嘟嘟”吹响,伍进发在门前守护着,不准外人入内。
  刘法师旋转着身子,摇铃唱道:“有请伍家祖神上位,保佑子孙幸福又荣昌,香火越烧越兴旺,世世代代把香传。”他又拿起号角吹起来,吹了几下,摇铃又唱,“保佑孝顺孙媳兰花好男生五个,好女生一双!”
  伍保听了结,对兰花悄声说:“这刘法师尽说好话,好男生五个,好女生一双,能生那么多吗?”
  兰花小声说:“他师父传下来的法师歌句,他能改吗?再说,不说多生男儿,难道说少生。刘法师说的是吉祥话、喜彩话!”
  “嘟嘟——”法师将号角吹了十二下,表示一年到头四季平安!
  刘法师嘴里唱道:“牛角吹了十二下,四季平安万事兴。出外求财有财到,在家劳作五谷丰,今日祖神来安定,明日旧貌换新颜!”
  雪荣做的饭菜凉了,又热。将近一点钟,法事才做完。
  兰花将菜肴端到桌上,刘法师坐在首席。
  伍保提壶斟酒。
  刘法师看到有几盘荤菜:“刚安定神位,你们要素食三日。”
  伍保一家只能吃豆腐、小菜。
  刘法师大口地吃着鸡肉、鸭肉、兔肉,边吃边说:“这些菜做得很合我的口味,手艺真不错!”他又夹了一块兔肉放进嘴里,边嚼边说:“好吃,味道很好!”
  青青看到刘法师大口地吃肉,嚷道:“我也要吃肉。”
  兰花夹了一块豆腐给青青。
  “我不要豆腐,我要吃兔肉。”青青哭闹着。
  兰花说:“好女儿,听话,刘法师说了,咱们家刚定了神,三日内不能吃肉。”
  “我要吃肉!”青青又闹着。
  兰花忙将青青抱离桌旁。
  刘法师见青青要吃肉,心里有点不自然。
  伍进发看到刘法师的表情不自然:“刘法师,吃菜,小孩子不懂事,别管她。”他看到刘法师酒碗里的酒,还剩少许,“伍保,快给刘法师倒酒。”
  伍保站起身来,给刘法师斟了满满的一碗酒。
  这时,秋花挺着大大的肚子,走进兰花的家门。
  兰花招呼道:“秋花妹妹,吃中饭……”
  “谢谢,我吃过了。”秋花笑着说。
  兰花端来一杯茶,秋花谢过,喝起茶来。
  兰花看到秋花手里拿着布料:“你这布料是……”
  秋花接过话:“这布料是用来缝制小人衣服的,麻烦你……”她将布料递给兰花。
  兰花接过布料,和秋花一同进入房间。
  “秋花,有几个月了?”兰花问。
  “快八个月了。”秋花答。
  兰花说:“等不了多久,就要生了,这段时间要好好休息,不要累着。”
  秋花高兴地:“这段时间,正方对我特好,什么事他都一个人领着干,生怕影响了肚中的孩儿。”
  兰花说:“这位刘法师很会算命、看相,让他与你看看相、算算命,了解一下命运。”
  “那好吧,若能看准我肚中的孩儿是男还是女,算他是一个高明的大师。”秋花兴致地说。
  中饭后,秋花对刘法师:“听说刘法师看相、算命很神准,帮我算算吧。”
  刘法师说:“请报上年、月、日、时,排好四度,才能算得准确。”
  “我今年二十三岁,七月初五,子时生。”秋花答。
  刘法师一听秋花所报的生辰时刻,眼睛一转:“好八字,好八字!子年子时为双逢子。实属好八字,好命运!”他看了看秋花大大的肚子,掐指推算:“恭喜你,腹中怀着的是一个男孩。”
  这时李正方来到:“但愿先生眼睛看得准,八字算得神准。”
  刘法师谦虚地:“不是本法师看得神、算得准,是这位妹子的命水好。”他心里道:“如果生下来,是个女孩,就说她生辰时刻报错了,行走江湖,就得学会喜彩话。”
  伍进发赞口道:“正方,你真有福气,得到了这样一位好八字的妻子!”
  “侄儿有福、秋花有福!”雪荣好言说道。
  伍保握住正方的手:“正方弟,恭喜你!日后,一定要善待秋花妹妹呃……”
  正方说:“伍保哥,你说哪去了,秋花跟着我,也算是有福,从没累着她。”
  秋花瞥了正方一眼:“有啥福,一穷二白!”
  正方一时说不上来,愣了一下:“人们不是常说,吃苦在前,享福在后。”他不想在这里多待,问刘法师:“先生,算八字多少钱?”
  刘法师张开五指,正方大眼一睁:“五元?”
  刘法师笑了一下:“不是五元,只收你五毛钱!”
  正方往口袋里掏了五毛钱,塞在刘法师手中:“谢谢先生!”说后,拉着秋花回家去了。
  刘法师背着行囊,离开兰花家。兰花家人送至门外,挥手致意。
  
  树林间
  凤凰湾村前,不远处,有一片树林,小路从林间穿过。
  刘法师走进树林,张屠夫迎面走来,他认识刘如发,招呼道:“刘法师,哪里去?”
  “噢,张屠夫,生意好啊!……我呀,杨家庄安神去。”刘如发应声道。
  张屠夫一身汗流浃背,他放下担子:“好什么好,哪比得上刘法师,金口一开就是钱。瞧我这累活行业,‘沙和尚,挨死担’,挑着担子转村庄,苦不堪言,谁个愿做?”
  “屠夫、屠夫天天吃肉,肥肉不爱吃,吃的肝花和肚腹。”刘如发风趣地说,“想发财,卖一斤,给八两,腰包自然鼓起来!”
  “怎能这样说呢?我们卖肉人,没有你想像那样坏!”张屠夫反唇相讥,“你们念的法事经,谁个听得懂,骂了人家的娘,别人也不知道,那才叫糊弄人哩!”
  刘法师缓和口气:“开句玩笑,别生气嘛,谁有方法赚钱,算谁本领大。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张屠夫抬起衣袖抹了一下汗:“嗯,这话还算中听。”他看了一下日影,“我还得赶生意哩,不闲聊了,再会!”说后起肩上路。
  
  芝英家
  李正方回到家里,向父亲报喜。
  “爹爹,刚才刘先生给秋花算了一下命,说秋花生辰时刻很好,是双逢子的八字。刘先生还断言,秋花肚中的孩子一定是男孩。”正方兴奋地说。
  李余龙欢喜地:“咱家人丁兴旺,都是祖神显的灵!”说后连忙在祖神龛下,跪拜作揖,感谢祖神。
  这时,门外传来张屠夫卖肉的吆喝声。
  李余龙掏出三元钱:“正方,快去买三斤猪肉回来,让秋花补补身子。这些日子,咱家很少食荤,秋花的脸色黄了许多,老爹的心里还真有点过意不去!”他见正方还站着不动,“还愣着干啥?去呀……”
  正方接过钱,转身出了门。
  
  村巷里
  正方走近张屠夫,见土包子在买肉。
  “买多少?”张屠夫问。
  “我娘说,两斤就可以了。”土包子答。
  张屠夫说:“好嘞!”他说后,割了一块,称了一下,“包兄弟,你财气正,这块猪肉刚好两斤。”
  “张屠夫,我买三斤。”正方边说边掏钱。
  土包子一听正方要买三斤猪肉:“正方,怎么今日买这么多,比我还多一斤,蛮舍得呀!”
  正方眼睛一瞪:“就你土包子有钱,舍得!”
  土包子说:“当然,我家比你家有钱。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买猪肉。”
  “你放屁,难道咱家天天是吃青菜的,去你的!谁跟你啰嗦!”正方脸色严厉。
  土包子看了一下正方的脸:“哟,这么凶啊!”他一跳一跳,快步离开了。
  正方付了钱,接过猪肉。
  正方走在转弯处,见正运和张有山在墙上贴了两张宣传画,转身离去。
  正方走过去,看了一下。画上有一行醒目大字:“最好一个,最多两个”。他斜着眼睛,看了一下:“一个有什么好,孤儿独女!”
  正方走了几步,遇上芝英。她见正方手里拎着的猪肉,高兴地:“二哥,咱家好久没吃上猪肉了,今天总算有口福喽!”她拍起掌来,“二哥真好……”
  正方嘴巴一努:“你想得美!”
  芝英笑容一收:“怎么?你和二嫂两人吃,做分家宴?”
  正方说:“不太对。”
  “给爹娘补身子?”芝英又问,
  正方神秘地:“更不对!”
  芝英不解地:“二哥,你今日说话,怎么这样含糊,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正方说:“你刚才只说对了一半,这猪肉是给你二嫂补身子的,我还没口福。昨日刘先生给你二嫂算了一个命,说她生辰时刻四度中,前后两度皆逢子,并断言,头一胎生下来就是个男娃。爹爹得知非常高兴,特意拿出三元钱,叫我买三斤猪肉,给你二嫂补补身子。”他看了看芝英不言不语,“怎么,英妹子你不高兴?”
  芝英忙说:“高兴、高兴。嫂嫂怀上男孩,我怎能不高兴!”
  正方看着芝英手里拿着的衣服:“去兰花姐家……”
  芝英接过话:“上山砍柴,衣服被刺划破了,上兰花嫂家中缝合一下。”
  正方说:“那你去吧,我还有事要忙。”说后走开。
  芝英心中升起一种做女人的忧愁,心里道:“人们常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这世上女孩就真那么受鄙视,男孩就真那么值钱!……可不是吗?糊涂爹爹,一听算命先生说二嫂怀的是男孩,就十分高兴。怪不得,进发大叔那么不满意兰花嫂子,是嫌她连生女孩吧!”
  
  兰花家
  芝英来到兰花家门前,兰花在用簸箕簸米。
  兰花见芝英手里拿着衣服:“芝英,来补衣服呀!”
  芝英点了一下头:“是的,衣服被刺划破了。”
  兰花连忙放下簸箕,就要从芝英手中拿衣服。芝英忙说:“兰花嫂,别着急,你先将米簸好后,再给我缝补吧!”
  兰花拿着衣服看了看:“是线缝开裂,你待一会儿,我去给你缝合一下。”她和芝英走进房间,兰花缝起衣服来。
  这时,门外传来山羊的叫声,兰花一听:“是你伍保哥回来了。那天刘法师说……”她压低声音,“英妹子,不要告诉别人,这山羊买回来,是去龙潭湾河边向龙王爷祈愿求子的!”
  兰花将缝好的衣服递在芝英手上,她俩从房间走了出来,见伍保拉着山羊向猪栏走去,芝英回自家去了。
  伍保来到堂屋,对簸米的兰花:“兰花,今日下午,不要去山上放牛打柴了,我去菜地弄些菜叶,给牛吃一顿就行了。今晚要去龙潭湾,下午在家休息吧,要熬夜哩!”
  “难道要熬上一夜?”兰花问。
  伍保说:“你想想,晚上来回走上近三十里山路,还要在河边跪上三个小时,白天不睡上几个钟头,晚上我们熬得住么!”
  兰花长叹一声:“唉,咱们的命真是苦啊!”
  伍保默默地低下头。
  兰花和伍保为了准备熬夜,大白天只好休息,窗外亮亮的,兰花难以入眠,翻来覆去……
  
  晚上
  晚上,伍保走出门外看了一下,别人家的灯火已熄灭。
  兰花将一些祭祀品用布袋装好,伍保将山羊的嘴和脚用绳子捆住,怕山羊出声,惊动四邻。
  伍进发从房间走出来:“你们动作麻利一点,山路远,得抓紧时间。”
  “一会儿就弄好,你去休息吧,别担心!”伍保催爹爹去休息。
  
       山弯路上
  月夜间,兰花和伍保踏着朦胧的月光,向龙潭湾方向走去。
  一阵急促的鸟叫声划破夜空。
  “啊!”兰花惊了一下,有点害怕。
  伍保安慰道:“别怕!”兰花拉着伍保的手,一步一步往前走。
  由于月光不太明亮,路面不太清晰,他们几次险些摔倒。
  
  龙潭湾
  伍保和兰花大约走了两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龙潭湾河边。
  兰花燃烧纸钱。
  伍保点燃香火,插在泥地里,他双手提起山羊,猛地用力丢进河水里,“啪”地一声,山羊沉了下去。
  兰花和伍保口里念道:“龙王爷啊,龙王爷,我俩都是苦命诚挚人,您保佑我们生个宝贝儿吧,让我们的传世香火传下去吧,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大恩大德,请接受我们的真诚求愿吧!龙王爷啊,龙王爷!”说后,双膝跪地,以示虔诚!
  这时,山上传来一声声怪响声音,像人们传说中的阴灵鬼魂嚎叫……
  兰花吓得瑟瑟发抖。
  伍保安慰道:“不要害怕,有我哩!”他用左手握住兰花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