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富云文集
信息搜索
割 猪
 
蒋富云文集  加入时间:2009/6/27 21:58:00  admin  点击:5639
 
克木顿
 
在农村长大的人都见过割猪,割猪也叫阉猪,其目的是使猪失去生育功能。
 
“割——猪啊——”,这略带一点沙哑的吆喝声,远远的就能听到。这位割猪的每个月都来村里转一圈,他的吆喝声能让每户人家都感到亲切,尽管这是一句多么带有杀伤力的叫喊。有时候还会招引几个小家伙跟在后面一起叫。村里的人们好像听惯了京剧一样,隔久了不听还颇有点惦念什么的。有时候,几个妇女聚在一起聊天,其中有人会莫名其妙的说出一句“好久不见割猪的来了”。
 
那割猪的走近了,也就是一位极普通的乡下汉子,并不会令人联想到刽子手的凶相。他赤手空拳的,工具只是一把小刀而已,放在口袋里,别人看不见的。有生意的主人就站在自家门口,不冷不热的叫一声“过来,过来”。“哎呀,转了半天才遇到一个开张生意,这年头捞碗饭吃好难啊”!割猪的倒陪着笑脸随主人朝猪栏走去。
 
由二位汉子从猪栏里把体重约20公斤的雌性小猪抓出来,一人抓前腿,一人抓后腿,将猪側身按倒在地,不能动弹。这时,只见割猪的挽起衣袖,从衣袋里摸出一把小刀。这小刀像半边月亮,雪白,闪光。他蹲下身子,把刀背放在嘴边用牙咬住,双手从盆里捧一把清水,洒在猪后腿附近的腹部上,然后右手取刀象理发师剃头发一样,二下三下的剃去猪毛,露出一块约莫三指宽的洁净皮肤。接着侧刀一割,大约二寸长的半圆形口子就出现了。猪拼命的尖叫声震撼着整个村庄,它的奋力挣扎也让那二个汉子出了一身热汗。伤口的鲜血很快便染红了周围的腹部。然后,割猪的将小刀收回嘴边,左手掀开那半圆形的皮肉,右手食中二指深入猪的腹腔,慢慢的摸出一节肠子来,再轻轻的往外拉,越拉越多,等找到那一段约20厘米长的“崽肠”,用刀切除,扔在地上,再慢慢的将那些肠子塞入归位。最后用手抚平伤口,示意二位汉子松手。那猪就象逃命似的跑得老远,还不时的回头瞟一眼,生怕有人追赶。
 
猪的叫声,开始是刺耳的尖叫,后来时高时低,再后来如同有气无力的低声呻吟。
 
每一个雌猪在喂养到二个月左右,就会出现“发情”的症状,整天的“唱歌”呀,晚上睡不好呀,食量减小呀,不长重量呀……这时,主人就知道它该割了。
 
猪被割之后,伤口较大,但很快就自动止血,一天一天的自动愈合,大约半个月完全长满伤口。这段时间,小猪就像久旱不雨的秧苗,原本竖起的耳朵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它吃不好、睡不香,也不见其长。主人只有唉声叹气的白白侍侯着。
 
可能有人要问,雄性猪不割吗?非也。我们平常看到的各家各户割的都是雌性猪,这是因为雄性猪在卖猪崽之前就被割了。据说是将其阴囊割开二个小口,然后取出二个睪丸即可,比割雌性猪要简单,但一样的挨刀,一样的尖叫,一样的流血。
 
由此可见,猪短暂的一生过得也挺不容易,幼小的时候就被割去了性功能,还要忍受巨大的疼痛。后来的生活就变得十分单纯,只顾吃,只顾长肉,似乎无忧无虑。然而,它真的无忧无虑吗?我想,假使猪会说话,它一定会哀求,一定会有许多痛苦的诉说。
 
小时候,我在乡下每当看到割猪的时候,都要走得远远的,还要捂着耳朵。那雪白闪光的小刀,割在猪的身上,就好象割在我的身上,顿时一阵寒颤。那猪的吼叫仿佛在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我常常被它叫出眼泪来。可以说,割猪比杀猪还要叫人难受。就因为这个,我也常常对那割猪的颇有点怀恨在心。
 
虽说割猪的不像刽子手那样可怕,但在乡下大人们常拿他来吓唬三五岁的小男孩,还是蛮灵验的。比方说,一个小男孩顽皮地哭着,说不好也哄不住。这时大人常常不由自主的对他说,再哭就叫割猪的来把你的鸟鸟割掉,那小家伙立马就不哭了,还紧紧的捕在大人怀里躲着呢。
 
说到割猪,我不禁想起我国古代的太监。在古典影视中,我们经常看见皇宫里的男侍从,也叫侍官、宦官,即太监。他们一个个男子大汉,生殖器被割了,说起话来女声女气,举止动作不男不女的模样,实为现代人的笑料。
 
据说太监被割的时候都是六七岁的孩子,脚与手被捆绑起来,身子也被固定起来,还要蒙住眼睛。还要在嘴里塞入一个生鸡蛋,使其不能喊叫。先像割小公猪一样,将二个睾丸割去。然后再把阴囊和阴茎全套割去。照理说,割去二个睾丸就能达到绝育的目的,但这还不足以放心,非要割去全套,方可万事大吉。在那个医学十分落后的古代,没有好的麻醉药物镇痛,那种刀割的疼痛与处死的酷刑又有什么分别呢?他们常常痛得死去活来,几近丧命。
 
如果说,太监都是死过一次过来的,此话一点也不为过呵。
 
我们不难想象,割人的场面比割猪可要悲惨多了。那被割的都是六七岁的小男孩,可不是猪崽呵。
 
人类社会是先有割猪还是先有割人?或者说,是割猪采用了割人的医术还是割人采用了割猪的医术?这个问题我无法考证。但不管怎样,把人拿来像猪一样的去割,这是一件何等残忍的事呢。据说被割死的人数也不在小,那样割死一个人与杀死一个人又有多大差别呢?纵观几千年的中国文明史,好像没有哪位仁人君子站出来,为这些幼小的灵魂呐喊一声“救救孩子”。
 
在慢长的封建社会里,皇宫里的太监队伍越来越庞大,明朝时最多达十万人,太监机构特别臃肿。直到清朝改革太监制度,使人数削减至一万以下。
 
为何有那么多的男人愿意去当太监呢?据说大多数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也有极少数的富家子弟。那些穷苦人家的孩子,由于父母没有能力将其养大成人,与其看着他饿死或冻死,还不如让他去当太监,也不失为一条生路,这便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呵。而那些有钱人的孩子,父母纯粹是为了让其当太监后混个好的前途,还能为祖宗争得荣耀。他们试图用孩子肉体和精神上的巨大痛苦乃至生命来争取渺茫的权贵,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思想呢?
 
由于封建皇帝对文武百官有猜忌之心,担心他们有篡夺权位的阴谋,因而特别信任那些百依百顺、出身低下又无后代的太监。因而极少数的太监就利用这种优势,靠着奉承和钻营的手段,慢慢爬上有权势的地位,成为皇帝的心腹。他们结成死党,攫取大权,甚至操纵皇帝。他们排斥异己,陷害忠良,贪脏枉法,演出了一幕幕祸国殃民的惨剧。
 
但是,大多数太监终日辛苦劳累,到晚年离开皇宫,还不知道皇帝长的什麽模样。他们受侮辱乃至被折磨至死的事,也时有发生。
 
随着辛亥革命推翻清皇朝的封建统治,太监这一不合理制度被彻底废除,这可算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大进步吧。由此我想追问,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历经那么多皇帝,他们为什么都没有提出要废除太监制呢?隔着历史的崇山峻岭,我们无法看清那麽多皇帝的真实面目。但那呼呼的山风或不时传来无数孩子的哀叫,令人顿觉毛骨悚然,眼前一片黑暗。
 
    割猪还在继续进行着,这是养猪的需要,实不为怪。况且,猪只是一种作为人类的肉食动物,即使在被割的时候我们为之心痛一下,却不足以放在心上。然而,无论科学还是医学都已相当发达的今天,像割猪这种小技,现在还停留在几千年前的原始水平,这似乎又有点令人费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