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刘翼平文集
信息搜索
从《脚手架》看刘翼平的文学情结
 
刘翼平文集  加入时间:2009/4/22 20:49:00  admin  点击:1820
 

弘扬时代旋律 描摹潇湘热土

——从《脚手架》看刘翼平的文学情结

 

杨金砖1  夏 昕2

1湖南科技学院,湖南永州 4250062《新湘评论》编辑部 湖南长沙 410001

 

刘翼平君可以说是近年活跃于潇湘文坛上的一匹黑马,在短短的十来年时间内,实现了人生的几大跨越。由一名中学教师转行成为政府部门的一位专职文字工作者,进而成为乡镇领导、区政府办公室主任,跃升为一位真正游走仕途的官员。但是,他于闲暇时分,转而为文,未及几年,不仅在地方文化研究方面颇有建树,而且文学创作也相当繁富,相继在《湖南日报》、《金鹰报》、《作家天地》等刊物上推出一系列文化散文,先后出版了《石棚夜话》、《零陵文化》系列丛书,最近,他创作的以反映务工农民创业为题材的长篇报告文学专集——《脚手架》,又获湖南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并资助出版,成为永州文学界获得此项扶持的第一人。他的这种勤奋与执著,不仅让游走文学圈中的写手们深感羡慕,也让如我之流的常以此混饭吃的文学看客而深感愧色。

 

 

一、深度思考:对农民创业的心灵关照

他的报告文学集《脚手架》虽然篇幅不是很长,只有16万字左右,但它以务工农民为载体,用24个简短的故事将改革开放三十年中潇湘大地上农村的巨大变化与农民的精神状况,作了恰切的描绘和勾勒。生动地再现了务工农民躬耕时困惑,务工时的辛酸,创业时艰难,成功后的喜悦。因此,读《脚手架》里的故事,犹如在回忆一部历史,检点一种文化,内心深处感到莫大的震荡与冲击。让我们从那断续的记忆中深切地感悟到在20世纪里的中国:“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太脆弱”。

有资料统计,目前大约有2亿农民离开农村,长期在城镇以务工为生。由于文化教育与地域身份的限制,他们只得干最累最脏的活,靠最低廉的收入艰难地生活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正如建筑的“脚手架”一样支撑起城市的富丽与繁华。然而,这些城市的建设者们将一群又一群高楼建好,而自己则仍旧年复一年地居住在简而又简的工棚之中,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游弋在城市的边缘。让人直想起梅尧臣的诗句:“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进城务工的农民,的确有如千年前的“陶者”与“蚕妇”,温暖了别人,自己却仍在风雨里站着。譬如城里人失业可以享受低保,而农村进城务工人员不但自己生活无着落,子女上学无定所,就是靠体力而本该获取的微薄的工酬也时常遭到恶意业主的无故拖欠与克扣,农民工的利益在遭到侵害而无处诉求时,不是沉默忍受,又是铤而走险,于是由此而生的社会恶案可谓是此伏彼起、时有发生。

其实,回顾历史,在千百年来的封建社会里,农民一直是处于弱势之中,他们常常只有耕种的义务,而没有不耕种的权力。因为无论年纪多大,无论是否有耕作的能力,只要还活着,只要拥有几分田地,就得年复一年的按照既定的“律法”去缴税纳饷,去支持朝廷和国家的建设。时至20世纪90年代以后,由于李昌平、李春桃等一些草根学者的不懈努力,中央政府对“三农问题”才给予足够关注,企望千年的“烛光”终于在新世纪的钟声里照亮了中国“农民”的厅堂——延续千年的“农业税”被画上了一个历史的句号——让种粮农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实惠与喜悦。刘翼平君以万分欣喜的心情对此曾大加歌颂与讴赞。

刘翼平君的《脚手架》,共分三辑,第一辑“出去”讲述的主要是20世纪农村环境的恶劣、农民生活的困苦、农业发展的艰难。在这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下,要想不被穷困所潦倒,就必须“穷则思变”,必须勤俭持家,必须在困厄中崛起。因此,这一辑的故事最为真切而感人。譬如《君山上打柴难》:君山在都庞岭西北部,海拔达1400多米,在君山下的群峰之中,有三个乡镇,12万农民静静地生活在这片古老而荒凉的土地上。荒凉到何种程度呢?翼君的文章中这样写道:“水口山镇全镇4.4万人,稻田只有3.2万亩。人多山少田更少,君山脚下的大皮口村原本叫做大‘大坡口’村,几千人就生活在君山的大坡上。因人多地少,村人故意将‘坡’的‘土’旁划掉,念成了‘大皮口’。”少了地还不说,连水也截了去。君山上有一口麻拐井,井口像一只蛤蟆,泉水常年不断。可是它却汩汩地通过地下岩洞流到了山背面的进贤乡去了。在这个穷山恶水的环境中,这里的百姓只得靠喂养几只鸡鸭,卖几枚鸡蛋,以维持油盐酱醋的日常开支。由于自然资源的十度匮乏与紧缺,于是为争山争水、争田争地,纷争不断。更有甚者,村里的乡规民约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例:“谁要是为了村里的水,为了村里的山被其它村的人打死,村里便划出片山、划出一块田,将其老人养到死,小孩抚养成年。”自然资源紧缺到这种地步,其农民生活的困苦也就可想而了。但是,就在这样一个穷村,自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后,农民从此有了外出务工的自由,积极性和创造性得到了充分发挥,从此,村里的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如《石脚盆边水声稀》里的大庆坪,其水荒之苦更是让人欷歔。大庆坪是一个典型的以石灰岩为主的喀斯特地区,峰峦峭拔,乱石林立。乱石之中,有个深达50余米的深坑,就在这个深坑里,有一线比童子尿还细的泉流从石缝中流出。这里的先民在石底上凿出一个脚盆大的凹槽,装着这生命之水,每天由村里年长的老头轮流去守护着这线清泉,并按人计量分发。400多人的村子年复一年地靠这一点一滴的石脚盆的水而繁衍生息,其处境之难不言而喻。也许是这种生存环境的迫然,使他们养成了一种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抗争精神。从1961年起,在一届又一届的村干部的带领下,踏遍山冲岭坳,四处寻找水源,修筑塘坝,开凿沟渠,提引阴河水,经过长达20年的奋斗,终于结束了“干旱死角乡”的历史。这一故事不仅精彩地再现了当年乡村干部带领村民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也让人深深地感受到共产党人的伟大与光荣。

在这改革开放的三十年里,农村的确发生深刻而巨大的变化,但是与城里相比较,其速度毕竟还是缓慢的,为了能迅速改变家乡的穷困面貌,像君山下的杨木忠,杨亮国,石脚盆的杨迪龙、蒋顺林,黄花岭的唐玉清、唐隆云,等等,相继背起行囊,随着务工的人流,来到陌生的城里寻找新的创业之路。在进城之初,他们或以打铁营生,或以收破烂糊口,不过,他们并没有被生活的艰辛所囚困,也没有因农民身份而阻隔,不断提升自己的阅历和见识,在市场经济的潮流之中经受洗礼,进而成为城市建设的主力军和弄潮人,成为富甲一方的领头雁。

《脚手架》中的第二辑“立足”,详细记述了20世纪90年代8位成功农民的创业历程与奋斗足迹,人物鲜活而故事感人,不仅切合时代旋律,而且有较好的引导和激励效果。譬如从一文不名到富翁的唐顺福,其人生之旅简直坎坷之极。他原本有一个很好的大学梦,并且学习成绩也一向很好,但是由于家庭经济的贫穷使他失去继续求学的机会。回到农村,娶妻生子,日子也过得祥和,但未想娇妻忽然生病,因无钱救治而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撒手人寰。沉重的打击与刺心的痛苦,让他深深认识到现实世界中钱的重要。于无奈之中,他带着最后的100元钱,决然离开这让他心痛而又眷恋的故土,南下桂林谋求发展的机遇。就这样,在桂林这座游人如织的城里,他从一名不起眼的装修工,到自己勤学苦练,研发出一种新式灶台,再到后来独自开办公司,走上创业之路,20年中,风里来雨里去,几经拼搏,终于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业。唐顺福的事迹的确印证了一个道理:这就是“梅花香自苦寒来”。

第三辑“腾飞”,述说了富起来的农民所表现出的种种生活理念与生活方式。有人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钱让无理智的人疯狂,也让有理智的人迷恋。钱虽然不是好东西,但没有钱绝对不是东西。这些从农村出来的务工人员中,凭借各自的胆识与艰辛,一些创业者终于成了时代的宠儿,成了腰缠万贯的富翁,实现梦想与现实的跨越。但是,富起来的“老板们”又在想着什么呢?刘翼平君通过一些个案分析了他们思想上的裂变。一方面在“购房热”、“购车热”、“出国热”一浪高过一浪时,他们挥金如土、纸醉金迷。另一方面世界经济重组的格局中,他们又深感忧虑,要想持久地立足市场,就必须做大做强,做出自己的特色与品牌,于是“转行热”、“商会热”、“文化热”也应运而生。物欲与享乐,迷惘与困顿,执著与坚韧,熬就了他们的多重性格。许多故事读来无不深受启迪和裨益。

总之,刘翼平君《脚手架》写得不错,他以独到的眼光与别样的视角,挖掘出了中国农民的朴实之心与勤劳之美,在故事的叙述上展示了作者的高蹈技艺和文学修养,可以说是当下反映农民题材的作品中较有新意的一部,非常值得大家一读。

 

二、执著追求:对潇湘文学的无限忠诚

刘翼平君出生于潇水河边的一个十分僻静而又非常神秘的山村,它的神秘不仅仅缘于自然风景的秀美,更缘于人文底蕴的丰厚。听说随吕洞宾一同得道成仙的何仙姑就诞生在这个村里。如今在这个村里仍保留着许多有关何仙姑的传说和遗存。尤其是那棵需要几个人才能合抱的古罗汉松,静立在仙观的檐边,仿若一位忠诚的卫士,千百年来日夜守护着这座神秘而传奇的楼阁。门前的进贤二水,犹如都庞岭上的两位处子,从白云之巅迂回而下,直奔潇水而去。也许正是这里神话故事的浸润与柳宗元诗文的影响,刘翼平君从小对文学有了别样的兴趣与执著。无论是从教,还是为官,他一有空闲,总是沿着当年柳子的踪迹,一遍又一遍的寻访与凝望。于是,他笔下涓涓而生的许多文字隐约中显出柳子的风骨。

从地貌上看,零陵多石,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因此“石头”是最为常见而又平淡之物。但是,在文人的眼里,这种平常之石却常常令其留连不已,咏吟不止。如柳子笔下的《永州八记》,几乎篇篇有石,从《始得西山宴游记》中的“幽泉怪石”到《钴鉧潭西小丘记》中的“其石之突怒偃蹇,负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从《至小丘西小石潭记》中的“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岸”,再到《袁家渴记》、《石渠》、《石涧》、《小石城山》,千奇百怪、神形俱备、栩栩如生,几乎就是一个石的世界。

假若说柳子笔下的牢笼百态多属一种自然摹写的话,那么刘翼平君的《拜读零陵石》一文,让人体悟出的则是别样一番的人生哲理,让人精神的启迪与文化的愉悦。譬如:他认为零陵之石不仅特色各异,更是风骨别俱。淡岩是孕育智慧之石、香零山是砥砺风雨之石、朝阳岩是抒发情怀之石、愚溪是浸透思想之石、小石城山是修炼品行之石、石棚是开启历史之石、黄溪河是关注民生之石。而黄溪之所以是一处“关注民生之石”,是因为“柳老先生在赞美黄溪山水的同时,更盛赞王莽后代避乱黄溪,改姓为‘黄’,开垦田地,护一方太平的功德。将黄神这一有利于百姓,为百姓办事的人,称之为‘有道之人’。殊不知,自己随刺史到黄神祠求雨,祈福于民,也是有道之举。屹立黄溪河畔的黄溪石见证了有道之人,见证了有道之举。黄溪石成了传道的使者,柳老先生以民为本,关注民生的德行将万代流芳。”娓娓道来,层层切入,言简意骇,文词干练,读来不仅给人以文学的享受,更给人以智慧的启迪,真是绝妙好文。

写作离不开阅读,荀子于《劝学》中早就指出:“吾尝终日而思,不如须臾之所学也。”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目的就是要扩大自己的阅历,增长自己的见识。从而才能写出自己独特的文字,说出别人无法说出的感受。譬如刘翼平的《品柳七美》一文,就是一篇尽现灵性之美的好散文。他于行走与阅读之间,通过“读柳书”、“游柳庙”、“踏柳行”、“学柳钓”、“交柳友”、“撰柳文”而得出“对话圣人”、“仰慕先贤”、“寄情山水”等七种情趣来,显然没有闲适的心态,没有博厚的功力,没有宽阔的视域,显然是提炼出这七美出来的。

刘翼平的散文也正是因这种思接千载的凝思与心灵深处的对话,显得鲜活诡异而富有张力。

刘翼平君主持编辑了《零陵诗韵》《零陵山水散文选》《零陵论》《古郡零陵》《解读零陵山水》等有关零陵的文化丛书,这套书的出版为读者全方位地了解零陵、研究零陵,提高零陵的知名度奠定了基础。他在《解读零陵山水》一书的后记中写道:“游零陵古郡,读山水文章。游零陵就是要揣一本‘永州八记’去游,就是要随柳宗元去游。零陵山水有优雅景致,有思想养分。读了文章才能进零陵山水,有了思想才能走出零陵山水。”从这简洁的话语中,让我们看到了刘翼平君对零陵的情感是何等的深厚,对故土的谟赞是何等的虔诚,其实,他对地域文化的挖掘更是不遗余力。

 三、赤膊煅剑:对社会底层的人文关怀

也许是刘翼平君出身于农民、成长于农村,并长期工作于基层的缘故,他对农村有一种别样的情感,对农民有一种别样的情怀,对农业有一种特别的关照,他的农村情怀与农民情结犹如鲁迅笔下的“鲁镇”一样,深入骨髓,如影相随。因此,在他的写作之中,对乡村、对故土、对生活底层的广大农民总是怀有极大的虔诚与敬意。

譬如他在《石棚夜话》的“治镇日记”、“乡官札记”里,其文章的文学性虽然不是很强,但其字里行间所呈现出来的则是一种儒家士子的正气与文人的骨气。在中国千百年的儒家文化中,有这样一条训诫:“学而优则士”。虽然陈胜、吴广,唐宗宋祖,以及元明清的开国之君并无多少笔墨,不是穷途末路之徒,便是“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武夫,他们这些窃国之君与乱国之臣常常不被这一规则所钳制,然而,一旦他们登上皇袍加身,一旦由地痞而成为真龙天子,无不立马广招天下贤人去稳固他们的江山。因为他们知道“马上得之,不可马上治之”的道理。夺取江山是一种武力革命,而治理江山则必须讲求天道,讲求事理,讲求社会的发展与经济的繁荣,讲求族群的安宁与生活的富足。邓小平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告诫一针见血地给我们指出了革命的任务和目的。刘翼平君在身为乡官的位子上,其时时萦绕心头的便是发展与稳定。大家知道,由于近几十年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的分配不公、利益不均、产权不明、法纪不严、监督不力等因素导致个别掌勺人私占大锅饭的现象甚为严重,从而在社会上造成党群关系紧张,干群矛盾突出。乡镇干部如履薄冰,刘翼平君任镇长期间,通过勾通上下关系,摆正群众位置,排解百姓困难,化解干群矛盾,使其主政的乡镇面貌大有改善,他在《把群众装进心里,把自己融入群众》一文将他的为镇官心德总结为六条:即“为民、靠民、用民、爱民、亲民、敬民。”古语云:“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他提出的“三要三反对”的为官之道:要坚持做普通人,反对特权思想;要坚持为人正廉,反对以权谋私;要坚持创业务实,反对虚假浮名。都表现了他内心深处的一种人文精神。

有人对当下的官员调侃道:“村官是打出来的,乡官是喝出来的,县官是送出来的,市官是吹出来的,省官是跟出来的,再到上面便是斗出来的。”但从刘翼平君走过的路,我们发现,只有用心去做,用情去干,才是一个“好官”的不二法门。

 总之,刘翼平君以丰硕的文学业绩而成为文学圈中的一位核心人物。他为人朴实,而又思想敏锐;为官严谨,而又上下通和;为文敏捷,而又逻辑绵密。读他的文字里,给人感触甚深的是他社会识见的宽广与生活阅历的丰厚,是时代旋律的弘扬与社会责任的担当,表现了一位知识分子写作的坚定立场与严谨态度,我想他在日后的写作中定会有更大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