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富云文集
信息搜索
清 明 节 的 困 惑
 
蒋富云文集  加入时间:2009/4/20 14:27:00  admin  点击:1185

 

克木顿

 

清明节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也是一个很热闹的节日。在这个节日里,家乡的人们都去先辈的坟上扫墓。远方的游子,也有从千里之外赶回故乡,特地参加这一祭祀活动。有的过年没有回家,就在这几天回去一趟。可见,清明节在人们心目中的位次是多么重要。

 

我的父母已经去世好多年了。前几年,我在故乡工作,每年清明节都要带着小孩回老家,同兄弟们一起去先辈的坟上扫墓。一方面缅怀先辈,记念先辈。另一方面兄弟相聚,促膝谈心,交流感情。还能让小孩受到一些教育。毫无疑问,这本来是一件大好事。

 

然而,这样一件大好事,竟然在我的心中也产生了困惑。

 

多年以来,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人死了又不能变成鬼神,你给他扫墓他也不知道,这不是白白的给生者添麻烦吗?当然我也知道扫墓是有其重要意义的,但是,这种形式似乎太古老、太呆板,因而与现在的时代显得越来越不相称。

 

记得,我们三兄弟也经常议论这个,认为上坟扫墓无非也就是做给人家看。你不做,又怕别人闲话;你做了,又有几个人知道呢?为什么硬要做呢?多半是传统习俗的压力和人们需要硬撑的面子观点。我们认为,老人在世之时,你多给他一点吃穿,多一点时间陪陪他,便是莫大的孝敬了。等他死了之后,你再如何孝敬都是假的了。

 

我们村的一位年轻人,平时经常不听父母教悔,爱顶嘴,还打骂父母,是个典型的不孝子。后来父母过世了,他每年清明节都规规矩矩的上坟扫墓,好像比别人做得更好。村里人都笑话他是个假心假意的人。可见,他现在做得再好,别人也不会说他是个孝子。

 

我到广东工作好几年了,距离故乡较远。每逢过节,乘车难于上青天,这是众所周知的。每到清明前夕,我会很自然的想到扫墓的事,但一想起乘车的困难,兴致也就没有了。所以,这些年我都没有回老家扫墓,我只能在遥远的他乡,默默的追忆我的先辈,为他们艰苦辛劳的一生而深感悲伤,为他们竭尽全力哺育和培养我们而万分感激。

 

在我小的时候,几乎每年都跟着父亲去祖坟扫墓,他只简单的告诉我,哪个坟代表哪个祖辈,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关于扫墓的意义之类的问题,全靠我自己去想象了。我的故乡的人们,对扫墓不是很热衷。从过去到现在,从改革开放以前到改革开放以后,几乎都是老样子,差不多有半数的村民并不上坟扫墓,或者说不是每年都扫。可见,他们这种意识并不很强,不像某些地方的人们,把扫墓看得比过年还重要。

 

据说,清明扫墓这一祭祀活动是到了唐代才盛行的。现在,只有汉族和一部分少数民族依然坚守这一古老的习俗。

 

扫墓这一祭祀活动的重要意义是不能否定的,但这种形式确是有些难为人的。因为现代社会,远离故乡的游子太多,他们回家需要较多时间,乘车也不方便,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等等。如果说他们不回家扫墓,就是不忠不孝,这就有些太不实际了。我们这些游子,到了清明节的时候,能够想起已逝的先辈,并在心里对他们说几句话,是否也体现了扫墓的意义呢?我常常在吃饭喝酒的时候,故意倒出一点酒在桌面,心里默默地说:“爸爸妈妈,过来喝酒吧”。我这是有意的表达对先辈的思念之情,但这些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我看来,这与扫墓相比,其意义并不逊色。

 

我曾经对孩子说,我死了,就像周恩来、邓小平那样,把骨灰撒到河里就行了。以后也不用扫墓,在清明节的时候,如果晚辈能想起我,就很不错了。

 

清明节快到了,我不禁又想起有关扫墓的许多问题。今年清明节,我又不能回老家扫墓,我的兄弟是不怪我的,周围的人也不会管我这个闲事。但我心里总感到有点纳闷、有点困惑。

 

 

 

 

 

(作者:蒋富云    .写于2009-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