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平文集
信息搜索
蒋平《生死避风珠》(1-4)
 
蒋平文集  加入时间:2009/2/21 16:30:00  admin  点击:2059

《生死避风珠》 

文/蒋 

 

     

   引子: 武当山,又名太和山,是中华名山之一。方圆400公里,中有七十二峰,二十四涧,十一洞,三潭,九泉,十池,九井,十石,九台。主峰天柱峰海拔1612米。传言天柱峰顶,因历代掌门习武修性,沐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精磨成神奇避风珠,乃武当镇山之宝。

     

三国后期,诸葛亮六出祁山,与司马懿大战五丈原。几场大胜之后,司马懿不敢迎战,率部死守不出。其时,诸葛亮已身染重病,自恃去日无多,为早日引出司马懿决战,派人暗中送妇人衣裳,以激怒魏部。而有关诸葛亮患病的小道消息,也已是不胫而走,路人皆知。

其时的武当山,历经赤壁及夷陵战乱,包括诸葛亮当年休养生息的隆中一带,皆属魏境。天柱峰顶长生殿内,武当第十三代传人空灵仙道长正在潜心修炼,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随即闪进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是空灵仙的关门弟子赤脚仙子。

    师傅,那两位隆中人如何处置?已经两天两夜了,他们什么也不说。赤脚仙子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发问。

    诸葛亮占我仙珠,却不识祛邪之法,日久必有大恙。隆中人上武当采药,必是给诸葛亮治病?不管他们和诸葛亮是什么关系,不说实话,一律照旧处置!空灵仙眉头一皱,随即做出一个手势。

    师傅,难道就是普天下所有的隆中人,就不能到武当采药?赤脚仙子一脸不解。

    听为师的话,一律拉到山下埋了。今后,我不要在武当山上再看到隆中人!空灵仙两眼放出阴冷的光。

    是,师傅!赤脚仙子转身下山。

     空灵仙望着赤脚仙子远去的背影,甩出恨恨的一句:诸葛亮,有种,今生今世就别再上武当山!

第一章

    五丈原前,蜀将姜维行礼完毕站起身,迅速上前扶住不断咳嗽的诸葛亮:维儿已经按照师父的吩咐,采集了百种珍禽异兽的心头热血,业已注入中军帐里的七七四十九盏七星血灯。就待师父三日后,在千年一度的血月之时施法。

    诸葛亮望一眼姜维:司马懿那方,近日可有动静?

    姜维道:已派细作打探,暂无消息。这也是维儿奇怪的地方。

    诸葛亮摇摇头:我军多日无动静,司马懿料定我营必有变故,迟早会派兵来袭。我这一施法,需要闭关七日,若遇魏兵劫寨,熄灭长明主灯,将会前功尽弃。要确保营盘灯亮,得求个万全之法呀。

    姜维不解:师父是说,只要确保长明灯七日不灭,这借天之法方可灵验?

诸葛亮点点头:我已连观多日星相,三日后为借天绝佳时机。这其实也是对曹魏最后一仗,若能借天成功,我将增添十二年阳寿,便能彻底击败司马懿,平定曹魏。为保万无一失,眼下手里还缺少一物。”

“还缺什么?”姜维表情急切。

“此物在武当凌绝之顶,天柱峰上,有一万毒不侵的避风珠。此系道家镇山之宝,当年我在隆中携广元云游之时,有幸识得此珠威力,却从未得见。眼下我身染重疾,无法亲身前往武当施法,若能借用避风珠七日,就算司马懿全军前来,也无奈我何,则大事可成矣。

    这有何难,待维儿亲自前往武当,借来避风珠助师父修法就是。姜维一拍胸脯,欲出大帐。

    诸葛亮咳嗽一声:慢着!维儿,你想得过于简单了。武当山现属魏境,不说那一路魏将当关,你便是进得了天柱峰顶,也难过汉阴长生的关门弟子空灵仙这一关。此人剑术出神入化,道法更是深不可测,且与司马懿往来密切,为人过于奸诈残忍。我当年为借东南风破曹,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只惜道不同不足与谋,还是分道扬镳,形同陌路。如今一晃这许多日,不知她是否还在恨我忘恩负义?所以你此去借珠,犹似与虎谋皮,凶险极多!还是,容我另寻他策吧。

    姜维急切道:凭着维儿这一杆银枪,天下哪有比它更厉害的长剑?为了师父的阳寿,为了蜀汉的明天,维儿不惜以命相搏,尚能以命换取避风珠,也就死也无憾矣。

    诸葛亮思恃再三,又见姜维去心已定,就叫从人取来纸笔,然后起身转入内室,未几,制成一只锦囊:此去武当,一路坎坷。你必须便衣简从,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自暴身份,更不可私拆锦囊。记住,囊内物件可助你一臂之力,亦能毁你一念之间!另外,我已精选校士扮成你的模样在中军帐内坚守待命,三日之后,我即开始七日修法,十日之内,不管避风珠是否借到,你务必速速赶回,免误大事!

    姜维拜谢:维儿记住了,师父您多保重。

第二章

入夜,丛林寂静,蛙鼓阵阵,星光满天。

魏军大帐内,司马懿撩开帐幕,眼望星相,耳听长风,若有所思。

    司马懿唤过长子司马师:诸葛亮给我送来妇人衣冠之后,我没有回应,蜀营那方,可有动静?

    司马师:报父师,据探马报告,暂无异动。

    司马懿再问:皇上那方,可有新的旨意?

    司马师道:听言,见过将军奏表,皇上怒气稍有收敛,然态度一直不明。只是朝中主战群臣情绪一直激愤,扬言将军之表现,有损大魏尊严。中军诸将都想不通,尤其是偏将军夏侯霸,说他从来没打过这样的窝囊仗,准备自领本部兵马,择日跟蜀军决战,如若不然,他就要退回本寨。

司马懿大惊:有这等事!何不早早通报?速召众将来我中军大帐议事!另外,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得将此事外传,动摇军心者,立斩无赦!

魏营中军帐内,诸将很快到齐,唯独不见偏将军夏侯霸。司马懿道:“各位将军请速归本部,不得命令,严防擅自出战。我即去偏将军大营。”

偏将军夏侯霸帐内,众军士磨刀霍霍,营中杀气腾腾。

司马懿满脸微笑,走入帐内。

    夏侯霸得报,起身出帐迎接,带着一脸怨气:我看,将军是不是被诸葛亮的故弄玄虚吓破了胆?如今双方对峙三月有余,蜀军远途奔势,粮草补给已经捉襟见肘,诸葛亮如今病卧军中,正让长史杨仪抓紧用木牛流马运粮,此时若不乘虚断他粮道,误却大好战机,只恐蜀军养精蓄锐卷土重来,大魏危矣!

    司马懿叹息一声:孔明多谋,虚虚实实,我已多次吃他大亏,不可不防。这回,外界盛传孔明染病,恐不久于人世。我只恐其中有诈,诱我军出战,便正中其圈套。这些日子夜观星相,发现起伏难定,唯恐是孔明弄法,因此一直未下决心。我已派细作认真打探,如若消息属实,只消静待数日,蜀军便不攻自破,我军便可不战而胜矣!

    夏侯霸圆睁怒目:做你的美梦去吧。孔明会装病?我看是你有病!我夏侯世家从来没打过这种窝囊仗,罢,罢,不与你理论!如若不许出战,我只带本部人马回老家狩猎,孔明若有大军来袭,也可做你后应。

    司马懿还想再做解释,夏侯霸已拂袖入帐。

司马懿闷闷不乐地退回中军大帐。司马师看着父亲,欲言又止。

司马懿头也不抬:“师儿有何事,不妨明说。”

司马师怯然道:“扬武将军郭淮,也报告称欲引本部兵马回乡纳粮。”

司马懿一脸沮丧:为什么,我的一片苦心,都被他们当作了怯战?诸葛亮如此苦心积虑诱我军决战,必是难破我守城之法。蜀中气数将近,我反其道而行之,蜀军即日必破,为何就没人体会出来呢?郭淮动摇军心,必受夏侯霸挑拨,看我如何处置他们!

    司马师安慰道:父帅三思!切不可凭一时冲动,贻误国家大事!凡事忍为重啊。

    司马懿仰天狂笑:忍,忍,忍,我都忍了快二十年,诸葛亮命里克我,打不过他,难道还躲不过吗?难道,避实击虚,保佑我大魏平安也会有错?为什么这世界就没我司马懿的容身之所呢?

    司马师看一眼父亲:父亲息怒,待师儿去众将军军营,好生再劝他们。

司马懿挥挥手:都坚守这许多时期,让他们放松一下也行。只是要告诉他们,第一,必须轻装简从,所有士兵必须轮批休闲,穿上百姓便装出营,营中大帐得保持原样。第二,严密封锁消息,严防蜀军乘虚而入。违此两令者,斩!”

司马师拜谢:“师儿明白,这就去布置,请父帅放心!”

司马懿又想起一事:“师儿,这几日为父心情郁闷,想离营数日。除了与蜀军决战,所有军机大事,你放手处置便是。任何人前来找我,就说有病在身,不便见客,切记。

    司马师面露难色:军中不可一日无统帅。眼下非常时期,不知父帅这一去,几日方归?万一皇上追查,如何交待?

    司马懿没好气地:师儿,这些事情,你早应帮为父操心才对。眼下军心已一片散沙,主战声四起,我再留这里又有何益?我此去是算一算风水,以便找到与蜀军决战的最佳时机,万不可让诸葛亮洞悉此事,如若他率军乘虚进犯,我军危矣!

第三章

武当山,太子坡直通峰顶。山上,古木遮天,云雾萦绕。山下,赤脚仙子率众道士道姑修功练剑。但见呼叱声四起,寒光起处,剑气逼人。

太子坡下,一身便装的姜维看着赤脚仙子的“蛇吐梨花”剑式,忍不住轻声赞好。

赤脚仙子迅速收剑,遁声望去,只见眼前一位形迹可疑的青年人,厉声喝斥:你是什么人?胆敢私闯武当圣地?偷看我们练剑!

    姜维压低帽沿:在下中原行人,自幼喜爱武当剑术。今日进山,是为父母烧香还愿,别无他图,还请小师傅行个方便。

    赤脚仙子疑云大起,迅速拔剑出销,直指姜维:好一个中原行人,香客还愿,多选三六九日,今日山中禁香,此等规矩尚且不知,必有邪念无疑!

姜维见势不妙,转身欲退。赤脚仙子纵身一跃,早已将退回封死。众道姑也剑拔弩张,如临大敌。

姜维一掀帽沿:“武当剑术,也不是讲究以多打少吧?有种的,咱们一对一,也好讨教一番你们的武当功夫!”

赤脚仙子对众道姑一声厉喝:“你们都退下,我倒要见识一番这小子,有何通天功夫!”

姜维迅速从背上抽出一柄宝剑,拉开架势,眉宇之间杀气凝聚,直透群山。

赤脚仙子赞叹一句:“来得好!”一个“燕子掠步”,直指姜维。姜维闪身躲开,抢先一步,转入身后丛林。赤脚仙子紧随不放,姜维借着密林阵势,辗转腾挪。赤脚仙子剑法虽好,却也伤不到他半根毫毛。

    转眼十招晃过,姜维看准机会,一个转身,跃上一株古树,尔后一招“飞流直下”,顿时,叶落如雨,带着剑道力度,直奔仙子。赤脚仙子暗叫一声“不好”!,起身退出,只见叶尖坠地,如针箭耸立,连声感叹:好你个中原行人,内家功夫出自何门?

    姜维双手抱拳:无意卖弄,惭愧得紧!中原行人有失礼节,请谅。此次只身探访武当,只为慕名求访空灵道长,还望仙子引荐!

    赤脚仙子收了长剑:空灵道长近日闭关修炼,三月之内不见诸世凡人,难道你还不知道?

    姜维一惊,立即收敛心态,不甘心地问: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行人带着满腔热心和虔诚而来,我就不信道长会拒我于千里之外!

    赤脚仙子眼皮一眨:要见道长也不难,除非,先胜过我这把武当剑!

    姜维二话不打,挺剑而出,两剑相交,又是二十余回。赤脚仙子逐渐发力,剑气若虹,将姜维牢牢锁定。姜维渐渐难支,忙瞅个空子,虚晃一剑,退出圈外:慢着,我家祖传兵器只是银枪。以剑对剑,以已之短克彼之长,胜之不武。有种可比枪否?

    赤脚仙子调皮一笑:仙子我从不使枪。要不,你使枪,我用剑,咱们再战百十回合。你赢了,我便引你见道长!

    姜维诡秘一笑,一个鱼跃,迅速从树干拔下一柄银枪,双臂一抖,直取赤脚仙子。

    赤脚仙子暗暗赞叹,剑走偏锋,双方你来我往,转眼又是八十回合。

    赤脚仙子剑法虽好,奈何力量不支,久斗之下,渐渐落了下风。再看姜维,一柄银枪使得上下翻飞,密不透风,斗到最后,几道寒光将仙子牢牢锁定。眼见得脱身无计,正危急间,平地忽起一阵长风,一股冲天剑气呼啸而至。姜维又是暗叫:不好!遂收了长枪,倒退三步,只见眼前两道灰色幻影,燕子一般掠过。原来是另一个中年美妇,携了仙子,随即晃上了太子坡,转进了长生大殿,迅速关了殿门。

姜维连连赞叹:神秘武当,果然名不虚传。此种精深武功,若为我蜀汉所用,何愁司马大军不破,天下不归?

    看看天色向晚,长生殿门仍无洞开之意。姜维放眼莽莽山林,一脸彷徨:武当山何其雄浑,若就此寻找避风珠,无异大海捞针。此去师父借天不到八日,再有贻误,岂不误了大事?

姜维连敲殿门,无人应答。环顾四周无人,立即运起轻功,飞身进入殿内。定神一看,但见大殿中央香火阵阵,仙气萦绕,几名道士木讷而守,表情木然。姜维心中直没好气:“明明有人操持,却紧闭殿门,何意故弄玄虚?”

姜维闪身进入内殿,正欲抓过一名道士盘问仙子下落。忽听山下马蹄声响起,两道士紧张地沿着门缝观望,随退飞速起身,转向殿前香炉,机关移处,赤脚仙子与另一道貌岸然老道姑转出,领头之人,正是武当道长空灵仙。

姜维脸露喜色,一个燕子翻身,钻入殿堂大梁之上。殿外,马蹄声住,捶门声起。两道士上前开门,一个身影对着后面挥挥手,翩然而入。

姜维定眼看时,差点失口叫出声来:司马老儿!来者正是魏军统帅司马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