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平文集
信息搜索
蒋平《生死避风珠》(4-7)
 
蒋平文集  加入时间:2009/2/21 16:29:00  admin  点击:1548
 

生死避风珠(4-7)

第四章

这司马懿跟武当山有什么关系?在眼下这个两军交战的紧要关头,他来武当山干什么?莫非,他识破了我替师父借避风珠的意图,前来阻挠?姜维很快排除了后一种可能。他死死地盯着司马懿和空灵仙,看看他们身上到底还会发生什么故事。

只见司马懿转身四顾,确信没有他人之后,随空灵仙来到大厅的香火炉下,对着神武大帝金像,起身三拜。空灵仙看看赤脚仙子:“赤儿,去看看门外那个中原行人走了没有?”赤脚仙子应声:“是!”,一边叫上殿内几名道士道姑,一同出门。

司马懿行礼完毕,转身看看空灵仙,一脸疑虑:“你刚才说什么?中原行人?”空灵仙随口道:“是一位中原武士,前来进行派别挑唆,赤儿年幼好胜,与之斗剑,我让她别理会。”司马懿点点头:“眼下正是魏蜀交战非常时期,要严防诸葛孔明使用奸计!

空灵仙随手点了一把司马懿的额道:“看看,还是被他打怕了不是。他再使计,也不会想到道家来吧。”司马懿摇摇头:“难说啊,当年我曹丞相被诸葛亮用武当借风珠偷来东风,烧得一败涂地……”说话间,空灵仙一转香炉脚,只听一声轻响,神武大帝像下出现一只大洞。司马懿身子一晃,即刻与空灵仙进入洞内。

姜维大气不敢出。这司马懿对武当山是如此熟悉,而且与这里的主持空灵仙关系如此密切,肯定有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藏身其间。他蹑手蹑脚赶到香炉前,正欲伸手转动炉脚潜入洞内,却听头顶传来一声低喝:“臭小子,想找死啊!有种的,随我来!”

姜维惊得抬头看时,却见一个身影在梁上飞速地穿梭,一下子朝西殿去了。姜维不及细想,起身就追。两个身影一前一后,一气追到逍遥谷。姜维终于看清了,施展轻功的正是适才跟自己交手的赤脚仙子。

只见赤脚仙子取下发夹,一缕秀发垂肩,配上明眸皓齿,真的是美若天仙。姜维几乎看呆了,一时忘了自己前来的目的。赤脚仙子脸色一红:“看什么看?臭小子,你刚才差点闯下杀身大祸,要是被道长知道你私闯行宫,就是天皇老子,也休想离开武当山半步。你知不知道,适才随道长进行宫的来人是谁?”

姜维随口道:“大名鼎鼎的魏军统帅,骠骑大将军司马懿,江湖上谁人不知?”

赤脚仙子奇怪了:“既是中原行人,又知司马将军大名,何不现身拜见?还要当梁上君子呢?”

姜维一笑:“我今日要找的只是空灵掌门,拜他何用?”

赤脚仙子神秘一笑:“那好,咱们交手这许久,还不知你尊姓大名呢。说,你到底是何方人氏,来武当山干什么?”

姜维双手一抱:“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在下中原行人,进山是为烧香还原,探访空灵道长,昨日已说得明明白白,仙子为何如此健忘?”

赤脚仙子一声冷笑:“武当圣地,空灵仙剑下向下不留无名小卒。我看你身手不凡,故而放你一马,求道长剑下留人,饶你私闯长生殿不敬之罪。不然,你如今躺在哪里都不知道!”

姜维不以为然:“仙子言重了吧。道长若要杀我,为何面都不见,话都不留?”

赤脚仙子又是一声冷笑:“你可以摸摸后背,道长早在上面留下一记,这是给你的告诫。”

姜维这才感觉脊背隐隐作痛,伸手下摸,竟留太极印疤痕一块。原来自己早已列入暗算之列,而这空仙道长出手是如此的狠准得度,力道用得恰到好处,可想其功力何等高深!姜维立马想起临行师父之告诫,暗叹这武当神功,当真是深不可测。他又惊又怒:“赤脚仙子,空灵道长为何要伤我,又为何要剑下手人?而你,为什么又要救我?”

赤脚仙子脸色一红:“你呀,问题哪那么多?我也感到奇怪,论剑法,你不及我。论身份,你是无名小卒,我干吗要救你?但我救了你,连我也感到奇怪呀。救了就救了,算你走运。你走吧,免得本仙子反悔,你会即刻葬身这荒山野谷。”

姜维双手一抱:“多谢仙子相救,维这就下山!”

赤脚仙子连忙道:“唉,小子,就一声谢谢就得了啊?一点规矩也不懂!”

姜维折转身来,忍住笑:“不知要离开这武当山,还有啥破规矩啊?”

赤脚仙子睁大眼睛:“刚才你说什么来着?维,你是蜀将姜维么?”

姜维叹口气道:“既然话已出口,只有从实招来。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蜀将姜伯约便是。”

赤脚仙子闪过狐疑:“原来你就是姜维!是不是诸葛亮孔明派你来的?”

姜维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难道,我就不能来这个地方?”

赤脚仙子大惊失色:“你干吗不早说,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吧,若让道长得知你的真实身份,就连我的性命也保不住啊!”

姜维满不在乎地:“好啊,要是能在这武当山圆寂,还能搭上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陪衬,该是人间的福份啊。”

赤脚仙子气得泪水直在眼眶打转。

第五章

长生殿内宫,线香阵阵,幽暗的灯火忽明忽灭。床头,传来阵阵淫声浪语,盖过了窗外徐徐林涛。

空灵仙伸出玉手,几次欲灭床头灯火,被床上的司马懿一把拦住。司马懿不住地摸着空灵仙胜雪的仙肌,呼吸变得急促而放肆。一通疯狂的云雨过后,司马懿从空灵仙丰腴的身子上滚下来,起身端坐床头,一脸疲倦。空灵仙迅速披衣起,将宫内灯火悉尽挑亮,然后对着司马懿灿烂一笑。

司马懿感慨地:“空灵,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么年轻、漂亮。”

空灵仙一挽发髻:“司马,说实话,我是不是老了?”

司马懿转身,亲一口空灵仙的面颊:“你老了,我还能年轻么?我现在屡败于诸葛孔明,人家都给我送来妇人衣冠,嘲我不敢出战,弄威信与尊严全无。你不是恨透了孔明么,为什么还是不肯出山相助啊。”

空灵仙一挥掌,司马懿一声惊呼,一个跟头直摔出去:“跟你说多少遍了,今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人。难道,你们男人心里,除了当官、打仗,就没有别的事?”

司马懿揉了揉摔得跌青的额头,一脸委屈:“诸葛孔明是我命中的克星,眼下我战事失利,军心涣散,如果你再不帮我,只恐再战之后,咱们连见面的机会也没有啦了。我这次来,实则也是在向你告别啊。”

空灵仙心里一颤:“为什么要说告别呢?难道,你就没想过,丢下你的荣华富贵,和我到这清风道观过一辈子吗?”

司马懿摇摇头:“男子汉大丈夫,只有战死沙场,哪有苟且温玉的道理?为一时清福,留下千古骂名,你就是杀了我,也恕难从命。”

空灵仙凄然道:“这就是你们男人啊,你还是赶紧走吧。说不准哪天,或者过一两个时辰,我动了杀人之念,恐怕你想跑也来不及啦!”

司马懿望一眼兀自垂泪空灵仙,顾不上额上伤痛,起身安抚:“要不,让赤儿跟我走吧。这些年,她跟着你精炼武当长剑,又修八卦布阵之术,已日臻纯熟。只要有了她,日后若再对阵诸葛亮的八卦阵,我也就无所顾忌啦。”

空灵仙怒目圆睁:“你们的事,少扯到赤儿身上!她还是一个孩子,道家清静之地,不容你们这些勾心斗角的臭男人来亵渎!”

司马懿一声冷笑:“若不是诸葛亮屡犯中原,我大魏何来如此之众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有,诸葛孔明对你的伤害还少吗?你就是再杀一千一万个隆中人,又能够阻止他兵犯中原吗?让赤儿跟我走吧,等平定了蜀吴,我一定抛开尘世杂念,解甲归田,一心一意,一生一世和你厮守到老!”

空灵仙喃喃自语:“你又在骗我!你抛不开的,赤儿也不会跟你走的。你还是走吧!”

司马懿恨恨连声:“我已经忍了很久了,我必须要告诉赤儿,她是我女儿,眼下为父有难,我有权带她走!”

空灵仙一记耳光,闪电般窜上司马懿脸庞:“跟你说多少回了,若让第三人知道此事,便是你我的死期!”

司马懿一脸苦相:“都快十六年了,眼前有女却不能相认,你宁愿让赤儿一辈子当孤儿?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现在让你打死了的好。”

空灵仙看着司马懿痛苦的表情,情不自禁又回到了十六年前——

靠着空灵仙借来的武当避风珠,诸葛亮在赤壁一战中成名;然而,功成名就的诸葛亮却违背当年的海誓山盟,迅速与黄承彦之女黄月英拜堂成亲,并且拒提身藏借风珠一事。是日,伤心绝望的空灵仙带上宝剑,发誓要与孔明同归于尽,却误入黄月英父女布下的八阵图。可怜空灵仙一身武当神功,居然没半点用武之地,被困阵中三日,奄奄一息之际,发现身边一张诸葛亮手书:“亮之成婚,实属无奈之举。我不爱这个女人,但我需要她的帮助。男人欲成大事,必弃儿女私情。见字后转西北角径走千步,出口即在眼前。”出得疑阵之后,万念俱灰的空灵仙投河自尽,却意外被一路过的魏将救起,此人便是司马懿。司马懿将空灵仙救回大营后,惊叹其美丽,要纳之为妾。空仙坚决不许,坚持要司马懿放下功名利禄,方能以身相许。为得美人心,司马懿采用权谊之计,信誓旦旦,送空灵仙回武当山之后,三天两头即往山上跑。空仙见这位救命恩人能说会道,对自己一往情深,又长得一表人才,也就默许做了他的情人。

空灵仙叹了一口气:“司马懿,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真正爱的人是诸葛孔明,哪怕他一世负我,也不会帮你与他为敌。之所以委身于你,一是对他的报复,二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但我们之间实实在在没有夫妻情分。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只是你死之后,这世上决无真心对我好之人,我绝对会自杀。那么,这个秘密就会被带到天上去,任何人都不得知晓。只是,赤儿将来怎么办?她一生下来就注定是个孤儿,没有父爱,也没有母爱,一生孤苦失落。”

司马懿呆呆地望着空灵仙,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六章

武当山下,清清泉水边,瀑布长挂,水珠成帘。姜维脱去长袍,凭风而立,显得英姿飒爽。赤脚仙子解开道袍,赤脚行水,对着姜维回眸一笑,娇羞俊美。

姜维呆呆地看着仙子秀美的身影,心里一动,眼里随即晃过爱妻金铃儿及爱子的影子,马上收敛目光,转身回望山顶,怅然若失。

赤脚仙子掬一把泉水拔向姜维:“姜将军,你有没有想过,留在咱们武当山?在这个洞天福地,与世隔绝,过神仙般的快乐日子?”

姜维点点头:“武当圣山,确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怎耐姜维是已有家室之人,今生无缘与仙子共修百年矣。”

赤脚仙子花容失色,身子一歪,差点摔倒:“你,你说什么?你已经,成家了?”

姜维低头:“对不起。维初见仙子面,一时动了凡心。但维乃堂堂汉将军,不能欺骗仙子,贪图享乐,行苟且之事。”

赤脚仙子泪光一闪:“那,你快告诉我,见了我之后,你就没有想过,抛开家室和欲念,去过人生知己,另一种神仙般的生活?”

姜维道:“维心中只有大汉使命,只有师父的知遇之恩。蜀汉大业未就,无以为报,无心安享清福啊!”

赤脚仙子道:“你是说,如果有人帮你成就大业,报答师父的恩情,你会用一生一世,去报答她么?”

姜维道:“维是个重情信义,知恩图报之人。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是要搭上性命,亦是在所不惜。”

赤脚仙子破涕为笑:“谁要你的命了?我只是要你这个人。说吧,如果我帮你弄到避风珠,破了魏军之后,你会跟我回武当山么?”

姜维双手抱拳:“只消避风珠能为师父借来天命,维会答应跟你进山,今生为你做牛做马,亦是无怨无悔,只是维但不能背叛妻儿,干不仁不义之事,否则,一死而已。”

赤脚仙子颤声道:“这么说,我的话还等于白说啊。对于避风珠,我劝你别做梦啦。空仙道长与诸葛亮如今已是不共戴天的仇家,她不会借给珠子的。除非,你师父亲自来求,向她道歉。更何况,她如今的相好,是你们的死对头司马懿将军,就凭你的身份向她借镇山之宝,不是与虎谋皮么?”

姜维忧心忡忡:“那又能如何呢?就不能想个两全之策?”

赤脚仙子沉思良久:“两全之策只有一个,就怕你不同意。”

姜维道:“我这里没有做不成的事,我此番前来武当,如若借不来避风珠,也决计不会活着回去。”

赤脚仙子盯着姜维:“你必须马上向我求婚。我今晚就跟师傅说,从今不再当道姑,师傅从小就疼我。她答应过我,只要我看上谁,随时可以离开这个地方。然后这山上的物件,可任选一件当嫁妆!”

“仙子,你这般美貌,难道,这么多年,一个人也没看上?”姜维感叹。

“过眼的男人千千万,赤脚今生今世只看上一个,那便是姜将军你!”赤脚仙子盯着姜维,眼神大胆而热烈,“昨天你那一阵叶剑,我就感觉,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也许,这是我上辈子欠你的。”

姜维低下头:“我可以答应你,为了早日借得避风珠,即刻向空灵仙求婚。但只能演假戏,不能当真做的,维行事向来言出必践,光明正大,免得到时,你怪我无情。”

赤脚仙子道:“谁让你当真的?人家就是看上你这个人真心,才真心帮你,早日借到避风珠,你想哪去了,我的好心,都让你当驴肝肺了!”

姜维躬身,给赤脚仙子行叩谢大礼:“维这里代表师父和蜀汉,感谢仙子大恩大德!若有来世,维做牛做马,定当报答!”

赤脚仙子扭过身,偷偷抹去脸上的泪珠:“我不要来世,我只要你今生。或者,今天也行。”

第七章

武当山顶,司马懿步心灰意冷地步出长生殿。

十多年了,司马懿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失落:自己几乎用生命和灵魂深爱着的女人,居然只是一且躯壳!此刻,他对诸葛亮的恨,已经达到了顶点:这个命里的克星,战场上威风八面,占尽风头;而且在获取女人芳心的较量上,也是谋略过人。若不是怕伤着女儿赤脚仙子,他几乎想马上号令三军,将武当山铲平,以泄心头恶气。正在行走之间,司马懿忽见山下一前一后,两个年轻人的身影欢快而来,女的是自己的女儿赤脚仙子,男的呢?似曾相识,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他连忙退避一旁,悉心观察,越看越觉得可疑。

长生殿内,空仙灵望着司马懿孤独远去的背影,忽然有一种说不出口的解脱。女大当嫁,空灵仙不希望她一辈子留在山上当道姑,几年来,暗中不知搓合了多少次机会,让女儿接触一些男子,但赤脚仙子一个也没看上眼;仅仅是两天时间,空灵仙忽然发现女儿粉面含春,芳心大乱,说话吞吞吐吐,知道必定是陌生美男让她动了凡心。本来,空灵仙对姜维也有好感。但由于姜维来得突然,而且身份诡秘,担心女儿冒失行事,误入别人圈套,所以对女儿的失态,故作不知,以观下一步的反应。

空灵仙正在寻思间,忽然山门大开,赤脚仙子拉了那个陌生男人,欢快地奔将进来。

赤脚仙子望了一眼姜维,羞怯地开口:“师傅,今日中原行人已向我求婚,我,我……”后面的话,居然说不下去。赤脚仙子望一眼姜维,含笑点头:“赤脚儿,你先到外门看着,莫让外人进来。我正有话,要单独和这位中原行人谈谈。”

却说山道之上,司马懿想着适才与赤脚仙子牵手的男子,心事满怀,一步三回头。忽见魏军探马高举令旗,一路火速驰来,见到司马懿,翻身下马:“报镖骑将军,蜀中细作来报:诸葛亮今日中军帐做七星大法,蜀中大将姜维已于前日离开大营,去向不明。”

司马懿一脸狐疑:“姜维乃诸葛亮关门弟子,如此紧要关头离开蜀营,必有大事。诸葛亮在这个关键时刻军中做法,意欲何为?”

探马道:“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司马师将军请镖骑将军速速回营,以商大事。”

司马懿一挥手,打断探马的话:“还有什么商量?你先回答我,细作所说诸葛亮所做法事,是不是七星血月大法?”

探马呈报:“正是,在下忘了细说。细作说,诸葛亮早在上个月,已经夜不出营。军机大事,都交与姜维打理,前日,蜀将杨仪与魏延发生争执,闹到营里,不见姜维出面议事,细作才发现此间奥妙,分析说,姜维很可能受诸葛亮之命,外借法器去了。”

司马懿脑海里再一次闪过与赤脚仙子牵手的陌生人,略一沉思:“外借法器?七星法事,必长明灯高悬,七灯光亮如昼。若无避风之宝,一旦我军来势,威风过处,无灯不灭,岂不功败垂成?”当即命令探马:“速传我将令,我出营之事继续保密。另外,告诉司马师将军,速命夏侯霸、郭淮集结本部人马,明日起分步骚扰蜀中大营。蜀军如若坚守不出,诸葛亮必染大恙,到时我率三军齐出猛攻,蜀军必破!”

探马接令而去。司马懿一脸兴奋,吩咐便装随行原地待命,自己策马回头,赶往武当山。

长生殿内。赤脚仙子与姜维面对空灵仙,长跪不起。

空灵仙转过身去:“这位年轻人,说话密不透风,且一张口就要借我镇山之宝。定是事出有因,来者不善,为师很不喜欢。你们认识不到三天,就谈婚论嫁,这事为时过早!”

赤脚仙子望一眼姜维,脸色绯红:“妈,我与中原行人一见钟情,自愿生死永随,您就成全了咱们吧。”

空灵仙狠狠地瞪了赤脚仙子一眼:“千里迢迢只为一婚,好象三生有约。再说,完婚只为借珠求父,似有交易之嫌,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吧?”

姜维望一眼赤脚仙子,起身上前一步:“道长猜得没错,我与赤脚仙子素味平生。只因为家父病情危急,欲请名师做七星法事,想借武当避风珠一用。上山途中,有幸剑逢对手,识得赤脚仙妹,自愿结为夫妻,永结同心,还望道长恩准!”

空灵仙点点头:“你这么一解释,倒也合情合理。赤脚儿,你过来,为师也有话单独问你,中原行人,你且将门看好,莫让外人进来。”

赤脚仙子深情望一眼姜维,轻轻点头,随空灵仙转进了行宫。

姜维在大堂静等,良久,不见空灵仙师徒出宫,心中焦虑。这时候,山下又传来急促马蹄声。姜维迅速赶到门边,透过门缝看时,却见司马懿跃身下马,急急奔大殿而来。

姜维心说不妙:“司马老儿突然折回,想必是发现了我的行踪。我且起身一避,且看他如何行事?”危急时刻,姜维摸到了师父临时托付的锦囊,正欲开启,耳边又响起诸葛亮的话:“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自暴身份,更不可私拆锦囊。记住,囊内物件可助你一臂之力,亦能毁你一念之间!”姜维思恃再三,马上又将锦囊藏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