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平文集
信息搜索
蒋平《生死避风珠》(8-13)
 
蒋平文集  加入时间:2009/2/21 16:27:00  admin  点击:1881

 

 

第八章

长生殿内,司马懿挥剑,支开前来阻挡的道士。大殿之下,司马懿使劲转动机关,不见洞开。司马懿心中焦虑,对着行宫地道口一阵猛踢。

宫口缓缓开启,空灵仙与赤脚仙子并肩而出。空灵仙望一眼司马懿,没好气地说∶“你不是走了么,又转回来做甚?”

司马懿盯住赤脚仙子∶“仙子,适才在山下,跟你一道携手的那位年轻人,如今在哪里?”

赤脚仙子一扭头∶“不用你管。”

司马懿狠狠地盯着空灵仙∶“据最新消息,蜀中大将姜维业已离营,此人功夫精湛,行踪跪秘。如果没猜错的话,此行是来武当山借避风珠的,正是姜维本人,他此行目的是为了借珠去救他的恩师兼义父诸葛亮!”

空灵仙盯住赤脚仙子,表情惊异∶“赤儿,真有此事?”

赤脚仙子瞥一眼司马懿,没好气地说∶“师傅,你休要相信他的胡话,什么诸葛亮,什么姜维,我一概不知。我只道他叫中原行人,和我一见钟情,自愿结为夫妻,干你可事?何故要将你们的斗争扯到一起?”随即对着大堂一招呼,“中原行人,你就赶快出来吧。咱明人不做暗事,看他能奈你何?”

姜维听得赤脚仙子呼唤,随即从后院闪入。盯着司马懿,双目喷火。

司马懿倒退两步,一脸狐疑∶“中原行人,我怎么看你如此面熟?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来自蜀汉大营。如果我还没老到昏花眼的地步,你的名字叫姜维,字伯约!”

> > 空灵仙厉声道∶“中原行人,你到底是不是姜维?你求婚借珠,到底是不是为了帮诸葛亮做法?”

> > 姜维盯着司马懿∶“我不认识什么姜维,也不是为什么诸葛亮,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这次上武当山,是来借避风珠救父亲的,你们都认错人了。”

> > 司马懿道∶“能够知道武当避风珠的,这世上也没几个人。阁下的父亲如此精通法术,深谙世间宝物,即使不是诸葛亮,恐怕也与他有解不脱的干系吧?”

姜维拉过赤脚仙子∶“仙妹,休要与这老朽理论。避风珠借便罢,不借也无妨。咱们,还是早早下山吧。”

> > 赤脚仙子抬头看看姜维,又看看空灵仙∶“可是,避风珠是非借不可的。公公重病在身,我既已为你妇,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师傅适才跟我说,避风珠须得两天后,避九日,沐法事,方能取出。咱们,还是再等等吧。”

姜维瞟一眼司马懿,满不在乎地说∶“师傅刚才也是对我说过,让我们先拜堂成亲,尔后她会亲自挑选良辰吉日,送珠前来。”

司马懿气得浑身发抖∶“姜维,你就不要再演戏了!如今山上山下都是我的兵,你就是插上翅膀,也休想飞出这方圆百里的武当山。姑念你是大魏旧臣,武艺超群,只要你及早悬崖勒马,早日归顺大魏,我保管你日后尽享荣华!否则,我即刻通知大营,速速发兵,铲平武当,以绝后患!”

空灵仙厉声道∶“中原行人,你以底是不是姜维?是不是诸葛亮派来骗取避风珠的奸细?你是不是还想骗我女儿?今日不说清楚你的来意,休怪我剑下无情!”

赤脚仙子挺身上前,护住姜维∶“师傅,他真的是中原行人!不是那个什么姜维。赤儿愿以性命担保,他,他真的不是什么奸细!”

> > 姜维拉开赤脚仙子,眼睛久久地盯着司马懿,一字一顿地说∶“不错,镖骑大将军,我就是姜维!将军神明,不愧是师父的棋逢对手。我此行目的,无一能瞒过将军眼睛。维此番武当山之行,原本是奉命行事,不过,适才听将军一席话,深受启发。眼下蜀汉气数已尽,我当尽早弃暗投明。不知将军适才承诺,可否算数?”

> > 司马懿哈哈大笑∶“果然不出所料,诸葛亮聪明一世,也有糊涂一时。万没料想他如今的性命,悬于武当一线!姜将军弃暗投明,真乃识时务之俊杰也。老夫适才承诺,绝不食言。我还答应你,事成之后,我当明奏魏主,亲自为将军主持婚礼!”

赤脚仙子望一眼姜维,担扰之中面露羞色。空灵仙子望一眼司马懿,又看看毕恭毕敬的姜维,脸色铁青,随即一言不发走入行宫。

> > 第九章

入夜,武当南岩口。轻风徐来,星光满天。空灵仙手持玉箫,乐音幽远而凄凉。

赤脚仙子看着师傅渐生的华发,静心长坐,直望长天柱峰顶,内心酸楚。

一曲终了,赤脚仙子打破寂静∶“师傅,我想问您一件事。您可得如实回答我!”

空灵仙说∶“你问吧,师傅能有什么事瞒过你呢?”

赤脚仙子压低了声音∶“您可得告诉我,您是不是我的生身母亲?还有,我的生父,是不是司马懿?”

空灵仙身子抖了一下,迅速恢复了镇定∶“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你是我山下捡来的。师傅这辈子,是一个无家可归的道人,哪是你的生母呢?”

赤脚仙子站起来∶“师傅,您就别再瞒我了!我知道您跟司马将军的关系,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我的生父了。为什么,到这个份上,您还不让咱们父女相认?难道,您还要一辈子将这个秘密瞒下去吗?”

空灵仙终于强忍不住,泪水象断线的珠子般落下来∶“赤儿,你休要逼我!很多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更好。诸葛亮也好,司马懿也罢,他们都是无情无义的男人,为了江山社稷,他们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做得出来。姜维跟他们,恐怕也是一丘之貉。只是我见你如此钟情姜维,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为师今后天天在神武大帝面前祈祷,保佑你们幸福安康!”

赤脚仙子垂下泪来∶“师傅,我知道您对赤儿好。赤儿即使非您亲生,你对赤儿今生情份,早已远胜亲娘。只是赤儿至今有一事不明,您不是对诸葛亮恨之入骨么?如今司马懿要和姜将军里应外合,他纵有通天本领,也难逃此劫。您的大仇,也可以报得,从此可以不再到隆中人身上出气了,您为何还如此心事重重呢?”

空灵仙喟然长叹∶“赤儿有所不知,这诸葛孔明虽然对我不仁,渎我借风宝珠,但也算不上坏人。若让他就此战败,他势必不活,误了他一世英名,我内心还真是不忍。”

赤脚仙子一脸困惑∶“难道,您还是打算,要将避风珠借与姜维,让成败自天而定?”

空灵仙点点头∶“我观这个姜维,说话办事一身正气,不象是贪图荣华富贵之辈。他如此一念之间投降司马懿,其间定有蹊跷。如今魏营也是军心焕散,两军现在斗智斗勇,成败都在此一役。无论谁胜谁负,受难的都是黎民苍生。再说,就是司马懿大军退去,诸葛亮若想延寿,也势必派人来搜山寻珠,到时武当山又将面临一场浩劫,便是为师的罪过了。倒不如让姜维带走避风珠,一了百了,以求清静。”

赤脚仙子沉思良久∶“要不,您亲自找姜维谈谈,反正他已是赤儿未来的夫婿,如果他能及时告知您真实的想法,现行决断,还来得及。您看如何呢?”

空灵仙叹一口气∶“也只有如此了。”

却说长生殿内,司马懿将五丈原两军对阵图展开,召过姜维,对下一步破蜀之战正作悉心安排。赤脚仙子从前门跟进∶“姜将军,师傅请你过南岩一叙。”

司马懿眼珠子一转∶“我们正在研究军机大事,有什么事情还要单独约见?让你师傅过来,我与姜将军正有要事,要与她共商!”

司马懿话音未落,空灵仙飘逸而入∶“你们的要事,与我们妇人何干。我找姜维,只为赤儿婚姻大事。你们魏蜀相争,不就为避风珠么?我只想赤儿婚姻大事一定,即日起远离世上纷争,你如仍想操心,全交由你办理好了。”

司马懿看看姜维∶“空灵仙说得也是,现在是非常时期,避风珠须得与你我同行,若不慎落入蜀人之手,后果不堪设想!空灵仙,避风珠如今在哪里?可否即刻动土?”

空灵仙摇头道∶“仙珠就埋在天柱峰顶,下挖九尺,沉香炉内。如若忌日动土,避风珠自然失灵,且危及武当山基,慎重切切!”

司马懿对姜维点点头,随即大声吩咐左右∶“马上派兵封锁天柱峰顶,明日一早行祭拜大礼后,开顶取珠。”

> 南岩口,空灵仙与姜维徐徐攀行。

> > 空灵仙盯着姜维,一字一顿地问∶“姜维,我瞧你也是身正行明之人,你跟我说实话,今生今世,会永远对赤儿好么?”

> > 姜维拱手道∶“维既然已经应答应婚事,必当与赤儿白头偕老,师傅尽可放心。”

> > 空灵仙点点头∶“如今你已弃暗投明,避风珠对你而言,已无多大意义。我打算明日弄一假珠与你,让仙珠永镇武当,等你们衣锦还之际,也好有个寄托,你以为何如?”

> > 姜维望着空灵仙,目光焦灼而恳切∶“不,师傅,避风珠必须得借!司马懿此计,是要与我里应外合,孔明生性多疑,假避风珠必然逃不过他的眼睛,如果引起他的警觉,只恐前功尽弃,坏了行军大事啊!”

> > 空灵仙冷笑一声∶“行军行军,又是行军!说实话,到现在我还猜不透你们的真实用心。但我告诉你,赤儿虽非我亲生,但却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听说,你在汉中早有家室。可怜赤儿一世,只配嫁你作妾。避风珠我可以借与你们,但你要真心待她,所以今晚,我就打算为你们举行行房大典,你如逢场作戏,休要怪我无情。”

> > 姜维道∶“司马懿已答应事成之后,为维举行成婚大典,如此草率行事,只恐他心生疑虑。维实在难以从命!”

空灵仙厉色道∶“我意已决,司马懿那方我来解释。今夜便是见你诚心之时。你若存心耍赖,愧对赤儿,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 > 第十章

> > 武当西殿,洞房花烛夜。赤脚仙子披红挂彩,一脸喜色。姜维心事重重,看一眼床头的赤脚仙子,放眼窗外明月,犹似妻儿面庞,表情痛苦。

> > 赤脚仙子起身,紧贴姜维,柔情万种。姜维伸手,揽过娇妻,心情郁闷。

> > 赤脚仙子抬起头∶“姜维,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

> > 姜维∶“赤儿,维第一次见你,便已魂不守舍。今生爱你,已远胜爱自己的生命。只是,大业未就,家有娇妻小儿,维未敢心存苟且,做那世间负心薄幸之人,只恐今后怠慢于你,所以诚惶诚恐,于心难安。”

> > 赤脚仙子羞怯万分∶“今夜你我既成夫妻,想那么多干什么?时辰已然不早,还是,早点上床安歇吧。”

> > 姜维为难地∶“维已跟赤儿解释过,有家室之人,不容半点非份之想。今夜如此草率成婚,实在出于空灵道长压力。此番潜入武当,重命在身,实在不思男女之事。何况你已答应过于我,假戏不能真做。否则,维背叛天条,有负道义,只恐贻误军机,万劫不复!”

> > 赤脚仙子松开姜维的手∶“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没有了解你的真实用意。你也始终不肯和我说实话,叫我如何帮你?我若不真心待你,又怎肯委身下嫁你这个有家有室之人?我答应你,只消借得避风珠,任你帮谁助谁,我嫁鸡随鸡,妾随君意,决不会为难你半点。大不了我跟仙母隐居深山,了此残生。我,我只是希望,若能为你生下一男半女,我会养他成人,继承武当衣钵,就谢天谢地了。就象我如今,不知生父真面目……”说到这里,赤脚仙子眼热心动,身子已无法把持。

> > 姜维扶住赤脚仙子,一把抱起她的玉体∶“你我既为夫妻,今夜良宵,我也不再相瞒。我只道师傅跟司马懿情深义重,但诸葛丞相对维情重如山,此生唯有以死相报。我委身投降司马,实为诈降。师傅武功高深莫测,只怕她旧情难弃,维此行借珠,实无把握。只有凭真心借得真珠,出得武当,司马懿身边无高手相助,届时你我联手借机夺珠,大事可成矣。”

> > 赤脚仙子叹口气∶“我也料定你会有此一着,只想要你亲口证实而已。既如此,我当以妾身名义,全力助夫君成就大业。”

> > 姜维爱怜地抚着赤脚仙子秀发∶“我知道你对我好,维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只是金玲儿对维情深义重在先,维必跟她妥善处理此事。只要此番大难不死,今生今世,维发誓会许你以爱妻的名义,将来告老还乡,和你白头武当。但是今晚,无论如何不能越这雷池半步。”

> > 赤脚仙子点头赞叹∶“难得你如此深明大义,赤脚得与将军成婚,今生知足矣。可是,母亲已给我白丝巾,明晨若不见红,只恐她另有想法。”

> > 姜维望一眼窗外,随手扯下纱帐,悄声对赤脚仙子道∶“这个好办。”遂取剑欲对手指划下,赤脚仙子一把夺过长剑∶“当师傅是傻瓜不成?她会用仙药应验,你的血种,能瞒过她的眼睛?”姜维轻轻抚摸赤脚仙子,赤脚仙娇喘阵阵。

> > 窗外,一个身影如轻燕飞离。其时,香烟阵阵,蛉语低吟。好一个蜀中大将姜维,临危不惧,坐怀不乱,顶天立地真男儿。

> 长生殿行宫内,空灵仙闪进门庭,兴奋地扑向司马懿。

“成了,我亲耳聆听他们行房,赤脚儿总算今生有托啦。”司马懿不住地亲着空灵仙,表情甚是兴奋∶“要不,明日一早,我们即向他们公布身份,也好名正言顺?”

> > “不妥!”空灵仙推开司马懿,“你在大魏有妻有妾,咱们偷生赤脚儿,早已是无名无份,一旦让世人得知,你这个镖骑大将军还有何面目引军作战,立于天地之间?”

> > 司马懿猛然警醒∶“还是你想得周全!只怪我一时兴奋,冲动之下,几乎误了大事!”司马懿当即拉过空灵仙,将她按到床上。

> > 空仙灵先是反抗,继而呻吟不止。司马懿气喘吁吁下来,忽然想起空仙灵昨日之语,立时露出不快神色∶“你还想着诸葛亮吗?他能有我这般待你?”

> > 空仙灵怒目相看,一记耳光,司马懿脸五只血印重现∶“去死吧你!司马懿,我告诉你,今后若再在我面前提这个人,你会死得很难看!还有,我也一并告诉你,你永远比不了孔明,不管在哪一方面!”

> > 司马懿象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走出行宫,立即召来快马∶“速传我密令∶召夏侯霸将军,让他引军在路上接应避风珠回营。一旦路上姜维有变心,当全力殊之。”

空灵仙奔将出来∶“万万不可!姜维即使变心,也是赤儿的丈夫,你的女婿。你不能让我女儿年纪轻轻守活寡!”

司马懿面无表情∶“姜维原乃魏军名将,误信诸葛亮馋言,弃明投暗,误了人才。若他执迷不悟,我也只能忍痛割爱,赤儿未来,我自会为她安排。”

> > 空灵仙柔情道∶“我看姜维此番是真心归顺。避风珠乃武当命脉,若真动土移根,只恐危及武当根基。不如明日取一假珠,让你随身携带,此事只有我们两人知晓,万一其间有诈,真珠在我手心,也好有备无患。”

司马懿回心转意∶“还是仙儿灵明。有此精细安排,此番孔明就是道能通天,也必是在劫难逃!”

> > 第十一章

> > 回营大道上,尘土飞扬,姜维跟赤脚仙子一使眼色,双双马上飞起,赤脚仙子一把揪住司马懿双手,姜维伸手入怀,取出避风珠。

> > 司马懿又惊又怒∶“姜维,你果然是诈降,堂堂魏将,为何要当蜀狗帮凶?”

> > 姜维冷笑道∶“司马老儿,我堂堂汉将,岂肯降你走卒?如今你身边没了贵人相助,休要怪维无情,明年今天,便是你的祭日。”说罢,拔下银枪,直指司马懿。

> > 司马懿面如土色,立即破口大喊∶“救命啦,有斩叛将姜维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 > 众军土蜂涌而上,姜维一抖长枪,梨花般上下翻飞,转眼之间搁倒一大片。余下军土见状,皆作鸟兽散。

姜维盯住司马懿,眼中喷火∶“司马老儿,你今生数番与师父为敌,坏事做尽,终于也有今天,待维亲手取你首级,顺便给师父一个大礼!”

> > 姜维正欲动手,赤脚仙子忽然一个箭步,剑指姜维。两下枪剑相交,一声锐响。司马懿趁机逃出圈外,跃上战马,转身狂奔。

> > 姜维盯着赤脚仙了,怒声喝问∶“赤儿,你,你,为什么要救他!”

> > 赤脚仙子面无表情∶“不为什么,赤儿谁也不帮。只因为这个人,于赤儿有生身之恩,你不能杀他!”

> > 姜维绕开赤脚仙子,催马直追司马懿。

> > 赤脚仙子一声怒叱,飞身拦住姜维,两人一阵厮杀。司马懿停住脚步,转身对赤脚仙子道∶“赤儿,帮为父杀了这个无情无义的小子!”

> > 赤脚仙子凄然道∶“赤儿如今已为他人之妇,嫁鸡随狗,大不了与他同归于尽,对不住了,司马将军。”

> > 司马懿犹豫地∶“赤儿,我,我可是你生身父亲啊!”

> > 赤脚仙子道∶“但是,你从来没给我半点父爱,而且,仙母也从来没跟我讲过,谁能证明!”

司马懿仰天长叹∶“罢了罢了,养虎伤身。从今往后,你我还有父女情分么?”

司马懿话音未落,前方尘土大起,魏偏将军夏侯霸自引本部大军,杀奔而来。

司马懿兴奋地大叫∶“夏侯将军,来得正好!快快捉拿姜维这厮,回营之后,定当重赏!”姜维闪过赤脚仙子长剑,恳切地大叫∶“赤儿,速跟我回蜀汉大营!”

> > 夏侯霸纵马挺刀∶“姜维小儿,司马将军料定你诈降骗珠,你已被魏军重重包围,速速下马受擒,可免你一死!”

> > 姜维轻蔑地看一眼夏侯霸∶“就凭你?这倒要看我这根银枪答不答应?”

> > 赤脚仙子道∶“你带了珠子快走,这方交给我处理便是!”

> > 司马懿想起什么,连忙喝住夏侯霸∶“夏侯将军,休伤了我女儿,放他们走吧,你速领兵马回归本阵,以免蜀军偷袭!”

> > 夏侯霸望望两人,又望望司马懿,惊疑未定。魏军止住阵脚,眼睁睁看着两人绝尘而去。

> > 夏侯霸大为不解∶“司马将军,为何放虎归山?那姜维再英勇,也拦不住我一万大军围截,避风珠定然逃不出掌心。”

> > 司马懿道∶“不必费力,他们夺走的只是一枚假珠。再说,赤脚仙子已嫁姜维为妻,处处护他,一旦有个闪失,我怎好向空灵道长交待?”

> 山谷口,姜维转身勒马,不见魏兵追来,顿生疑窦∶“司马懿算准我借珠救主,却如此轻易放虎归山,难道其中有诈?”

> 赤脚仙子一脸不解∶“昨日为让母亲开山取珠,司马懿也在旁边观望,我亲手验证,应该不会有诈!”

> 姜维急切道∶“速速打开藏珠盒,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 赤脚仙子打开珠盒,只见避风珠耀眼,光芒处,漫山遍野西北风劲舞,珠下有一行小字∶“避风珠分雌雄二珠。此为雌珠,风指西北,若欲避风,必须取来雄珠,双珠合一,否则,西北风大至,寸草不留。”

> 姜维失色道∶“仙母为何独留一雄珠在山?难道,是她旧恨未灭,存心要师父的命么?”

> 赤脚仙子不及细想∶“事已至此,咱们只有重回武当山,跪求仙母,再赐雄珠,以成大事。”

> 第十二章

> 武当山,长生殿内,空灵仙轻吹玉箫,表情木然,面对赤脚仙子和姜维哭求,只是不理。

> 姜维叩头流血∶“维心系蜀汉,自知骗仙母不义,但一心为主,日月可鉴,还望仙母借来雄珠,早成大事。维今生就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

> 空灵仙放下玉箫,轻声叹道∶“我既不要你们做牛,也不要你们做马。你们就不能信我一句话,远离尘世纷争,好好做一回人呢?而且,跟你们说多少遍了,我手里没有雄珠,雄珠早已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失踪。武当山向来西北风盛,也因此而起。没有就是没有,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呢?”

> 姜维盯着空灵仙∶“维没跟仙母说实话,已经知错了,仙母若不肯因此授珠,维就长跪不起,直至气绝。”

> 赤脚仙子也相伴姜维跪下∶“赤儿愿伴夫君长跪,请仙母乞怜。”

> 空灵仙恨恨连声∶“那你们就在这儿等死好了!”起身,拂袖而出。

> 夜幕降临。望一眼满天星火,赤脚仙子喃喃自语∶“难道,咱们就这样死在武当山上了?”

> 姜维想起一事∶“师父临别前授我一锦囊,吩咐我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打开,否则会速招杀身之祸!”

> 赤脚仙子道∶“如今跪下去是死,打开也是死,倒不如看看到底是啥物事?”

> 姜维点头称是,当即取出锦囊,揭去面纱,只见一小包徐徐圆立,细看竟然是一颗与避风雌珠一模一样的珠子。

> 与此同时,武当山的西北风雨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两人正在惊惧,只见空灵仙目光呆滞,发疯般地破门而入∶“诸葛孔明,是你回了来么?你终于回心转意了?你终于将雄珠送归武当?你终于肯回来见我了,是不是?”

> > 姜维伤心道∶“仙母,师父病重,未能成行,特命我带此锦囊前来!”

空灵仙失色道∶“真是孔明叫你带来的?这便是避风雄珠啊!当年孔明就是用它,借来东南风火烧赤壁,大破曹军。只是,他功成名就之后,为练八阵图,私吞武当宝物,负心薄幸,才招至如今大祸。如今他终于思通世事,归还宝珠。他,他还说过什么没有?”

姜维木然道∶“他还说,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易打开锦囊,否则会招杀身之祸。”

空灵仙哭喊道∶“他还是那样瞻前顾后,他料定我不会原谅他。这么多年了,他为什么还是那样自私?当年,我轻信他,私拿借风珠让他三日内借来东南风,但他却见物生异,可怜我还珠不成,被长生道长闭关思过十年。若不是司马懿舍命相救,我和赤脚儿至今还得住在南岩绝壁,食野菜为生。这十多年来,孔明却为了八阵图,贪珠不还,娶丑八怪为妻。他一生自谓神机妙算,知道司马懿大军袭自东南,帐内东南风盛,不足以施七星法事,故而想还珠问路,借来雌珠定风保灯。他以为,我今生恨他入骨,见珠如人,你会惹杀身之祸,却又怎知一个女人内心的真爱?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他以为,若不还雄珠,我即不肯借雌珠,却不知这借风珠与避风珠原是雌雄一对,要想真正的风调雨顺,须得双珠壁合啊。其实双珠本已到了你手里,你们就是不肯相信,还要来回这般折腾,可悲可叹啊!诸葛孔明,你一生都在算计别人,到头来,算计的怎么成了自己!”

> > 姜维如梦方醒∶“原来,我已身藏双珠,怎么就不知道?误信啊,误人啊,误事啊!假如我不这般来回折腾,早两日带双珠回营……”

> > 空灵仙顿足道∶“世上没有假如。事已至此,我也不再隐瞒,赤儿原本是我与诸葛孔明遗腹之子,当年孔明娶黄月英时,我告诉过他,希望他能回身转意,谁知他竟是如此狠心。司马懿有恩于我,他不知与我苟合之时,我已有孕在身,事后认赤儿为女,我教他通天连理之法,也是知恩图报。我要让孔明知道,在黄月英与我之间,他真正失去的是什么!”

> > 赤脚仙子失声痛哭∶“妈,您这又是何苦啊。您再恨孔明,也不可助桀为谑。孔明既然有心归珠,必生悔意,他内心其实一直有你。”

空灵仙摇摇头∶“他内心只有那个蜀汉王朝。他若早一天还珠,空灵必将随他下山,平定中原。早知如此,你们当与我讲明一切,也不会误过时辰!如今已是作法第九日,司马懿既已识破机关,肯定率大军迎头进犯,也不知那方生死如何?快去救他吧,但愿神武保佑,诸葛孔明能逃过此最后一劫!”

> > 第十三章

> > 五丈原前,魏将郭淮引军猛攻蜀营,蜀军拼死抵档,东南风大起,阵营吃紧。

> > 蜀将魏延见势不妙,直奔中军帐。其时,东南风呼啸。中军帐里,孔明披头散发,大帐之中,内安七盏大灯,外放七七四十九盏小灯,分代北斗之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星,正中长明灯至于太极图上,尚且明亮。诸葛孔明沐浴斋戒,身披道衣,手持宝剑,面南而祈,恰如当年七星坛借东风之时,只是鬓发已花白,脸上颇显沧桑与憔悴,颔下亦已皆是白髯。

> > 远处,姜维与赤脚仙子拍马而来,被夏侯霸迎面截住,双方一场混战。

> > 姜维跃马挺枪,拼死抵住夏侯霸,一边大声命令赤脚仙子∶“赤儿,速去中军大帐定风,不然就来不及了!”赤脚仙子飞身亮剑,杀开一条血路,直奔中军大帐而来。

> > 中军帐,假姜维拔剑挡住魏延,被魏延一把掀翻∶“我说杨仪那小子为何如此猖狂,姜伯约为何如此不济?原来是个冒牌货呀。”遂闯帐而入,东南风迅猛跟进。

祭坛之上,长明灯不住摇晃。孔明大惊,忙弃剑护灯,但无济于事。长明灯火逐渐变微,直到熄灭。此时,东方已出鱼肚白。

> > 孔明呆望着魏延,面如死灰。

魏延不明就里,急急呈报∶“魏军郭淮劫营,来势迅猛,姜维只身离营多日,我们,我们都快撑不住了。”

> > 孔明咳嗽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姜维不日即归,传我将令,三军不可轻动,魏兵很快就会退去。”魏延得令,转身出帐。帐外,赤脚仙子打开双珠,大风顿止。

赤脚仙子兴奋地大叫∶“风退了,风退了!”

孔明望一眼赤脚仙子,又望一眼静静的营寨,踉跄欲倒。

姜维杀退夏侯霸,高喊着“师父”冲入帐内,望着脸色苍白的孔明和熄灭的长明灯,顿时明白了一切∶“师父,维儿来迟了!”

孔明望着姜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维儿,你终于回来了。”

姜维道∶“我回来了,避风珠借来了。”

诸葛亮摇头道∶“没有用了,长明灯已熄,我必不久于人世。”

姜维哭道∶“师父,长明灯不过是一灯之念,您不会有事的。”

孔明摇摇头∶“谋事成人,成事在天。天意要我走,这是没法更改的。”说话间,孔明发现了姜维身边的赤脚仙子∶“这位是□□”

姜维∶“这位是空灵仙的女儿赤脚仙子,也是您的女儿。空灵仙临别交待,让赤脚仙子今后助您一臂之力!”

孔明拉过赤脚仙子的手,眼里露出慈爱的目光,忽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我一生都在与曹魏作战,哪能再累及下一辈。都怪我一生过于谨慎,为了蜀汉江山,私藏借风珠,不知空灵内心,理应遭此大难。这是我的报应,报应啊!”

赤脚仙子哭喊∶“您可不能有事,赤脚从小没了父亲,您可别在一见我时就离我而去!”

孔明指着姜维和赤脚仙子∶“你们,扶我进帐内。”

> 中军帐里,孔明指着兵法四十二部∶“此乃我毕生所学,如今悉尽授与你们,蜀汉的将来,都在你们身上了。”

姜维垂泪道∶“师父,您不能走,师父啊!”

> 孔明指指帐外∶“让诸臣和众将们进来,我还有话说。这借风珠和避风珠,你们可带回武当,完璧呈给空灵仙,亮负她一生,这珠子本来就不是我的物品。我死之后,可取我双眼呈上空灵仙下葬武当,你们告诉她∶亮今生有眼无珠,有负厚爱了。”

 两个月后,武当山长生殿内,空灵仙面对孔明双目,垂泪不止。

姜维手捧借风、避风二珠,长跪无言。

赤脚仙子上前一摸空灵仙鼻息,发出一声惊呼∶“仙母,已经圆寂了!”

姜维放声恸哭∶“空灵仙母□□”

赤脚仙子抱起母亲,一步一步进向行宫。

姜维失声叫道∶“赤儿,你会随我再回蜀营么?”

赤脚仙子似没听见,头也不回,行宫门发出一阵闷响。

山坡上,姜维快马加鞭,直奔蜀营。天柱峰顶,赤脚仙子衣袂槁素,口吹玉箫,双目泪光盈盈。

> [后记]一千年后,明永乐皇帝,大兴土木,集中30万劳工,费时13年,在武当山金顶修筑金殿,内设长明灯,因为天柱峰顶埋有避风双珠,即使各路大风恣肆而终日不灭,已成千古奇观。

> (通联∶湖南省永州市规划建设局  邮编∶42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