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刘翼平文集
信息搜索
刘翼平,零陵文化传承人
 
刘翼平文集  加入时间:2009/2/6 16:09:00  admin  点击:2229
刘翼平,零陵文化传承人

    作者: 袁忠民

  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潜心研究渊远的零陵历史文化并加强推介,
  
  历时三年主编、出版了厚重雄浑的“零陵文化丛书”,他就是——
  
  刘翼平,零陵文化传承人
  
  新近出版的“零陵文化丛书”共5册摆在我的案头。每当闲暇,我都要坐下来,翻开书,闻那散发清新自由的墨香,读那沁人肺腑的文章,品那承载人文历史、山水风情的意境。
  
  有位老学者说:“零陵文化丛书”厚重雄浑,为研究、考证、导读好零陵这部神奇色彩的巨著增添了新的史料。
  
  有位领导赞曰:“丛书”得以出版,刘翼平功不可没。
  
  是么?好奇心的驱使,我走进刘翼平的办公室,听这位零陵区政府办主任、“零陵文化丛书”的倡导、主编之一谈文化、谈感悟、谈编书之难。
  
  延续历史文化,让人们找到“回家的路”
  
  零陵,是一座历经2000多年沧桑的古城。零陵之名,始见《史记》: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是为零陵。”零陵是我国夏代出现的34处重要古地名之一。她自古人文荟萃,山水灵秀。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零陵人民以其智慧和勤劳创造的光辉璀璨的历史文化,与中华民族文明发展同步。她曾孕育了柳宗元、怀素、黄庭坚、杨万里、周敦颐等历史人物。在浩繁的中华文化中,零陵柳文化、舜文化、宗教文化等独树一帜,光彩夺目。
  
  千百年来,有关零陵历史文化的资料出了不少。但是,有一个难题始终困扰着刘翼平:这些研究零陵的史料零散而残缺,缺乏系统性、完整性,就象散落在地的珍珠,难以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刘翼平知道,当今的世界,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更加重视,对区域文化的追踪与探寻、保护与创新更加关注。那么,怎样才能使零陵文化实现雅俗共享、全面整合,提升它的品位和价值?怎样将零陵历史的记忆、文化的脉络得以保留和延续?
  
  在苦苦寻思中,刘翼平找到了唯一答案:通过挖掘、整理、宣传零陵文化,实现保护、传承零陵文化,为社会、为后人留下尽可能翔实、系统的研究史料,让人们找到“回家的路”。
  
  2004年,刘翼平着手各项筹备工作,打算用3年左右的时间实现这个愿望。
  
  他请来有关专家学者,向他们讨要办法。大家讨论后提出了编纂要求:推介零陵文化,以出版丛书为形式,以挖掘介绍零陵人文历史为中心,以研究柳文化为主线,以宣传零陵山水风光为重点,由5本分册组成,每个分册突出一个中心主题,使“丛书”各分册之间既相互联系,又自成一体。
  
  零陵区委、区政府领导认为这是研究、推介零陵的一个良好契机,给予了大力支持。唐定、黄小明、高建华三位区委书记先后给予高度关注和关怀。由区委、区政府领导组成的编委会成立。
  
  于是,由刘翼平倡导发起,有零陵历史文化研究知名专家学者组成的编纂班子组成了。刘翼平负责统稿、审稿,任中心主编,杨金砖、谭而昌、雷运福、王衡生等专家学者分别与刘翼平担任各相关分册主编。很快,他们拿出了各分册的写作计划和写作提纲。
  
  各项基础工作紧锣密鼓,有条不紊地进行。
  
  出书要钱。特别是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要开展文化的传承与文学的交流,没有钱,可以说是“痴人说梦”。刘翼平与其他主编一道,四处化缘,东三千,西两千,所得极为有限的资助仅供出版印刷,无力对主编们支付酬金。作者们深为主编的精神感动,纷纷仿效,做起了文化事业的“志愿者”。
  
  从计划筹备,到2007年8月“零陵文化丛书”5个分册一次性出齐,不到三年时间,创造了一个文化奇迹。柳文化这个“魂”就象一根红线将“丛书”串联,它们深入挖掘零陵文化历史渊源和价值,并加强对零陵山水的解读,相互间既紧密连贯,又各有特色,其资料丰富,考证严谨,有叙有议,条理清晰,且明白易懂。它们如一幅幅灵动优美的水彩画、一首首意蕴深长的叙事诗、一曲曲悦耳悠扬的赞美歌,描摹出充满生机与活力的零陵历史、零陵文化、零陵风情:
  
  ——《零陵诗韵》汇集了历代名家赞美零陵山水的诗词305首;
  
  ——《零陵山水散文选》收录现代文人山水游记新作44篇;
  
  ——《解读零陵山水》辑录古代名人山水游记代表作及现代文人的研究文章44篇;
  
  ——《零陵论》选辑一些专家、名人、学者综合研究零陵历史文化、人物的论文31篇;
  
  ——《古郡零陵》以历史发展为线条,以文物古迹为载体,全面梳理零陵文化的发展,将零陵渊远的历史文化细细道来。
  
  繁忙之余,他将写作当乐事
  
  刚入不惑之年的刘翼平,出生在农村,成长于大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他的家乡何仙观,山高林密,流水潺潺,风景如画,犹如“世外桃源”。有人将这里称作“零陵的九寨沟”。家乡灵毓的自然风光浸染了他,父辈们善良勤奋的遗风熏陶了他。他带着对知识的渴求,少年时考入零陵师专(现湖南科技学院),1985年毕业后,教书8年,于1993年转向政坛,先后任过办公室干事、副主任。
  
  2001年,刘翼平调任黄田铺镇党委书记,这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转折,也是他引以终生难忘的岁月,其文学创作的躁动也由此萌发。黄田铺人杰地灵,座落于此的新石器时代遗物——石棚,记录了古代人类生活状况。石棚对于刘翼平,是一个历史记载物、工作象征物、情感寄托物。于是,他白天走着干,晚上想着写。因着对写作的痴迷和执着,他将写作当作最好的工作、学习和历练,并将工作与写作完美结合,优势互补:工作为写作提供素材,写作为工作拓展思路。他深入群众之中,将群众所想、所盼、所求,将自己对农村、农业、农民问题的所思、所感、所悟,文字伴着思绪如涓涓细流跃然纸上。因而有了“治镇日记”、“乡官札记”、“村官讲座”、“乡村轶事”等等篇章。他将部分文章拿到《永州党建》、《永州通讯》上发表,竟然引起反响。
  
  2003年,刘翼平调任区政府办主任。
  
  可能刘翼平注定要与文化、写作结缘,尽管他在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每天要处理事务、迎来送往、签发文件等等,忙得不可开交,但他以超凡的能力,将办公室工作料理得整整有条,并将写作当成乐事,把文化当成责任。
  
  2004年,刘翼平将在黄田铺镇任书记时写的文章加以整理,于是就有了洋洋洒洒14万字的记实性专著《石棚夜话》得以出版。之后,零陵诗社成立,他兼任社长,并主编出版了2本诗集;2005年,他被聘任为永州柳学研究会理事;2006年,他当选为省诗协理事;2007年,他被选举为永州市文联副主席(兼)。这期间,为了精心主编、出版“零陵文化丛书”,他倾注了满腔心血。每当节假日和夜深人静时,他才有点属于自己的时间,却顾不上政务疲惫,走进自己的“佳音工作室”,打开电脑,又开始了新的工作:写稿、改稿、组稿……
  
  “丛书”出版被称作“文化零陵现象”
  
  刘翼平以其热情细腻的品性活跃于文坛。零陵、永州乃至全省的文人墨客喜欢和他交朋友。除参与主编“零陵文化丛书”的各位外,胡宗健、胡功田、蔡自新、李长廷、蒋剑翔、吕国康、吴同和、田人、彭楚明、罗峰林等等,可谓名人云集。文人无拘谨。他们常聚在一起,切磋文化、交流文学、纵论文艺。有时酣醉,发狂似的谈文学的处境,吐写作的艰辛,议对世事的感慨。这可能是文人的共性吧。
  
  文人要得到社会的认可,就要有作品、有成绩。文人们的激励与鼓动促使刘翼平要给人们一个惊喜。所以,他苦苦跋涉,仅三年间,就向世人捧出了他主编的“零陵文化丛书”5个分册。
  
  文化,是一个地方、一个国家和民族不可取代的身份标志,传承着地方、国家和民族生生不息的灵魂血脉。因而,“零陵文化丛书”一出版,就在零陵、永州文化界引起了不少的轰动,许多人将其称作“文化零陵现象”,赞美之声雪花般飞来: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湖南科技学院教授王田葵:“丛书”继承和发展了零陵历史文化,打通了零陵文化古代与现代之间的历史通道,使读者加深对零陵文化的浓厚兴趣;
  
  ——青年诗人田人:“丛书”的出版,是零陵区乃至永州市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
  
  ——永州一中教师成少华:“丛书”通过介绍零陵文化发展的历史背景与变迁,能让读者看见零陵历史文化发展的经典历程,对其可以知其然,并且知其所以然;
  
  ——青年杂文家魏剑美:“丛书”独创了零陵历史文化的研究价值,我们能从它弯弯曲曲的零陵历史巷道里品味文化的点滴……
  
  还有许多许多的网络评论铺盖而来,都说刘翼平“为传承悠久的零陵文化做了一件大好事。”
  
  永州电视台综合频道“潇湘人”栏目以长达十三分钟的时间以“解读零陵文化人”为题,对刘翼平进行人物专访。
  
  的确,“零陵文化丛书”的出版,意义深远。正如永州市委常委、零陵区委书记高建华所说:它“对于传承、发扬、光大悠久的零陵文化是一件大好事,更是宣传零陵、推介零陵、提高零陵在全国乃至世界的知名度与美誉度的一张靓丽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