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地域文化论坛
信息搜索
杨金砖\汪海安:关于永州矿产资源的开发与保护
 
地域文化论坛  加入时间:2009/1/20 10:09:00  admin  点击:4179
 

 

关于永州矿产资源的开发与保护

 

杨金砖 汪海安

(湖南科技学院,湖南永州 425006;永州市政协人资环委办,湖南永州 425000

摘 要:永州市的矿产资源虽然较为丰富,但是可供大规模开采的矿藏非常之少,通常是以中小型矿藏为主。这些矿产的开掘为永州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由于管理不力,无证开采与过渡采掘,对生态环境的破坏而产生的负面影响已日趋严重。

关键词:矿产资源;开采;环境保护;综合利用

党的十六大明确指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必须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能力不断增强,生态环境不断得到改善,资源利用率显著提高,人与自然能和谐发展的道路。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了“和谐社会”的构想。“和谐社会”必然包含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环境的和谐,人与资源的和谐。在此,矿产资源的开发与保护是系关国计民生的一件大事,我们不能不谨而慎之。

一方面,矿产资料是人们赖以生存的物质保证,它与国民经济的发展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据资料表明,世界上90%以上的能源和85%左右的工业原材料来自于矿产资料。矿产业的产值在国民生产总值中虽然只占到百分之几,但却支持着70%以上工业部门的运转。然而,随着全球经济的迅猛发展,矿产资源的消耗在不断增大,而又由于矿产资源是一种不可再生性的自然资源,在一定的科技水平下的一定时期内,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矿产资源总量是一个定数,使得资源紧张的形势愈益紧迫。

而另一方面,由于矿产资源的无序与过度开发而引起的环境问题,却又在无时无刻地损毁着人类的家园,严重地破坏着人类的居住环境。譬如,江苏省徐州地区的采煤导致大面积地面塌陷,塌陷不仅破坏了地表形态,而且使大面积的土地返碱、受渍,无法耕种。塌陷还造成房屋开裂、公路变形等地质灾害。

那么,对永州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地区来说,如何才能在其生态环境不遭破坏或少遭破坏的情况下,发挥它的矿产优势,在经济上获得最大的边际效益,这是全市人民所至为关切的一件大事,也是关系到永州能否持续发展的一件大事。

 

一、我市矿产资源喜忧参半

永州地处湖南西南部,面积为2.24万平方公里。境内矿产资源比较丰富。到目前为止,已探明的矿产为65种,占全省135种矿产的48.15%。已探明的矿床653处,形成工业矿床的为109处,其中大型矿床有9处,中型矿床23处,小型矿床77处。累计探明地质储量为15.1亿吨,保有储量在15亿吨左右。

我市矿产主要以铁、锰、离子型稀土,以及锂、铷等稀有金属,烟煤、石灰石、铜、铅、锌、钨、锡、锑、金、银等。其中离子型稀土、铁、锰等矿种在中南地区占有一定的优势。这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一是有色金属有一定储量。如钨锡矿。已查明的矿床有9处,储量在20万吨左右,占全省的10.3%。二是黑色金属锰储量丰富。现有产地35处,其中中型矿床2处,小型矿床6处,储量达3300万吨,占全省总储量的34.7%,位居第二,而年产量已达至全省第一。三是稀土资源丰富。世界上的稀土资源主要出自中国,它被广泛应用于冶金、机械、化工、农业、轻工、电子等行业,正逐步成为高新技术产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原料。永州市江华河路口红花源的稀土矿储量达2万吨,位居全国第二,目前已形成年产氧化稀土500吨的生产规模。四是铁矿资源喜人。市内矿点有119处,仅江华码市镇大竹源铁矿就达5500万吨。五是煤炭资源。永州市内原有煤矿101处,小型矿床12处,储量在6000万吨左右,保有储量为1775万吨。

据有关专家测算,全市主要矿产资源潜在价值为1145亿元。共有4万人左右从事矿产开采活动,年产矿石量在1047万吨以上,矿业产值为16.42亿元,在全市工业总产值中占12.5%。矿产业带动了相关加工业的发展,如在铁、锰、铅、锑、石灰石、耐火粘土、陶土、花岗石等矿产品加工方面已初具规模。矿业开发已成为我市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业之一。但是,要使永州矿业在未来的经济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就必须关注资源的开发与保护的关系。因为矿产资源不可再生性与开发过程中对周边环境的强破坏性,也就决定了其开发与保护必须二者并重,不能只求一头。若保护不力,很容易造成资源的浪费和环境的破坏。

其实,永州地域内的不少矿床已被开掘殆尽,若不进行接续资源的新勘探,已探明的储量正在逐年递减。如江华的铜山岭矿,道县的湘源锡矿,东安的线江冲锑矿,冷水滩的黄洋司煤矿,卫星煤矿,等等,这些曾经盛极一时的国营企业都因资源枯竭而相继关闭或转产。而散落全市的小矿点虽然星落棋布,蔚为壮观,但开采起来成本偏高,竞争优势不大,因此,永州境内矿产资源的保护已迫在眉睫,不容勿视。

 

二、我市矿产开采中存在的问题多多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矿产资源为永州工业的发展与经济的腾飞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并已成为现代工业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然而,我们在享受矿产资源所带来的巨大效益的同时,却又在遭受因环境破坏、水土流失的痛苦。生态的恶化与自然改变,不能不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行为。

譬如零陵,其锰矿资源极为丰富,据测算金属锰蕴藏量在2000万吨以上,且多半裸露在地表层或埋藏不深,呈鸡窝状分布,极易开采。可以说,这真是苍天馈赠给零陵人们的一份重礼。然而,也正是由于它易于掘采,从而,采矿人员、选矿机械遍布田间地头,从珠山而东,石岩头、水口山、梳子铺、黄田铺、朝阳、七里店、石山脚、富家桥等9个乡镇的70个自然村,面积约200平方公里,无处不在飞锄扬铲,以采矿为业。采矿高峰季节,仅石期市河流域就有滚轮式洗矿机组1300多台,真是旌旗飞扬、机器轰鸣、人声鼎沸,仿若就是五八年炼钢铁时的场景。

据业内人士介绍,零陵一年洗选锰矿35万吨左右,而洗选业主的污染防治能力十分薄弱,建有尾砂坝进行洗矿的机组约40%,在现有的160余座大大小小的尾砂坝中,90%的不符合规范。通常1吨锰矿所含泥砂在3吨左右,要洗掉这些泥砂得需要3吨以上的水,这样,每年向石期河排泄的洗矿废水就多达100万吨以上,从而导致石期河流域浊水横溢、江河壅塞。

由于锰矿的大采掘,导致石期河一带森林植被毁坏严重,水土流失日趋恶化。据调查统计,因锰矿开采已造成约14平方公里的森林植被荡然无存,214平方公里的水土遭受侵蚀。尤其是采矿区到处陡险临空,尾砂成丘。每逢降雨季节,滑坡和泥石流等地质灾时有发生。如珠山镇小图塘已经出现了长200、宽160、平均厚5的滑坡体,对1146人的生命财产构成威胁。在石岩头、水口山等乡镇还有泥石流重灾区或高发区16处。

此外,由于洗矿尾水的直接排放,再加上水土流失,大量泥砂直入江中,造成河床愈积愈高,目前平均泥砂淤积已达1.5,流域内山塘水库、灌溉沟渠、储水堤坝都被泥砂淤积,有80%的堤坝不能蓄水灌田,4100多口山塘不同程度地遭受尾砂侵蚀。

据市、区环境监测部门对石期市河水质监测,发现石期市河水体中含砂量最高时竟达每立方米42千克,几乎与黄河无异。就是在丰水期间,其悬浮物仍超过农田灌溉水质标准1.9倍,枯水期常常超标8倍以上,河流沉积物中重金属砷元素超过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中的三级标准。这些数据表明,石期河已基本失去了饮用和灌溉的功能,造成沿岸民众用水困难,给生活和生产带来诸多不便。同时也因环境问题,导致村民与矿主的矛盾,群众与干部的矛盾,下游与上游的矛盾时有发生,并有愈演愈烈之势。

又如东安线江冲锑矿,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整个矿区还是青山绿水,自然植被未遭受多少破坏,而自80年代中期开始,由于民间开矿业的崛起,矿区人流涌动,去者如潮,未几年的功夫,山体成了蜂窝,一眼望去,光秃的矿区仿若就似秋风扫过的梧桐树,干净得没有几叶绿叶。

再如潇湘河里的采砂也是如此。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河床平整,水流畅通,不是特大洪水,对两岸居民的影响通常不是很大。然而,自90年代建筑业兴起之后,对砂石量的需求忽然成倍增长,从而,采砂船只与日俱增。于是,在零陵的南门口,在冷水滩的黄洋司,在祁阳的浯溪桥等地段,捞砂之后,所留下的一道道深浅不一沟壑与那或高或低散落江中的卵石堆,一眼望去,犹如疥疤一般布满了整个河床,真是满目疮痍,让人目不忍睹。更为让人当忧的是,洪水季节,这些沟壑与卵石堆在洪流中激波扬浪,造成对两岸护堤的极大威胁,真是隐患多多。

再说冶炼,冶炼加工虽然能使矿产资源的价值得到成倍的升值,但是它却是一个高污染的行业。废气、废渣、废水对自然环境的影响甚大。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东安金江一带,锑冶炼最鼎盛的时候,一个乡就有十余家,烟囱林立,毒气与酸雾弥漫,导致百姓寝卧难耐,田野禾苗无法生长,山中木树成片枯死。并由此曾引发多场纷争。

上面的事例可以看出,矿产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是一把双刃剑,既能让您品尝到经济效益的甘甜,又会让您尝尽生态环境遭破坏后的苦水,因此,我们开发矿产资源的同时,必须考虑生态环境的保护,尽力做到两者兼顾。其实,也只有在生态环境系统不遭破坏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源源不断地从自然界中获取最大的边际效益,才能保障经济的持续发展。

贾谊曾在《论积贮疏》中写道:“仓廪实而知礼节,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有也。”这的确是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于是,有人提出“欲富必须先治贫”的论断,但是,治贫不能以破坏环境作代价。某些领导,为了发展经济,急功近利,不思长远影响,从而,提出先开采后治理的论调,虽然言之凿凿,但细细一想,的确是一种不负责的杀鸡取卵的做法,我们不能因今天的繁荣而断了子孙后代的生计。因为自然环境一旦被毁,治理起来并不那么容易。因此,不少发达国家在认识到环境的重要性之后,宁愿放慢发展步伐,也要让那些对环境危害大的企业立马停下去进行技术改造,改造仍不能达到要求的必须关闭。而在发展中的国家和地区大多还未意识到它的危害,于是,将一些发达国家被限制生产的化工产品相继引进过来,并将它当作发展经济的重要举措。这的确是“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

另外,从矿产资源对市县经济的拉动程度来看,由于产业链不长,深加工不够,多半仍处在出售原矿或粗产品阶段,因此,获利不多。譬如,我们江华的稀土资源,目前只是加工成较粗的产品就出售出去了,其价不过23万元/吨,利率很低。如果将其加工成高纯度的氧化物金属,每吨在国际市场上的售价就会达到3040万元,若进一步加工成稀土磁性材料,每吨市面售价就可卖到100万元以上。这中间的利润之大也就可想而知。

再如我们江华的高岭土,不仅细腻,并且纯度很高,可谓是陶土中的上品,但是,由于我们深加工的工艺没有跟上,只得廉价地卖给广东,一吨不过几百元,其利率甚微,只能是赚到一点运输费而已。然而,当广东制成面砖之后,却价格不菲,一个平方就值几十上百元。湖南的原料,湖南的民工,湖南的市场,而眼睁睁的看着白花花的银子落入别人的口袋,能不值得反思吗?我想凡是有眼光的绝对不会甘心这种不平等的交易。

显然,我们要发展永州,走出困境,使其成为中华大地上的一颗灿烂的明珠,就必须走科技发展之路,尽力延长它的产业链,不断进行深加工,以提高永州矿产资源的附加值。

 

三、永州矿产资源的保护与开发必须齐抓共管、协调发展

矿产资料的开掘与利用已成为制约各国经济发展的瓶颈,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它需要发展,离不开本土资源的利用与开掘。如何做到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并重,矿产开发与生态资源同兼,社会发展与自然状态融为一体,已成为永州市委、市政府的工作重点。曾庆炎书记早两年提出的“生态环保效益型经济”的构想,其实也就是将生态环境纳入到了经济建设的议程之中,不再出现过去那种“为了当前小利,毁坏子孙耕地,求得一时繁荣,断了明日生存”的破坏式发展。要合理开发与利用好已有的矿产资源,我们任重道远,但必须注意如下几点:

第一,推行先进技术,提高开采水平,以达到环境与经济的双赢。

永州市的矿产资源在湖南省来说虽然还算丰富,但是大中型矿床较少,而小型的矿点较多,再加上开采方式通常较为简陋,选矿水平相当原始,开采者大多只关注采集含量较高的部分,而度数稍低的矿砂则当做尾砂弃之;另一方面,在共生矿的采掘中,常常只选取了某种组分,而未将共生的其它元素组分一同筛选出来,从而,回收率不高,资源浪费现象非常严重。

对此,政协人资环委在市国土资源局的协同下,于200410月对部分县区的矿产企业进行了调研,在调研中我们发现,江华县红花源稀土矿的技改措施就非常成功。他们自2001年以来累计投入500万元进行技术改造,采用较为先进的原地浸泡法开采稀土矿,不仅解决了过去移山浸泡法中尾砂堆积与山体植被遭受破坏的问题,而且其浸泡所用的水还可循环使用,基本上做到了无污水、无废渣、无尾砂。这种原地浸泡法,所用的主要原料为碳酸氢铵溶液,就是有所流失,对附近农田和作物也不会造成大的危害和影响。原地浸泡法由于没有改变山体结构及植被状况,所以也不会产生泥石流一类的地质灾害。可以说这是永州市内环保效益型矿山企业的典范。其它矿产企业不妨开动脑筋,进行必要的技术改造,尽量采用先进的开采设备和先进的科学技术,以达到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的双赢。

第二,加大矿产资源的管理力度,正确调适各类社会矛盾。

近年来,因矿产资源的开采而引发的社会矛盾似有日益加剧之势。这主要表现在:一是协调不够。譬如:2003年市国土部门对潇湘河道采砂权进行公开拍卖,本是一件于国于民的好事。但由于对原有采砂人员的安置与补偿不力,宣传不到位,导致多起民事纠纷,影响了政府的形象。二是管理滞后。永州市一些矿点之所以出现对环境生态的大量破坏,这与有关部门的管理滞后是密不可分的。有的职能部门不事先介入,而是以罚代管。如省里某厅对芝山采矿破坏植被处以126万元的罚款,就是一例。当然,对于一个富裕的县来说,126万也许算不了什么,可对于捉襟见肘的芝山财经来说,126万绝非是一个小数目。这笔罚款只能给零陵的矿业开发与环境治理雪上加霜。因此,有关部门决不能一罚了之,而是尽量的将其罚金返还下来,用于当地植被恢复与环境治理上才是上上之策。三是办证手续繁琐。据有关人士反映,矿产部门办证手续繁琐,门槛甚高,办事拖拉,对符合开采条件的矿点没有及时发放采矿许可证,造成管理难度加大。四是劳动保障制度不全,社会安置不力。如黄洋司煤矿,江华铜山岭矿,祁阳煤矿,湘源锡矿等以矿业为生的单位,由于多年开采,矿脉采尽而难以为继,只得转行另谋生路。而一时没有找到其它工作的人,为了生活,只得继续以采矿为生,但在设备极度老化,条件极为简陋的环境下作业,不仅极易发生安全事故,而且容易引起社会矛盾。

为了整治环境,提高矿产资源的综合效率。永州市政府于20031026的第七次常务会议专门听取了市国土资源局关于传达贯彻全省矿产资源管理秩序治理整顿工作会议精神的汇报,并成立了永州市矿产资源管理秩序治理整顿领导小组,然后对全市的治理整顿作了全面的安排部署。对全市1079个矿山进行了清理,其中有效采矿许可证为754个,无证非法开采矿点168个,发现超深越界矿点10个,对国矿安全生产有影响的40个,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矿点21个,有较大矿界纠纷的16个。接着进行了治理整顿,至20046月,共拆除了违法矿棚116间,遣返民工4500多人,没收设备12台套,依法追究刑事责任46人,追究纪委责任4人,对不具备基本安全生产条件的矿点进行了查封和关闭处理,吊销注销违法颁发的采矿许可证28个,追缴矿产资源补偿14.6万元。经过这次整治,矿产资源管理秩序有了明显好转,正逐渐向依法、有序、健康发展的轨道迈进。

第三,必须要有一个科学的持续的发展观。

为了促进永州经济的发展,延长永州矿业的生产链,提高永州矿产的附加值,本是一种好意,但是,由于各部门利益的驱动,不考虑实际情况,争相引进资金去开发同一个产品,造成一些如选矿、冶炼这类的高污染企业竞相落户永州。如零陵的锰冶炼就是一例。原本是限制开采数量,减少资源浪费,引导乡镇兴办了一些锰产品冶炼企业,但是由于审批不到位,把关不严,对其生产规范没有进行限制,所引进的企业没有一家按环境保护法的有关要求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绝大部分企业所使用的设备和生产工艺均属国家明令禁止使用或淘汰的,三废污染异常严重。据统计,从珠山到朝阳,再到南津渡,冶锰产家达数十家之多,不仅没有起到限制开采、减少资源浪费的目的,反而为争抢资源,刺激锰矿资源的无序开采与锰产品的竞相降价,此外,还造成石期河流域的大气污染。

又如江华河路口一带,探明的铁矿资源不到60万吨,而相继引进林氏矿业集团、鑫富矿业有限公司、金阳矿业有限公司三家采矿、选矿企业,日后对电力资源、矿产资源的需求,以及对环境生态的污染可能会重蹈零陵锰冶炼的旧路。

因此,矿产资源与环境保护部门一定要把起关来,对重复引起的高污染企业一定要从严审批,限量落户。对其生产工艺淘汰,技术落后、设备老化,污染大、能耗高的项目,必须坚决控制。对已在建或已投产的高污染、高能耗、低效率的项目,要责令其进行技术改造,不能改造的,要控制其生产规模。

此外,对于复垦、复耕,恢复植被的生态工程,市里要给予资金上的关照与政策上的扶植,同时,还要加大宣传,以争取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投入。

总之,要想持续稳定地发展永州经济,就必须合理地利用好我们的矿产,精心地呵护好我们的家园。我们感谢上苍在铸造我们美丽的家园的时候,同时还馈赠了如此丰富的一份厚礼。我们渴求富裕生活,但绝不能糟蹋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