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蒋富云文集
信息搜索
牛年的畅想
 
蒋富云文集  加入时间:2009/1/15 18:19:00  admin  点击:1240

 

克木顿

 

2009年是我们中国人的牛年,人们无不感觉顿生一种无穷的力量和奋发向上的勇气。去年的诸多不幸将被那些臭老鼠带入九层地穴,而今年的牛先生定会给人们带来巨大的宏运。牛的稳重、忠诚、实干和奉献精神,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精神補品。

 

牛,是可以被人类训化的一种大力动物。我小时候见过,由牛拉着巨大的圆柱形的水泥滚子,在新开辟的宽大的土坪上来回走动,那沉重的滚子就将地面的松土压得很紧了,那就是农村的晒谷场。那个年代,农村修路也是用这种办法去压路基的,后来有了压土机,就不用牛了。而在广大农村,牛的主要任务还是为农民耕田耕地。

 

我的故乡饲养的牛主要有两种。一是黑灰色的大水牛,两只角是月牙形的;二是棕黄色的黄牛,两只角象冲出地表一尺见长的竹笋。黄牛的个头比水牛小许多。

 

1978年改革开放以前,在农村,每个生产队养牛十余头,有水牛也有黄牛,有老年的也有壮年的,还有小牛仔。生产队里一百多亩的田地全靠它们去耕。在耕作季节里,牛是非常辛苦的,从早到晚,一天大约劳动十二小时,农民吃午饭的时候,牛就在田地附近找点草吃,只是稍得休息,根本不能吃饱。我好多次看见,牛累得四脚发软,突然仆倒在水田里,无精打采,不能动弹。抄纵它的农夫几声喝斥,几次鞭打,还不能起身,只好让它休息片刻。牛在喝斥和鞭打之下,也会嗷嗷作叫,也会流出眼泪。牛的眼睛很大,流泪的时候比人痛哭的情景还惨。那年代,牛在农忙时节,又饿又累,常有死于田野,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农民也是在食不饱肚的岁月里煎熬,饿死几头牛,自然无足为奇了。

 

改革开放以后,生产队解散,分田分地到各家各户,农民搞起了联产承包。很快,几乎家家户户都饲养一头牛。一时间,村里的牛便多起来了。农民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牛也过得好多了。虽然山间田洞的野草远远不能满足牛的需求,但农民储有足够的稻草,能让牛过上温饱不愁的生活,从此,再也没有牛被饿死的现象了。

 

大约十年以后,改革开放突飞猛进,农村现代化建设向前发展,农业机械化迅速普及。卖掉一头牛,足够可以买回一台“机械牛”,机械牛不需要每天放养,可以节省许多人工,因而牛的数量急剧下降。现在回到故乡,若能看见一二头牛,可算幸事了。

 

牛,从二岁开始劳动,直到六岁告老,一般八岁老死。虽说六岁告老,却不会有退休养老的,要么继续做点事,否则只有杀了作为人们的美食。所以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确是如此。

 

牛的生命是短暂的,牛摄取的少,奉献的多。牛的梦想无非是一把稻草而已。牛是一位忠诚老实的劳动者,它不会投机取巧,也不会夸夸其谈。它总是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无私奉献。人们常把那些勤奋努力、乐于奉献的先进工作者称赞为“老黄牛”,这是多么令人敬佩。

 

草原牧民饲养的奶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可见其对人类的贡献也是无比巨大的。

 

谈起牛,我的心情总是颇为沉重。因为它同我一起经历过那个吃不饱的年代,我亲眼见过牛被累垮、被饿死。它的泪眼在我的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如今,我依然没有想通,牛,何至于连几把救命稻草都不能从人们的关怀中得到,这与当时的社会主义大锅饭不无关联吧。

 

今天,牛与人类的感情在日益淡远,但是它那令人敬佩的优良品德,永远是人类推崇的榜样,老黄牛精神永远会在人们的心灵闪闪发光。

 

牛年伊始,我们的信心更加坚强,我们的愿望更加美好,老黄牛精神会更加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