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吕国康主编:《永州历代诗文选》
信息搜索
屈原:湘君、湘夫人 (节录)
 
吕国康主编:《永州历代诗文选》  加入时间:2009/1/10 18:25:00  admin  点击:3862
 

 

湘君、湘夫人 (节录)

屈原[1]

 

【题解】

湘君、湘夫人是楚人心目中的配偶神。相传帝尧之女娥皇、女英为帝舜之二妃,舜巡视南方,二妃没有同行,追至洞庭,听说舜死于苍梧,葬在九疑山,便南望痛哭,投水以殉。虽然《湘君》、《湘夫人》是屈原对民间祭歌润色加工的结果,但由于虞舜和娥皇、女英的悲剧传说的制约,湘君、湘夫人的关系也被写成彼此热烈相爱而终于无缘会合;全篇沉浸在悲怨缠绵的思绪之中,曲折地了表现对纯结爱情的赞颂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

 

湘君[2]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3]?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4]。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5]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6]。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7]

 

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8]。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9]。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10]。九疑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11]

 

【注释】

[1]《湘君》、《湘夫人》选自屈原所作的《九歌》。屈原(约前340—前278):名平,字原,战国时楚人,曾任左徒、三闾大夫等官职。后被楚顷襄王流放江南,因见国家日益混乱,被秦侵凌,悲愤忧郁,自投汩罗江而死。屈原是我国最早的伟大诗人,“骚体”的创始人,作有《离骚》、《九歌》、《天问》、《九章》等,是古代积极浪漫主义诗歌的典范。

[2]本篇为湘夫人所唱的恋慕湘君之词。对于湘君与湘夫人的关系有多种说法:王逸认为湘君是水神,湘夫人是舜之二妃。有人认为湘君是娥皇,因为她是正妃,所以称作君;湘夫人是女英。也有人认为湘君是舜,而湘夫人是二妃。一般认为湘君、湘夫人是配偶神。我们持湘君为舜,湘夫人是二妃的说法。

[3]君:指湘君。夷犹:犹豫不决。蹇(jiǎn):发语词。谁留:为谁留。洲:水中的陆地。中洲,洲上。以上二句说,湘君犹犹豫豫不动身前来,是为谁留在洲上?

[4]要眇(yāo miǎo):美好貌。宜修:修饰得恰到好处。沛:水势大而急的样子,这里形容船行迅速。以上二句说,我容貌美丽,打扮得体,乘上桂木龙舟,急去赴湘君的约会。

[5]夫(fú):语助词。参差(cēn cī):即排箫。相传为舜所造。洪兴祖引《风俗通》说:“舜作箫,其形参差,象凤翼参差不齐之貌。”谁思:思念谁。以上二句说,盼望的湘君没有来,我吹着参差思念的是谁?

[6]帝子:指湘夫人,因传说中她为帝尧之女,女儿在古代也可称“子”,所以称帝子。眇眇(miǎo):望而不见的样子。愁予:使我忧愁。以上二句说,湘夫人降临北渚,远远望他却不见,使我忧愁。

[7]袅袅(niǎo):微风吹拂的样子。波:这里作动词,生波。木叶:树叶。下:落。以上二句说,秋风轻拂,树叶凋零,洞庭湖微波荡漾。

[8]镇:镇压坐席的东西。疏:作动词,分布。石兰:香草名。以上二句说,用雪白的美玉做成席镇,各处陈设石兰,一片芳香。

[9]芷:白芷,香草名。葺(qì):用茅草覆盖屋顶。缭(liáo):缠绕。杜衡:香草名。以上二句说,用白芷覆盖在荷叶屋顶上,房子四周又绕以杜衡。

[10]合:汇集。实:作动词,充满。建:设置。馨:散布很远的香气。庑(wǔ):大屋。一说是厅堂四周的廊屋。以上二句说,汇集各种香草来布满整个院子,建立的这个门庭将要香飘远近。

[11]九疑:即九疑山,在今永州市宁远县东南。这里指九疑山神。缤:繁,众多。灵:神。如云:形容众多。以上二句说,九疑山山神纷纷都来迎接,为迎接湘夫人神灵如云。

 

(张伟注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