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新人新作
信息搜索
骨中骨
 
新人新作  加入时间:2019/12/8 15:32:00  admin  点击:274

 骨中骨

 

秘书1702 邵钰

 

暨最近女性安全事件频发报道后,Y市最近爆出一桩男性受害事件。

在人们眼里,男性从来都是力量的代名词,所以起初人们都在想这个凶手肯定是一个身强体壮的大汉,所有人都朝着该方向假设猜想的时候,调查线索和方向却与预想的方向截然不同。

所谓的犯罪者,并不是什么剽悍的壮汉,而是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子。两人之间的关系和原由也令人大跌眼镜,不仅不是旁人所预计的深仇大恨,反而是感情深厚的青梅竹马;期间造成两人反目的原由也是令旁人十分好奇,女孩儿在事发后不曾潜逃,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住在两人从小长大的院子里,对于警察的到来仿佛早已料到,全程十分平淡,一点都不反抗地跟着上了车。

审讯过程中,女孩儿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将自己的作案动机、手法交代的一清二楚。十分配合的态度和顺利的审讯过程按理应当令人肩上一轻,但是安静坐在椅子上的女孩,眼底印照在白炽灯下的寂静无声却让当局者心往下沉了一沉;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一个一般的女生怎么会面对着这样的事情无动于衷,遑逞将自己的“青梅竹马 ”亲手杀害,这个陈蝶身上肯定还有什么没有被发掘的秘密。

你杀害林生的动机看似合理,但是据你的资料显示,你不是这么冲动的人,案发现场没有挣扎的痕迹,你不具备压倒性力量。

事实和证据就是这样,该说的我都说了,您何必再抓着不放呢?

小姑娘,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选择成为警察吗?因为正义永远都是社会必不可少的东西,你如果据实申诉是可以减轻刑罚的。

警察叔叔,我对您为什么从事这个职业的历史不敢兴趣,杀人犯法判多重的刑我还是知道的,您不用套我的话了,我也没有您猜测的什么其他苦衷。这个不过二十来岁的女孩就这么稳稳的坐在审讯椅的后方,脸色寡淡坦荡荡的看不出惧意。

越是这样陈松就越觉得有问题,是怎样的境况会逼一个人杀害自己的亲友。

在正式结案前,陈松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对陈蝶和林生的生平档案又调出来再看了一遍,还去走访了一遍两人从小的邻居亲友,得到的回应都是两人从小到大关系都很好,林生虽然平常看起来木木的但是对陈蝶却很是维护,两人焦不离孟的,像亲兄妹一样。后来陈蝶家生变故的时候还是林生一直陪着,等陈蝶缓过来了两人就也搬出了这里。小的时候陈蝶还是很开朗活泼的孩子,只是后来大了以后也慢慢的变得沉默了起来。她的生活里除了父母好像只剩下了林生,也很少见到她和其他孩子一块儿上下学;反倒是林生,在步入大学以后却越来越开朗,毕业工作后也看起来很是顺利;走上了和人们预设的截然不同的道路,没想到却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没了也让人感慨。

在邻居的形容里,明显这两人是实打实的青梅竹马,关系十分亲密。但是有一点却十分令人疑惑,这位邻居半个小时的追忆里有二十分钟是在说林生的,对于陈蝶仅仅只是带过,明明住在她家对门的是陈蝶,按理来说应该和陈蝶更熟悉才是;可是为什么话里话外都是林生。

夜里,陈松看着所有的资料,十分头疼,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肯定不止这么简单。

笔录、供词、现场报告、档案...到底哪里遗漏了细节呢?看着桌面上堆叠的纸张,陈松翻阅着前天送来的尸检报告:手肘留有半掌大烫伤,伤疤尚未愈合,初步判断为一周前。而林生是个美术生,曾经还给人画过纹身图,这个会不会是个纹身?

“你和林生是情侣?”当天晚上,陈松提审陈蝶,没有和她兜圈子,直击中心。看到陈蝶骤缩了一下的瞳孔知道,关键在这。                                                                                                                                                                                                                                                                                                                                                                                                                                                                                                                                                                                                                                                                                                                                                                                                                                                                                                                                                                                                                                                                                                                                              

人都是懦弱的动物,当遇上无法自我救赎的困境时,人们总是会在心里自我暗示。一遍一遍的给自己灌鸡汤,告诉自己;“没关系,会过去的。”实际上,头几次是可以这么欺骗过去的,但是时间久了崩溃的次数多了。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这些话的真实性,开始向外求救,崩溃、歇斯底里、摔东西...一切的一切都在朝对方嘶吼:你看看我啊,你看我多难受,你看见我多疼了吗?结果对方掀开外衣发现,对方身上腐坏的伤痕,比你严重许多。

在没长大前总觉得自己是独特的,慢慢的开始在路上想急切找到一个相似自我,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不孤独,于是这样稀里糊涂的找到了一个疑似自己的“另一半”。刚开始的时候两人是如此的有默契、如此的类似陈蝶就是林生这样找到的“另一半”,在两个人都还不过15、16岁的时候,为了互相取暖从玩伴成为了情侣。那时候的陈蝶可能没有意识到人心底那头巨兽有多可怕,一旦抑制不住,赔上的不止自己还有周边人的性命。陈蝶正式意识到林生不正常的掌控欲是在18岁,那时候的自己刚刚经历过父母离婚的打击,接受他们各自成家的现实;以为自己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读过一生的时候,看到了林生心底巨兽伸出门外的爪子,此后的6年里,暗淡无光。

如果问陈蝶后悔对林生动手吗?陈蝶不后悔。虽然一直以来林生都在告诉她,有多么爱她,她有多重要,可是这些都不能够抵消陈蝶的恐惧,林生将她的名字纹在身上,抱着她说她是他的骨中骨的时候,陈蝶冒出了一身冷汗。在她尝试过很多种方法发现没办法逃离以后,开始疯狂刺激林生,将时好时坏的林生彻底推向了崩溃的边缘,林生是她杀的吗?是也不是,是他攥着她的手刺向的自己,可是压倒他的稻草是陈蝶堆的,最后没停手还把刀往前送了一送的人也是陈蝶。

最终陈蝶认罪,没有逃只是回到了两人的家里,问她后悔吗?不后悔;她和林生这么多年相伴长大,互相支撑照顾,宛若同株异枝菟丝,一株病了另一株也离枯不远了。

2019/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