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新人新作
信息搜索
笙起莲衣,望君归
 
新人新作  加入时间:2019/12/8 15:28:00  admin  点击:44

 笙起莲衣,望君归

 

秘书1702 王世怡

 

她一舞惊鸿,他七步成诗。她一身妖娆如火的红衣惊艳了天下,他素身白衣渲染了繁华。

一舞惊鸿,七步成诗

榆州城街头酒坊里的说书先生此时正吆喝着,“来来来,老身今天要讲一个几百年前发生在榆州城的故事...”酒坊里 正在喝酒的一帮人根本不买这位说书先生的帐。这时,坐在角落里正在喝酒的一位姑娘突然说:"好啊,只要你说得好,本姑娘给你十两银子!”她一身白衣,戴着面纱,只是那露出来的杏眸却透着一种看透世事的沧桑。说书先生听了急忙起身对着那位姑娘鞠了-躬,“承蒙姑娘赏脸,老身相信这个故事不会让在座的各位失望的...说书先生说完便坐下来开始绘声绘色地讲那个故事。“几百年前......”

榆州城当时有两个大户人家,一个是城北的孟家,一个是城南的月家。这两个大家族当时在榆州城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孟家的二小姐孟莲衣和月家的大少爷月笙更是榆州城老百姓敬仰的对象,孟莲衣一舞惊鸿,月笙七步成诗,她一身妖娆如火的红衣惊艳了天下,他素身白衣渲染了繁华。孟莲衣的美貌自是不用说,她的娘可是当年榆州城的第一美人,只是她性子极其冷淡,不喜热闹。.今天是元宵节,榆州城必定是十分热闹的,孟莲衣闲来无事便唤上了她的贴身丫鬟芸儿-起陪着她出逛逛,大户人家的小姐出门一般都是要坐轿子的,但孟莲衣却喜欢自己出门。夜晚的榆州城灯火阑珊,热闹非凡,街上挂着各种各样的灯笼,上面写着灯谜, 人们都争相猜着灯谜。孟莲衣看着他们争论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她好像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走着走着,因为人太多的关系,她.和自己的丫鬟走散了。此时她已经走到了湖边,这边人比较少,她走到桥上,望着平静的湖面,烟雾缭绕,她置身其中,一袭红衣妖娆如火,仿佛落入凡间的妖精。可她的面容却清冷的,好像在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入得了她的眼。

 

一眼惊世,情起桥畔

  突然,她的身后,传来-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姑娘,为何看起来如此落寞?小生可否替姑娘分忧?” 孟莲衣听着这声音,她转过身,然而这一眼却成了她终身的魔障。入眼的是一个身着白衣,面容清秀俊美的男人,看见他的那一刻,孟莲衣突然想起了她之前读过的一-句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她当时就在想,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的男子?而如今,她终于信了。月笙见孟莲衣呆愣了,便轻柔地笑出了声,“姑娘,小生名月字笙,刚才见姑娘一个人站在桥上,以为姑娘要轻生便急忙赶过来,才发觉原来姑娘是在欣赏这番美景,请原谅小生刚才的鲁莽”。孟莲衣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原来是月家的公子,小女名孟,字莲衣,是孟家的二小姐,不知月公子独自一人在这里做甚?”月笙听后., 笑着解释道,“小生本来只是想找个无人的地方,独自欣赏这皓月当空,却无意瞥见一位身着红裙的美人站在桥头,看起来十分孤独而又落寞,实在是让人怜爱”。那笑容如春风-般,拂过孟莲衣的心湖,带起一丝涟漪,她听着月笙的话,小脸开始红了起来,她答道,“公子说笑了,小女只是性子冷清,喜静罢了”,月笙看着面容清冷的孟莲衣道"听闻孟姑娘-舞惊鸿,不知小生今天是否有幸能看到姑娘的舞姿?正巧小生会吹箫,可以为姑娘助兴"。孟莲衣本来想拒绝的,但看着月笙那满是期待的脸,她还是答应了,随后,她便舞动了起来,月笙吹着箫为她伴奏,在桥上,一袭红衣的她舞姿动人,一袭白衣的他宛如仙..从那之后,他们时常相约在那桥上相见,一人跳舞,一-人吹箫,两个人都是那么的快乐。榆州城的老百姓早就认定他们两会白头到老,相守终生。

 

挑破离间,香消玉殒

      结果世事难料,一道圣旨下到了孟家,孟莲衣因为一舞倾城被皇上看中了,他便下旨再过几日她便要离开榆州城,去到皇宫当妃子。她从来都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更不想去那勾心斗角的皇宫,她只想和月笙成亲,与他白头偕老,相守一生,她不甘心自己就这样屈服,便去向她爹爹求情,但圣命难违,违抗圣旨是要诛九族的。于是孟莲衣便想了一个计策,她让丫鬟对外宣称自己得了重病,却没想到那个平时对她千万般好的姐姐孟莲毓在她的汤药里下了毒,这种毒无药可解,过不了几日,孟莲衣就会十分痛苦地死去。

      孟莲毓走近孟莲衣的床边,看着她不堪折磨的样子,妖艳的面容露出狰狞的笑。她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莲衣,你知道这毒是谁让我下的吗?是月公子,他没想到你这么会勾引人,连皇.上都为你倾倒了,他当初对你也不过是- -时兴起罢了,你还真以为他会与你互许终身吗?太可笑了,你再美再有才华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被自己的爱人抛弃了,妹妹,你知道为什么月公子最近都没有找你吗?因为他早就忘了你了!你看这是月公子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呢!”孟莲毓从腰间拿出那块刻着“笙"字的玉佩在孟莲衣眼前晃了晃,孟莲衣睁大自己的双眼,-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不可能,不可能.... ."她像疯了一样地摇着头,她认识那块玉佩,那是月笙最贴身的玉佩。可是孟莲衣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孟莲毓说的,她气急攻心,吐出了好几口血,最后虚弱地躺在床上,眼泪渐渐地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孟莲毓看着她这般模样,便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于是她转身走出了孟莲衣的房间,留下了一句话“妹妹记得好生养病,姐姐还想让你看着我和月公子成亲呢!”孟莲衣绝望地对着门口喊道,“不会的,我才不会相信你说的!我要听阿笙亲口告诉我!阿笙才不会忘了我!”她看着孟莲毓消失在门口,她的声音渐渐地弱了下来,“阿笙,你到底去哪里了?阿笙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知道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是她却始终等不到她的阿笙,终于,孟莲衣带着对阿笙的怨离开了世间.....

白衣孟婆,红衣月老

      孟莲衣死后,她的魂魄始终不肯进入轮回之道,冥王无可奈何,便给了她一份差事,于是冥界从那时候起,就多了一个了结人世间恩怨情爱的孟婆,世上再无红衣动人的孟莲衣,而只有素身白衣的孟婆,孟婆-直待在奈何桥畔,给过往的鬼魂熬制孟婆汤,据过往的鬼魂说,孟婆长得极美,身白衣面容绝美动人,看起来却十分清冷,没有谁见她笑过。冥王闲来无事来到忘川河畔,问孟婆,“孟婆,孤好奇,你每日在这忘川河畔,抹去那.么多人的情爱,那么你自己又有这样的情爱呢?”孟婆闻言,恍惚间,眼前似出现了一人,那人一袭白衣胜雪,飘飘如仙,微笑地望着她。微风吹起她苍白的长发,白衣染上了几丝凄冷,她答道,“老身并没有那种东西!”说完后,她便起身走到彼岸花的花丛中,头也不回地消失了......

    说书先生说到这里被那位蒙面的姑娘打断,她问道,“月笙呢?为什么在孟莲衣死的时候,他连看都没有去看她,他是不是真的变心了?”说书先生听完后会心一笑,说道,“姑娘莫心急,接下来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月笙在听到孟莲衣要进宫为妃的时候,他疯了似地去孟府找她,结果却被拦在门外。正当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孟家大小姐孟莲毓走过来问他,“你是来看莲衣的吗?”月笙听到后急忙答道,“是的,我是来看莲儿的,她到底怎么样了?我想进去看看她,你能带我进去吗?”孟莲毓听后,心里嫉妒得要死,表面. 上却面带焦急,柔弱地说,“妹妹她因为不想进宫,便服毒自杀了,幸好我及时发现,可是她已经命不久矣了,她服的那种毒无药可解,该怎么办呢?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死呀!”月笙听完她说的后,便立马跨上马,快马加鞭地出了榆州城,他要找办法救她。因为月笙在走的时候太着急,他腰间的那块玉佩掉了下来,但他没有发觉,孟莲毓眼尖地看到了那块掉在地上的玉佩,她便顺手捡了起来。      

月笙去到了珏山,据说那里有个道士,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他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那个道士,道士告诉他,救人的方式只有-个,那就是一命换一命,月笙央求道士,用他的命换孟莲衣的命,最后在月笙的苦苦哀求下,道士答应了他的请求。月笙死了,但当道士去孟家准备救活孟莲衣的时候,却发现她根本就没有想要活下去的欲望,这种情况,即使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她。道士念着对月笙的愧疚,便助他的魂魄修身成了仙,月笙成了神仙以后,便向天帝讨要了一个职位,让他给人间的那些痴情男女牵红线,于是天界多了一个叫做月老的人。月笙承诺许给孟莲衣的十里红妆,他没办法实现了,所以他不希望其他人也像他们一样,于是他日夜就守在这姻缘树下,听着那些来自人间痴情男女的各种甜言蜜语。有日,天帝来到姻缘树下,笑着问他,“月老,你为何整日一袭红衣加身?男人穿红衣看起来不太合适”。月老笑着看着他,双眸却仿佛出现了一个少女的身影,那少女身着红衣,面容清冷,却微笑着望着他。看着看着,他的眼里隐约有泪光,他微笑着道,“因为曾经有个人很喜欢”。天帝听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为何不去找她呢?”他问道,月老认真地看着他说,“如果我不在的话,她来了怎么办?"

说到这里,当大家还想再听下去的吋候,说书先生却说他的故事已经讲完了,大家不相信,只有那位姑娘站了起来,走向他,拿出十两银子送給他道,“这十两银子是你的了! "鋭说完地便转身走出了酒坊,说书先生看着她的背影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尘缘从来都如水,罕須泪,何尽一生情?莫多情,情伤己。”

 

2019/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