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新人新作
信息搜索
孤寂的家
 
新人新作  加入时间:2019/12/8 15:21:00  admin  点击:43

                                                         孤寂的家

 

秘书1702 王榆

 

  窗台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掩盖了上面的灰尘,南方的雪只有这么点儿,熙熙攘攘的飘在各个角落。一个老人布满皱纹的手里拿着破旧的衣服,佝偻着身子细细地擦着玻璃,一遍又一遍。  

  “王老太,今年过年你儿子回来不喽?”隔壁的孙老太看着独自打扫卫生的王老太,咧着嘴对王老太说。

  “不回来,他工作太忙了,哪儿有时间回来,还是工作重要,工作重要啊。”王老太苦涩的笑了。

  这是王老太独自过的第六个春节了,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回家来了。老伴走得早,在儿子十岁那年生了场大病,没钱医治只能养着,直到撒手人寰。这么多年,王老太为了儿子一直没有再嫁,一个人靠着做农活做苦力,含辛茹苦把儿子抚养成人。她盼着儿子能有出息,儿子也争气,每日用功读书,后来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大学毕业后,儿子直接在大城市找了份工作,奋斗几年后买了房子,还娶了个城里人当媳妇,日子过得还算小康。可自从结婚后,儿子再也没回来陪王老太过春节了,而是在岳父岳母那儿过节。

  王老太是生气的,气自己生了个不孝顺的儿子,可气过了又生起了自己的气,要是自己有本事,儿子也不至于这么辛苦,还去讨好岳父岳母,看别人脸色过日子。王老太隔三个月会提着一箩筐的土鸡蛋去城里看儿子,从家到城里儿子的家需要坐四个多小时的火车才能到,其实坐高铁两个小时就到了,可王老太为了省钱,次次都坐火车去,还得走一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儿子家。

  还有三天就过年了,王老太在背篓里装了自己做的腊肉和土鸡蛋又踏上了去儿子家的路程,去儿子家的路王老太走过很多遍了,早已烂熟于心,可这次不知道怎么了,记忆有些模糊了,走了好多冤枉路,最终问路才到了儿子家门口。正想啪啪敲门,想到每次自己来敲门都被儿子儿媳说太吵,她这次按了门铃。

  “诶,我妈这么快,刚才打过电话说一会儿来,现在门铃就响了。”儿媳忙放下对联,跑去开门。

  “妈,你速度……妈?你怎么来了?”门一打开,两个人都愣住了。

  “小丽啊,快过年了,我给你们送点鸡蛋和腊肉。”王老太笑着说。

  “妈,先进来吧,王小刚,妈来了。”小丽叫了王小刚一声,又继续去弄自己的对联。

  王老太跟着儿媳进屋后,把鞋脱掉只穿着袜子走进厨房,熟练的把背篓放在地上,取出腊肉和鸡蛋放好,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走出去。

  “妈,你又拿鸡蛋来了,我说了多少次你别老带这些东西来,超市里啥都有。”王小刚一脸无奈的看着王老太说。

  “超市里的哪有农村纯天然的有营养,而且……”

  “行行行,妈,你累了吧,来坐坐,这么冷的天气你说你不是瞎折腾嘛。”王小刚不想听母亲的唠叨,去接了杯热水放到母亲手上。

  “妈,要不今年你就在这和我们一起过年吧,我今年把岳父岳母接过来,大家一起过年,小丽,你说是不是?”王小刚转头对着正整理对联的小丽说。

  “……是啊,妈,小刚说得对,要不你过来和我们一起过年吧,老公,你过来给我看看这对联哪条是上联啊?”

  “妈,你先坐会儿啊,桌上水果你拿着吃啊,我去给小丽看看。”

  “没事,你去吧,不碍事。”王老太嫌不住,起身到厨房洗了张抹布,又开始忙活起来。

  小丽看了看厨房的王老太,低声对正在分辨上下联的王小刚说“你妈在这过年那不得在这睡几天啊,我不想。”

  “没事,我妈肯定不愿意住我们这,不会和我们一起过年的,你放心吧。”王小刚拿起对联到门口。

  王老太悄悄地用袖子擦了下眼泪,拿起背篓,走出去。“小刚,妈走了啊,家里还有好多事没做呢。”

  “妈你这就要走啊,留下来吃个晚饭吧,明天再走。”王小刚挽留道。

  “不了不了,我和你张婶约好了一起做饺子吃,她还在等我呢,晚了没车票了。”

  “好吧,那我送你去火车站吧,这也不好打车。”王小刚说完就回屋拿车钥匙。

  “妈,走吧,我送你,背篓给我。”王小刚拿着背篓往前走去。

  “诶,好。”王老太看着走在前面的儿子,突然想起送儿子去上大学时的情景,眼角微微湿润。

  坐在车上,王老太看着儿子,欲言又止。

  “妈,你有事和我说吗?”

  “妈想问你……今年过年回来吗?”

  “妈,你知道的,我工作假期很少,过年也就几天的假期,丽丽又让我陪她出去玩,我实在是没时间,妈,这样吧,我有时间一定回老家陪你。”王小刚直视着车前方,偶尔瞟一眼镜子里的老母亲。

  “好,妈知道了。”王老太心里不断冒出苦水,似要吞噬她的内心。

  临近过年,火车站里的人熙熙攘攘,大多数人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对于家的渴望。而王老太看着安检口外的儿子,眼神里藏着不舍,可儿子接了个电话转头走了,消失在人群里。王老太收回目光,踏上了归家的火车。

  年还是王老太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过的,她静静地听着别人家的欢声笑语,默默地感受别人家的温馨气氛,她布满皱纹的脸温柔地笑了。

  “老伴儿,要是你在该多好啊。”

  王老太病了,在大年初三的晚上。张婶来串门,看见倒在地上的王老太,赶紧让孙女去请村里的医生,又打电话给王小刚。

  “小刚,你妈晕倒了,你快回来吧。”张婶着急地说。

  “什么?好端端的怎么就晕倒了,我马上回来。”

  王小刚在初四的早上赶到了县里的医院,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母亲。

  “妈,我回来了。”王小刚跪在地上紧握着母亲粗糙干枯的手,眼泪一滴一滴地砸在白色的床单上。

  “小刚,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张婶小声地说道。

  王小刚擦了擦眼泪,看了母亲一眼,走了出去。

  “张婶,医生怎么说?我妈……”王小刚着急的问。

  “你妈没事,就是身体比较虚弱,气血亏损,所以晕倒了,医生说要好好养身体。除了这事,我还想给你说,你妈把你养大吃了很多苦,现在你出息了,去大城市打拼了,可你妈你不要了?我们老年人不需要你们每天都陪着,可逢年过节的总要一家团聚,你现在有了家,你妈的家却没了,唉,你好好想想吧。”张婶说完就走进病房了。

  王小刚听完张婶的话,想想这些年母亲的不容易,又想到自己做的混蛋事,羞愧难当。

201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