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新人新作
信息搜索
万水千山总是情
 
新人新作  加入时间:2019/12/8 15:13:00  admin  点击:115

 万水千山总是情

 

秘书1702 薛怡爽

 

在这个寒冬以蚕食之势向我们袭来的时候,隔着祖国大半个如画江山,从北方故乡传来“下雪了”的声音,让走在路上不由得裹紧大衣的我有种恍惚如梦般的感觉。几年前这个时候我还在干燥的朔风中左右挣扎,嫌弃臃肿单调的棉衣捆绑我不甚灵活的身躯,束缚我想自由洒脱的灵魂,向身边朋友表达我对温润南方的向往。时至今日我走在南方的冬天里,坐在明晃晃但没那么温暖的教室听老师讲社会流动的知识,我深深的赞同每一句话、每一个文字,我真切的感受到我是流动中的一份子,往来于故乡和学府之间并进行着有规律的运动,投身于祖国社会发展为其提供可靠真实的材料,可见在我流动的过程中,伴随着的是多么庞大的数据。那么引发我深切感受的社会流动到底是什么?他是如何隐身于又作用于整个社会呢?他是怎样在阻隔着山水与我们相互联系呢?这些问题都让我无法明白,作为翻山越岭的其中之一人,我想我应该去走进他。

我们所说的社会流动听起来是一项大工程,但归根结底还是人口的流动,既然是流动,那就必然有方向、距离、时间上的区别。像我,既有方向,又有距离,更有时间,而在不同时期的流动现象则充分展示了社会流动与经济发展程度、地区开放程度以及家庭教育等之间的联系。首先我们知道,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人口有着分明的界限,城市、农村,而由于户籍制度的实行这两者之间很难进行人口上的交换,由于城市各种生活条件较农村好,所以城市人口不怎么向农村移动,而当时社会环境较封闭,所以农村人口移向城市的条件很艰难,导致改革前社会流动十分的微弱,不能达到相互交流的条件。但也有特别的途径,就是教育。农民子女可以通过读书上大学来获得城市户口,毕业之后也很有可能留在城市发展,这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实现城乡社会流动的主要途径之一。在这点上开放前后其实是没很大的区别的,顶多开放后变得更加简单容易。如果不是求学从北方中部流动到南方是需要我很大勇气的,迥然不同的生活习惯、饮食习惯等等就足以让我望洋兴叹。在中国的历史上文革时期的上山下乡运动想必学过了历史的人都知道,那时也是社会流动的一个鼎盛时期,而且不同于现在的情形,那时城市中非农阶层子女大部分下乡成为农民,暂时放弃了教育,改为从事农业生产,我想这是我们比较特别的一次流动。虽然有的后来又重新回到城市,但在这之间社会流动,也可以说是从城市向农村流动的明显时期。我们现在仍有知识人士“上山下乡”,更多的是利用自身的知识与能力主动的改变所在环境。

当然社会流动不止有教育因素,许多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的其他人员也参与进来。开放后各地区之间有了更加紧密的联系,大部分的北方劳动力不远万里来到南方及东部沿海地区,由于这些地区开放程度较大,再加上接受西方先进思想,社会环境相对开放,所以就业机会较多,所得劳酬也能满足大部分劳工的需求。但可惜的是由于他们普遍的接受教育水平偏低,所以不能长期发展,或者是长期从事体力劳动。

让我不得不提的还有我们的交通,在邓小平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引领下,我国的交通状况在开放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种交通运输工具都蓬勃发展,轻易就能带我们漂洋过海,跨过万水千山。之前是买个自行车都需要自行车券,和缝纫机、收音机等并列为当时最热手的机件,听我奶奶说那时候谁家要是有台黑白电视机那是一件十分骄傲的事情,附近的人家都会集中在院子里看,那场面,说是开了场电影院也毫不为过。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使用的工具也在发展。过了几年出现的是摩托车,虽然噪音大、排气差,但仍然成为人们追捧的物件,时至今日,我们习以为常的是高铁、火车、飞机、轮船汽车等现代化交通工具,不同的交通工具对人们出行的限制不同。想骑一辆自行车就走遍大江南北是九十年代的人们不敢想像的,而现在,人们利用充裕的时间就可以凭借汽车、高铁、火车、飞机去往自己想去的城市和国家,每次放假回家我凭借一张高铁票就能顺畅的抵达家乡。

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社会现象和条件,人们在不同地区之间的流动也依靠着许许多多的外部条件,受着各种因素的影响,而我们则是社会流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所以社会流动是一种值得我们去探究的现象,劳动人口再分配、服务业的持续发展、农村教育水平的提升以及产业转移等的改变和调整,都是我们要考虑在内的因素。随着社会化的流动,他的其他具体模式也是我们要着眼的地方,社会流动,需要我们用一个现代且长远的眼光来看待。

但我们能够确定的是,不管社会如何流动,不管我们与亲朋好友之间隔着几座山、几条河,我们都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管我们将随着社会流向哪里,我们都能第一时间感受到他们炙热的感情与支持。也可能这些话过于多情,但在这个湿冷的季节,在这个远离家人和密友的地方,在投身于社会流动的浪潮中时,我眼前不止坐落着祖国秀丽的山河,还伫立着我可亲可爱又充满能量的家人与至交好友,他们在山水的一方同我遥相呼应,共同揭秘这推着人大步往前走社会流动轨迹。

2019/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