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新人新作
信息搜索
无声告白
 
新人新作  加入时间:2019/12/8 15:12:00  admin  点击:30

 无声告白

 

秘书1702 刘钰

 

  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皮带,找到真正的自己。这句话是写在《无声告白》封面中,不论初读还是仔细揣摩都令我动容,简单的来说在我看来即生而为人,必须自由。

  在种族歧视与性别歧视依然没有得以消逝的时代,《无声告白》的作者伍绮诗就用这本写了6面的小说告诉我们,无声的忍耐下有无法平衡一度造成失控的压抑,在没有自由的狭隘空间里只会造成人变得畸形。无论是书中不敢向父母表露真实想法最终承受不住压力自杀的莉迪亚,还是她想摆脱家庭主妇做一名受人尊重的女医生的母亲玛莉莲,亦或是一直渴望不被歧视眼光看待的身为异乡人的爸爸詹姆斯李…他们每一个人都从来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自由,所以无时无刻都像缺氧的鱼,想残喘地相互依托着生活,却在一条鱼窒息后所构建的所谓的平衡系统瞬间土崩瓦解。

  可以说莉迪亚的死既不是故事的开端也不是故事的结束,而正是这个家庭走向更好的开始。

  莉迪亚的母亲玛丽琳不想像她母亲一辈子困在厨房里,整日专注于烹饪和手工,始终想穿上白大褂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女医生。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她在结婚后选择了悄无声息地离开丈夫和孩子,拼命的攻读医学课程,无奈现实总是出人意料,第三个孩子汉娜的到来打乱了她所有的节奏,她最终只能回归家庭,彻底远离自己成为医生的梦,重蹈母亲走过的路。对于她的经历,我所能想到的大抵就是“我用尽所有力气,尽我所能,却终究只能重蹈前人的覆辙。”她对于梦想的执着追求对于踟躇的追梦青年来说的确是有一定的鞭策作用,但作为母亲实在不应该把自己的理想强加给无辜的孩子,最终一步步将莉迪亚推向深渊。

  而玛丽琳的丈夫詹姆斯,正因为它是一个华人,每天都被人们用皮肤的色彩差别对待着,一生都活在异样的眼光中。不敢让人知道父母的身份,不能和同学友好相处,虽然这种特别让他获得了玛丽琳的爱,却也是他一生的负累。以至于对于莉迪亚的教育他总会带入自己的影子,希望莉迪亚交很多朋友不要像当初的自己一样孤独,强加给她如何与人交流相处的思想,错误的以为只要表面往来便能忽略那压得人喘不过气的种族歧视。作为父亲,他也是不懂莉迪亚的,某种意义上他也是悲剧推波助澜的因素。

  正是拥有这样的父母,出身在这样的混血家庭,莉迪亚的悲剧就更加无法避免。作为家中第二个孩子,她害怕妈妈再次悄无声息的离开因此暗暗下定决心要做妈妈想让她做的事情。因此,当母亲将自己未曾实现的理想化作对她的殷切期盼,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高年级的科目,以致后来学习物理化学生物等等这些她并不感兴趣的东西,她把内心的真实想法都压抑在内心,能得到妈妈的满足便够了。父亲将自己读书时代无法合群的遗憾变成对她的谆谆教导。至此,成为妈妈想要成为的医生、交爸爸所想的很多朋友,这两件事成为她生活的全部,尽管并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两件事压在莉迪亚身上变得越来越重,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好在哥哥内斯是能够懂她的,可是内斯明白妹妹的压力,明白她的痛苦,却并没有帮助她,反而竭尽全力逃离这个对他们而言都可怕的家庭。莉迪亚只好去接触哥哥讨厌的杰克,希望这样可以得到哥哥的关注,无奈事与愿违,莉迪亚原以为自己是真正了解杰克的,却在最后发现杰克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自己在父母的病态期盼下早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深渊早就凝视着她。

  莉迪亚的悲剧始终是无法避免的,她被父母构建的理想束缚了自由,一辈子都压抑着自己的呼吸,不能说出自己真正想要的,哪怕很渴望得到一个适合女孩子的手链或者项链做礼物,可是在年复一年收到妈妈送的生涩难懂的书籍和爸爸送的如何交朋友的书时,依然会掩盖住无尽的失望假装开心的收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但也正是这种特殊的混血家庭在特殊的时期下的一个致命的思考。我始终相信倘若莉迪亚能够自由地生活不受父母思想的禁锢,她一定也可以成为受人尊敬的职业女性,哪怕不是医生也可以是教师或者别的。

  我们其实也都一直生活在别人的期待下,每个父母都抱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夙愿小心呵护着孩子的成长,父母长辈总是以自己过来人的身份规劝我们不要走他们曾走过的每一条弯路,同样也期盼我们能实现他们曾满腔热血为之痴狂却敌不过时光匆匆的梦想弥补他们的人生遗憾,尽管我们都知道自己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想要的诗和远方,但却仍然会像莉迪亚一样在爱的牢笼中不知方向,不知去向。宁可自己默默承受压力背后委屈也想要给父母一份安心和欣慰。也许之前不懂,莉迪亚的结局是作者想告诉我们的,无论对于人或事,若不是真正的热爱我们很难坚持到最后,违背真心所向压抑个性生长最终只会两败俱伤。而往往人们很难懂一个道理,把自己的过错与生活感悟强行压给他人,这其实也是一种失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道理浅显,但真正能做到知行合一的,永远寥寥。

  也许,我们还在迷雾中寻找自己的方向,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或者忘了想要的是什么,又或者明白心之所向但现实有太多羁绊。无论是哪一种状态,都应该给梦想与追梦的行动一个自由的发展空间。

  好在,故事的最后,他们每一个人都找到了真正的自我。

 201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