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柳宗元研究柳学期刊柳宗元研究:第22期
信息搜索
柳宗元“英年早逝”成因剖析
 
柳宗元研究:第22期  加入时间:2019/8/8 18:26:00  admin  点击:150

 柳宗元“英年早逝”成因剖析

 

 

骆正军

(湖南长沙  410001

摘要:柳宗元出生于唐代宗大历八年(773),唐宪宗元和十四年(819)十月五日,在柳州因病去世,年仅47岁,可谓 “英年早逝”。其成因大体归纳起来,无外乎三种:一是先天遗传之长寿基因,虽然因人而异,但不够理想;二是后天环境之恶劣,尤其是被贬永州与迁任柳州之后,挚友亲人先后离世,悲愤苦闷,精神压力巨大,病患交加,身体素质急剧下降;三是情志偏颇,观念拘谨,不注重养生之道,久病医治无效,无力回天;但他忠耿为国,初心不改,爱民惜民,不辞辛劳,终致油涸灯烬,英年早逝,虽故犹荣,永为后人效仿之楷模。

关键词:柳宗元  英年早逝  病因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志码:    文章编号:

 

柳宗元出生于唐代宗大历八年(773)20岁中进士,31岁晋升监察御史里行,33岁就任礼部员外郎(掌管文教外交的礼部副部级官员),成为中唐王朝政治核心的一员干将。由于永贞革新的失败,被贬到“夷獠之乡”的永州。唐宪宗元和十年(815)正月,他43岁时奉诏赴长安,十年憔悴到秦京,谁料翻为岭外行(《衡阳与梦得分路赠别》),当年的六月,他被任命为更加偏远的柳州刺史;元和十四年(819)年十月五日,在柳州因病去世,年仅47岁。无论是在唐代还是现当代,柳宗元的生命都是非常短暂,非常有限的,完全可以称得上“英年早逝”。

那么,其成因何在?笔者对此进行了一番比较深入的探究,现归纳于下:一是先天遗传之长寿基因,虽然因人而异,但不够理想;二是后天环境之恶劣,尤其是被贬永州与迁任柳州之后,挚友亲人先后离世,悲愤苦闷,精神压力巨大,病患交加,身体素质急剧下降;三是情志偏颇,观念拘谨,不注重养生之道,久病医治无效,无力回天;但他忠耿为国,初心不改,爱民惜民,不辞辛劳,终致油涸灯烬,英年早逝,虽故犹荣,永为后人效仿之楷模。剖析如后,就教于大方:

 

一、先天遗传之长寿基因,不够理想: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遗传是长寿与否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专家指出,通常在人们40岁以前,遗传对寿命的影响约占15-25%,此时生活习惯因素还占有非常大的比重,换句话说,年轻时爱不爱惜身体,对寿命的影响是很大的。到了40岁以后,遗传的作用开始越来越凸显,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遗传因素的比重也越来越大。

传统的科学观点认为,决定人能否长寿的因素是后天保健,而不是先天遗传。而研究人员最近提出了与此相反的观点。他们搜集了大量的证据表明:有些家庭由于基因倾向而能活到100岁或100岁以上。(1)医学专家认为,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如果你的亲属长寿,那么你长寿的几率也会增加,而且亲缘关系越近,这种影响越明显。如果你的爷爷奶奶活到了90多岁,甚至100多岁,恭喜!你长寿的几率要比别人大得多!如果你的姑姑长寿,叔叔长寿,外公长寿,阿姨长寿……你当然也可能长寿;但是如果你的兄弟姐妹长寿,你沾的光会更多!

专家研究发现,长寿主要遗传自母亲,也就是说,如果母亲长寿,子女长寿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如果父亲长寿,子女则未必长寿。专家解释说,人的线粒体中很多位点,确实跟长寿有关,线粒体是母系遗传,而长寿老人中女性比例可为男性的好几倍,所以看似长寿遗传自母亲,但这种遗传并不是一种因果关系,只是有一些相关性。

  基因可以传递这是确定的,但能传递多久呢?举个最常见的例子:爸妈都是双眼皮,但生出来的孩子却未必是双眼皮。在遗传的过程中,单眼皮基因打了胜仗,所以双眼皮基因在这个孩子身上消失了。不长寿基因比双眼皮问题要复杂得多,但你也可以或多或少按照这个思路去理解,就是“轻微有利基因”在传递的过程中可能会丢掉,所以我们能够看到:有的家族连续几代都长寿,而有的繁衍较少的家族,只遗传到第二代就结束了。

遗传病是指由遗传物质发生改变而引起的或者是由致病基因所控制的疾病。遗传病是指完全或部分由遗传因素决定的疾病,常为先天性的,也可后天发病。如先天愚型、多指(趾)、先天性聋哑血友病等,这些遗传病完全由遗传因素决定发病,并且出生一定时间后才发病,有时要经过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才能出现明显症状。有些遗传病需要遗传因素与环境因素共同作用才能发病,如哮喘病,遗传因素占80%,环境因素占20%;胃及十二指肠溃疡,遗传因素占30%40%,环境因素占60%70%

胃癌的遗传危险度:★★★。胃癌患者有明显的家族聚集性。调查发现,胃癌患者的一级亲属(即父母和亲兄弟姐妹)得胃癌的危险性比一般人群平均高出3倍。比较著名的如拿破仑家族,他的祖父、父亲以及三个妹妹都因胃癌去世,整个家族包括他本人在内共有7人患了胃癌。大肠癌的遗传危险度:★★★。家族遗传导致的大肠癌占大肠癌发病总人数的10%15%。亲属中有大肠癌患者的人,患此病的危险性比普通人大34倍,如果家族中有两名或以上的近亲(父母或兄弟姐妹)患大肠癌,则为大肠癌的高危人群

抑郁症的遗传危险度:★★★★★。许多研究都发现抑郁症的发生与遗传因素有较密切的关系,抑郁症患者的亲属中患抑郁症的概率远高于一般人,约为1030倍,而且血缘关系越近,患病概率越高。据国外报道,抑郁症患者亲属中患抑郁症的概率为:一级亲属(父母、同胞、子女)为14%,二级亲属(伯、叔、姑、姨、舅、祖父母或孙子女、甥侄)为4.8%,三级亲属(堂、表兄妹)为3.6%

原则上,在遗传和疾病的关系上,人类所有疾病都具有遗传影响和背景,但只有在大约12%的疾病中,遗传因素起主要作用。遗传性疾病常可表现为家族性,这是因为同一家系中的成员可共同具有某一致病基因,但同一家系的成员也处于相似的生活条件和环境中,由相似环境条件所引起的非遗传性疾病,有时也具有家族性。

那么,柳宗元的先天遗传长寿基因究竟怎样?从他家人与亲眷的情况来看:

1、先祖:柳庆(517——56649岁,柳宗元的七世祖,后魏时期曾先后担任过散骑常侍、骠骑大将军、尚书右仆射转左仆射,进爵为平齐县公。

2、父亲:柳镇(739——79354岁,天宝末年以明经科高第,以文章垂声当时。曾先后担任过太常博士、长安主簿、殿中侍御史等职。因秉公执法得罪奸相窦参,于贞元五年(789)被贬为夔州(今重庆奉节)司马,三年后,窦参事发被贬,柳镇受召入朝为侍御史。

3、姑姑:前渭南县尉颍川陈君之夫人——河东柳氏,唐贞元十七年(801)九月六日去世,时年44岁。(《亡姑陈夫人墓志》)

4、母亲:卢氏(739——80667岁,柳宗元等人获罪遭贬,当时,他的母亲卢氏已经66岁了,由于年近古稀,夫死女亡,无人照管,柳宗元只好扶母南行,从繁华的京都长安,来到荒僻的永州,一路车船颠簸,凄风苦雨,的确无比艰辛。到永州之后,因为借住在寺庙里,水土不服,生活难以适应,他的母亲不久就染病在身,于第二年五月十五日,撇下与她相依为命的独子,在龙兴寺里撒手西归。

5、大姐:博陵崔简的夫人,崔简曾任刑部员外郎、连州刺史,元和五年(810年),柳宗元被贬谪永州期间,朝廷任命崔简为永州刺史,但还没有到任,就被湖南观察使李众诬以贪污罪,流放驩州(今越南容市)。元和七年(812)正月二十六日,死于驩州,只活了39岁。而柳宗元的大姐,比崔简早十年去世,葬在长安东南少陵北,年纪应该还不到30岁。崔简有儿女十人,都是柳宗元的大姐所生(《上湖南李中丞》),“孤处道洎守讷”跟随在崔简身边的两个小孩处道及守讷(小名韦六、小卿),因为护送崔简的灵柩过海,突然遇到暴风,海浪太大,落水淹死;“今尚有五丈夫子”,如今还留下五个男孩(《永州刺史崔公权厝志》)。

大外甥女——崔媛,带着弟弟们前来投奔柳宗元,过后由他做主,将崔媛许配给朗州(今湖南常德)员外司户薛巽为妻,生有一子一女;但元和十二年(817)六月二十八日,崔媛因“肝气逆肺,牵拘左腋,巫医不能已”——无法治疗而去世(《薛君妻崔氏墓志》);还有一个外甥崔骈,本来英俊潇洒,文辞出类拔萃,但也因“毒中骨髓”,年纪轻轻,就“中道夭亡”,实在令人惋惜(《祭外甥崔骈文》)。

6、二姐:前京兆府参军裴瑾的夫人——因为患了骨髓之疾病,不治身亡,唐贞元十六年(800)三月十三日去世,时年30岁。生儿三个,名“崔五、崔六、崔七”:最小的崔七,比柳宗元的二姐早死八个月;老二崔六,比柳宗元的二姐晚死五十天;老大崔五,又名“裴铣”,由其奶妈抚养长大,后来护送其母的灵柩,归葬到长安东南少陵之北原(《亡姐裴君夫人墓志》)。

7、女儿:和娘——柳宗元在长安时的非婚生女儿,生于贞元十七年(801),元和五年(810)四月三日,在永州夭折。

尽管这些亲眷的过世,有着内外许多主客观原因,但活的寿命都不太长。柳宗元在永州期间,“百病所集,痞结伏积,不食自饱。”(《寄许京兆孟容书》)——“痞”中医指腹腔内可以摸得到的肿块,即肿瘤,恶性肿瘤则为胃癌;胃癌不仅会造成消化系统损害,而且可能发生转移,影响肝肾及呼吸功能,严重者出现贫血、消瘦、营养不良等症状,最终危及生命。

柳宗元是否患有胃癌,虽然没有明确的科学证据,但其病情好像比较严重,甚至影响到了饮食和消化功能。因此可以说,他身上先天遗传的长寿基因,并不非常理想。

 

二、后天环境恶劣, 尤其是被贬永州与迁任柳州之后,挚友亲人先后离世,悲愤苦闷,精神压力巨大,病患交加,身体素质急剧下降

柳宗元被贬永州,一方面是在精神方面,受到官场的强力打压,极感憋屈、痛苦和无奈,亲友们的相继去世,使其倍感痛苦:据《资治通鉴》第236卷中记载:永贞元年(805)八月,“贬王伾开州司马、王叔文渝州司户。伾寻病死贬所。明年,赐叔文死。”开州,即今日的重庆开县;王伾被贬之后,很快就病死在开州;第二年,王叔文也在渝州(如今的重庆市),被恩赐而死。

同年九月,“贬神策行军司马韩泰为抚州(江西抚州)刺史,司封郎中(韩晔为池州(安徽池州)刺史,柳宗元为邵州(湖南邵阳)刺史,屯田员外郎刘禹锡为连州(广东连县)刺史” ;十一月,“贬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宰相)韦执谊为崖州(海南三亚市的崖城镇)司马”;“朝议谓王叔文之党或自员外郎出为刺史,贬之太轻。己卯,再贬韩泰为虔州(江西赣州)司马,韩晔为饶州(江西波阳)司马,柳宗元为永州(湖南永州)司马,刘禹锡为朗州(湖南常德)司马,陈谏为台州(浙江临海)司马,凌准为连州(广东连县)司马,程异为郴州(湖南郴州)司马。”而且,唐宪宗李纯还特地下诏,明确指出:“王叔文之党既贬,虽遇赦无得量移。”等于是在仕途上给永贞革新集团的骨干成员们,亮起了无法逾越的“红灯”。 ④ ⑤⑥ 

元和三年(808),八司马之一的凌准,被贬之后,“居母丧,不得归,而二弟继死。不食,哭泣,遂丧其明以没。”(柳宗元:《故连州员外司马凌君权厝志》)他的遭遇的确非常悲惨,连母亲去世都不能回去送葬尽孝,两个弟弟也相继病故。凌准伤悲过度,不进饮食,终日哭泣,结果自己也性命不保,实在令人惋惜。他留下了四个儿子,因为凌准与柳宗元关系不错,其中两个特地来永州,拜请柳宗元为其父撰写墓志铭。

柳宗元先后写了两篇文章,并作诗一首《哭连州凌员外司马》:顾余九逝魂,与子各何之。我歌诚自恸,非徒为君悲。诗中赞誉了凌准的聪明才智、远见卓识与过人的胆识,并且回忆自己与他相遇之后,共同从事革新大业的经过,本来是想匡济生民,如今反被众人嗤笑。自己的灵魂也九死一生,与他各自飞向何方。今日所写此诗歌,是发自内心的悲痛,并非完全为他伤心而落泪。从中不仅可以看出柳宗元与凌准的深情厚谊,而且也流露出他自己担惊受怕的真实感受。

元和六年(811)八月,柳宗元的表兄兼挚友吕温,不幸病死于衡州(今湖南衡阳市)。吕温生于唐代宗大历七年(772),比柳宗元大一岁,但出道晚了五年,到唐德宗贞元十四年(798)才登进士第,又登博学宏词科,授集贤殿校书郎,成了柳宗元的同僚,并且志同道合,一起参加了王叔文的永贞革新集团。

贞元二十年(804),吕温随秘书监张荐出使吐蕃,于元和元年(806)才回到长安,因此幸免于永贞革新失败的牵连。后来,吕温由于得罪了宰相李吉甫,被贬至道州(今之湖南道县)任刺史,政绩出色,迁任衡州,年仅40岁,英年早逝,壮志未酬。

吕温病逝之后,柳宗元深感无奈,连续写了三篇文章,以表哀思和追怀。他在《唐故衡州刺史东平吕君诔》一文中,反复称道吕温智慧、勇敢、仁厚、笃孝,夸他的才能可以用来使天下小康,他的志向、方略可以用来造福百世。字里行间,流露出柳宗元对挚友的无比钦佩,同时,也有着同病相怜和惺惺相惜的许多感慨。

柳宗元在《惩咎赋》中说:“哀吾党之不淑兮,遭任遇之卒迫。┅┅既明惧乎天讨兮,又幽栗乎鬼责。惶惶乎夜寤而昼骇兮,类麏鹿加(jǖnjiā)之不息。”⑧ 其意为反躬自省:我为革新派的不幸遭遇感到非常悲哀,这次突如其来的巨变仓促而又紧迫。┅┅我既明地里惧怕受到上天的讨罚,又暗中为鬼的责难而战栗。晚上睡觉时心中惶惶不安,白天也像受惊的麋鹿恐骇不息,与抑郁症的情形相差无几

他在《解祟赋》中,谈到自己被贬之后,很多小人还在背后摇唇鼓舌,流言蜚语,不绝于耳。如:“膏摇唇而增炽兮,焰掉舌而弥葩”;“讼众正,诉群邪”; “恶人之哗”等等。俗话说:“人在矮檐下,岂能不低头?”面对如此强力的打压和来自敌对方面的唇枪舌剑,柳宗元申诉无门,倍觉无奈,不得不低头认错。他再三地反省,写下的不少诗词和文章,都或多或少地流露出深深的自责。

他在《先太夫人河东县太君归祔志》中,说穷天下之声,无以舒其哀矣。尽天下之辞,无以传其酷矣。反复抱怨,由于自己的错误,导致母亲遭受很大的侮辱,迁徙来到瘴疠充斥的地方,水土不服,医药、饮食不周,神佛也无法呵护,而不幸过早地病逝;加上没有合适的安葬之处,天地虽然可以穷尽,而眼前的冤屈无法申诉……真是字字血、声声泪,通篇都透露出他对母亲离世的万分悲痛,以及发自灵魂深处的无穷自责。

元和五年(810四月三日,女儿和娘刚满十岁就不幸早夭。柳宗元在《下殇女子墓砖记》中,对女儿和娘表示深切的哀惋,字里行间,处处都传递着万分无奈的信息,也足以看出柳宗元初到永州之时,那种丧魂落魄、精神创伤累累的凄惨处境。

杨荧郁先生在他的《试析柳宗元<登柳州城楼寄四州刺史>的情感基调》一文中指出,“百越之地,山重水复,‘南蛮’之野,路远途遥。莫说相见时难,就连寄出一封书信都不容易……诗人心中真是‘愁’茫茫,‘思’茫茫。其‘愁’由‘思’而生,其‘思’因‘愁’而甚——不知这样的‘愁思’要到何日才算是一个尽头?”柳宗元在给刘禹锡的一首长诗中。诉说自己“守道甘长绝,明心欲自用刀割颈);贮愁听夜雨,隔泪数残葩”(《同刘二十八院长》)——为了表明自己对唐王朝的忠耿,他甚至可以不惜抹脖子自杀;他经常满腹愁苦倾听夜雨,泪眼模糊地数着凋残的花瓣,日夜不安,坐卧不宁,从中可见其精神压力之巨大,几乎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二是外部环境与物质条件的艰难困苦,疾病增多:柳宗元到了永州,“至则无以为居,居龙兴寺西序之下。”(《永州龙兴寺西轩记》)意思是说,他来到永州后,因为没有地方居住,只好借住在龙兴寺的西厢房中。柳宗元在写给长辈和亲友的许多书信中,都非常详细地谈到了自己在永州时的身体情况。如:自遭责逐,继以大故,荒乱耗竭,又常积忧恐,神志少矣,所读书随又遗忘。一二年来,痞气尤甚,加以众疾,动作不常。眊眊然骚扰内生,霾雾填拥惨沮,虽有意穷文章,而病夺其志矣。每闻人大言,则蹶震怖,抚心按胆,不能自止。(《与杨京兆凭书》)

译成白话是:我从遭遇贬逐以来,碰上母亲病故等大事,惊慌忙乱耗费了许多精力,又经常忧虑和恐惧,神志受到影响,所读的书随看随忘。近一二年来,腹腔里的肿块尤其厉害,再加上其它的毛病,动作行为都很不正常。眼睛昏花而烦恼从内心产生,像有雾霾阻挡在眼前,虽然有心致力于撰写文章,但因病夺走了我的志向。每次听到别人大声说话,就感觉惊骇颤抖,我只好抚摸胸腹,很久才能停止下来。

他由于长期“与囚徒为朋,行则若带纆索,处则若关桎梏,彳亍而无所趋,拳拘而不能肆,槁然若卉,颓然若璞。”(《答君巢饵药久寿书》)“为孤囚以终世兮,长拘挛而轗轲”(《惩咎赋》)——残酷的政治迫害,使柳宗元深感痛苦和忧郁,身体素质也急剧下降,衰弱而多病:不仅头昏眼花,双脚因得了南方易发的风湿病而痉挛,行路受到影响。“居蛮夷中久,惯习炎毒,昏眊重膇,意以为常。”(《与萧翰林俛书》)“百病所集,痞结伏积,不食自饱。或时寒热,水火互至,内消肌骨,非独瘴疬为也。”(《寄许京兆孟容书》)——柳宗元还患过“或时寒热,水火互至”的疟疾。

此外,由于“永州多火灾,五年之间,四为天火所迫,徒跣走出,坏墙穴牖,仅免燔灼。书籍散乱毁裂,不知所往。一遇火恐,累日茫洋,不能出言,又安能尽意于笔砚,矻矻自苦,以危伤败之魂哉!”(《与杨京兆凭书》)——五年之内,他的住所有四次被火灾延及,只好打着赤脚仓皇出逃,靠在墙壁上挖洞保命,才避免被大火烧焦。许多书籍都散乱、撕裂、烧毁,不知丢弃到哪里去了。一遇火灾就内心惊恐,整天茫洋失措,不能说话,又怎么能集中精力在笔墨上,由于危险而丧魂失魄,真是吃尽了苦头。从其自述,足以看出柳宗元当时那种精神创伤累累、凄惨而无奈的处境。

好不容易熬过十年,柳宗元满怀希望受诏回到京城,结果又被任命到更加偏远的广西柳州为刺史。此地条件更为艰苦,他在《寄韦珩》的诗中写道:“炎烟六月咽口鼻,胸鸣肩举不可逃。桂州西南又千里,漓水斗石麻兰高。阴森野葛交蔽日,悬蛇结虺如葡萄” ——柳州一带,气候炎热,令人口干舌燥,经常汗流浃背,胸闷气短;柳州离开桂林还很远,乘船沿漓水前往,急流险滩,石崖交错;且两岸树木参天、遮天蔽日,野藤缠绕,十分阴森,林中蛇虫遍地,野蜂窝高悬树梢,状如葡萄。

“零落残魂倍黯然,双垂别泪越江边;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桂岭瘴来云似墨,洞庭春尽水如天;欲知此后相思梦,长在荆门郢树烟。”(《别舍弟宗一》)亲友们作的作古,离的离去,自己就像孤魂野鬼一样,现在堂弟又要远去荆州一带,迫不得已在柳州江边告别。自己离开长安越来越远,回顾这十多年的经历,屡经磨难,有过多少生离死别。眼前的柳州,时刻弥漫着瘴气,乌云低垂,昏暗如墨涂染,与洞庭一带的天光水色,风光截然不同。从此之后,兄弟们只能在梦里相见了——字里行间,不仅着力描摹了此地环境的恶劣,也有自己对过往遭遇的感伤,更是对亲友们的不舍与眷恋。

此外,他在《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也曾写道,“海畔尖山似剑芒,秋来处处割愁肠。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那些山峰如同倒竖的利剑,寒秋来临,时刻都在切割者自己忧愁的肝肠;如果能够幻化成千亿的佛身,恐怕也会登上各处山顶,共同怅望故乡。诗中,痛苦的遭遇,满腹的乡愁,深深地伤悲,情景交织,可触可感。

来到柳州,他的身份虽然变了,生活条件有所改观,但疾病如影随形,而且多次危及性命:“奇疮钉骨状如箭,鬼手脱命争纤毫。今年噬毒得霍疾,支心搅腹戟与刀。迩来气少筋骨露,苍白瀄汩盈颠毛。”(《寄韦珩》)他在柳州期间,曾经患过疔疮,像铁钉锥骨、利箭穿心一样疼痛,生死只差分毫,侥幸才从勾魂的小鬼手中逃脱。后来又因为误食有毒的食品,得了霍乱,上吐下泻,心腹中似有刀戟在戳搅,差一点就送了命。近来渐渐气力衰竭,骨瘦如柴,满头乌发早已花白,随风飘拂。

柳宗元所撰写的书启不少,其中一些是尚在朝廷中且手握实权的达官亲友,如:《寄许京兆孟容书》、《与杨京兆凭书》、《与裴埙书》等,都谈到过自己的身体状况,“炎昏多疾,气力益劣,昧昧然人事百不记一,舍忧栗,则怠而睡尔”——记忆力大大下降,整天战栗,昏昏欲睡,所言基本属实,可见柳宗元此时此际,已然病魔缠身,即将不久人世,其身体和精神上的磨折,是常人不能想象的。

 

三是情志偏颇,观念拘谨,不注重养生之道,久病医治无效,无力回天;但他忠耿为国,初心不改,爱民惜民,不辞辛劳,终致油涸灯烬,英年早逝,虽故犹荣,永为后人效仿之楷模

与他那些同时被贬的挚友们相比,柳宗元的情志比较偏颇、格外执着。他的结发妻子杨氏,因病去世之后,受门阀观念的影响,担心无后人传宗接代,一直想找门当户对的淑女为婚,但却无法如愿;他身边有女子长期陪伴生活,而且也生养过几个孩子,柳宗元直到谢世,也没有给她一个应有的名份,与他的个性和情感上的缺陷相关,当然也可以视为时代的局限。

柳宗元不太注重自身的保养,在永州期间,经常“借酒浇愁”。据不完全统计,柳宗元的诗句中,与“酒”相关联的达20余处,如:“但愿得美酒,朋友常共斟”(《觉衰》);“留欢唱容与,要醉对清凉”(《弘农公五十韵》);“骤歌喉易嗄(沙:沙哑),饶醉鼻成皻(渣:酒糟鼻)”、“劝策扶危杖,邀歌当酒茶”(《同刘二十八院长》);“浪游轻费日,醉舞讵伤春”(《酬娄秀才》);“樽酒聊可酌,放歌谅徒为”(《零陵赠李卿元侍御》)等等。

《饮酒》诗说:“今旦少愉乐, 起坐开清樽。举觞酹先酒,为我驱忧烦。”——清晨起来,觉得生活无趣,便开始举杯饮酒,其目的是为了驱除烦恼。甚至“尽醉无复辞,偃卧有芳荪。彼哉晋楚富,此道未必存。”——他一醉方休,哪怕醉倒在草地和绿荫树下,还觉得那些达官贵人,有谁知晓“饮酒的乐趣”?

《柳宗元全集》中,与酒相关的文章篇目有5篇,如:《序饮》、《法华寺西亭夜饮赋诗序》、《娄二十四秀才花下对酒唱和序》等等。而文章内容中,迎来送往,相互宴请,饮酒赋诗,撰文作序之处,更是多不胜数,如:“羽觞飞翔,匏竹激越。煦然而歌,婆娑而舞,持颐而笑,瞪目而倨,不知日之将暮……”(《陪永州崔使君游宴南池序》)——羽觞(觞音如“商”,指酒杯),又称羽杯、耳杯,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盛酒器具,器具外形椭圆、浅腹、平底,两侧有半月形双耳。因其形状像爵,两侧有耳,就象鸟的双翼,故而得名。此文是柳宗元因刺史崔敏的邀请,到南池参加酒宴所作,文中提及,客人们相互举杯敬酒,歌舞相伴,直到日落西山。

“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到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 、“引觞满酌,颓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始得西山宴游记》)——柳宗元到永州之后,一有空闲,每天就和那些同伴,上高山,入深林,走到曲折溪流的尽头。幽僻的泉水,奇异的山石,没有一处僻远的地方不曾到过。到了目的地就分开草而坐下,倒尽壶中酒,一醉方休。醉了就互相枕着睡觉,进入梦乡。大家经常斟满酒杯,喝得东倒西歪,醉态朦胧,不知不觉,太阳下了山,灰暗的暮色,由远而至,直到看不见什么了还不想返回。                                                                                                             

 “买小丘,一日锄理,二日洗涤,遂置酒溪石上……余病痞,不能食酒,至是焉醉。遂损益其令,以穷日夜而不知归。”(《序饮》)——他们在愚溪旁的西小丘劳作之后,将酒菜摆放在西边的巨石上,饮酒作乐;柳宗元由于肠胃有重病(痞疾:中医指腹中郁结成块的病,与现在的癌症相当),他不胜酒力,早就醉了,但还是同大家一道,猜枚行令,直到天色昏暗,也忘了回家。

吕国康先生认为,柳宗元“在永州任司马,虽为闲职,官禄照领,不必象陶渊明那样亲自耕种,以求温饱。酒完全可以购买,与朋友饮酒是常事。他的郊游是追求闲适,他的饮酒是自我陶醉,其目的是转移视线,以求适应环境,安宁心情。”胡士明先生的《柳宗元诗文选注》也说,它写出了诗人在特定环境中似醉非醉的特有状态,以及他蔑视世俗的鲜明个性,不失为自画像中的一幅佳作。郭新庆老先生认为,“柳宗元喜饮酒,在永州也经常以酒浇愁,出游时更是喝的酣畅淋漓,让自己借酒性融入山水美景里。但柳宗元厌恶喝酒失态,主张饮酒要象做人一样讲酒德,不能饮而没形,也不能醉而忘形。”(《饮酒与棋艺》)

笔者以为,柳宗元喜欢饮酒,有些好酒贪杯,而且身体欠佳,容易喝醉,且醉后随地困卧,直到日落西山,还不愿回家。俗话说,“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如此没有节制,必然伤及身体,肠胃会更加不好,痞病只重无减。

柳宗元虽然曾经撰文,批评大姐夫崔简,乱服石钟乳,但他自己也曾食用过,幻想延年益寿。崔简曾经给柳宗元来信,有数百句的篇幅,谈到石钟乳,说土之所出乃良,无不可者。认为只要是土里出的就好,没有不可以的。柳宗元在回信中说,前次姐夫所送来的石钟乳不好,听说您所服用的跟此相类似,又听说您经常内心烦闷燥动,我估计是没有得到精粹的石钟乳,而被粗糙的矿物所误导,恐怕会伤了您的身体,仍旧错下去,因此再三言语提醒、劝阻。

章士钊在《柳文指要》卷三十二中说:子厚寿止于四十七,谅亦与石钟乳不无连谊。他认为,柳宗元只活了47岁,估计跟他深信食用石钟乳可以延长自己的寿命有很大关系。这或许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吧由于长期水土不服,致使体弱多病,他曾在与部将魏忠、谢宁饮酒时,预言自己“恐怕活不过明年”,谁知竟然一语成谶。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柳宗元虽然“风波一跌逝万里,壮心瓦解空缧囚。”(《冉溪》)被贬永州,地位“陡降”,尽管远离了京城长安的“政治场”,长达十年的投荒闲置,如同被抛弃、被拘囚般的贬谪命运,使他落入了遥遥无期的等待与苦苦的煎熬之中。但他“穷与达固不渝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吊屈原文》),仍然一如既往地大力提倡“辅时及物”,撰写了许多这样的文章,如:脍炙人口的《捕蛇者说》,揭露暴赋酷役对人民的残害,竟然比异蛇还要厉害 “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因此,开了一张《捕蛇者说》的药方,让了解民间情况的官吏从中汲取教训。

零陵县代理县令(相当于现在的代县长)薛存义,任职仅两年的时间,“蚤作而夜思,勤力而劳心,讼者平,赋者均,老弱无怀作暴憎,其为不虚取直也的矣,其知恐而畏也审矣!”柳宗元对其政绩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夸奖他忙于公务昼夜辛劳,尽心尽力,使各种纠纷得以解决,使各种税赋能够合理分担,连老人、弱者都没有对他心怀怨恨与不满。他的行为确实没有白拿百姓的俸禄,他懂得为官必须替百姓办事的道理。

薛存义离任高升,柳宗元带着酒菜,特地赶到江边为他饯行,还写了《送薛存义之任序》,他明白无误地说:官吏本来是民众的仆役,是为老百姓办事的;而不是将民众作为自己的仆役来使唤和对待。柳宗元认为:官吏们拿着百姓供给的俸禄,怠事渎职而又贪盗民财,普天之下都有这样的情况。老百姓应该拥有将贪官污吏进行处罚、罢免的权力,而官吏们手中掌握着权力,处在“强势”地位,居高临下,不仅不去替老百姓办事,而且以势压人、仗势欺人;老百姓则处在“弱势、劣势”的地位,被压在社会的最底层,这是社会体制造成的,体制不改变,民众不但不能表达自己的意志,而且无法运用本来属于自身的权力来维护自身的利益。

柳宗元生性严谨,忠于职守,辛劳为国,初心不改:“到官数宿贼满野,缚壮杀老啼且号。饥行夜坐设方略,笼铜枹鼓手所操。”(《寄韦珩》)——刚刚走马上任,还来不及洗去长途跋涉的风尘,便忍饥挨饿,连夜筹划“退贼”的方略,并且亲自擂鼓助战,赶跑烧杀抢掠的山贼,以保一方百姓的安宁。

在任柳州期间,柳宗元为了解民悬,排民忧,造福于百姓,他积极倡导移风易俗,清除陋习,以改变当地百姓愚昧落后的观念;改革弊政,解放奴婢(此举比美国的南北战争,解放黑奴,早了一千多年);兴修寺庙,兴办教育,以利于传播儒家学说;并带头栽柑种柳,开荒植竹,打井修路,以发展生产,从而使柳州的经济、文化,都有了新的发展。

与柳宗元同时代的好友韩愈、刘禹锡相比较,他们同为贬官,但活的寿命却很不一样:韩愈(768824),是柳宗元可以托孤的好朋友,是真正的诤友,尽管两人之间存在不少思想上的分歧、政治上的矛盾等,但相互间表现出真切的同情与理解。韩愈三岁丧父,由其兄韩会及嫂嫂抚养长大,25岁中进士,29岁登上仕途,亦曾在功名与仕途上屡受挫折,后历官国子祭酒兵部侍郎吏部侍郎京兆尹等职,政治上较有作为。长庆四年(824)病逝于长安,终年57岁。

刘禹锡(772842),他与柳宗元,是一对志同道合的战友,关系更加亲密无间。他不仅替柳宗元抚养遗孤,写了两篇祭文《祭柳员外文》和《重祭柳员外文》;而且将柳宗元遗留下的诗文,代为收集编刻。刘禹锡曾任监察御史,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团的一员。永贞革新失败被贬为朗州司马(今湖南常德),落魄而不自聊,吐词多讽托幽远。蛮俗好巫,他曾依骚人之旨,作《竹枝词》十余篇,武陵溪洞间到处传唱。十年后召还,改任连州,再徙夔、和二州。此后担任过主客郎中、礼部郎中,集贤直学士。出刺苏州,徙任汝、同二州,迁太子宾客分司。会昌时,加检校礼部尚书。卒年七十二岁,赠户部尚书。其母更是活了九十余岁,对刘禹锡来说,不仅先天遗传的长寿基因较好,而且与他性情豪爽而义气,素来直言无忌,恐怕也大有关联。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明确指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和使命是激励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全党同志一定要永远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继续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奋勇前进。

“贤者不得志于今,必取贵于后,古之著书者皆是也。”(《寄许京兆孟容书》)柳宗元将自己有限的物质的外在的生命(躯体),换得了无限的精神的内在的生命(思想),于诗于文,均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实现了个体生命的“自我意识”的时空上的超越与转换。笔者认为,柳宗元任职柳州,尽管只有短暂的四年时间,便令人痛惜地英年早逝,但却给柳州的百姓留下了“鞠躬尽瘁、勤政为民”的许多烩炙人口的佳话,也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一份格外珍贵的政治思想和文化遗产。

参考资料

(1)曹明纲标点.柳宗元全集[M]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10月出版

(2)柳宗元大辞典[M]黄山书社2004年10月出版

(3)[宋]司马光编篡.资治通鉴.[M]岳麓书社1990年出版.    

(4)骆正军.柳宗元思想新探[M].湖南大学出版社2007年4月出版.序言

(5)湖南科技学院图书馆-潇湘文化专题网

 

作者简介:骆正军(1955——),男,汉族,湖南省宁远县人,教授、高级政工师,已退休。

通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浏阳河大道一段588  红橡华园8304

邮政编码:410001

联系电话:13974638886    电子邮箱:7197182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