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柳宗元研究柳学期刊柳宗元研究:第22期
信息搜索
柳子庙堂与柳子精神
 
柳宗元研究:第22期  加入时间:2019/8/2 16:55:00  admin  点击:170

 

利民万代 彪炳千秋

——柳子庙堂与柳子精神

 

 

吴同和

(永州市柳学会,湖南永州,425199)

 

【摘  要】柳宗元穷其一生,给后人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勤勤勉励,唯以中正信义为志,以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为务”,处世做官为人,唯求与自然、社会和谐相融,勤力劳心,乃践行“和合之道”的先驱者之一。其精神内核就是两个字:利民。本文将从介绍柳子庙堂起笔,概叙庙堂历史沿革及永州百姓崇仰“柳子菩萨”的轶事,解读5副楹联的文化密码,参悟《荔子碑》等6方古碑的多维内涵,剖析柳子利民的精神特质,以纪念追怀一代宗师柳宗元。

【关键词】柳子庙堂;楹联;碑刻;柳子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阐析中华“和合”文明,独到精深:

“和合”,就是指对立面的相互渗透和统一,而且,这种统一是处于最佳状态的统一……自然与社会和谐,个人与群体之间的和谐,我们民族的理想正在于此,我们民族的凝聚力、创造力也正基于此。甚至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正是在于这种伟大的和谐思想。

  ——《干在实处走在前列·文化即“人化”》

柳宗元一生,处世做官为人,唯求与自然、社会和谐相融,勤力劳心,利安元元,堪称践行和合之道的先驱者之一。漫步柳子庙堂,瞻仰神像,品读杨翰“山水来归”等楹联佳句,吟咏韩愈《荔子碑》等千古名碑,可真切感受柳子精神的深刻内涵。

 

零陵古城,寺庙林立,最负盛名的是文庙、武庙和柳庙。

文庙始建于南宋嘉定初年(1208年后),落成于零陵河西黄叶渡(今零陵柳子街口码头)愚溪桥西。元至正二十年(1360),首迁至东山,后六次改建,四易其地。现今文庙为乾隆四十年(1775)所建,位于东山南侧永州五中校园内。

武庙始建于明洪武初年(1368年后),后毁于兵火,复修多次,至光绪十年(1884)复修,方成定局,现今武庙为丁酉年(2017)新修。

柳子庙,始建于北宋仁宗至和三年(1056),原名柳子厚祠堂,比文庙早150多年,比武庙早300多年。原址在河东东山(现零陵文庙附近),南宋绍兴十四年(1144)迁至柳子街。现今柳子庙是清光绪三年(1877)重修。

南宋文学家汪藻(10791154)《永州柳先生祠堂记》曰:“盖先生居零陵者十年,至今言先生者必曰零陵,言零陵者必曰先生。”在零陵人心目中,柳宗元是名片,是文化符号,是偶像;柳子庙是唯一的偶像载体,是柳子精神的集中体现。建国初期,这里曾一度是小学,后小学易址;上世纪文革时期,零陵朝阳中学迁入,正殿、厢房均被辟为教室。也正是这个原因,庙堂文物所遭毁损不多。相形之下,文武二庙的毁损就严重得多;特别是武庙,最后除正殿、抱廈和丹墀外,所剩几无。

零陵老百姓尊柳宗元为柳子菩萨,简称柳子。“子”,源自春秋,当初只用于称呼孔孟老庄等个别品德高尚、学识渊博的“学科带头人”,柳宗元被尊为柳子,可知其地位之高。有宋以来,柳子庙一直是祭柳场所,每年春(清明)秋(重阳)二祭,香烟缭绕,前来拜祭的官民争先恐后,络绎不绝。上世纪文革时期,因破“四旧”,祭祀活动曾一度中断,柳氏宗亲家祭如常。1982年,朝阳中学撤出,柳子庙重归当地政府文化部门负责管理,庙宇得以修缮,祭祀活动也逐渐恢复。2001年,“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成立,是年清明,学会会长与众理事首次与社会各界民众公祭柳宗元;此后,每年清明祭柳,遂成定规。20161216日,国务院行文,同意将湖南省永州市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函〔2016205号)。当年重阳佳节,古城华灯璀璨,万头攒动,柳子街民众开启柳子家宴,秋祭模式遂以定型。柳庙两旁楹联,记下了这一历史时刻:

感恩戴德 少长贤愚同赴柳子家宴

固本清源 工农商学共修孝门初心

在永州老百姓心目中,柳子菩萨基本被神化了:每年端阳佳节,当地百姓必定会自发在潇水零陵段举行龙舟竞赛;竞赛之前,所有龙舟,都必须划进愚溪,到柳庙之前放鞭拜庙,以求菩萨保佑,竞赛夺冠;亦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近年来,孩子开蒙读书,或参加中考高考,家长们会领着孩子进庙许愿。2002年金秋时节,“第二届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古城永州零陵隆重召开,820日,中外专家学者及市区各界官民千余人,公祭柳宗元。可是会前几天,潇水流域发生了多年不遇的秋汛,天降暴雨,其势凶猛,河水漫及路面,随时可涌进街区、甚至柳庙。19日晚,大雨如注,河水又一次暴涨。组委会领导心急如焚,策划了几种应对方案,雨伞雨衣都订购好了……没想到,20日凌晨,天空放晴,河水陡然消退;8时许,红日高照,万里无云,庄重的祭祀仪式得以顺利进行。目睹这一奇迹,与会专家无不惊叹:“太神奇了!”柳子街民众则以手加额:连呼“柳子菩萨显灵了”!

 

1. 山水、自然、家国与人品相融为一,是古人心目中的和合之境。柳宗元的山水华章“永州八记”就是典例;柳庙正门楹联所表述的,则更是古往今来百姓万众所向往的愿景,也是古代圣贤孜孜以求的“大同”理想。

山水来归黄蕉丹荔

春秋报事福我寿民

此联是清末同治年间永州知府杨翰(18121879)集韩愈《荔子碑》(即《迎享送神诗碑》)诗句而成,并书丹。

一般认为,上联写柳宗元任柳州刺史时开凿水井,使乡民有水可用,使蕉黄丹。下联赞柳宗元兴办学校、造福百姓万民。

仔细研磨咀嚼,可获得多维多向的审美愉悦。

上联写景,赞奇山异水。意思是,自然界美景全都“归萃”于此——永州柳州皆然。蕉“黄”荔“丹”,色泽艳丽,层次分明,足以令人陶醉。黄丹二色,至尊至贵;参之肃然怡然,思之豁然超然。伫立庙门之前,举目四顾,不觉神思飞举,上下纵横,仿佛进入人与自然相融为一的化境。柳子庙迁址(1144)开街(1142)于斯,无论是原住民还是外来客,凡有幸在此生活过往,均可尽享大自然恩赐,领悟人与自然的和合之乐。柳宗元当年曾在此卜居,放浪形骸,无远不到;游山玩水,走户串村之后,发“乐居夷而忘故土”之慨叹。明代永州知府曹来旬生活在此“山水来归”的化境之中,由衷感叹:“愚与不愚俱莫论,而今愚溪复予伴。可易愚溪名予斋,老守一愚乐衎衎(kàn和乐,愉快)。”而今时空虽异,但若有缘置身愚溪桥畔,柳子庙前,任何人都会物我两忘,心旷神怡。

下联抒怀,表“利民”初心。“福我寿民”,既是百姓的愿望,也是柳公“利安元元”的初衷。因而,此联语及双关:既代柳宗元立言,表达一个理想;亦代百姓立言,表感恩戴德之情。

远古虞舜大帝将“解愠阜财”( 《南风歌》: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 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视为终身追求的目标和愿景。柳宗元一贯认为,做官的,一定要“福我寿民”,千方百计为百姓赐“福”益“寿”;只有这样,春秋报事,向皇上禀报民情民愿,向百姓晓谕国弱国强时,才能无愧于心。柳宗元做官,长安十三年、永州十年、柳州四年,始终坚持“勤勤勉励,唯以中正信义为志,以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为务”。他提出“官为民役”“民可黜罚”等政治主张,对“早作而夜思,勤力而劳心”的县令薛存义,推崇之至,对身受“赋敛之毒,有甚于是蛇者”的蒋氏一家寄予深切同情……

谪永十年,柳宗元劳心勤力,造福农桑,歌以咏志,万流景仰。刺柳四年,柳宗元办了三件大事:修复崩坏的孔庙,积极传播儒家思想;废除奴俗,解放奴婢;发展生产,保证国家税收,改善百姓生活。

总之,无论在长安、永州还是柳州,柳宗元都不忘“福我寿民”;无论与天地、亲友还是官民相处,都遵“和合之道”行事。惟其如此,他才得到百姓万众的敬仰和历史的肯定。

柳庙大门两侧“清莹”“秀澈”的题额,取自《愚溪诗序》“清莹秀澈,锵鸣金石,能使愚者喜笑眷慕,乐而不能去也!”愚溪之水清莹、秀澈,至纯至净,至洁至清。于是,永州山水之形神虚实,可感可知矣!

综上,杨翰这副楹联,集中体现了柳子精神的“利民”内核。它的妙处在于,既描绘人与自然、社会融而为一的“和合之境”,亦彰显柳宗元“利安元元”的民本思想和高洁人格。

前殿正门题额“八愚千古”之“八愚”,一指愚溪、愚丘、愚泉、愚沟、愚池、愚堂、愚亭、愚岛等八个景点,一指柳宗元“作《八愚诗》,纪于溪石上”(《愚溪诗序》)之事。只可惜,柳宗元的“八愚诗”被光阴和流水冲刷得无影无踪,唯《愚溪诗序》传之千古矣!

2. 前殿楹联乃湖南省交通厅干部吴叔羽先生所撰。吴叔羽,1918718日出生于浙江宁波,师从著名词学家唐圭璋老先生(19011990),终生以诗词为伴,为传承、发扬中华传统文化做出了积极贡献。联曰:

政纪荔子碑两地湖山留胜迹

文传柳州集千秋风范壮愚溪

此联理彰情显,意雅辞工,对仗考究,平仄谐和。上联言柳宗元德政之“荔子碑”在永柳二州留下胜迹,下联话柳宗元诗文《柳河东文集》令永州愚溪声名远扬。结合永柳二州奇山异水、韩昌黎《迎享送神诗》“荔子丹兮蕉黃”诗句及“永州八记”经典句段,咀嚼品咂,柳宗元人品学品文品宛然可遇矣!

“千秋风范壮愚溪”,千真万确。柳宗元永州十年,虽未行政掌权,但劳心勤力,利安元元,著书立说,奖掖后学,天地为证,日月可鉴。薛存义与柳宗元交谊数年,潜移默化,受益良多,即为一例。

薛存义,唐元和年间名闻荆楚的良吏。元和七年(812)春,永州刺史韦彪力荐其任零陵代理县令。上任之后,他勤勤勉励,清正廉明,使“讼者平,赋者均,老弱无怀诈暴憎”。其政绩,为州府赞赏,县宰效仿,百姓拥戴,柳宗元称赞他是有革新思想的循吏,“官为民役”的典型。

柳宗元与薛存义同乡,年或相若,且志趣相投,可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二人均喜山水鸟鱼,常移情幽远。受柳宗元影响,薛存义任职期间,曾于东山南麓,铲除藩篱,疏导水流,修建“读书林”“湘秀”“俯清”等三亭,与民同乐。作为挚友,柳宗元即作《零陵三亭记》,阐扬其建造三亭的意义:修亭造景之举,是“为政之具”,值得肯定。山水胜景,既可美化环境,也可使为政者开阔心胸,消除忧烦;其天然的造设,可以使人清明宁静,心境平和。如能长期在舒适安逸环境中为官,思路会更通畅清晰,办事更有效率,可奏“理达而事成”之效。经柳宗元提点,薛存义茅塞顿开,接受了柳宗元“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因而愉悦非常。

元和九年(814)冬,薛存义调离零陵,柳宗元作《送薛存义序》赠别。

柳宗元之“千秋风范”,于此可知一斑。

前殿对面古戏台,乃柳庙之一绝。麟凤龟龙凌空摆尾,貔貅麒麟腾跃欲飞,皆呈祥瑞喜庆之相。“山水绿”题匾,出自《渔翁》“欸乃一声山水绿”,意蕴绵长。二三层檐楣间,群雕太上老君和八仙同列,别具匠心,迎合着永州百姓万众对“柳子菩萨”的崇仰心理。

3. 中殿两侧的长联是清代翰林院待诏杨季鸾所作,惜乎原联早已不存。杨季鸾(17991856),字紫卿,湖南省宁远县平田村人,清代著名诗人,监生,御赐“孝廉方正”。联曰:

才与福难兼贾傅以来文字潮儋同万里

地因人始重河东而外江山永柳各千秋

上联以西汉贾谊因提倡改革遭贬湖南长沙,中唐韩愈因谏阻宪宗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北宋苏轼在宋哲宗亲政新党上台后,以悖朝政被贬海南儋州等事,感慨三位大才子“才福难兼”。下联以柳宗元因参加永贞革新被贬永柳之事,赞柳宗元以才华、思想和政绩,使山西河东、湖南永州、广西柳州三地闻名于世。

此联有似一篇袖珍论文。杨待诏将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合而为一,阐发了对柳宗元“利安元元”高尚品德的崇敬之情。上下联各16字,前5字为分论点,以下11字为论据,论证严密,无懈可击。

值得一提的是,悬挂在永州柳子庙中殿两侧的长联“才与福难兼……”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刘艺书先生写的。刘先生不知缘于何种版本,将上联“文字潮儋同万里”的“字”误写为“学”。这是一大失误。

须知,贾韩苏等文人(包括柳宗元)虽然都是文坛巨擘,但他们获罪外放左迁,绝不是因“文学”,而是因诉诸于“文字”的文章和政见触忤朝廷、权贵所致。查《辞源》得知,“文字”,定义为“语言的书写符号”“连缀而成的文章”。通俗地说,指“人类用来表示观念、记录语言的符号”,亦指“文书”“文章”“书籍”等。“文学”,指“文章博学,为孔门四科之一”,指“文献经典”,也泛指“文才或文艺作品”。一般认为,广义的“文学”,指“以文字记述思想的著作”;狭义的“文学”,则专指以艺术的手法,表现思想、情感或想象的各类作品。清代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是古代文学发展史上最后一个阶段。这个时期,“文学”基本用以专指诗词、散文、小说、戏曲等“文艺作品”,而非泛指“以文字记述思想的著作”。

依对仗论,“文学”与下联“江山”,对仗欠工。“文学”二字虽不是连绵词,但不能并列;而在特定语境里,“文字”或可拆开并列。如此,“文字”“江山”可以对举,“文学”“江山”则不可也。

另据中央办公厅原巡视员胡若隐先生考证,杨季鸾曾为永州柳子庙撰写过两副楹联,当年均由他的同年好友何绍基(17991873)书丹于永州柳子庙壁柱:

他(杨季鸾)还为永州柳子庙撰写两副对联:其一为“才与福难兼,贾傅以来,文字潮儋同万里;地因人始重,河东而外,江山永柳各千秋。”其二为“胜地喜临江,万叠云山来缥缈;高情还爱石,一园花竹尽玲珑。”以上二联均由何绍基书于永州柳子庙壁柱,后因年久失修,原迹淡去……

——胡若隐:《 记文化界的永州“三杨”》(“永州新闻网”2016-07-15

综上,可以确定,网上“文学潮儋同万里”的表述,为以讹传讹,不足为信。

中殿楹联之上的匾额“都是文章”,也有讲究。传说某年春祭,文人墨客一起商量为柳庙增挂一块牌匾,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了半天,不知如何措词。这时,一名秀才突发奇语:“柳宗元是旷世奇才,出口下笔,都是文章,难道还找不到合适的匾文吗?”心有灵犀,一点便通。文人们于是就以“都是文章”为匾文。书法家则篆隶结合,突破常规,将“章”下面最后一竖,穿“日”而过,意为柳子文章可开天破日,穿越时空;同时将“都”字部首“ 阝”写成本字“邑”——邑,古“侯国”之谓。这样写,意谓柳宗元文章影响巨大,既可藏“邑”,亦可传“国”也。

4. 正殿一副楹联,选自清代永州籍大学士徐显尊七律《谒柳词》(“西山松柏老霜枝,暇日登临谒古祠。环带湘流分钴鉧,高收月色冷愚池。羁臣未尽离骚恨,荔子犹传妥侑碑。岂是文章无可用,故数山水赴幽思。”)之颈联:

羁臣未尽离骚恨

荔子犹传妥侑碑

上联代柳公怀屈原,有悲有怨;下联假碑文颂柳子,蕴愁蕴哀。此联分别引用《楚辞》和《诗经》的典故表情达意。妥,安稳,安定。侑,在筵席旁助兴,劝人吃喝,劝酒。《诗·小雅·楚茨》曰:“我艺黍稷,我黍与与(茂盛貌),我稷翼翼(繁盛貌)。我仓既盈,我庾(露天堆积谷物处)维亿(数量大)。以为酒食,以享以祀。以妥以侑,以介景(大)福。”这首诗的大意是,我们种下黍稷,生长繁盛。秋季粮食丰收,囤尖仓满;做成美酒佳肴,祭献列祖。先人前来享用,然后赐福子孙柳宗元永州十年,境遇有似屈原,多离骚别怨;到柳州后,作为一方父母官,“千秋万岁兮侯无我违”。四年内,做过三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深受百姓拥戴。几百年后,大学士徐显尊谒柳词,入享堂。读《荔子碑》,思前想后,感慨万千。无形中,似觉有人劝酒,颇快畅惬意;但细细品味,却又五味杂陈,诸情丛生。今天,我们研磨《荔子碑》,情感如何?有助酒兴,还是有伤酒兴呢?其中密码,有待破解。

5. 正殿柳子雕像两侧有一副楹联:

并时才力韩公笔

异代江山屈子思

此联取自清代文人、湖南督学使吴大受(16621723)游学永州柳子庙所作的七律《愚溪柳先生祠》:“司马羁留十载迟,愚溪溪畔系愚诗。并时才力韩公笔,异代江山屈子思。持节(古代使者所持的节,借以泛指信符)忆曾题断壁,攀萝何处觅残碑(攀萝:用手牵挽着萝蔓的细条。残碑:八愚遗址除愚溪外,已无处寻觅,而八愚诗碑也失传。此句极写荒凉衰败之景)。重来耆旧(指年高而有声望的人)风流尽,只有荒祠枕水湄(枕:卧时以头枕物。此处作坐落解。湄:水边,岸旁。这句是说,人已去,祠亦荒,唯有愚溪空流,流不尽柳宗元放逐之悲愁)。”

上联赞柳宗元的才华堪与同时代的韩愈齐名,下联叹其爱国爱民的情怀可同战国时楚国的屈原媲美。

柳子庙正殿供奉的汉白玉柳子坐像,形象刚毅,正气凛然,既有经纶满腹胸怀大志的神韵,亦蕴虎落平阳孤寂落魄之深忧。瞻仰端详,更觉神像与堂上高悬之“利民”匾额、左右门楣之“廉”“潔”二字、两侧墙上镶嵌的笔法拙朴苍劲“永州八记”版刻写意画以及各殿堂名联相配,可谓形神俱绝,恰到好处!

 

柳子庙堂大殿后面的享堂有大小古碑20余方。最有代表性的古碑有6方(其中《荔子碑》一组4方)。

1. 东侧第一方碑刻《游愚溪》,乃明武宗正德六年(1511)永州知府曹来旬撰诗并书丹,字迹清晰,保存完好,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

出城西渡湘江岸,愚溪远落青天半。

重山叠水郁迢遥,嘉禾奇葩纷绚烂。

揩目四顾尽清幽,古今应作南土冠。

我问溪名胡为愚,共说先生有词翰。

试取遗篇次第看,抚卷不觉发长叹。

先生直道世不容,官谪司马遐陬窜。

潇湘十载苦淹留,山水娱情度宵旰。

有才无用自谓愚,托名愚溪博一粲。

顾此先生犹谓愚,矧予斗筲何足算。

愚与不愚俱莫论,而今愚溪复予伴。

可易愚溪名予斋,老守一愚乐衎衎。

曹来旬,生平事迹不详。清刘道著修、钱邦芑编撰《永州府志·循吏十五》载:“曹来旬,字伯良,河南郑州进士。历监察御史,独持风裁,以武昌知府改任政事,精明,丰采凛然。凡公廨祠宇,无不修整,首兴学校,俱有规模。以忤当道而去。”他不畏邪佞,敢于斗争,《明史·刘瑾传》有其触怒权宦刘瑾而被贬的记载。秉性如此,故官越做越小,以致谪贬潇湘。

作为一个文人雅士,曹来旬游愚溪,已摆脱官场羁绊。他放纵形骸,恣意纵横,置身于幽远之境,移情以山水之间,几忘乎所以,喜悦非常:游历万绿掩映之中的重山叠水,饱览绚烂多姿的嘉禾奇葩;顾盼之间,郁郁葱葱,清幽之境无不爽心悦目;远眺近观,一泓泉流远而近,细而巨,蜿蜒而至,似“漱涤万物”。这一方水土堪为“南土冠”啊!无怪乎七百多年前的柳司马对她怜爱有加,甚至会“乐居夷而忘故土”呢!

作为一个地方官员,曹来旬游愚溪,又有了一缕特殊情结。他与柳宗元有类似的遭遇,早年因得罪权宦刘瑾等“八虎”,不但被逐出京城,做不成监察御史,而且连武昌知府也不保,竟改知南荒永州,亦可谓“风波一跌逝万里”了。同病相怜,极易共鸣。转瞬间,感官的愉悦已化为理性的思考,进而喟叹:“先生直道世不容,官谪司马遐陬窜。潇湘十载苦淹留,山水娱情度宵旰。”而面对潺潺溪流,曹知府似已参悟柳司马“有才无用自谓愚,托名愚溪博一粲”的禅机。如唐代诗人常建游古寺,眼见“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之景,遂悟“悦”“空”之玄一般,精神异常愉悦:“顾此先生犹谓愚,矧予斗筲何足算。”有幸来到当年先生谪居之地,得以观愚溪奇景,读先生华章,仰柳公风范,学子厚懿德,平生之愿足矣!他决心师法先贤,以愚溪为伴,宵衣旰食,抱勤守愚,义无反顾地加入愚者的行列,“老守一愚乐衎衎”——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一种解脱,一种悟彻,一种升华!

作为一首七言古诗,《游愚溪》很有特色:全诗22句,有三层意思。前6句为第一层,叙诗人游观愚溪之所见;中10句为第二层,赞柳公立世品性,析愚溪命名缘由;后6句为第三层,表诗人伴愚守愚之心志。全诗点“愚”蕴“悟”倾“情”,或显或隐,有虚有实,熔写景状物、议论抒情为一炉;加之全诗一韵到底,皆用an韵,且全是仄声,更予人以一气呵成之感,可谓精彩。

2.《寻愚溪谒柳子庙》,是明朝宰相严嵩留下的珍贵墨宝。

柳侯祠堂溪水上,溪树荒烟非昔时。

世远居民无冉姓,迹奇泉石空愚诗。

城春湘岸杂花木,洲晚渔歌清竹枝。

才子古来多谪宦,长沙犹痛贾生辞。

严嵩(14801567),字惟中,一字介溪,江西分宜人,明孝宗弘治十八年(1505)二甲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旋丁忧归里,在其家乡钤山之麓建“钤山堂”隐居读书8载,著《钤山堂集》,又总纂《正德袁卅府志》。诗文峻洁,声名愈著。正德十一年(1516),严嵩还朝复官,做过明代宰相,他倒行逆施,专擅朝政20年,是一个千夫所指的大奸臣。

《寻愚溪谒柳子庙》是严嵩刚步入官场,以翰林国史编修身份出使桂林,还朝途经永州拜谒柳子庙时所作,当时他还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有为青年。看着柳宗元满面沧桑的塑像,联想到汉朝被贬长沙的名臣贾谊,低头回顾自己前段的遭遇,崇仰之情油然而生,于是撰诗勒石。这首诗,描写了愚溪风光,表达了他对柳宗元贬谪永州十年的追慕、景仰,是一首难得的佳作。严嵩的诗句,清丽婉约,妙绪纷披,有王维、韦应物风格,读之令人拍案叫绝。明代三才子之首杨慎(14881559)评《寻愚溪谒柳子庙》曰:“结句有讽,妙在犹字……‘痛’字更见辛苦。”看来这诗句,绝非“奸相”感怀,而是读书人“士子情怀”的流露。柳子庙能保存这一块古碑,足见永州人胸怀的宽阔和包容。严嵩碑文精妙,书法造诣很高,碑刻目前在全国仅存一二。物以希为贵,故国家文物界专家确定此碑是“国宝”级珍品。

3. 以首句 “荔子丹兮蕉黄” 而得名的《荔子碑》,乃韩愈《柳州罗池庙碑》结末之《迎享送神诗》,故称《迎享送神诗碑》。此碑集柳子厚德政、韩昌黎文辞、苏东坡书法为一体,神凝形聚,文情俱佳,是名副其实的“三绝碑”。因其字体疏密相间,内美外拙,呈凝重雄强之貌,被誉为东坡“书中第一碑”;宋人朱熹推崇为“奇伟雄健”之作,明人王世贞评为东坡“书中第一碑”。又因其凿石刻工亦为一绝,东坡书法神韵尽显于碑石,故享有“四绝碑”之誉。

此碑于南宋嘉定十三年庚辰九月初九(1220105日)重阳吉辰刻制完成,置立于柳州罗池庙,是为祖碑。永州“荔子碑”(4方),乃满人廷桂任永州知府时,于清同治五年(1866),得碑文拓本,嘱人复刻而成,并保留了跋记、叙记等沿革史料,亦艺术价值极高的稀世珍宝也!

【碑文】
    荔子
丹兮蕉黃,雜肴兮進侯之堂。侯之舩(chuán 同“船”)兮兩旗,渡中流兮風汩(yù 迅疾狀)之。待侯不來兮不知我悲。侯乘白駒兮入廟,慰我民兮不嚬(pín 同“顰”,皺眉、憂愁 )以笑。鵝之山兮柳之水,桂樹團團兮白石齒齒侯朝出遊兮莫來歸,春与猿吟兮秋与鶴飛。北方之人兮謂侯是非,千秋萬歲兮侯無我違。願侯福我兮壽我,驅厲鬼兮山之左。下無苦濕兮高無乾,秔稌jīng tú 粳稻與糯稻)充羨(有餘,餘剩)兮蛇蛟結蟠。我民報事兮無怠其始,自今兮欽(尊敬、佩服)於世世

【译诗】

荔子丹红鲜艳,芭蕉澄黄飘香;

手捧肴蔬果品,进献柳侯祠堂。

恭迎太守船队,旗幡猎猎作响;

溯游中流风起,江水滔滔激扬。

久候太守未见,吾民神黯心伤。

忽报策马驾到,倏然降临庙堂;

倾情抚慰百姓,谈笑如播暖阳。

 

鹅山桂树丛丛,柳水白石齿齿。

柳侯移情幽远,观游朝出暮归;

春与楚猿共吟,秋偕白鹤同飞。

北方士人偏颇,妄论太守是非;

千秋万岁可证,柳侯与民无违。

 

祈盼福我寿民,驱鬼除恶山外;

低田无惧苦湿,高地远离旱灾。

稻谷充盈仓廪,蛇蛟蟠结交泰。

岁时祭祀柳侯,报事永不懈怠;

崇仰钦敬如初,年年世世代代。

韩愈《迎享送神诗》,19句,三个层次。

17句为第一层,描百姓迎柳盛况。这七句话,有类律诗之起承转合。一二句为“起”,绘南国六月荔蕉之美,状百姓踊跃祭奠之诚。史载,柳宗元于唐宪宗元和十年(815627日到达柳州,以“荔子丹兮蕉黃”起兴,既点明时令,又渲染物候,层次分明,足以令人陶醉。黄丹二色,至尊至贵;参之肃然怡然,思之豁然超然。而“杂肴兮进侯之堂”句,为一伏笔。如此,世代迎享送神虔诚恭敬之格调遂定焉!三四句为“承”,描当年柳州官民迎接柳侯场面。闻说柳公即将登陆柳州,官家船队集结柳江,“侯之舩兮兩旗,渡中流兮风汩之”,百姓翘首远望,心情极为迫切,场面十分热烈。第五句为“转”,“待侯不來兮不知我悲”,不免有些失落。似舟行水上,一波三折。此处情感为一“跌”。六七句为“合”,官民相聚,其乐融融。柳公没有惊动百姓,未从水路行船破浪上行,而从旱路“乘白驹兮入庙”。消息传来,百姓转悲为喜,奔走相告,柳刺史“慰我民兮不嚬以笑”,倾情抚慰百姓,谈笑如播暖阳,何其喜庆谐和!

813句为第二层,叙柳宗元政绩。柳州虽为南蛮边鄙之地,但“鹅之山兮柳之水,桂树团团兮白石齿齿”,青山绿水,风景如画。如何规划蓝图,如何造福一方?柳宗元放下行囊,不辞劳苦,实地调查研究。“出游兮莫来归,春与猿吟兮秋与鹤飞”,获取第一手资料,从而规划、整改,造福百姓。其苦心或许为人误解,甚至有人非议,“北方之人兮谓侯是非”。但他认为,山水胜景,既可美化环境,也可使为政者开阔心胸,消除忧烦;其天然的造设,可以使人清明宁静,心境平和。如能长期在舒适安逸环境中为官,思路会更通畅清晰,办事更有效率,从而奏“理达而事成”之奇效。柳侯刺柳四年,办了三件大事:修复孔庙,积极传播儒家思想;废除奴俗,解放奴婢;发展生产,保证国家税收,改善百姓生活。这些功德,柳州人民,世世代代,永远铭记在心。这一层,叙而不议,平白如话,却又无比亲切;“千秋万岁兮侯无我违”9字,柳刺史德政功业官品人品,宛然在目矣!在音韵处理上,第二层6句基本用“ei”韵,韵脚依次为“水”“齿”“归”“飞”“非”“违”,整齐圆润,韵味悠长。

1319句为第三层,表百姓祈盼和心愿。老百姓“愿侯福我兮寿我,驱厉鬼兮山之左。下无苦湿兮高无干,秔稌充羡兮蛇蛟结蟠。”通俗地说,希望柳侯多赐百姓福寿,带领大家战胜灾荒,让低田无惧苦湿,令高地远离干旱;蛇蛟蟠结交集,万物自由繁衍。令人疑惑的是,“秔稌充羡兮蛇蛟结蟠”,秔稌充羡,即稻谷充盈仓廪,当然是好事;可“蛇蛟结蟠”,缠绕在一起,岂不令人恐惧?殊不知,麟凤龟龙是各类动物的“王者”,为古人奉之为“四灵”。《礼记·礼运》曰:“麟凤龟龙,谓之四灵。故龙以为畜,故鱼鲔(wěi 鲟鱼)不淰(shěn 惊走);凤以为畜,故鸟不獝(xù 惊飞);麟以为畜,故兽不狘(xuè 惊跑);龟以为畜,故人情不失。”意思是,什么叫做四灵?麟凤龟龙叫做四灵。如果龙可畜养,那么鱼鳖类水生动物就尾随而来;如果凤可驯服,那么飞禽类就不至于惊飞无定;如果麟成为家畜,那么走兽类就不会惊跑远遁;如果龟成为家畜,则可用以占卜,预先察知人之过去未来。蛇,小龙也,故“蛇蛟结蟠”,繁衍后代,为祥瑞之兆。另一方面,人类、谷物、动物等万物生存发展相互作用相互平衡,是自然界一种重要法则,不可违反。生活在千年以前的大文豪韩愈,能体悟到这一自然法规的意义,实在非常难能可贵。

韩愈《迎享送神诗》作于唐长庆二年(822),为《柳州罗池庙碑》第二部分,距柳宗元逝世(819)仅三年。斯人已去,忠魂永存。韩昌黎乃为百姓代言:“我民报事兮无怠其始,自今兮钦于世世。”回瞻历史,长安十三年、永州十年、柳州四年,柳宗元始终坚持“勤勤勉励,唯以中正信义为志,以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为务”,时时刻刻想着“福我寿民”,千方百计为百姓赐“福”益“寿”,故尔春秋报事,向皇上禀报民情民愿,向百姓晓谕国弱国强时,柳公问心无愧。也正因为如此,文惠昭灵侯柳宗元才得到永柳二州、乃至神州华夏人民世世代代的祭奠崇仰!这结句与首句“杂肴兮进侯之堂”遥相呼应,回味无穷!

《迎享送神诗》,风格有类屈原《楚辞·九歌》,语词典雅,音韵谐和;立意高卓奇崛,情感含蓄深沉,铺叙舒缓有致,气韵流畅飘逸。值得一提的是,全诗除第五句“待侯不来兮不知我悲”为单句外,其余18句,或6字,或7字,或8字,或9字,均两两成对。基本两句一韵,或“ang或“an”,或“iao或“ei”,皆顺意遣词,随心用韵,加之每句都有衬字“兮”相随,更觉摇曳多姿,意趣无穷。

 

柳宗元一直苦苦寻求自己的路,处世做官为人,始终坚持“勤勤勉励……利安元元为务”的原则,其精神内核就是两个字:“利民”。在长安为官时,参加王叔文政治革新,积极兴利除弊;柳州四年,勤政爱民,为老百姓办了三件实事。这些利民的业绩,获得了民众的敬仰和历史的肯定。

永州十年,“利安元元”表现为另一种形式。

永州十年之贬,是柳宗元人生一大转折。有虚职而无实权,“复起为人”的希望基本破灭。他于是调适心态,在思想时空里穿越思考,于矛盾彷徨中历练前行。其复杂难状的心态,有“东山再起”与“甘于现状”的二难选择,有“忧患元元”与“实现价值”的激烈冲突,也有“顿悟”与“迷失”的相互碰撞……经过不断调整,和合,终于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存活下来,并最大限度地济世利民。一方面,他潜心研读诸子百家典籍,博观约取,以为我用,写出了《封建论》《非〈国语〉》《天对》等惊时骇俗之作。一方面,为排解心中郁悒,常与龙兴寺住持重巽和尚参禅悟道,打坐念经;或与老友新朋放浪形骸,移情幽远,释放心中垒块,回归真实自我。久而久之,心境渐趋平和,似入净土灵山。于是,“永州八记”、《江雪》《渔翁》等一大批“情同景共,思与境偕”的山水华章如奇峰异嶂,层见叠出,令人目不暇给。

据考证,《柳宗元全集》共收入各类作品678篇,写于永州的500篇,72%左右。试举之:

山水游记25篇,17篇写于永州。

诗歌两卷,164首,99首写于永州。

寓言作品30多篇,20多篇写于永州。

辞赋作品30多篇,20多篇写于永州。

其他如人物传记、谈师论理的文论,也多写于永州。

永州十年,柳宗元虽然没有行政掌权,但在恶劣的环境里,表现了非凡的洞察力、思考力、创造力,他的政治思想、哲学思想、教育思想及文学思想,反映在各类著述之中,为中国古代思想史、哲学史、宗教史、文学史、文化史、教育史的发展,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因此可以说:柳宗元永州十年,做的是“利民万代,彪炳千秋”的大好事;较之长安十三年、柳州四年,“利民”功德虽然是隐性的,但或许更大更多,更值得肯定。

柳宗元逝于唐元和十二年(819)。去世后第三年,唐长庆二年(822),柳州人民修建了罗池庙。北宋仁宗至和三年(1056),永州人民在东山始建柳子厚祠堂。

宋崇宁三年(1104),宋徽宗赵佶颁诏书敕封柳宗元为柳州文惠侯;宋绍兴二十八年(1158),宋高宗赵构又颁诏书加封其为文惠昭灵侯。

时至当代,伟大领袖毛主席对柳宗元给予了高度评价,章士钊《柳文指要》,就是在毛主席、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与支持下出版的。

……

柳宗元一生虽然短暂坎坷,但他身处逆境,自强不息,给后人留下了非常宝贵的文化遗产,他是无愧于子孙后代,无愧于伟大中华民族的一代宗师!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干在实处走在前列〔M.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6.12

2〕曹明纲标点.柳宗元全集〔M.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10

3〕孙昌武.柳宗元评传〔M.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

4〕吕恩湛.道光永州府志(全二册)Z. 岳麓书社, 2008

5零陵地区志〔Z. 湖南人民出版社2001.12

6〕零陵县志Z.中国社会出版社,1992.12

7〕柳宗元纪念馆导游词

 

 

联系地址:湖南永州市零陵区河西 永州市中心医院零陵院区    邮政编码:425199   

联系电话:13387468587                           Emailyzwth194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