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柳宗元研究柳学期刊柳宗元研究:第22期
信息搜索
浅谈柳宗元民本思想的内核及其实现路径
 
柳宗元研究:第22期  加入时间:2019/7/3 8:22:00  admin  点击:458

 浅谈柳宗元民本思想的内核及其实现路径

 

 

 

   

(中国人民银行永州市中心支行 湖南永州 425100

 

 

[摘要]柳宗元民本思想是对孔孟民本思想的继承、发展和超越,其核心内容是“吏为民役”;其终极目标是“利安元元”;其思想实现的路径有六:定规矩、选贤能、讲诚信、均赋税、守清廉、不扰民。柳宗元民本思想对当代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 柳宗元;“吏为民役”;“利安元元”;民本思想

 

 

民本思想是我国古代重要的政治思想,是我国传统政治的基石。作为唐代中期著名的政治思想家,柳宗元在继承传统民本思想的基础上,把唐代以前的民本思想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形成了一套具体可行的理论体系。本文就柳宗元民本思想的内核及其实现路径谈一点粗浅看法,权作引玉之砖,以就教于同仁。

一、柳宗元民本思想的核心内容

众所周知,我国民本思想源起于夏商。《尚书·五子之歌》第一首就写道:“皇祖有训,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明确提出“民本”思想的概念,认为人民是国家的主体,对于百姓只能亲近,不能轻贱,人民稳定了,国家才能安宁。 

春秋战国时期,孔子提出了“为政以德”的思想,“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从而形成了自己较为详备的“德治思想体系”,认为实施德治的过程中必须解决“修已以敬,修已以安人,修已以安百姓”(《论语·宪问》)的问题,“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嫁!”(《论语·子路》)孔子强调的是君主个人的修养问题。孟子提出了“民贵君轻”的思想,认为民众是国家、诸侯、天子存亡或变更的最根本因素,民众的地位比君主更为重要:“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儒家思想强调的都是如何维护统治者地位的问题。

作为孔孟之道的忠实信徒,柳宗元在继承儒家“仁政爱民”思想的基础上,在“受命于生人之意”的前提下,提出了“吏为民役”的政治思想,这是柳宗元民本思想的核心所在。

“吏为民役”思想的内容就是官吏应该为百姓服务,“夫为吏者,人役也。役于民而食其力,可无报耶?今吾将致其慈爱礼节,而去其欺伪凌暴,以惠斯人,而后有其禄,庶可平吾心而不傀于色。”(《送宁国范明府诗序》)官吏靠百姓养活,就要对百姓亲和仁慈,不粗暴干涉他们的生产生活。在《送薛存义之任序》中,柳宗元对“吏为民役”思想做了进一步丰富,“凡吏于土者,若知其职乎?盖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凡民之食于土者,出其十一庸乎吏,使司平于我也。”吏为民役,明确了“民”的主体地位,是对“民为邦本”传统意识的创造性发挥。“民役而非役民”明确指出,官为民所雇佣,为民所养,故为民所役;民役官,为的是官“使司平于我”,而非随心所欲使用手中的权力来役民、扰民,甚至于盘剥民众。“吏为民役”的思想,充分体现了民本和民主的呼声,在封建社会制度下不可谓不深刻。

二、柳宗元民本思想的终极目标

柳宗元“吏为民役”思想所要达到的终极目标是“利安元元”:“过不自料,勤勤勉励,唯以中正信义为志,以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为务,不知愚陋,不可力强,其素意如此也。”(《寄许京兆孟容书》;唐李贤注:“元元,谓黎庶也。”)意思就是使老百姓安居乐业。为此,柳宗元也提出了一个理想的社会状态:

(一)“择天下之士,使其称职;居天下之人,使安其业。”(《梓人传》)

(二)“安其常而得所欲,服其教而便于已;百货通行而不知所自来,老幼亲戚相保而无德之者,不苦兵刑,不疾赋力。”(《晋问》)

(三)“父子熙熙,相宁以嬉。赋彻而藏,厚我糗粻。刑轻以清,我肌靡伤。贻我子孙,百代是康。”(《贞符》)

三、柳宗元民本思想的实现路径

路径之一:定规矩

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要使人民安居乐业,就必须齐其法制,有法可依。柳宗元认为,治理国家就像梓人传里的那个杨潜一样,先将图样画于墙上,然后众工匠听其安排,各施其职,各显其能,“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委群材,会群工,或执斧斤,或执刀锯,皆环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执杖,而中处焉。量栋宇之任,视木之能举,挥其杖,曰:’,彼执斧者奔而右;顾而指曰:!彼执锯者趋而左。俄而,斤者斫,刀者削,皆视其色,俟其言,莫敢自断者。其不胜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愠焉。”他从梓人杨潜指挥房屋装修那里得出一个道理:“彼佐天子相天下者,举而加焉,指而使焉,条其纲纪而盈缩焉,齐其法制而整顿焉。犹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梓人传》)这是其一。

第二,要依法办事,用法恰当。在《驳复仇议》中,柳宗元指出,“臣闻礼之大本,以防乱也”,“刑之大本,亦以防乱也”, “礼制”和“刑法”的根本作用是一致的,都是为了防止人们违法作乱,但它们所采取的方式是不一样的。“礼”的用途是表彰人们的模范行为;“刑”的用途是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诛戮。他批评谏臣陈子昂的做法,认为不能将两个法律同施于一人。“诛其可旌,兹谓滥;黩刑甚矣。旌其可诛,兹谓僭;坏礼甚矣。”法律运用不当,其所带来的影响比没有法律更甚。

第三,要执法得当,赏罚分明。柳宗元主张,判案必须公平得当,赏罚分明。他在《时令论》中批评那种必须按时令行事、否则就会遭祸的错误观点,“圣人之道,不穷异以为神,不引天以为高,利于人,备于事,如斯而已矣”,因此必须“申严百刑,斩杀必当”,强调判罚适当,不要滥刑。

路径之二:选贤能。

柳宗元指出,要使政治清明,国家治理有序,百姓安居乐业,就必须选贤任能,“夫天下之道,理安斯得要者也。使贤者居上,不肖者居下,而后可以理安。”(《封建论》)选人的标准及制度是“有罪得以黜,有能得以赏。朝拜而不道,夕斥之矣;夕受而不法,朝斥之矣。”(《封建论》)官员触犯了法律可以被罢免,有才能的人应该得到奖赏。早上刚刚任命,但是倘若发现他不行正道,晚上就可以罢免;如果晚上任命的官员,倘若发现他违法乱纪,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废除他。贤能之人应该包括德和才两个方面:“宣无隐之明,著不息之志,所以备四美而富道德。”(《天爵论》)不仅要正直无私,而且道德高尚,身体力行,要像尧、舜那样“有温恭克让之道,故其人至于今善让”,“夫俭则人用足而不淫;让则遵分而进善,其道不斗;谋则通于远而周于事;和则仁之质,戒则义之实;恬以愉则安,而久于其道也。”(《晋问》)高尚的道德行为给人以深刻影响。

柳宗元认为,选贤任能必须从以下方面考虑:一是必须破除以贵贱、亲疏、新旧关系为标准的用人原则,“夫所谓远间亲、新间旧,盖言任用之道也。使亲而旧者愚,远而新者圣且贤,以是而间之,其为理本亦大矣,又可舍之以从斯言乎?必从斯言而乱天下,谓之师古训可乎?此又不可者也。”(《六逆论》)对于人才,只要是“圣且贤”,虽然是贱、远、新,也要重用。二是不能先入为主,按图索骥。“慕圣人者,不求之人,而必若牛、若蛇、若其头之间故终不能有得于圣人也。”(《观八骏图说》)人才是在不断的实践中培养出来的,如果脱离实际,是很难找到贤能人才的。因此,柳宗元说“诚使天下有是图者,举而焚之,则骏马与圣人出矣。”三是不能单凭“言”来判断一个人是否贤能。“大凡荐举之道,古人之所谓难者,其难非苟一而已也。知之难,言之难,听信之难”,考察用人,不仅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要像薛存义那样“蚤作而夜思,勤力而劳心,讼者平,赋者均,老弱无怀诈暴憎,其为不虚取直也的矣,其知恐而畏也审矣。”(《送薛存义之任序》)

路径之三:讲诚信。

要实现“利安元元”的理想目标,不讲诚信是绝对不行的。因此,柳宗元说:“信,政之常,不可须臾去之也。……夫大信去令,故曰信如四时恒也,恒固在久。”(《非国语下·救饥》)他一生“唯以中正信义为志”,始终强调诚信的重要性。他认为,仁义是维持秩序的纲纪,而诚信由仁义出,“蹈之斯为道,得之斯为德,履之斯为礼,诚之斯为信,皆由其所之而异名。”(《四维论》)诚之者才为信,讲诚信是治国之根基——“以忠孝为干橹,以信义为封殖,拯厥兆庶,绥乎社稷。”(《愈膏盲疾赋》)。他指出,“君子有二道,诚而明者,不可教以利;明而诚者,利进而害退焉。”(《吏商》)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关于“明而诚者”的文章,强调讲诚信的好处:“清诚以是得大利,又不为妄,执其道不废,卒以富。求者益众,其应益广。或斥弃沉废,亲与交,视之落然者,清不以怠遇其人,必与善药如故。一旦复柄用,益厚报清。其远取利皆类此。”(《宋清传》)

路径之四:均赋税。

柳宗元所处的时代,正是“安史之乱”之后,唐王朝由盛而衰、危机四伏的年代。宦官专权、藩镇割剧越来越严重,他们与豪强地主勾结,横征暴敛,鱼肉百姓。因此,在推行“永贞革新”的时候,柳宗元他们就明确提出了对税赋进行改革:1.停止地方官进奉和盐铁使的目进钱;2.降低各地盐税和北方池盐售价;3.宣布京兆尹李实的贪污受贿罪,贬到通州(今四川达县)服苦役;4.免除百姓积欠的租税赋役。永贞革新失败后,柳宗元被贬谪永州,接触到了更真实的底层民众生活,“夫弊政之大,莫若贿赂行而征赋乱。苟然,则贫者无赀以求于吏,所谓有贫之实,而不得贫之名;富者持其赢以市于吏,则无富之名,而有富之实。贫者愈困饿死而莫之省,富者愈咨横侈泰而无所忌。”(《答元饶州论政理书》),对此,他提出了“定经界,核名实”的改革措施,确定一套完整的税收办法,实行统一征收,堵塞名实不符的问题。他对三代人死于捕蛇赋敛之毒的蒋氏遭遇深表同情,“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于是蛇者乎!”(《捕蛇者说》)他认为,统治者要实现长治久安,必须“敛发谨觞”、“不谒货力”(《贞符》),防止税赋征收过重,使得民众“尽输助徭役,聊就空自眠。子孙日以长,世世还复然。”(《田家》)因此,他提出了“讼者平,赋者均” (《送薛存义之任序》)的主张。

路径之五:守清廉

廉,是中国古代伦理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柳宗元认为,要实现“吏为民役”的理想目标,为官者必须清正廉洁,执政为民。

柳宗元曾写过一篇警世文章《蝜蝂传》:“蝜蝂者,善负小虫也。行遇物,辄持取,卬其首负之。背愈重,虽困剧不止也。其背甚涩,物积因不散,卒踬仆不能起。人或怜之,为去其负。苟能行,又持取如故。又好上高,极其力不已,至坠地死。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累也,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弃之,迁徙之,亦以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夫!,”提醒人们不要像蝜蝂那样贪得无厌,贪婪的下场是自取灭亡。他还写了另一篇文章《段太尉逸事状》:“及太尉自泾州以司农征,戒其族:过岐,朱泚幸致货币,慎勿纳。及过,泚固致大绫三百匹。太尉婿韦晤坚拒,不得命。至都,太尉怒曰:果不用吾言!晤谢曰:处贱无以拒也。太尉曰:然终不以在吾第。以如司农治事堂,栖之梁木上。泚反,太尉终,吏以告泚,泚取视,其故封识具存。通过段秀实洞察朱泚之心,拒不收礼,将礼物栖之梁木的逸事,高度赞扬段秀实清正廉洁的节操。但对于其女婿未能遵段之言拒收礼物一事,柳宗元认为,廉政如果仅依靠道德自律是不够的,还必须通过一定的制度、秩序进行约束,确保官员的廉政。

柳宗元不仅积极主张为官要做到勤政廉洁,他自己也是廉洁勤政的实践者。柳宗元在柳州刺史任上的一次祷雨活动中提出“廉洁自持,忠信是仗,苟有获戾,神其可罔!”(《雷塘祷雨文》),信守其一生秉持的初心。元和十四年十一月初八,柳宗元在柳州病逝后,因家中没有积蓄,几乎连口棺木都置办不起,第二年时任桂管观察使的河东老乡斐行立帮忙筹措了丧葬费用,才将柳宗元的灵柩运回长安下葬。千百年来,柳宗元廉洁勤政的一生为历代为官者树立了典范。

路径之六:不扰民。

柳宗元认为,使民安居乐业的方法,就是不扰民。要像郭橐驼种树那样,“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但有的官吏却不是这样做的,“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种树郭橐驼传》)虽曰爱之,实则害之。在《晋问》中,柳宗元更是明确提出了“安其常而得所欲,服其教而役于已”的顺人性、遂人欲的观点,要求统治者尊重人民的愿望,给人民创造不受烦扰地生存、劳动、发展的环境。

    四、柳宗元民本思想的现实意义

柳宗元的民本思想具有跨时代的意义,但在他所处的那个历史时代是无法实现的。柳宗元的民本思想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人民的公仆要“为人民服务”,“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依法治国,依法办事,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无论职务多高,老百姓永远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柳宗元的民本思想只有在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才能得以真正实现!

 

 

主要参考文献

1.  阳:《古代民本思想的起源形成与总结》,《南阳日报》2014523日;

2.李伏清:《略论柳宗元的“利安元元”思想及其现代价值—从和谐社会的视域出发》,《湖湘论坛》2010年第1期(总第130期);

3.喻国伟:《论柳宗元法制思想及其现实意义》,《广西科技师范学院学报》201712月第32卷第6期;

4.莫山洪:《论柳宗元的廉政思想》,《柳州日报》20131031日;

5.李永杰:《柳宗元的廉政思想》,《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520

6.  亮:《柳宗元“吏为民役”民本思想的内涵及其现实意义》,《山东工会论坛》201412月第20卷第6期;

7.艾新强:《柳宗元“吏为民役”思想论述》,《经济与社会发展》200510月第3卷第10期;

8.孙大鹏:《论柳宗元民本思想及其当代价值》,《法制与社会》20107月(上);

9沈有珠:《柳宗元的吏治改革思想》,《船山学刊》2007年第2期(复总第64期);

10.柳宗元:《柳宗元文集》,万卷出版公司200812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