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瑶文化与女书文化研究欧阳红艳文集
信息搜索
“女书”文化与奇字经济
 
欧阳红艳文集  加入时间:2019/5/20 17:19:00  admin  点击:273

 

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一带的女书,是世界上仍在流传的女性文字,是人类文化之瑰宝。女书习俗继2003年被列为《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后,又被评为湖南省十大民族民间文化遗产,列为首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获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女书文化发源地江永县位于永州市西南部,湘桂边界,东北接壤道县,东南毗邻江华,西北与广西灌阳一山(都庞岭)之隔,西南与广西恭城一关(龙虎关)之阻,南与广西富川一岭(萌渚岭)为界,处五岭怀抱之中。地处湘西南的江永县四季如春,山川灵秀,民俗独特,旅游资源得天独厚,这不仅有瑶族发“千家峒”,还有被中外学者称之为“世界文化奇观”的世界唯一的妇女专用文字“女书”。一直以来,江永县属农业大县,产业结构单一、地方财政困难、经济增长缓慢,如何对资源开发,进行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发展第三产业,是决定江永经济发展的关键。要改变江永传统农业大县历史,加快经济发展,必须提升农业,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把文化旅游产业和振兴乡村经济相结合,深入践行“两山”理论,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绿色经济”,规划打造一批文旅小镇,促进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把文旅产业作为优先发展的产业,全力以赴加快推进。努力将其打造成为县域经济支柱产业,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努力打造以“女书”文化特色为主的旅游精品,建设好兼具公共属性和商业属性的特色小镇--上江圩镇女书文化生态博物馆旅游区这个龙头产业,突出三大特色即“历史文化旅游、自然生态旅游、民俗风情旅游”,举全县之力,招天下之财,实现旅游资源向旅游产业的跨越。通过展示、宣传 “女书”文化这一世界历史文化奇观来拉动江永旅游经济的发展,促进相关产业,从而加速江永经济的整体发展。良好的生态环境和悠久的历史文化是发展文旅产业的最重要资源,当今世界,旅游业作为新世纪的朝阳产业,已被国际社会所关注,世人所瞩目,随着旅游“金融”和“假日经济”的发展,旅游业正在成为新的支柱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而独具特色的文化旅游更是旅游亮点,江永县应依托“江永女书”这一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开发和推进 “女书”文化独具特色的文化旅游资源优势,打响“女书”文化品牌,发展女书文化旅游这一“奇字”经济,将江永建成旅游大县。
1、“女书”文化底蕴丰厚 旅游价值独特(开发价值)
①“女书”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地位。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从终极目标来讲,人们不仅需要物质生活的富有,更需要文化层次的提高和精神境界的升华。因而,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重要的文化遗产,作为体现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人文精神的少数民族传统艺术遗产,就更加显示出它的魅力和价值。几千年来,江永县上江圩乡、消浦镇、黄甲岭乡、铜山岭农场等地,流传着记录当地土话的特殊文字“女书”,流行地域以上江圩为中心,波及毗邻的道县下蒋乡、新车乡。“女书”有《黄巢杀人八百万》记载当年黄巢在这一带活动的故事,还有《永历皇帝过永明》、《太平军走永明》、《咸丰年间走贼》、《抗日沦陷纪事》等描述历史的作品。“女书”上世纪50年代被发现,到80年代才引起重视。1986年5月,中央电视台播出专题片《奇特的女书》,该片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许多国家播出。同年3月和8月,中新社和新华社分别发布“湖南发现女书” 的消息,国内外数十种报刊、杂志转载,它引起了中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清华大学赵丽明、中南民族学院谢志民、中央民族学院陈其光、毛振林,以及美国史凯珊、台湾姜葳、法国裴书馨、德国艾娃、日本长尾一郎、远藤织枝等先后到江永参观、考察,“女书”得到社会的普遍承认。1991年11月,召开了全国“女书”学术考察研讨会,来自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外学者和全国10个省、市、自治区的60多名语言学、文字学、民族学、历史学、妇女学专家、学者聚集江永,进行实地考察和研究。台湾妇女新知基金会郑至慧、英国伦敦大学ILARIASALA小组介绍了“女书”在海外影响和她们的研究。会上提出了许多新材料、新观点、新问题,把“女书”研究推向新阶段。郑州市王澄溪创立了“澄溪女书书法”体系,使“女书”登上了书法艺术殿堂。2001年5月, 全国“女书”研讨会在武汉召开,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学者专家从各自的领域对女书进行了研究和探讨,“女书”被语言文字学专家称为“一个惊人的发现” 、“人类文字史上的奇迹”。 随着两次国际学术研讨会和多次国内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女书文化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目前,中国女书成了学术届研究的热点, 研究中国女书的学人已由开初的少数人增至现在的数百人,发表有关女书研究的论文近千篇;出女书专著已近百册。 “女书习俗”是女书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女书习俗的研究还处于初始阶段。女书习俗内容丰富多彩,带有明显的女性特色。在现实生活中,女书习俗表现为独特的女红文化、歌堂文化、结交文化、礼仪文化、节日文化等。女书习俗还反映出浓烈的鸟图腾崇拜、原始稻作文化、“干栏”住宅建筑特色和文身习俗等古越文化特质现象,女书书面语及其口语中,女书作品及其使用者生活中均存在明显的古越遗风,湘桂近邻14县流传过女书的村村寨寨为少数民族居民传统女书“坐歌堂”与瑶族“坐歌堂”等习俗惊人相似,如出一辙,女书习俗的这些特质,说明女书文字是一种相当古老的文种,与瑶族历史文化有渊源关系,可能曾经是岭南一代瑶族中曾普遍使用的文字。女书是一种独特的文化“化石”,对研究长江流域文明的起源、民族的起源、女性文化以及文明的发展历程等方面,在语言文字学、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妇女学、民俗学、社会学、美学以及民族文化史和民间文学等多学科领域,都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女书”的传奇色彩形成其独特的文化价值。“女书”的渊源, 民间有几种传说:一是很久以前,上江圩才华出众的九斤姑娘做女红创造女字;二是桐口山冲里精通女工的盘巧姑娘18岁那年被抢到道州府,她根据与姐妹们织花边、做鞋样的图案,每天造一个字,三年共造出1080个字,并写了一封长信,藏在一条由她养大的狗身上,带给家乡的亲人;三是宋代,荆田胡玉秀被选为皇妃,在宫中受到冷遇,只被皇帝宠幸三晚,万般凄苦,想给家人写信,便创造了女字;四是上江圩一带的女子在织布绣花图案的基础上,共同创造了这种文字。学术界主要有三种意见:一是认为“女书”的源头可追溯到先秦时代,甚至更早的殷商甲骨文时代、上古刻划符号时代,或古彝文、古百越文字;二是有的认为“女书”的产生不早于明末、清初;三是认为“女书”是男尊女卑封建时代的产物、是男耕女织生产方式的产物、是闭塞盆地的产物、是民族融合移民文化的产物,可能产于中古时期。它对研究语言学、文字学、历史学、民族学、民间文学等都能提供许多活材料,是语言文字中的活化石,是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中的瑰宝,它的文化价值不可估量。
“女书”的经济价值。   
“女书”的独特性、唯一性、神秘性、民族性,美学性,观赏性,使其具有很大的开发价值。
千百年来,由于“女书”作品的内容除了少部分是讲如何做女人外,大多数咏叹的是过去生为女人的悲哀和人世的痛苦与艰难,是女人不想让男人知道的“苦难史”, “女书”这种文字亘古不变的界律是传女不传男,只在妇女范围内学习、使用,使它具有很大的神秘性和奇特性,这正是它吸引人的地方,引人探求之所在。当今,由于只有少数老年妇女尚能习读“女书” ,随着时代的变迁,“女书” 正濒临失传,因此,以“女书”文化为主要内容的江永旅游必然对游客产生很大的吸引力,颇具发展潜力。旅游业是一项由食行游购娱等要素所构成的涉及面广、综合性强的社会性产业。它能带动和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把“女书”文化与江永的旅游经济有机地结合起来,开发“女书”的经济价值,树立“女书”文化品牌的战略意识,积极研究“女书”文化和开发相关产业,促进研究与开发、文化与经济之间的转化,以此作为带动江永经济腾飞的一个动力。
“女书”形如甲骨,略呈菱形,清秀端庄,上下匀称,有一种独特的美感。据研究,“女书”有相当一部分字形成几何图形及对称性,这与编织、挑花工艺要求经纬走向有关,“女书”线条的曲线美与刺绣、剪纸等有关,“女书”的形体具有鲜明的女性特征,这对开发“女书”工艺品有很大潜力。 “女书”字美形也美 ,具有很强的观赏性。女书没有奢侈的装饰,没有晦涩和朦胧,没有赘言闲笔,没有故意忸怩的作态和虚伪的病态。纯朴是它的本质,自然是它的生命。“女书”作者都是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她们用朴实的语言创作,来更好地表达她们的生活和思想感情。例如“前面又没乘凉树,后面又没靠背山,地中有草容易得,田中无水十分难。” “女书”作品中常见生动、形象地夸张词语,而且自然、贴切,使人不觉得是夸张,如《官家女赠别》写道:“船撑一步去千里,又哭又叫你不闻。七层衣襟尽哭透,十日南风吹不干”。表达了知心姐妹河边送别痛哭流涕的情景。“女书”作品语言不仅纯朴而且生动活泼,富于变化。如《河边稚竹》开头所写:“河边稚竹绿茵茵,三岁男人不知天。四岁男人跟吃,细爷死早陪哥边。哥曰给来送入寺,嫂说给来养鸭崽。去时计数三双只,归来数数只六头。天上老鹰不本份,衔起鸭崽满天飞”。这些语言富有乡土味,洋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诙谐风趣,语言活泼而内容凄苦,宛如欣赏一幅画。
   “女书”具有旅游需要的文化内涵、美学内涵,它特色性强,历史悠久,具有很大的文化旅游开发潜质。旅游的过程就是欣赏美的过程,欣赏美丽的自然风光,悠久的文化古迹,把“女书”作为江永文化旅游发展的切入点,把发展旅游业作为经济发展的突破口,以“女书”这古老的人类文明遗下的奇珍异宝为旅游主导产业,必定会大放异彩,推进江永文化旅游经济的发展。
③对“女书”文化遗产进行动态保护开发,对于抢救“女书”、弘扬“女书”文化很有裨益。  
任何艺术的内容和形式,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都是在发展中不断变化、完善,更接近于艺术审美的高层次。随着历史的进程和时间的推移,对“女书”文化遗产进行动态保护开发不仅可以以新的内容和更加完善的形式来展现,而且,越是与时代同步,有鲜明的时代感,其生命力、感染力就越强。“原汁原味、古风古貌”是展示和保护女书文化艺术的一种重要方式,但任何以“原汁原味”而抹杀和否定女书艺术应有所发展的做法都失之于武断。当然,发展并不意味抛弃传统,在发展衍变的扬弃过程中,总是精华被保留、被强化,而水分以及糟粕被过滤、被淘汰。纵览先人给我们留下的众多的少数民族的艺术遗产,无一不是在不断衍变和发展中延续,这既是艺术发展的规律,也是艺术生存的需要。
以蒙古族最重要的乐器――马头琴为例,马头琴的前身即古代的潮尔,从其刳整木成琴箱、蒙羊皮为琴面、系马尾作琴弦,为 “潮尔赤”说唱英雄史诗作伴奏,到明清以来沿袭至今的马头琴,从乐器的形制、制作材料的选用及演奏技巧的发展,都已经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与古代的马头琴有了较大的区别,然而这些变化并没有使它失去代表蒙古民族的传统乐器的地位,也没有因其更为接近时代而不被人们所认同。因为它在表现蒙古族人民的思想情感和生活上,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相反,富有民族特点的造型和优美动听的音色以及丰富的音乐表现力,赢得了本民族及本民族以外的广大听众的广泛认同和喜爱。这实质上是在更大范围与意义上的保护。
我们所谓之开拓性发展,应该是有源之水、有根之树,既不能在变化和改革中舍其精华而存其皮毛,更不能令女书文化艺术面目全非、不堪辨认。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有选择地对女书文化艺术进行高品位的再加工,也是保护女书文化艺术遗产的重要手段。    中国西部的艺术工作者在以新的形式来保护和弘扬传统艺术中,亦有不少成功的范例。“西安鼓乐”的整理、挖掘和再加工,使其艺术的魔力倾倒海内海外,“鸭子拌嘴”、“老虎磨牙”成为鼓乐中的经典;新疆著名的民间器乐套曲“十二木卡姆”以其它器乐形式的各种展示,虽然并不一定“原汁原味”,但魅力依然不减,因而使更多的人认识了新疆维吾尔族这一宝贵的民族艺术遗产。“劝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唐代大诗人刘禹锡的这一千古名句,我们可以借来一用,作为保护传统艺术的一种积极态度。
在过去的中国,妇女一般很少接受教育并受到男人统治,江永的妇女便通过“女书”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分享感情、闲聊家常和交流生活经验,在当今中国,女子和男人一样接受教育,随着妇女地位的不断提高,女孩们再也没有必要像祖辈们那样通过“女书”进行秘密沟通,“女书”作为一种生活语言已经失去了使用价值,伴随着书写“女书”的老年妇女的逝世,“女书”也面临着失传的危险,尽快抢救、发掘“女书”,唤起社会对曾经失落的妇女文化重视,成为刻不容缓的大事。“女书”作为一种文字,我们挖掘它的文化价值有一定的限度,但从文化转化为经济的角度来讲,挖掘它的艺术价值潜力更大,它的“奇”、“美”、“特”震惊了整个世界,“女书”文化的开发,“女书”工艺品的开发,将使“女书”这粒种子得到丰厚的土壤,有了适合它生存发展的空间,还怕它不生根、不发芽吗?
⒉基础条件优越 开发前景广阔(有开发条件)
①江永县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都很丰富,具有广阔的开发前景。
江永的源口乡和千家峒乡被划为自然保护区,内有珍稀动、植物数十种,为湖南省内少有的天然次生林和物种“基因”库。江永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特产众多,被命名为“中国香柚之乡”,有闻名遐迩的 “香”---香柚、香芋、香米、香姜、香菇,不仅有绿色农业(香柚)观光带,还有瑶族发祥地---千家峒。千家峒风光绚丽、景色宜人,峒内有成片的田园,怪状的石山,神奇的溶洞,清澈的溪流,壮观的瀑布。内有穿岩、狗头岩、大泊水瀑布、双溪口温泉等十二处景观。江永县内名胜古迹众多,有夏层铺上甘棠的谢沐县(汉代)古碑刻、允山玉井古窑址,消浦麒麟岩、铜岩、文昌阁、白塔山下的永明县城遗址(唐代)、塔山脚下圳景村附近的永阳县城遗址(隋朝),还有清溪的碑林、文峰塔,上江圩的鸣凤阁,桃川的所城遗址、枇杷所遗址……
由于“女书”在世界文化史上的特殊地位,它恰恰是江永旅游的突出亮点。以“女书”文化为主线的“女书”文化生态博物馆、瑶族古都千家峒、绿色农业景观相结合的江永文化旅游,别具特色,体现了生态自然景观、文化景观的结合。
②“女书”与文化旅游开发关系密切,二者相互促进、相辅相成、共同发展。
江永的旅游要形成“一带一区一馆”的开发格局, “一带” 即以消浦为中心向允山、夏层铺、清溪、蓝溪、桃川方向辐射型的中南部绿色柚园橘园香芋园农业观光旅游、允山宋代古窑址、千年古村上甘棠、桃川女寺、千年瑶族古村黄村等古迹旅游带,“一区”即“千家峒瑶族旅游开发区”,“一馆”即“上江圩‘女书’文化生态博物馆”,作为消浦,更应以此为起点或“中转站”, 结合周围地区的旅游资源,在更大的范围内形成点、线、面统一的旅游区域,形成紧密相连的旅游网络,使旅游者在一次旅游中尽可以享受不同风格、不同特色的旅游活动内容,从而提高旅游者的兴趣,增大游客量。加强区域旅游开发,把江永的旅游景点、人文景观与“女书”文化有机结合,在全县形成一个“女书”文化大氛围。江永文化旅游与江永“女书”文化二者密不可分,江永“女书”文化的开发将推进江永文化旅游的发展,江永文化旅游的发展必将促进“女书”习俗的抢救和发展。
⒊明确发展方向加大开发力度。
①依托“女书”文化,拓展美学内涵,打造江永“女书”文化旅游活动和旅游精品,推进特色文化旅游。
江永的“千家峒旅游开发区”应重点开发瑶族风情,“上江圩女书文化生态博物馆”以开发“女书”文化习俗表演服务、民宿、特色小吃及其工艺品为主,各项目在具体实施时,要力求提高其文化品位,结合江永特有的“尝新节”、“赶鸟节”、“姊妹节”。江永的民间舞蹈如“春牛舞”、“调庙”、“傩舞”、“牌灯”等都极具地方特色,这些项目的推出,必将大放异彩。
旅游商品设计要突出江永的民族特色,为江永“女书”文化旅游这一整体形象服务。旅游商品应以其传统的和民间的传统工艺为主体并与“女书”文化相联系,结合江永风情,根据“女书”的美学性,创办“女书”工艺品厂,开发多元化的“女书”工艺品。
“女书”工艺品的设计应体现协调与和谐,声音、味觉、嗅觉、感觉、触觉等方面给人以舒适清新的感觉,同时产品应针对不同的人去展示不同的美。产品应考虑装饰性与实用性相结合,产品的外观设计是产品在外观质量与内在结构和功能上的统一,然而,这种外观质量,决不应只理解为外形对于视觉及感觉方面的某种满足,它实际上应当是内在与外在质量通过有效的设计融化为一体即精神和物质的缩影。“女书”工艺品的设计还应体现选择性。根据不同类别层次的顾客要求,对产品进行不同档次和类型的开发和生产,让顾客有更多的选择。
建立“女书”工艺品网络化的电商营销方式,除在江永县各旅游景点设营销点外,还应与“淘宝”、“京东”、“阿里”等电商平台加盟合作,在营销网络中实施终端精耕细作、渠道分解运行的办法,真正让终端满意,提高市场占有率,同时在市场网络建设中,避免市场冲突、价格混乱、区域窜货等问题。在江永各旅游景点设立“女书”工艺品营销点,而“女书”工艺品的设计又恰好能表现当地旅游景点的风景名胜、风土人情。例如,把描述千家峒美景的诗词用“女书”工艺品的形式来表达。使“江永女书”与江永旅游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创办“女书”文化活动,让游客参与学“女书”、制作“女书”产品等系列活动,从中获得知识性与创造性、纪念性的独特感受,从而达到保护开发“女书”,发展“女书”文化旅游经济的双重作用。
②、广范畴措资金,加快开发进程。
一个能吸引海内外旅游者的旅游景区除了有美丽的自然风光、奇特的文化景观外,还应有高、中、低档的住宿设施以及相配套的各种服务,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由于资金和经验的缺乏,必须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广开投资渠道大力吸引外资,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应该设立一个 “女书文化基金会”或“‘女书’文化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向企业、个人、内地、沿海诸省、甚至国外募资合作, 整合资源统一负责“‘女书’文化旅游区”内的开发和管理工作,合理安排旅游交通线路。旅游线路的组织,不仅牵涉到风景点、旅游交通,还牵涉到具体的旅游价格、行程安排以及旅行社、旅游饭店等。因此,旅游线路的组织必须在市场调查基础上,合理安排各景点、各旅游企业,在整体效益基础上进行统一组织。
采取国家、地方政府、银行一起扶持的办法,解决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问题,广开投资渠道,在政策和资金上给其开发建设给予一定支持。加快资源开发和各项旅游设施建设。
③抓好硬、软件建设,改善旅游环境。
要有计划、有步骤地搞好旅游饭店、交通、通讯等旅游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的建设。城市交通的改善尤为重要,尽快开设各旅游景点直通车,方便游客出入,形成旅游交通网络体系。
④、以一级客源市场为主,做好宣传、组织促销工作。
针对游客的心理特征、需求特点进行宣传、组织、促销工作,采取多种渠道、多种方式向游客介绍江永的整体形象。可采用广告、编制各种小册子、旅游风光录像片、旅游景点的征文活动等多种形式,利用驻外机构和旅游局宣传江永,在条件允许下多参加国际旅游展销会和促销活动,通过政府间的、民间的、经济的、文化的等多方面关系,通过不同渠道形成全方位、多层次的海内外公关促销网络。
⑤、调整旅游消费结构,提高住、食、购、娱消费水平。
江永的旅游业应加强对旅游项目的投入,针对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游客,增加不同的旅游内容,努力发展观光--渡假,观光--购物,商务--观光等二合一旅游产品。为延长旅客停留时间,提高住的消费水平,发展温泉度假旅游很有必要。此外,还应在饮食消费上作文章,江永无污染的各种山菜资源丰富,应在“山味”饮食上下大力气,如推出以“游青山、玩绿水、食绿色餐(无污染野菜)”旅游,按照不同游客的需要,不同山菜类别,形成不同内容,不同档次的 “山菜宴”。由于“江永女书”的唯一性、奇特性,“江永女书”工艺品对游客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因此发展购物旅游潜力极大。
⑥、开展横向联合区域旅游,加快江永文化旅游发展步伐
区域旅游是现代旅游的主流。区域旅游开发就是把不同内容的旅游区连在一起,形成产品一条龙的旅游资源开发利用形式。它能够形成多样化的产品组合,丰富旅游内容,为旅游者提供方便,满足不同需求旅游者的选择,加大了对旅游者的吸引力。发展区域旅游对不同类型旅游区可起到互补作用,把各个局部优势变为整体优势。成立“江永‘女书’文化旅游”协作机构,加强与广西、广东、四川等相邻省区的联系,建立旅游协作网络组织,可在探讨体制、交流信息、开发资源、互传客源等方面积累一定经验,走向联合,走向协作,使江永文化旅游与国际旅游接轨,营造一个旅游的互联网。
⑦建立“江永‘女书’文化国际学术研究中心”。
为了突出特色和树立形象,江永旅游布局应围绕“江永‘女书’文化旅游圈”进行构思。为此,必须建立一个学术研究中心,一方面是加强对外宣传工作,采取多种渠道多种开发,进一步提高“江永女书”知名度,扩大影响。因为,思路明确后,就为宣传和促销的问题,以“共同宣传、联合促销” 为原则,集中人力、财力,共同编制发行导游图、明信片、录像片等宣传资料,通过联合宣传、促销,可以扩大整体区域和线路的知名度,提高整体效益和经济效益。另一方面是设计出有新意的项目。当代世界大旅游都具有鲜明的民族性、文化性和创意性,为了使江永“女书”文化旅游落到实处,我们还需要一系列的“女书”文化旅游的创意。
越是文化性的东西,越有世界性,越是民族性的东西越具有国际性。建设以“女书”文化为主题的江永文化旅游体系,使江永逐步形成与其他民族区域的旅游风格迥然不同具有江永“女书”文化特色的旅游区域,只要我们立足好生态、好风光,打造美丽城乡,发展美丽经济,以全域景区带动全民增收,必将走出一条美丽环境与美丽经济、美好生活互促互进的发展之路。江永的明天一定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