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瑶文化与女书文化研究欧阳红艳文集
信息搜索
女书习俗
 
欧阳红艳文集  加入时间:2019/5/20 15:15:00  admin  点击:436

 

作者:永州市委党校2019年春季科干班学员  欧阳红艳

 

作为湖南人,众所周知,女书是世界上仍在使用的最为奇特的一种女性专用文字。

2005年江永女书荣获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2006年被列为中国国家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女书是我们的市宝、省宝、国宝!

女书字符为斜体,呈“多”字形,字的整体轮廓呈现长菱形,笔迹秀丽娟细,造型独特,所以也被叫做“长脚蚊”字。女书字形有其独特的女性美,古朴清秀,柔中有刚,飘逸中透出风骨。这种风格、韵味体现了女性的智慧才能和不屈不挠的性格。

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同其他各县一样的共同传统节庆有春节、元霄节、清明节、端午节、鬼节、中秋节、重阳节等。其中有的节是根本没有女人的份儿的,如“吃清明酒”,女人是绝对不能进祠堂的。然而江永县专门有许多的“妇女节”,这些特有的节日使得妇女有很多机会回娘家和姐妹们欢聚唱读女书,使得女书文化得以流传至今。

一、别具特色的节庆习俗

  二月初一“诛鸟节”。相传为了保护庄稼免遭鸟食灾害,就在春天鸟类即将生蛋繁殖的时候,用一种“诛鸟叶”和糯米共舂成粉末,做成粑粑,叫做“诛鸟粑”。蒸熟后,用棍子戳着插到地里。据说鸟吃了就会被毒死。而这些工作都是由妇女担任。有资格组织聚会当“做头的”是当年待嫁的姑娘。参加者也多为少女和新媳妇。

  二月初九拜观音。这一天是观音娘娘的生日,参加聚会的是已婚未育的妇女,她们除了会餐、欢唱之外,更重要的活动是到娘娘庙或到观音菩萨像前祷拜,祈求早生贵子。

在江永农历四月初八男人的“斗牛节”成了女人的“女儿节”。在这一天,本家族或本村、邻村的少女们,以及刚结婚还没有小孩的少妇们,特别是结拜姊妹们,聚集到当年待嫁的姑娘家里,欢聚娱乐,尽情玩耍,每人带些好吃的或凑钱买些肉等“打平伙”会餐。从早上开始,大家一边动手做饭,一边说说笑笑。吃饭、唱歌、习女书,一直到天黑。附近的瑶家姑娘则各自带上些熟食,比如花蛋、花糍粑、花糖以及花生、板栗等糖果,到风景优美的山林泉边聚会游玩。

五月初赶庙会。花山,位于江永县允山镇社下村东南,距江永县城3公里,山巅有庙,人称花山庙,亦称姑婆庙,系女书文化活动中心之一。解放前“每届端午后五日”便是花山庙的庙会,为期三天,届时赶庙会的妇女们,将自己的心愿用女书写在纸上、扇上或巾帕上,供奉姑婆神,乞求赐福、消灾。

传统女书《花山庙颂歌》有言:警水人家小儿女,年年五月上花山,男男女女去烧香,花山庙神风景好,山青水秀好地方,四面青山多秀色,美妙神堂姑婆家,两边树木铺左右,小路弯弯挤女娘,面前戏台遮风水,七色红灯挂满堂,背底青山乘凉树,面前石街步步平,年年庙会多闹热,花笛遥遥称你身.......

六月初六“尝新节”。出嫁的妇女要带上粑粑糕点等礼品回娘家。而且这里还有新谷第一碗饭要给狗吃的习俗。尝新节也是瑶、苗、布依族等崇拜盘瓠民族的重要节日,有的时间不一样。

  六、七月的“吹凉”节。每年农历六月,已婚未育的少妇要回娘家度暑“吹晾唱扇”半个月或一个月左右。每当吃过饭后,她们便和娘家的姐妹们各拿着凳子,聚在荫凉的树下巷口或通风凉爽的房屋里,边做女红边唱扇。“吹凉歌”的内容丰富多彩,主要是一些叙事抒情的女歌民谣。如 《周家社崽面栾栾》。有时是即兴而唱。

七月七“乞巧节”:“七月七香,桃骨炒豆喷喷香”,这是江永青少年女子过乞巧节时的一句俗语。每年农历七月初七晚上,本地青少年女子,会聚在一起,在屋前设一小桌,摆一碟盛有混合炒得香气扑鼻的桃仁和黄豆,一边吃一边吟诵女书,乞求织女赐给她们智慧与灵巧,让她们能写出最好的女书,绣出最美的花纹。

二、独有的姊妹结交、婚嫁习俗

1姊妹结交习俗

江永历来流行结老同、结姊妹的习俗。同年或同年同月出生的女子,只要兴趣相投,便可互认老同,岁数不同的结拜姊妹。结交的老同人数不等,有二、三、四、五、六、七。常见的有7老同,仿天上七仙女,也常有七姊妹。结拜姊妹会女书的要用女书写结拜书,要一起拜天拜地并宣誓。结拜后经常走亲戚,终生互相帮扶。懂女书的还会经常用女字写信,祝贺喜事,劝慰不幸。偶尔还会相聚一堂,一起做女红,切磋、创作女书。在旧社会,妇女要“三从四德”。女孩从二、三岁开始裹小脚,塑成三寸金莲,便注定终身禁固在闺房绣楼,不能和异性自由交往。婚姻由父母包办,从小许配终身。婚后要离开父母到男家,女书中的一些诗歌就反映了妇女在家庭中的种种不幸,其中的《十八岁女三岁郎》选段如下:“十八岁女三岁郎,夜间洗脚抱上床,睡到五更吮奶吃,我是寒妻不是娘…….”由于没有婚姻基础,无辜而善良的妇女婚后大都遭受丈夫百般摧残。女书选段如下:“奴家生下一个女,被夫一脚见阎王,月内不见蛋一个,三顿盐水送茶汤…….生儿半月就受打,当餐只有辣浆汤,一日三餐不见米,两眼昏花是难当,还要时常受骂打,拿我送到鬼门关……

长期以来,生活在大山里的江永女子,在封建礼教和乡俗民规的重压之下,她们的心灵被苦闷扭曲,满怀的愁怨只能在姐妹中诉说。江永每家每户的阁楼,成了妇女们活动的天地,她们成天聚集在阁楼里,纺纱织布、做女红相互学习女红技术、互诉苦情与衷肠。外界封闭,而这种“女儿国”却很活跃的特定环境,成为女书产生的温床。没有自主权婚姻,没有家庭地位,甚至没有人身自由,加上封建礼教的双重压迫,如此的父权制投射在妇女心灵中的伤害和阴影,使江永女性积淀起对男人的隔阂,男权社会也容不得女子直接对抗,地位低下的江永妇女不敢正面抵制当时可恶的社会,不敢直接对抗婚姻制度,她们只能在自己构筑的语言文字里表达自己的心声,力图维护自己的权益。江永女子只能创造“女书”(这种不为男人所认识的文字)来抒发自己对不幸福婚姻的不满和对困苦生活的发泄。可以说女书是女书传人和江永女性对没有自主权婚姻和低下的社会地位的一种反抗,是对传统文化的抗争。

她们用这种说唱文学形式,自演互娱,自我欣赏,自我享受。歌古道今,唱人叙事。尽情倾诉悲愤,痛快宣泄不平。在姊妹情义的交流中获得共鸣与理解,在自己创造的美好的精神王国里看到光明。正因为有了结拜姊妹的劝慰和苦闷的倾述、宣泄,清苦、抑郁、甚至绝望的情结得以疏导,达到某种平衡。使得她们勇敢地面对命运,承受人生,不断追求新的生活。女书的娱乐功能、调适功能使得女书主人在独创的女性天地自由世界才享有平等、自尊和某种高雅。在自我展示、自我肯定中进行社会调适和心理调适。女书传人一般都比常人长寿,8090岁的很常见,我的老师阳焕宜就活了一百岁。一位澳大利亚心理医生早在1992年就办了“女书心理治疗中心”。她并没有见过女书,甚至不知在哪儿,误以为在贵州;但她非常敏感地抓住了女书功能最有价值的核心——倾诉、共鸣。女书已经超越了那方山水盆地,为人类提供了共需的绿洲、共享的精神家园。

女书老同是一种以文会友,以情感联结而凝聚的妇女散居小社群。这既是一个个文化娱乐“沙龙”、“诗社”,又是一个个女红技艺研讨班,尤其是女书学堂。并由此构成了一个封闭的女性社会、女性精神王国。

2、婚嫁习俗

女书,最有代表性的“经典”是婚嫁礼物“三朝书”。女歌,最有代表性的是伴嫁歌。我市嘉禾、蓝山、宁远、新田、道县、江华等地都有一整套的哭嫁、伴嫁系列内容,如上位歌、把杯歌、辞别歌、送别歌、贺歌堂、哭嫁歌、怨娘歌、骂媒歌、上轿歌、下轿歌、耍歌、女儿歌、寡妇苦歌、童养媳歌等等,有的县区过去也有婚嫁坐歌堂习俗,典型的有江华县瑶族坐歌堂。江永县婚嫁坐歌堂与江华县瑶族坐歌堂最大的区别是,在最隆重、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是婚嫁时的进歌堂、坐歌堂、贺歌堂、哭嫁时都要用本地方言唱女歌,新娘出嫁后第三天“贺三朝”,女友来祝贺,都要有“女书”,按女书吟唱,叫“贺三朝”。现存“女书”作品中,装祯最讲究的都是“三朝书”。女书的“三朝书”制作有尺寸规定:蕊页9-15页,只写其中3-6页,留下的空白给回门女续写,书里还夹着五色丝线和剪纸图案等。

自由的“不落夫家”习俗:已出嫁的女子,除节日喜庆丈夫专程接以外,婚后生育以前不能在夫家住。女子要在娘家直至有了身孕才去夫家。在娘家的时间,多是写、唱“女书”和做“女红”, 受瑶俗影响,妇女相对自由。

江永,兰溪乡勾蓝瑶胞是不与外界通婚的,都是男子做“上门女婿”。瑶民根据姓氏集合聚居,一个姓氏一个门楼,门楼由木柱架接而成,均为三层结构,每根木柱下面布置青石雕花抱鼓石,梁枋雕花。门楼与主干道垂直,有13条次干道,各姓氏各沿主干道及次干道左右设置的小巷向后延伸布置住房,形成以血缘为主脉的居住习俗。

江永一带虽有瑶族等南方民族的某些习俗风尚,但基本上是正统儒家文化、封建伦理道德观念。如县志中云“闺范严肃,不善艳妆。重名节,夫故不再嫁,单门荜户,多以苦节且贞者。”(道光《永明志》)女书中所反映的确实是“闺范严肃”,这里的妇女与异性不能有任何交往,如果受到侮辱,甚至被男人多看几眼,就觉得无脸见人。一个过端午看赛龙舟回来途中到庙里避雨少女,遭到暴徒抢劫和侮辱,回家便绝食而死。(《新车女子看划船》)一位“自小不出娘房门”的女孩被许配人家的几个兄弟看了之后,竟“三间花园好吊颈,吊了七日人不知。”

江永“地极三湘,俗参百粤”。尽管传统礼教“闺范严肃”,然而实际上,女书之乡在习俗和观念上是允许寡妇再嫁的。并且经常有寡妇再嫁,夫家、娘家争为纳聘,甚至一女而许婚两家,很多因此打官司,她们一次次失去丈夫,一次次地顽强地挑起养家的重担,并一次次“行归步”重新组建完整的家庭,“拨开乌云见晴天”,执着地不断追求一种完美的生活。

既传统,又开放;既保守,又自由。是她们既不同于纯汉族又不同于少数民族的特殊的生活方式。拘谨而宽松的生存空间,使女书得以产生、发展。边缘地域边缘文化给了女书生长的土壤。因为女书是表音文字,仅仅记录当地的方言土话。当地方言复杂,相邻两个村,甚至一个村两头、一水两岸土话都不同。

女书主要生存的上江墟镇位于江永县东北部,这里是三省、三县交界的地理边区,是汉瑶混居之地,又是南北文化交汇之乡。从以上这些习俗来看,女书文化有着丰富的民族乡土文化背景,因此这里的文化,是一种地域性文化,而不能简单地冠以汉族的、瑶族的。女书是边缘文化汉风瑶俗的产物。女书是中华文明主体文化下的亚文化现象。是男权社会中的特殊女权——文化权利的抗争。女书是中华大文明的产物,即中原儒家文化、南方少数民族文化相融合互化的产物,汉瑶楚越文化的混血儿。

关于女书文化有学人戏称她是同性恋的情歌,这只能说是一个饭后的谈资,但其真实的面纱,有待学者深入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