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永恒的怀念
信息搜索
沉痛哀悼胡老继武先生
 
永恒的怀念  加入时间:2019/5/4 10:56:00  admin  点击:258

 潇湘泪涌恩师去 日月含悲云不开

——沉痛哀悼胡老继武先生

 

杨金砖

潇湘泪涌,日月含悲!

在这五一长假的欢快时节,在这荷塘盛绿的初夏日子,在这生机盎然的祥和时刻,我们怀着无比沉重与万分悲痛的心情,肃立在这日月同辉陵园的日月厅里,为我们最最尊敬的好老师,最最仁慈的好长辈,最最友善的好同事、好亲人,最最智慧的大学者——胡老继武先生——作最后的道别!

我们是今天上午获得胡老继武先生仙逝的消息的。当时仁勇兄打来电话,告知这噩耗。我当时只是头脑一愣,仿若犹似梦境。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尽管胡老已是八十有三的高龄,尽管他近年来身体日益衰弱,但是,在我们的情感,这一噩耗还是来得太快,太突然。我们认为凭藉胡老的旷达心怀,还活个十年八年,应该是没有一点问题。

接完电话,我回过神来,又不能不相信这一噩耗的真切。真是天有不测风云!随后,从黄立志爱人处确切地得知胡老继武先生是于52日下午患病,入住市中心医院,未想到的是,因其心脏忽然衰竭,所有的医疗抢救皆无能回春力。

然后,在仁勇与宏魁的联络下,李谋韬、翁天宝、彭亚凤、胡能芙、杨时隽、蒋仁勇、黄立志、杜宏魁、王焕勇、范中友、刘联国等约定是日下午一道去胡老棂前,参加胡老的追悼会!唐善桂、胡断青、刘化良、雷宜逊等同学,因一时无法回永,分别从广州、美国、南宁、长沙等地发来电唁,以寄哀思!罗丽东、蒋富云、蒋波、王显勇、刘浩林、李小生、蒋柏露、文臻、施德华等同学在微信群中传来对胡老先生的深深悼念!

胡老继武先生是永州教育界的一位名师,是东安数学界的一个权威,是我们心中最最至高无上的智者与恩师,是我们学途上的一座灯塔。我清楚的记得,那是40年前的1979年的秋天,我们一拨懵懂而不知世事的农村孩子,考入到了东安二中。那时的东安二中,是湖南省重点中学,傅云仙任校长,聚集了一大批优秀教师,数学有胡老继武先生、唐老仁楣先生,语文有黄老伯荣先生、邹老金鷟先生、胡老楚鹍先生、施老君候先生,物理有肖老辉武先生,化学有魏老绍兴先生,我们沐浴在东安二中的阳光雨露之中,享受这批名师的精心指点,度过了我们人生中最最值得留念的2年时光,从此,奠定了我们后来一心向学的价值兴趣与人生追求。

在我的印象里,胡老继武先生为师风趣而又非常严格。他的数学课,可谓是上得一等一的好,他那精妙绝伦的教学风范,他那深入浅出的教学方式,他那循循善诱的条分屡析,他那极富启迪性的调侃,他那无微不至的关怀与那孜孜不倦的教诲,每每听他的课都是一种如坐春风般的享受,也是因为他的风趣,让我们爱上数学,爱上理科。

在我们那一届中,他尤其喜欢我们班上数学成绩优异的陆家清、雷瑞林等同学,不时给他们加上一额外的任务。他每当看到我们学业上有些许进步,他的脸庞总是布满了笑容。

胡老继武先生有如慈父一般关心每一位同学的成长。他任班主任,班上总是和谐而有生机。那时物质条件的匮乏,读书生活非常清苦,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夜,时常是饥寒难耐,于是,我们班上有同学夜里偷偷地去学校的菜地里,扯上一二颗白菜,去龙井边洗净拿回宿舍。胡老继武先生的厨房在一楼,正是我们回宿舍的必经道上,于是,几位大胆的同学每每趁胡老继武先生的不注意,溜进他的厨房,弄上一些盐,去盐制白菜。长之以往,胡老师家里盐缸里的盐总是隔三差五地被学生们弄得精光。我想胡老继武先生的心里一定明白,但他从未跟同学们问起过,也从来没有指破谁在黑夜里去扯了白菜,谁去他家的厨房要了盐。蒋波等同学在宿舍的角落里大快朵颐的吞食生白菜的情景,四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历历在目,仿若就在昨天。

后来,胡老继武先生因工作需要,调离二中,去了县城里的东安一中,再后来又去了东安教师进修学院,退休后移居冷水滩。在过去的几十年的教师生涯中,教过的学生可谓数以千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学生早已遍及五湖四海、大江南北,乃至世界各地。放眼望去,其学界名流、业界巨子、杏坛俊杰、政界循良者,不乏其人。学生每有进步,他都是喜乐于心。尤其是在他退休后的日子,离开了不舍的教坛,仍然关注着东安教育事业的发展,关注着学生们的成长成材。不时电话垂询同学们的情况,并适时给予鼓励和鞭策。激励着我们积极向上,勇于担当。我们一直为有这样一位好老师、好长者而自豪,而称幸,而满足!因此,每有聚会,无不谈起我们的胡老先生的恩泽。

今年清明期间,省内外的同学回来不少,在冷水滩聚会时,恰逢胡老继武先生身体不适,不能到会,他特地发来一个视频,殷殷祝托,深深地体现了胡老先生对我们这批学生的无限关爱。当时湖南地图出版社雷宜逊社长看完视频后激动地说,在什么时候还要邀请胡老先生去长沙走走……

鸣呼!哀哉!天不假年,人我何奈?未想到己亥清明过后才刚好一个月,胡老先生忽然驾鹤西去,魂归道山!从此,我们便阴阳两隔,只能怀想您的笑貌形容,而不能再聆听您的谆谆教诲与殷殷祝托!恩师胡老今日一去成梦影,学生们今后心有疑难可问谁?于此,我心悲痛!

神曰:“人,来之于泥土,终将回归于泥土。”这是自然的法则,这是人的宿命。可一向唯物的我,此时,却真切真切希望有灵魂的存在……

于此,我不知道,是为人世间失去了胡老先生这样一位优秀的好教师、好亲人而悲痛?还是为天国里多了胡老先生这样一位道德文章堪称楷模的耄耋老者而祝福?

长歌当哭,我们哭不尽胡老继武先生的栽培之恩,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我们此时此刻的悲痛与哀伤!远望当归,我们只能肃立在胡老先生的棂前,望着您的遗容,想着您的笑貌,深深地向您鞠上一躬,愿胡老先生在天国的路上走好!

安息吧!我们最最尊敬的胡老先生!我们一定化悲痛为力量,好好地继承您的高尚品德与渊博学识,去完成您心中那未竟的事业!

最后祝所有亲朋好友与各位来宾安康幸福!

201954日晚8时于日月同辉陵园的日月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