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青蓖文集青蓖诗歌选
信息搜索
2018年诗歌
 
青蓖诗歌选  加入时间:2019/4/1 15:25:00  admin  点击:251

 

《观白沙壁画》
 
 
一个美国宇航员降落居民天台
一位法国母亲为他蒸粗麦粉
荒诞剧从黑白到彩色,像一个人沿岸
走到集镇,像死去的人失去肉体
是否有灵魂?那些投身宗教的
得到安宁或未得之人,岂会同我
站在大宝积宫,望着壁画《南无孔雀明王大佛母海会》
中诸佛、菩萨、弟子、罗刹女齐聚
关心壁画的凹凸技巧
细瞅二十八宿伫立云端
 
多少日子过去,总是主题跑偏
总是开门关门,任声音炸裂
总以平庸的面孔隐身于众
总爱说哦令谈话中断
一次又一次,月亮攀爬尔后跌落
滚沸的凉透,羞耻的闭嘴
 
 
 
《沙溪太太的客厅》
 
 
从白沙到丽江,丽江转剑川
剑川换乘农村营运车,抵达沙溪
烈日中经历了暴雨,暴雨慢慢隐没
事物处于公转和自传
今天过完,明天展露
我挨着谁,肉体挨靠肉体
如沐热水浴,木桶中漂浮冰块
 
他整夜在院子的角落走动
窥伺但缺乏观察力
他喜欢没有压力的生活,每件处理过的事情
都遗留小尾巴,生活反哺以中年肥胖
就像傍晚走进木雕店遇见的
崖柏小佛,开怀而慵懒
 
就像柿染的手工包,受油脂和潮湿浸润
慢慢变成深咖。没有提前确认的发生,没有经历
晚于结果。当中年趋于警醒,也同时渴望
自然滑坡,我们顺势而下,脱离婚姻和社会
变成老宅中相峙的金柱
 
 
 
《双廊了了族》
 
 
像行驶于水面的白房子
大厅有猫咪生活过的气息
了了书堂,写书法和即将撂下来客
溜达的主人,与朋友喝茶静默
三角梅贴墙兀自蓬勃
洱海比邻而多疑
 
“当我还没准备好,暴雨突然
漏湿榻榻米,木构值得相信
但要观察,如若裂缝需加以修补
这些都太过正经,不适合从红楼
游历至此的人,他们唱着《了了歌》
逐渐融入本地生活,各地风物志将缺少
一页插图——因胡须长得太快
等待挨个剃须的男人,以及相互拉扯
扭打的女人”
 
看,无论力证离开熟识度
有多艰难,但他们轻易定居
接受洱海浮游植物群落
与藻类共生,重视荣誉的朋友
迅速被撇在繁花之地
 
 
 
《喜洲关系论》
 
 
地方和风物,以此隔绝
从哪开始丈量,都是始和终
白族小混蛋狡黠地笑
笑声隐退后,笑意藏进走马转角楼
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倚靠墙角操持营生
用麦面烤破酥,甜或咸
 
我不再片面地拥有他,在喜洲
如那块探入洱海的舌头
自然会被破坏,也会被重视
我们看到,水边湿地杂草倒伏
枯树桩高于水面
等待的爬行动物再未到来
 
 
 
《大理王家院》
 
 
拖箱和人头,构成旅行见闻录其一
我说其二,走过复兴小院
阳光阴晴变化,又走过天主教堂
一路有人长成愉悦部分
其三,百年的人和院落共享
这缠绕的音乐、咖啡香和外国友人
安静的下午。终于将拒绝付诸行动的本我
满身的刺和复杂性
 
站在正房二楼,推开的一扇扇木窗后
关乎风月的,年轻时轻易丧失
关乎家国的,多数是操着空心
不得不说到其四,一生略感幸福的时刻
远离故人和堂前燕
 
我是孤独的骨骼。我是筒瓦爬上青苔
我是稚嫩被雨水冲刷,照壁彩绘脱落
我是泥塑的瑞兽和佛心
青莲一棵略感疲乏,八两浊酒
又说到其五,絮絮叨叨
 
 
 
《苍山半麓的一日生活》
 
 
“许多初次进入香格里拉的人
洗过澡后开始高反,蒙着厚被子昏睡
从夏天醒来还好,如果从冬天醒转
梅里雪山容易让人患雪盲症”
淡季来大理的前台姑娘,坐在茶桌旁
介绍网红旅游地,碍于情面我们
一直未起身去寂照庵,多肉和斋饭
应该也没有瑞丰园的茴香饭和苦瓜豆米
值得回味
 
在低地生活,经历寒潮和湿冷
一贯都是忍耐。像小时候默不作声
坐在椅子上卷衣角,突然被点名
身体慌张站起来,内心小人却执著地
把衣角卷得更紧,松开时迅速滚落
我们喜欢滑落的生活,不费吹灰之力
有时又耿耿,这无尽的山和月,绵绵延延
怎好辜负,一日半日的偷闲时光
 
 
 
《徐霞客和土司木增》
 
 
霞客渡的晚霞,伴我的童年到中年
游圣经历抢匪打劫杀人,忍受腹痛
强游愚溪和朝阳岩,于是霞客作为
地名溯源,方知丽江木府,尔又知
木增,似两国交邦的盛情,木土司
设宴解脱林,大肴八十品,不辨其
味呀。游人谈《木府风云》和陈列
谈中国旅游日和阿勒邱,都是奇谈
因而徐霞客这位座上宾,为何未被
允许进入木府,又鸡足山重病瘫痪
八个纳西汉子历经五个多月用滑竿
抬回无锡江阴,木增随即失踪,都
悬而未决,研究者甚至认为徐霞客
所患登革热病,谁又力证从古至今
撰写历史者,没有施展个人倾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