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青蓖文集青蓖诗歌选
信息搜索
2012年诗歌
 
青蓖诗歌选  加入时间:2019/4/1 15:21:00  admin  点击:190

 

《摆渡人之歌》
 
 
去车站的路上,你像有经验的妇女
挑选红提,避开偏见和小贩。你谈到跛腿女孩
被残联举荐,还有那些深藏缺陷的小红莓
穿过地下通道,你想到一部电影把强暴拍成美学
当你停下,四周都是行进的事物
你知道不可逆转的秩序,像舟行于水
飘过的水葫芦和荷花,叶生表面而接连
根却一株株干净独立
你在嘈杂中抚摸他的脸
秋光中所有炙热都将退温
 
 
 
《睡  莲》
 
 
屋外的剪枝声确有其事
起身察看,楼下是整齐的女贞
没有意外和风险,没有杂草丛生的敏感
耳朵只听进贾鹏芳的演奏,还有你站在高楼
摇摇欲坠的瘦弱。反日情绪在民众中高涨
类似的事情隔阻所剩的宁静
你曾像一束光照亮他,你曾像降临的
不可描叙的神秘,后来变成日常的白瓷
包裹着脆裂的危险。滚滚洪流
遮掩所有睡梦人的马蹄
那“尼罗河的新娘”①
娇羞圣洁,迎光开在早晨
 
①古埃及称睡莲为尼罗河的新娘。
 
 
 
《乌鸦像黑色的铁钉》
 
 
他住在破旧的出租房
有一架手风琴
琴键泼上西瓜汁,失音后
房东小孩丢弃了它
铺开报纸前,他会碰触几个键
保持静音,偶尔发呆想着
跛腿孩子坐上凳子,一只脚踩着横杆
另只坏脚闪避,手脚失调令手风琴发出
糟糕的声响。他走神到红笔
划出的圆圈里,黑蝌蚪的招聘启事
暴雨停了它们爬上街道,让他无从下脚
楼下邻居欢快叫着
叫喊声从卫生间传出
(“观望饥饿的麻雀
跃过驳落的葡萄园。”里索斯
在《坐在雨的外面》继续写到:
“乌鸦像黑色的铁钉”)
该死的淫荡的湿湿的鬃毛
他想着邻居变成一匹马
在葡萄园里扎进黑色的钉子
他该弄出点声音。他该弄出点
持续的不会戛然消逝的美妙声音
否则六月叫人没法过
 
 
 
《第八日的蝉》
 
 
为做一名母亲,她盗走情人的孩子
在逃亡中勉强生计,感到养育的快乐。深山
给人绿和隐蔽、苍凉,笔直的树种,还有灌木
显出个人的徒劳,无论何处活着都活在
尘世。星空渺渺。耳畔的稚语
在空阔中像呼哨,最后都会消音
像男人的承诺,在欢爱的吆吁后擦拭
第八日,蝉死后又复归土地
一切重现又湮灭,像拍击岩石的浪
像展柜摔落的瓷器,被另外的手制作
相同的外壳却缺失精神。第八日
所见的将是万物消逝,夺取的母亲
将回到她的孤立,一切崭新又如旧世
她回到照相馆,暗室里显现孩子和母亲
她们坐在红色沙发,一张亲密照片
 
 
 
《柔软的男人》
 
 
一所封闭的房子。你的面庞
消失后家具冰冷下来。而街上
路灯照着的小团樟树叶,宛如新物
夜里疾行的车,将会把烦恼的男人
重新带回家,一遍一遍,直到今天你在
便利店买烟,看见裸着手臂的收银员
你说月亮有重影,路口转弯开向的街景突然
起变化,从色情场所逃离,“我感到身披
盔甲而被铁器所伤。”你装满委屈
枕着女性的手臂,渴望给予
是一种环抱的姿势。你说话的样子安静
让我想起女孩子的绒毛熊,那么柔软
易脱落的毛皮,此后也不会坚固
 
 
 
《凌霄花》
 
 
女孩走入废旧仓库,地上的倒影
显出她的不安,她的腿很美,走过满地的
纸屑和零散的铁块。电影里总有着丢失部分
童贞或梦想,不断重复让人
在濒临遗忘中惊醒。你在一个场景醒来
看着棚架上的凌霄花,察觉剪得参次的指甲缝中
染着花汁,必定还会有另一次惊醒
在别处返回。不断重复校对,在物化的人与
情感中。我们假装从电影中获得警示
或愉悦,还有艺术,生活以全新的面目
重新回到现实,你则带着新鲜的活力
傍晚归来脸露惊喜,白皙的腿上蹭着瘀青
 
 
 
《疯子,香樟树杈》
 
 
在一九八五年的文星街
初一清晨,一个疯子如期坐在香樟树杈上
挥动莫须有的马鞭。我对你说:
“当父亲推开旧绿色的木窗
我们以为会满眼雪白,但只有爬到
高处的疯子,还有树下抬头张望的路人
我忍不住也抬起头,视线越过疯子和快要落尽
树叶的枝条。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如果没有抢修马路的市政工人
也许你会抚摸我的脸,也许一匹马
运至此地,让疯子被谈起时
得到他的马。你说“这的香樟树
叶子掉落得真厉害”,好像这是我们
非谈不可的事
 
 
 
《谈论光》
 
 
我们谈到光,无数次站在窗边
仿佛这样就自成隐喻:
黄昏时身影单薄,无论谁弓着身子
靠在窗梗,都易引人悲伤
 楼下都是有着方向的事物
远处晚霞渐渐消逝,如同不再重返的快乐
中午却是强光,直照出衰老和松动
内心喀喀响着的松动
我们还要爱吗?我真想问这
愚蠢而自知的问题
昨天你把手横在我的胸腔骨头上
那只手柔软、放松,你信任我不曾
让绝望带来畏缩,你不知道那些急速
变化着的心跳,对世事充满担忧和悲观
你看到汗湿贴在脸上的
几缕发丝,我微醺着眼感到满足
这世界却在以什么方式奔跑
没有人能再预知幸福,以及平和的
政事,都是消逝和哀悼的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