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柳宗元研究柳学期刊柳宗元研究:第22期
信息搜索
读古书二难
 
柳宗元研究:第22期  加入时间:2019/3/13 15:22:00  admin  点击:322

 读古书二难

 

 

 

 

郭新庆

读古书是很繁难的事情,没有文史功底一般很难读懂。仅就能看懂字面意思而言,古时称谓、习惯用语与释字解词就是两大拦路虎。随着历史的变迁,许多古时习惯的称谓和俗语,在今天早已今是而昨非了。读古文看不懂字词,弄不明白这些称谓、习惯用语的意思,读起来会茫无头绪,不知所以然。为韩愈事,《幕府燕闲录》张本《说郭》一四云:“古者,尚书、令史防御甚严。宋法:令史白事,不得宿外,虽八座命亦不许。李唐:令史不得出入,夜则锁之。韩愈为吏部侍郎,乃曰:‘人所以畏鬼,以其不见鬼,如可见,则人不畏矣。选人不得见令史,故令史势重,任其出入,则势轻。’始不禁其出入,自文公(韩愈)始。”这百字小文,是说令史及其沿革事的。对当时人来说,他们说的这些事,用的都是口语、白话,理解上自然不会有障碍。而对今人而言,好像文中也没太多难解的字词。然而其中涉及的多处称谓,如不了解其历史的沿革,今人要读懂它可就难了。所谓令史,汉时有蘭台令史、尚书令史,是掌文书的官。当时令史是有品位的,其职位次于郎。隋唐以后,令史没有品位了,成了在朝廷各部办事的低级官吏。白是告的意思。白事即言事。八座是古代八种高级官吏的总称,具体所指,各个朝代略有不同。隋唐时则指六部尚书和左、右仆射。选人是指候补、候选的官员。唐高宗时,每年不超过数千人,到武则天时每年达五万人。各部选官,都是通过令史传递信息的,其作弊耍奸之事迭出。令史是小吏,可他们在高官身边办事,又被封闭起来不能见人,“故令史势重”,致使办事人,尤其是选人,像害怕鬼一样畏惧他们。为此韩愈才说了上面这些话。由于韩愈的建议,唐朝废止了令史不得随意出入的规定。了解了这些经历,文中的意思自然就好懂了。

许多时候读古文、古诗词,难懂的字词和层出不穷的典故让人头痛不已。有时候个别字词,词典里也找不到合适的语意,只能遍寻古籍,从上下语境去判定它们的意思。为了一个字,有时甚至会耗费十天八日,实在太痛苦了。可是一旦弄懂了,就会把对古文的解读说的更精彩。说到古人用甲骨文占卜,《仪礼•士丧礼》有记载说:“楚焞(tūn)置于燋(jiāo),在龟东。”用现在的话翻译过来,是说占卜时,把灼(烧,烤烫)龟甲用的荆木枝条放在燃烧的苇草束上,位置在龟甲的东侧。《仪礼•士丧礼》这句话,有二个关键词语,一是“楚焞”,一是“燋”。焞,古汉语释为光明,有“焞然放大”之意,引申为盛多,盛大。而用在占卜一事里,称楚焞,即楚地的灼龟之木。古代占卜用点燃的荆木枝条钻灼龟壳,视其坼(chè)裂的兆紋,附会人事,以卜吉凶。有注说:“楚,荆也。荆焞所以钻灼龟者。燋,炬也(火把),所以燃火者也。”燋字,《辞源》解为:引火之物。亦谓引火。《礼记•少仪》说:凡饮酒为献(进酒于客曰献),主者(主人)执烛抱燋。三秦出版社《十三经》一书解释此句说:“凡饮酒时做献主的人,到天黒时就要拿着点亮的灯烛,抱着没点亮的灯烛来留客。”这样解释是不对的。而《礼记•少仪》本意是说用燃烛来表示留客。以此解读,应是说主人一手拿烛,一手抱着火种。燋,疏说:“燋,谓未爇(ruó点燃,焚烧)之炬。”商务印书馆《古代汉语字典》把“燋”字解释为非点燃的引火物,应该是对的。因为占卜用的火种是点燃的苇草束,是像香一样的暗火,而不是燃烧的明火。灼龟之木,也就是楚焞,是放在燃烧的燋上面,烤烫后拿去灼烫甲骨。而商务印书馆《古代汉语字典》把焞解释为灼烧龟壳的火是不对的,而把焞读为jùn音也不知有何出处。据考,商务出版社此说,可能引之《辞源》对燋字的第(三)个说法:即燋为灼龟的柴条。这可能是后世古书的笔误。《周礼••春官》说:“掌共燋契,以待卜事。”《辞源》对“燋契”解释说:古占卜,点燃柴条,用以灼龟。这里点燃柴条的应是苇草束,用以灼龟的应是在苇草束上被烧烤的楚焞。《国语•鲁语》载:“如龟焉,灼其中,必文其外。”这仿佛让今人看到了用楚焞灼龟坼现紋兆的情景。

传承传统文化,先要能读懂古人留下的东西。这就要认真做好古文化的解读工作。传承传统文化要与时俱进,要让传统文化走出象牙塔,要让小众东西惠及百姓大众。多数人参与了,尤是年轻人参与了,传统文化的传承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