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柳宗元研究柳学期刊柳宗元研究:第22期
信息搜索
古诗 里的人生
 
柳宗元研究:第22期  加入时间:2019/1/23 10:05:00  admin  点击:252

 古诗 里的人生

 

 

郭新庆

最早的诗歌是上古时传留的,称古遗诗。其实,所谓古遗诗实际是那时人说的有声有韵的大白话,沈德潜称它为“韵语”。古遗诗和后来的文人诗不是一回事。古遗诗是文人诗的源头,而文人诗应是从古遗诗演变来的。古遗诗是天籁之音,诗文是从生活中自然流出和喷涌的,没有任何矫情和润色,直白、简单、自然成了它最大的特点。古遗诗的韵声也是自然生发的。触景生情,情生韵语,脱口而出,随之起伏。古遗诗的所谓韵声不过是一种简单的情感表达,与文人诗刻意雕饰大不相同。沈德潜《古诗源》收录了不少古遗诗,大多是汉以后的伪托,多数是一两句话,这里还参杂不少俚语、谚语,其间多少透出了上古人生存的一些影子。其首篇《击壤歌》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东汉王充说是尧时五十岁之民在路边所歌。后来有人说是八十岁老者。当时无君无臣,无为而治,一切顺应自然。如《艺文》十一里所说:“景星耀于天,甘露降于地,朱草生于郊,凤凰止于庭,嘉木孳于亩,醴泉涌于山。”郭绍虞《中国文学史纲要初稿》说:“则似乎后来的道家思想。道家攻击当时的社会,悬测上古的生活,颇有理想国的想像;后人遂不免本之以造上古的韵文。”

帝王和达官贵人都很少能参透生死的道理。他们痴迷佛道、迷信,食丹药求长寿,却反受其害;他们用三分之一以上的国力修陵墓,想到地下去延续他们的享受。唐太宗这样的帝王到晚年也没能逃出这样的怪圈。韩愈早亡也与此有关。柳宗元不信这一套,他不羡慕仙道虚无缥渺的长寿,说这样活的再长也没意义。曹操雄才大略,时事洞明,他到死也不称帝。曹操对生死看的很淡,他的诗《龟蛇寿》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暮年发此豪言,气冲天宇,这在封建帝王里是仅见的。曹操死前留有遗书,对后事做了详细的安排,很有普通人的味道。

古人哀人生苦短,用诗歌咏叹这一心境的好像是家常之谈。《古诗十九首》里就有说人生不常、及时行乐的。《今日良宴会》有“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说暂短的人生,忽然间变成了被狂风吹起的尘土。《坐车不满百》有:“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这些应是仿《乐府》民歌作诗的文人所为。古时读书人外出求学谋生,山水阻隔,音信不通,离别、相思、客愁便成了诗歌咏叹的主题。《诗经》开篇《周南·关雎》说:“关关雎鸠,在河之州。淑窕淑女,君子好逑。”纯真美好的青春恋情,像山间流淌的甘泉,滋润了无数代年轻人的心。可后来儒家的注释让它变了味。他们把“淑窕淑女”美好的形体美解释成贞德美;说诗里的淑女是指统治者的妾媵;说诗是宫人歌咏之作;甚至把它附会到周文王和太姒的爱情上。在帝王社会,女人是附属物。帝王求偶,还会“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悠哉。辗转反侧。”吗?我们现代人好像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先进的交通工具和通讯手段,把地球变成了一个小村落,人们交往好像可以无时无处不在似的。可人离大自然远了,人类本源纯朴的东西少了。不但诗意没了,情感也变了。物欲的东西多了,天真可爱的东西少了。面貌被修饰的越来越亮了,心里却时常空落落的。人在咫尺,心若旁鹜。像《迢迢牵牛星》所说:“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这里说的脉脉已不是古诗说的情意浓浓,含情脉脉了,而是眼对着眼看,却没话可说。这中间有太多的“物障”。窈窕淑女,君子难逑。新生活改变了人们追求情感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