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洋中鱼(杨中瑜)文集
信息搜索
洋中鱼文化日记(2018年7月)
 
洋中鱼(杨中瑜)文集  加入时间:2018/8/2 15:20:00  admin  点击:3176

 

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星期天 (农历五月十八)岁次戊戌年戊午月甲午日
 
又是新的一个月。新的一天,怀念一个老人,他的字,挂在我的客厅里:家和万事兴。转眼间,老人家离开我们一年零八个月了。
清晨读到一篇美文,特与大家分享:
一只鸽子爱上了一个燕子,燕子说:“你能在我屋檐下守护100天,我就接受你!”
于是鸽子就在屋檐下守着燕子,一天,两天,三天……到了九十九天,鸽子离开了!
鸽子妈妈问鸽子,“为什么不坚持最后一天!”
鸽子说:“我用九十九天证明我的真诚,但我用最后一天捍卫了我的尊严!”
全天在家,学习。上午与妻子去凤凰园市场订做了两条衣服,下午写了一首歌词《诸葛庙村之歌》,写完之后,分别发给唐孟冲和唐武军,请他们指教。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 星期一 (农历五月十九日)岁次戊戌年戊午月乙未日 多云
 
全天在办公室编稿写稿。期间,跟吴同和老先生聊天,谈论俞平伯。
下午先编了一期《潇湘文学》,力推新人。又,编了一期《潇湘人文》。
今天上午,永州市实施“开放兴市产业强市”战略推进“六大战役”书画摄影展在永州市图书馆举行。
    晚上跟小女去散步,教她如何保护自己。小女说:爸爸,如果你不开心就出来散散步,出来唱唱歌,或者回老家去河里洗个澡,把一切烦恼都丢掉。我听了,十分感动。妻子上班到晚上八点,自己六点才下班,因为去买卷子回到家已经六点五十了,小女晚上为我们做饭菜,虽然不好吃,但也很让我感动。我不断表扬她,鼓励她。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  星期二(农历五月二十日) 岁次戊戌年戊午月丙申日
 
因为喝茶太多,昨晚失眠,凌晨想到就写,得两首歌词:《诗画零陵》《水墨潇湘》。
写好之后,马上发给张永好和唐武军,请他们指教。
全天最切实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热!早上上班,在公交车上浑身湿透。将《异蛇之歌》发给郭德志,收到他的回复:棒极了!
到了办公室,签到之后,去湖南科技学院明德楼二楼人文学院会议室参加《零陵古城区的历史印迹》古城遗址课题组协调会。陈仲庚,彭江辉,谷显明,贡贵训,周基,李杨,杨中瑜,王衡生,李海军,张乐,唐森忠,罗艳君,张震建等领导与师友参加。
下午两点回到办公室,休息,写稿。
 
 
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  星期三 (农历五月廿一日) 岁次戊戌年戊午月丁酉日
 
昨天,自己去湖南科技学院参加《零陵古城区的历史印记》课题协调会时,上海·永州两地小学生“走进草圣故里,沐浴墨林春风”书香夏令营在永州市蘋洲小学开营。80余名师生体验永州书法,观赏历史文化名城永州的人文、自然风景,让第一次来永州的上海师生了解永州书法,感受草圣故里零陵的文化底蕴。开营仪式后,永州书法家罗峰林为小学生们作写字辅导讲课,他从汉字创造、汉字书写演变、书体形成等几个方面简要介绍书法艺术,并效仿草圣怀素,将芭蕉叶铺在桌上挥毫,引发了两校师生的强烈兴趣。
全天在办公室。上午,草拟了征稿启示,在相关QQ群和微信群里发布征稿启事,期待各方佳作。又,写上月工作总结及本月工作打算。
今天,《衡阳晚报》发表女儿的散文《凉从书中来》。
晚上,请曾武清、孙远军到新厨艺吃饭,共商编纂事宜。饭后,与妻子去散步。回到家后,写歌词《零陵姑娘》。
 
 
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二日) 岁次戊戌年戊午月戊戌日
 
全天呆在办公室,因为还有几期副刊没有发出来,只好阅读,研究《康熙永州府志》。
下午,唐曾孝老先生来找刘社长,社长把我叫去,原来是老先生的长篇小说《白毛男》被一个老板看中,拟投资拍摄电视剧。老先生说,现在耳朵(听力)差了许多,刘社长劝他保重身体。自己劝他大热天,不要跑出来了。他想要我为他发评论和消息,我说都没有问题,只要属实,都可以的,并写了邮箱给他,让他发我邮箱。送他下去乘公交车时,感觉老人家很不容易,八十多岁了,还能坚持创作,实在令人敬重。
晚上,与刘晖夫妇、王斌(三笑)、陈健(冷水滩文联主席)应赵斌、黄芬邀请到春天里小聚。黄芬是90后,她们三个女孩子对永州的舞蹈培训很有看法,认为商业味太浓,立志改变人们对舞蹈的认识。我觉得很好啊!
 
 
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 星期五 (农历五月廿三日) 岁次戊戌年戊午月己亥日 晴
 
早上坐公交车上班,在区政府宿舍锦园小区站下去一个女的,我身边的座位就空了。由于自己长期坐着,故想把座位让给老人家。哪知道身边一个很时尚年龄约二十七八岁的女子见我不坐,赶紧抢过来坐下。而到了区政府站,上来八九个人,其中有两个老人家没有座位,就挤在我身边,而那个女子戴着项链、手镯和戒指,打扮得珠光宝气,还穿着很时尚的衣服,挎着一个很精致的小包,埋头看手机视频,对两个被车子惯性摇摇晃晃的老人家视而不见,实在让我感到可恶。那女子在舜德摩尔下的车,而两个老人家也同时下了车,看见他们下车的背影,我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今天上午,在办公室整理本月发稿情况,给作者寄样报。之后,研究文学。
中午及下午在办公室整理稿子。唐曾孝老先生发邮件发到报纸新闻邮箱和蒋剑翔的邮箱去了,我无法读取,他又送来电子版,实在让我感到惭愧。
下班后,在江边散步,联系李鼎荣,他说让我去政府宿舍对面吃豆腐花。结果,我到了之后,被他带到塔山婆婆茶李志军处,跟李志军、尹若懿等人商量文化创意。
今天永州文化界还有几件大事值得记载:1.《零陵古城区的历史印记》课题组非物质文化遗产分组采访零陵渔鼓传入唐天宝老师。2.湖南科技学院瑶文化研究基地正式挂牌,中国瑶族文化研究传承中心副主任、秘书长黄爱平为中国瑶族文化传承中心“湖南科技学院瑶族文化研究基地”授牌,湖南瑶族文化研究传承中心副主任黄晋为湖南瑶族文化传承中心“湖南科技学院瑶族文化研究基地”授牌。湖南科技学院副校长宋宏福出席授牌仪式。3.市书协发出通知,为提高我市参加省第六届艺术节书法入展率,定于2018年7月7日上午(星期六)8:00在零陵区中山路小学举行作品看稿会。特邀湖南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湖南省书法院负责人倪文华点评。
 
 
二零一八年七月七日 星期六 (农历五月廿四日) 岁次戊戌年戊午月庚子日 阴转雨
 
上午九点,与妻子去冷水滩区政府五楼阶梯会议室听上海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骆玉明教授讲座,谈庄子的《逍遥游》。遇见张京华、李鼎荣、陈水恩、黄燕玲、曹兰芳、邹越等师友。
下午,坐车回零陵。奇怪的是,冷水滩大雨,零陵滴雨未下。到了商业城,自己买了两箱王老吉和一些蛋糕回去。父亲见了我,十分高兴,还说今天上午去河里洗了澡。看见父亲高兴的样子,我心里也很高兴,但愿他跟母亲开心快乐健康幸福。
尔后,联系格力售后服务部的人员来拆空调,请杨群庆帮忙将空调送到冷水滩。
今天,小暑。也是抗战爆发81周年纪念日,想到那些为民族解放事业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和自己曾经采访的抗战老兵们,心里涌起无限感慨。
 
 
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 星期天 (农历五月廿五日) 岁次戊戌年己未月辛丑日 阴转雨
 
上午在家等人来安装空调,费时一天(昨天下午加上今天上午各半天),总算了却一桩心愿。下午在家学习,写诗歌。
接到陈余波电话,邀我过去吃晚饭,说是湖南科技学院的潘雁飞、贡贵训过来了,还有李鼎荣。不久,又接到郑万生电话,说他在冷水滩金水湾城品酒店。自己就赶到金水湾31楼,与他聊天。通知妻子带着小女过来,陪他到附近吃晚饭。没想到,他选择的是冷水滩老火车站。自己告诉他们时,郑万生忽然说有点印象了。坐在昔日的候车室今天的餐馆里吃饭,想起自己1982年开始到火车站坐火车的情景,不禁慨叹人生短暂。
想念父母,想念村庄。
 
 
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星期一(农历五月廿六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壬寅日
 
早上骑自行车上班。在市政府门口江边,遇见散步的原零陵地委书记唐盛世。想起自己采访他将近一年未果,实在遗憾。
全天在办公室编稿,阅读。
今天看见一条微信《中科院院士建议收每人每月20元“呼吸税”》,说的是在广州举行的中国森林城市论坛上,中科院院士蒋有绪呼吁政府考虑征收“呼吸税”,结果招来一片反对声和调侃声。
与妻子和小女散步,联系李宗平,他说晚上出发要把儿子送去少林功夫学校学习。因为他儿子李彬小学升初中只考了6分。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星期二(农历五月廿七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癸卯日
 
早上上班,在对面的城市绿岛站,自己见有空座位而没有坐,想把它留给有需要的老人。到了锦苑小区站,上来八九个人,其中一个老人抱着小孙子,站在那里摇摇晃晃没有一个人给她让座。我想对身边那个看手机的小伙子和小女孩说一声,哪知道那个老人家示意我不要讲。结果,到区政府站时,另一个坐在位子上的白发老人给她让了座。让座者比抱小孩的人年级更大,也需要照顾。自己作为一个旁观者,深为当代人尤其是年轻人的冷漠感到悲哀。
上午九点,参加报社全体员工大会。中午在办公室休息。下午编稿子。查询网络,发现今天的《衡阳日报》发了女儿的散文《心有莲花,安之若素》。与郭威、刘忠华、王忠民、刘欢喜在微信群里讨论去潇贺古道采风事宜。下班后,步行到梅湾市场买卷子。晚上阅读。
天气炎热,担心父母,特别是母亲,舍不得那块土地,经常冒着严寒酷暑在地里干活,在河里洗衣服等物品。从这个角度来讲,自己倒希望村里的土地全被征收,免得老人家辛苦。但是,我也跟父母亲一样,舍不得家乡的那块土地啊!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星期三 (农历五月廿八日) 岁次戊戌年己未月甲辰日  晴有阵雨
 
凌晨梦见十一二岁的自己在小学读书,因为中午与杨新福、杨正虎、国顺、满华、建华等人下河洗澡,大家被杨荣岳和唐兴老师罚抄作业。我们开始在教室里抄写,后天因为天黑,学校没有电,大家就到内操场抄写。我抄完之后,恰好李建华也抄完了,我们就结伴回家。走到石涧的桥上,遇见母亲来接我,自己忽然看见母亲满头白发,心里大吃一惊,说:“妈,您头发怎么白了?”母亲说:“都是被你气的!”我一听,十分惭愧,就低下头跟在母亲身后回家。不料,脚被一块小石头绊了一下,就扑在母亲的背上,醒了。
早上坐公交车上班,跟前两天一样,感觉到现在的市民太自私,总不习惯给老人家让座。两三个学生模样的人,对身边的老人家熟视无睹,低头看手机。其中一个瞄了一眼老人家,我以为她会给老人家让座,哪知道她转头看了看窗外,就低头继续玩手机。
上午坐9点10分的车去宁远,11点38分到。一点钟到达下灌。在下灌游客接待中心午休,突然下大雨。之后,去村里找到李乾旺和李乾福,他们在灌溪学校接待长沙学院的一批师生。自己先让村主任李艳华带我采访了两三个村民,然后回到常委会采访李乾福。每次看见李乾福老人,我心里很是感动,一把年纪了,每天还管理很多事情,村里的大事小事里里外外都靠他,万一身体不好突然倒下了,怎么办?我接触过很多共产党的干部,觉得只有李乾福这样的党员,令人敬重。
傍晚,约了朋友一起去道县。饭后,下榻周敦颐广场附近的名城商务酒店。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九日) 岁次戊戌年己未月乙巳日  晴有阵雨
 
上午到道县老年大学三楼,与蒋铸友、蒋施润、唐辽林、何文才、周林、杨朝凤、何斌水、罗琳等人进行座谈,听取他们对市作协和永州日报副刊的意见与建议。他们特别期盼政府加大财政投入,扶植文艺作品。
下午回宁远,继续采访。晚上回家。
【今日关注】之《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医学家、病理学家、医学教育家刘彤华逝世》。
【今日关注】之《商务部就美国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发出6点声明!》。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星期五 (农历六月初一日) 岁次戊戌年己未月丙午日 
 
昨晚写稿子到今天凌晨一点半,感觉很累。睡了很久,还不能入睡。听见楼下车响,朦胧中看见李鼎荣与左正德开着车来接我,要我带上相机,说去参加一个活动。我问什么活动,李鼎荣说暂时保密(此处省略407字),自己忽然受惊,醒了。
早上骑自行车上班。顾志峰自衡阳归来,送样报到报社办公室。自己请他到财政局门口的“零陵古城韵味”吃饭,他叫来张卫卫。三个三十年的朋友在一起聊天,倍感友谊的珍贵。
下午下班回零陵,见到父母,十分开心。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星期六 (农历六月初二日) 岁次戊戌年己未月丁未日 
 
昨晚想到很多事情,难以入眠,于是写微诗两首发朋友圈,内容如下:
洋中鱼微诗之共享单车

   谁把共享单车
   停在了公交车站
   等于也把丑陋的灵魂
   展现在公交车站

   2018-07-14   02:47写于零陵石城村

   洋中鱼微诗之乡愁

   年迈的父母睡了
   日渐陌生的乡亲睡了
   生我养我的村庄也睡了
   乡愁却醒着

   2018-07-14   02:51写于零陵石城村
 
上午陪母亲逛街。母亲在家很辛苦,我想陪她出去散散心。我们先到零陵文化村找陈小正,不遇。后去零陵古城参观。之后,我们去商业城买东西。然后,回家。
下午两点半,自己返回冷水滩。在家搞卫生、做饭菜,傍晚五点半就吃了晚餐,这是近年来最早的晚餐。饭后,带着小女去区政府广场散步。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星期天 (农历六月初三日) 岁次戊戌年己未月戊申日 
 
原计划今天编写很多稿子的,哪知道计划落空。上午在家编文体新闻稿子,彭雅清从武汉过来,看冷水滩法院拍卖的房子,他想买了给他父亲住。自己就一直陪着他。
晚饭后,彭雅清坐七点二十的车回武汉,自己去朴蜂莲花买了一些面包、酸奶回家。因为妻子上班到晚上八点,小女一个人在家。
晚上,在家编稿子。
张玉波今天在市书协群和市书法院微信群里发消息,转发2018-2021年度湖南艺术专家库名单,自己看了,感觉永州的文艺队伍还有较大差距,需要继续努力。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星期一(农历六月初四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己酉日  晴下午雷雨
 
凌晨梦见自己跟一群人身长翅膀,在各种场合打斗,一会儿追上云霄,一会儿陷入峡谷,一会儿进入长安、洛阳,遇见很多似曾相识的人,比如灞桥边的柳宗元、刘禹锡、韩愈,比如慈恩塔上的陈子昂、王维,比如骊山脚下的李白,比如郊外古道上的杜甫,尤其是看见那些在战乱中流离失所的人们,以及路边的白骨,让我涌起一种救世的豪情(此处省略226字)仔细一看,原来坐起在床上。想了一下,莫非跟昨天下午与彭雅清看电影《奇门遁甲》有关?
全天在办公室。上午编了两期副刊,一期文学,一期评论,之后,又编了一期文体新闻。
中午在办公室休息。下午继续编稿子,组了一些世界杯的图文。
下班后,到源味街东安鸡店子请海天老师、李鼎荣、柏继平、成爱军、潘华、胡晓华夫妇、宋运清、杨巧燕吃饭(乐虹在长沙,不能赶回,田人说忘了,已经到了他舅舅家)。大家谈天论地,颇为开心。成爱军说准备退休了,本月去西藏。胡晓华说重庆水灾,不要去为好,建议我去青海陕西。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星期二(农历六月初五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庚戌日 
 
凌晨梦见自己爷爷在河边牧牛,爷爷特意将他买来的七八只白鹅带到河边放养。蓝天,白云,碧水,绿洲,白鹅,黑牛,很有韵味。忽然间,一架飞机俯冲而来,丢下几颗炸弹,把牛和鹅炸翻,爷爷气得捡起鹅卵石打飞机(此处省略518字)跌入水里时,一个寒颤,就醒了。
早上坐公交车上班,一个戴眼镜的小女孩吃东西之后,在区政府站将垃圾袋从窗户丢出去,令我陡生感慨:中国家庭的公众素质教育太少太缺失。
上午在报社参加大会,听市委党校副校长黄燕讲课,主题是《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之后,编稿子。全天编了两期文学副刊,外加一起评论,够辛苦的了。其中,王天明写的《我的父亲》,颇为感人。
郑国茂在微信群发布消息,他的长篇历史小说《天地人寰》出版了。自己读了简介,感觉很不错,精神可嘉。刘翼平今天在永州市文联工作联络群(微信群)转发一条消息《一个农民,把美协给毙了!》自己看了他发的内容——湖北农民熊庆华的画,确实感到震惊,其构图、造型、色彩、寓意,都是与众不同,有明显的个人绘画语言,为此,写十四行诗一首。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 星期三(农历六月初六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辛亥日晴
 
凌晨梦见跟赵涛、李璞、成恋、何红喜、杨金砖、凌鹰、毛激流等人在修铁路,铺枕木,有一两百人,场面颇为热闹。(此处省略713字)
全天在办公室编稿。编了一期《潇湘人文》,选用杨金砖的《何仙姑文献考》2686字,王焕玉夏菁荭的《王家祠堂的传说》 1697字, 李宗平的绘画《黄宾虹先生》,另外,调版一条稿子文霖的《瑶族绣花鞋》 1360字。
由于决定休假,下午预订周五晚上去衡阳的车票,准备与妻子女儿陪母亲去衡山玩一下。天气太热,老人家在家种菜,让我倍感愧疚。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星期四(农历六月初七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壬子日
 
凌晨三梦,开始梦见自己跟唐明、罗满元在长沙做冰棒生意,罗满元当厂长,负责车间生产,我和唐明负责销售,唐明守店子,自己则开着电动车载着冰棒满街推销。是老冰棒,一毛钱一条,够便宜的了。自己在长沙五一西路省蔬菜公司门口卖了一部分,后来转入黄兴路和蔡锷路。不料,在一个路口,因为避让骑自行车的学生而摔跤,就醒了。(此处省略235字。)
全天在办公室编稿。下午编《潇湘名家》,发现没有诗歌稿子,联系蒋三立和李祥红等人,向他们约稿子。
最近天气太热太热,想起乡下的父母,想起那些在烈日下劳作的人们,特别是双抢的农民,我心里充满了敬意。
今天,欧盟委员会日前发布的夏季经济展望报告说,由于美国引发的贸易紧张局势、油价上涨等风险因素,预计2018年欧元区经济增长2.1%,低于5月份预测的2.3%。
今天,中国第九次北极科学考察队将乘坐“雪龙”号从上海启航,对北冰洋的各项数据和生态环境等问题开展深入考察。计划航程12300多海里,预计九月下旬返回上海港。
今天,刘忠华写诗歌《安乐街的两只麻雀》。我读了,感觉挺好。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 星期五(农历六月初八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癸丑日 晴
 
早上坐12路车上班,上车时本来有座位,自己一直没有坐。到达冷水滩区政府站时,上来一个三十四五岁左右的男人,个子可能不足一米六,他上来之后就跟女乘客抢座位。坐下之后,开始低头看手机。车到了凯悦大酒店,上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站在他身边,那个男子看了老太太一眼,就收了手机,眼睛一直朝窗外看着。尔后,二中站又上来一位孕妇,经过他身边,他也视而不见。我到市政府下车时,孕妇及老太太早已下车,而那个男子依然是眼望窗外。我觉得,他跟本月6日自己在车上所见的那个时髦女郎一样,太没有爱心了,故,写了一首诗歌《小男人》 。
上午编好一期《潇湘名家》,选用陈仲庚的《九疑朝舜”诗文释读:刘熊渠《舜庙怀古》》,蒋三立的《更慢的寂静(五首)》,游宇明的《曾国藩的“三忌”》,凌鹰的《碧云峰文脉》,以及浮石的绘画《好老公的第一条标准》。
小女儿想到去衡阳,激动万分,中午饭后早早就回零陵接奶奶去了。中午一点半,就从家里打来了电话。她学习成绩不好,但这一点还是很可爱的。
晚上七点二十,与妻女陪母亲出发。在火车站取票时遇见刘波,他对我喂了一声。晚上九点,抵达衡阳东站,打的到衡阳师院南门找到九区花园酒店,与大女见面。看见大女消瘦的模样 ,让我心疼,于是写诗歌一首。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星期六(农历六月初九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甲寅日 晴
 
早上与妻女陪母亲打的的车到衡山。先到南岳大庙参观。之后,直奔南岳景区。购了票,陪母亲爬山,到忠烈祠。这是自己第二次进忠烈祠,而且是免费,更有感慨。母亲初次到衡山,冒着烈日游览,让我心疼。她在忠烈祠逐个念那些将军的名字,要我解释给她听。她听后,伸出拇指赞道:“伟大!”。从忠烈祠后门出来,遇见一个开车拉酒店生意的小伙子,他很热情很会推销。等妻子和小女上来后,我们坐他的车到半山亭。先到他的酒店吃饭,然后坐缆车到南天门,再从南天门步行到上封寺。去上封寺的小路很陡,自己护着母亲往上爬,老人家颇为吃力。其间,在路边盛装泉水,胜过佳酿。到上封寺之后,我们找住宿,旁边的宾馆及上封寺均满员,想起1998年5月1日在上封寺住宿的情景,不禁感慨万千。无奈,我们只好往上走,抵达祝融山庄。寻问,有房,398元/间,于是住下。交钱之后,哪知道环境很不理想,换了两三个房间,不是没水就是没电,而且有空调和电视,故意不接线,所以都不能用。因为浑身是汗,冼一个澡都跑了三个房间,实在尴尬。下午四点半,我们去祝融峰,自己想从峰顶古寺侧门出去,到最高的石头上远眺,无奈侧门被拴,且用东西挡住。下来到左边的悬崖上看了看,然后返回,在祝融山庄门口吃晚餐,蛋炒饭和面都是20元/份,很难吃,但又别无选择。饭后,回祝融山庄休息。自己见时间尚早,又独自去散步,先到上封寺,再到祝融峰。在祝融峰,有十多个人在看落日,自己也加入其中,拍了许多照片,包括日月同辉的。自己选了一些落日照片发微信,并注明以下内容:
南岳落日
旭日固然能给人以希望,落日更给人以启迪。日出日落,就是最好的哲理。它告诉人们:无论你的人生曾经多么辉煌或平淡,最后都会自然谢幕。你曾经拥有的一切,最终也是如风如云如雾,杳无踪迹,你无法带走丝毫。所以,在世时何须与人去争名夺利?何须去勾心斗角?只要孝亲尊师携幼爱友,所做所为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心,足矣!
踏着灯火下山,回到祝融山庄,与妻女陪母亲再次上祝融峰看夜景,看见一个上半身赤裸的汉子轮流打转挑了4罐液化气到祝融峰古寺去,感觉人生不易,写诗一首。
散步时看见诸多微友转发长春长生假疫苗的微信,说该公司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人民日报也发了评论,全国人民高度关注。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至三十日 
 
休年假。在家看书,写作,编稿。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星期二(农历六月十九日)岁次戊戌年己未月甲子日 晴
 
七月的最后一天,待在家里,编书稿,整理本月日记。
早上,妻子从零陵返回,自己问她昨晚开会的情况。妻子说很无聊,就是瞎吵闹,为了钱,六亲不认。为此,自己写诗歌如下:
伤感十四行之开会2
洋中鱼
 
父亲昨天下午来电要我们夫妇回去开会
我因为陪着宁远来的朋友   而委托妻子回去
妻子一大早返回冷水滩上班  
说昨晚的开会   简直是瞎扯淡
 
妻子说昨晚议题只有一个   那就是如何分钱
有人说自己转业回城参加工作的儿子应该有份
有人说女儿虽然嫁出去了户口未迁出去也要分
还有人说母亲死的时候生产队已经卖地也要分
 
妻子说昨晚  有的人拍桌子摔板凳
差点儿就要动真格   还日娘操逼
有的说想法捞人头费   有的说不行
吵吵闹闹两个多小时  最后却没有任何结果
 
我虽没到会议现场   但可以想象出当时景象
我只是哀叹  为什么乡亲已经被金钱扭曲了灵魂?
 
2018-07-31    08:18写于凤凰园紫霞草堂
 
唐飞自外面采风归来,下午来电,约自己跟宁铎哥等人聚一下。无奈,一点资讯阳国华来电,说杨子章马上到永州,要我晚上陪同吃饭。自己想到几年不见杨子章了,于是答应。傍晚,刘晖接了蒋剑翔之后,来凤凰园接我,我们一起去四丘田附近的食为鲜土菜馆聚餐。杨子章谈起将来的打算,信心百倍,给人以感染力。
夜深人静之际,回顾自己的休假,含四个双休日,一共十一天。原以为可以做很多事情,哪知道除了陪母亲去了一趟南岳,陪妻子去了一趟沉香寺。其余时间,就是浑浑噩噩地度过了。
再见了,二O 一八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