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骆正军文集
信息搜索
《送薛存义⑴序》⑵
 
骆正军文集  加入时间:2018/7/6 12:21:00  admin  点击:326

                         《送薛存义序》

 

 

 

河东⑶薛存义将行,柳子载肉于俎⑷,崇酒于觞⑸,追而送之江之浒⑹,饮食之⑺。

且告曰:“凡吏于土者⑻,若知其职乎⑼?盖民之役⑽,非以役民⑾而已也。凡民之食于土者⑿,出其十一⒀佣乎吏⒁,使司平于我也⒂。今我受其直⒃怠其事者⒄,天下皆然。岂惟怠之⒅,又从而盗之⒆。向使佣一夫于家(20),受若直,怠若事,又盗若货器,则必甚怒而黜罚之矣(21)。以今天下多类此,而民莫敢肆其怒与黜罚者(22)何哉?势不同也(23)。势不同而理同,如吾民何(24)?有达于理者(25),得不恐而畏乎!”

    存义假令(26)零陵二年矣。蚤作而夜思(27),勤力而劳心,讼者平(28),赋者均29,老弱无怀诈暴憎(30),其为不虚取直也的矣(31),其知恐而畏也审矣(32)。吾贱且辱(33),不得与考绩幽明之说(34);于其往也(35),故赏以酒肉,而重之以辞(36)。

 

 

注释:

⑴薛存义:柳宗元的同乡。他被贬永州时,薛存义也在永州做零陵县的县令。

这篇课文是《》中的篇目,

⑶河东:今山西运城县。

⑷柳子:作者自称。载肉于俎(zu):把肉装在盘子里。俎:古代祭祀时用来装供品的器皿。

⑸崇酒于觞(sang)在杯子里斟满了酒。崇:充满、斟满。觞:酒杯。

⑹浒:水边。

⑺饮食之:请薛存义饮酒吃肉。

⑻吏于土者:在地方做官的人。

⑼若知其职乎:你知道自己的职责吗?若:你。

⑽盖民之役:本来是民众的仆役。盖:原本。

⑾役民:役使民众。

⑿食于土者:靠种田来养活自己的人。

⒀出其十一:拿出他们十分之一的收入。指交纳租税。

⒁佣乎吏:供养官吏。

⒂使司平于我:要当官的为我们百姓办事。于:语气助词。

⒃今我受其直:接受他们的俸禄。我:指“吏于土者”,我们做官的人。

⒄怠其事者:不认真为他们办事。怠:懈怠。

⒅岂惟:岂只。

⒆从而盗之:从中盗窃他们(百姓)的财物。盗:窃取,指贪污和敲诈勒索。

20)向使:假如。一夫:一人。

21)黜罚:处罚、辞退。黜:罢免、辞退。

22)肆其怒:表示他们的不满。肆:大胆发泄。

23)势不同:地位、权势不一样。

24)如吾民何:该怎样对待我们的百姓呢?

25)达于理者:明晓事理的人。

26)假令:代理县令。

27)蚤作而夜思:形容忙于公务,昼夜辛勤。蚤:通“早”。

28)讼者平:打官司的都得到公正处理。

29赋者均:交租纳税的负担公平合理。

30)无怀诈暴憎:没有人对薛存义心怀不满。怀诈:不敢讲心里话。暴憎:表示愤恨。

31)不虚取直:没有白拿俸禄。

32)审:明悉。指懂得为官必须替百姓办事的道理。

33)辱:指被贬谪。

34)与考绩幽明之说:参与考查官吏的政绩,拿出升迁或罢免的意见。与:参与。考绩幽明:语出《尚书•舜典》:“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幽:不明,指表现不好。明:贤良,指德才兼备。说:意见。

35)于其往也:在他(薛存义)离职的时候。

36)重之以辞:用这篇文章来加以推崇。

译文:

河东薛存义将要离职而去,我在盘子里装满了肉,在杯子里斟满了酒,追到江边去送他,为他饯行。我告诉他说:“凡是做地方官的人,都知道自己的职责吗?地方官本来是民众的仆役,而不是去役使民众的。凡是靠种田生活的人,拿出他们收成的十分之一,供养官吏,是要当官的为他们办事。如今的官吏受了他们的俸禄,却不认真为民众办事,这种情形到处都有。岂只是不认真办事,还要从中盗窃他们的财物。假如你家里雇了一个人,受了你的俸禄,却不好好为你做事,还要盗窃你的财物,那你一定非常愤怒而且会处罚、辞退他。现在官吏受了百姓的俸禄又不认真办事的情形相当普遍,而民众却不敢表示他们的不满并罢免处罚官吏,是什么原因呢?地位、权势不一样啊。虽然地位和权势不一样,但道理是相同的,应该怎么样来对待我们的民众呢?如果是明白事理的人,难道不兢兢业业惟恐事情做得不周吗!”

薛存义代理零陵县令已经两年了。他忙于公务昼夜辛劳,尽心尽力,使各种纠纷得以解决,使各种税赋能够合理分担,连老人、弱者都没有对他心怀怨恨与不满。他的行为确实没有白拿百姓的俸禄,他懂得为官必须替百姓办事的道理。

我的身份卑贱又被贬谪,没有资格参与官吏政绩的考查;由于薛存义要离开了,因此为他饯行并且写下这篇推崇他的序言。

 

 

评析:             “民役”之官当流芳

柳宗元的《送薛存义序》这篇文章,写于谪居永州时期。赠序送行,是古代士大夫的一种习尚。作者送行的对象——薛存义,是柳宗元的同乡,曾经当过两年的代理零陵县令,是永州所属的一位官吏。他在任职期间,“蚤作而夜思,勤力而劳心”,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受到民众的称赞。

文章的篇幅不长,但写得简洁灵活,气势圆润,走珠落玉,论述精辟有力,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河东薛存义将行,柳子载肉于俎,崇酒于觞,追而送之江之浒,饮食之。”这是文章的第一段,叙述薛存义即将离开永州时,作者为他饯行。将时间、地点、人物及事情发生的原由,都加以概括地说明,非常简明扼要。“河东”是薛存义的故乡,也是柳宗元的老家,两人同乡,而且同在异地为官,都是见识卓越、奋发有为的人,相互之间的交往肯定不少。 “追而送之”,紧扣题目,写出了薛离职的匆忙和作者送行的急切;“载肉、崇酒、饮食之”,带着酒菜,追到江边为薛饯行。李白有一首诗:“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薛、柳二人尽管不是生死之交,但友情却非同寻常。

挚友相别,肯定有许多话要说。文章的第二段,提出了官吏职责的问题,一方面是揭露贪官役民的实质,另一方面也是阐述作者心目中所崇尚的“为官之道”。“吏于土者⑻,若知其职乎⑼?盖民之役⑽,非以役民⑾而已也”。柳宗元认为:为官一方的人,你们知道自己的职责吗?官吏本来是民众的仆役,是为老百姓办事的;而不是将民众作为自己的仆役来使唤和对待。

“受其直⒃怠其事者⒄,天下皆然。”柳宗元认为:官吏们拿着百姓供给的俸禄,怠事渎职而又贪盗民财,普天之下都有这样的情况。“民莫敢肆其怒与黜罚者(22)何哉?势不同也(23)。”老百姓应该拥有将贪官污吏进行处罚、罢免的权力,但为什么不敢这么做呢?人们常说“敢怒而不敢言”,现在老百姓却连“愤怒的权利”也没有了,什么原因呢?关键在于“势”的不同。所谓的“势”,是社会存在与发展的一种客观性质,官吏们手中掌握着权力,处在“强势”地位,居高临下,不仅不去替老百姓办事,而且以势压人、仗势欺人;老百姓则处在“弱势、劣势”的地位,被压在社会的最底层,这是社会体制造成的,体制不改变,民众不但不能表达自己的意志,而且无法运用本来属于自身的权力来维护自身的利益。

作者在他的另一篇作品《送宁国范明府诗序》中,也曾提出过“官为民役”的观点。这在阶级对立的社会中,无疑具有深刻的批判意义。柳宗元作为一位生活在一千多年前的封建士大夫,能够发出这种新型的官民关系的议论,则更是非常难能可贵。

自古以来,封建的君主们就披着“君权神授”的外衣,以“真命天子”自居,选派他们的亲信和各级官吏管辖四方,以“父母官”的姿态,行使“牧民”、“养民”的职责,骑在老百姓的头上发号施令,作威作福。他们自以为权力和俸禄,来自于朝廷和上司,因此只对朝廷和上司负责,一味地欺压百姓,收刮民脂民膏,想方设法为自己谋取私利,对老百姓的疾苦很少或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同样还有不少所谓的“人民公仆”,热衷于所谓的“政绩工程”而不惜折腾、祸害百姓,想方设法上项目、搞“开发区”、建各种各样的“这城那城”,数十万、甚至于成百上千万元的资金付诸东流,交了所谓的“学费”。而那些“公仆”们,不仅没有因此类“政绩”受到“黜罚”,有的屁股一拍,挪个地方,照样当官不误;有的反而以“开拓精神”受到上司的青睐,加官晋级,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了。

还有的“公仆”们,几乎没有任何“官德”可言,假公济私,贪赃枉法,前“腐”后继。有的地方“买官卖官”之风盛行,投机钻营之辈每每得势,真正清正廉洁、勤政为民的人却得不到重用,诚所谓“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由此带来的,是一股颓靡败坏的恶劣政风。什么送往迎来、拍马逢迎,什么劳民伤财的假政绩,什么形式主义的假、大、空,什么吃喝享乐腐化堕落,甚至以权谋私违法犯罪,种种腐恶政风盛行。由此带来的,是干部与群众的离心离德,是经济发展的停滞,是党的执政地位受到极大威胁。吉林省原白山市政协副主席、白山市委统战部部长李铁成,在担任靖宇县主要领导期间,大肆受贿“卖官”,利用对干部的任命、提拔、推荐、调整等职务便利,分别收取100余人的款物折合人民币14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最近几年,贵州高官倒下不少,贵州省政府主管工业的第四把手、原副省长刘长贵已被查处;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被司法机关逮捕;新闻出版局原局长姚康乐和地税局原局长罗发玉也先后因涉嫌受贿和滥用职权在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贵州省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方仁,在任职期间,先后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161万元,美元199万元,被当地百姓誉为“贪官总司令”。“受若直,怠若事,又盗若货器”——柳宗元所指斥的,正是“刘方仁”之流的“盗民之贼”。

“势不同而理同,如吾民何(24)?有达于理者(25),得不恐而畏乎!”但“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如果官吏们以为自己有权有势,可以为所欲为,老百姓无可奈何,但物极必反,总有一天会受到老百姓的唾弃,揭竿而起,被打倒和推翻,这样一种结局,难道不令有识之士们,害怕和畏惧吗?

文章的第三段,称赞薛存义是个能尽吏职的清官,再次阐明自己的“为政理想”。 “蚤作而夜思,勤力而劳心,讼者平,赋者均,老弱无怀诈暴憎” ——薛存义在任期间能自觉地为“民之役”,克尽职守,忙于公务,昼夜辛劳,费尽心力,使各种纠纷得以平息、解决,使各种税赋能够合理分担,连老人、弱者都没有对他心怀怨恨与不满。“其为不虚取直也的矣,其知恐而畏也审矣。” ——他的行为确实没有白拿百姓的俸禄,他的确懂得为官必须替百姓办事的道理。

“吾贱且辱,不得与考绩幽明之说;于其往也,故赏以酒肉,而重之以辞。” 柳宗元原来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朝官,被贬谪到偏远的永州之后,自觉身份卑贱,没有资格参与官吏政绩的考查;由于薛存义要离开了,因此为他饯行,并且写下这篇推崇他的序言。末尾的“赏以酒肉”,照应开头,不仅说明了饯行与赠言的原因,而且委婉地表述了自己更深层次的想法,假如能够重返京城为官,尽情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一定会代表老百姓的意愿,“黜罚”役民害民的贪官,“奖赏、提拔”  为“民之役”的清官。

时间虽然一晃过了一千多年,但封建时代柳宗元所倡言的“民役”思想,却在无产阶级革命领袖毛泽东 那里得到了传承和发展。他公开提出“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都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都是为人民服务的。” 我们党的全部力量源泉来自人民群众,党的全部工作是服务人民群众,党的最大危险是脱离人民群众。邓小平理论中的“三个有利于”和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几乎是一脉相承,都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更是自觉奉行“亲民、爱民”的政策,从2003年春的防“非典”战役,到2004年的“一号文件”,将“三农”问题作为党中央工作的重中之重,一步一个脚印,务实求实,可以说,同样是“民役”思想在21世纪的新体现。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有过许许多多的“民役”之官,如焦裕禄、孔繁森、郑培民等等,都是他们之中的杰出代表。

柳宗元在柳州任刺史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四年,而且“十年践踏久已劳”的身体,又患了“奇疮钉骨状如箭”和“支心搅腹戟与刀”的重病,甚至还出现过“鬼手脱命争纤毫”的危险症状,但柳宗元仍然强扶着病体,努力施行“仁政”,解放奴婢,挖井开荒,种柑植柳,发展生产,兴办文教,传播儒学,移风易俗,使柳州的经济、文化事业出现了新的气象。尽管他事业未竟便英年早逝,却成了当地百姓世世代代追思不已的“仁者”。以自己的言语和行动,实现了“立仁义,裨教化……唯以中正信义为志,以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为务”的崇高诺言,“真正做到了其为不虚取直也的矣”。

俗话说:“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像 薛存义、柳宗元这样自觉为“民之役”的官吏,不管时间过去多久,都必定会流芳百世,为当地的老百姓所永远怀念;而“刘方仁”之流的“盗民之贼”,也必定会遗臭万年。

参考文献:

1、  金涛《柳宗元诗文赏析集》巴蜀书社出版19893

2、    顾易生、胡士明《柳宗元及其作品选》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1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