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骆正军文集
信息搜索
柳州峒氓⑴⑵
 
骆正军文集  加入时间:2018/7/6 12:09:00  admin  点击:262

 柳州峒氓⑴⑵

 

 

 

城南下接通津⑶,

异服殊音不可亲⑷。

青箬裹盐归峒客⑸,

绿荷包饭趁虚人⑹

鹅毛御腊缝山罽

鸡骨占年拜水神

愁向公庭问重译⑼,

欲投章甫作文身⑽。

 

注释:

峒氓:住在山区的少数民族。峒(dong),山洞。氓(mang),民。

⑵这篇课文是《》中的篇目,主编,出版社年月出版,教材。

城:即州城,指柳州州府所在地四通八达的马通津渡口。

⑷异服:奇异的服装;殊音:特殊的口音。

⑸箬:竹叶,俗称粽巴叶,可用来包裹物品。

⑹趁虚:赶集;虚,同墟,集市。

御腊:腊月非常寒冷,防寒称防腊;罽(ji):毛织品,这里指用鹅毛缝制的衣被。

鸡骨占年:用鸡骨来占卜年景的丰歉吉凶;拜水神:向水神祭拜来祈求免除旱涝灾害。

公庭:官府;重译:辗转翻译。

⑽章甫:古代士大夫所穿着的服饰;文身:在皮肤上刺花纹,这是当地少数民族的一种风俗。

译文:

城南面不远的柳江边有一个四通八达的渡口,有很多服装和口音都不相同的人们来往不停。那些住在山区的少数民族百姓,有的用青色的粽叶裹着盐巴回家,有的用绿色的荷叶包着饭团前来赶集。他们用鹅毛缝制御寒的衣被,用鸡骨来占卜年景的好坏,并向水神祭拜来祈求旱涝保收。在公庭上处理当地百姓们的各种事务,要经过再三的询问与翻译,自己宁愿脱下做官的服饰跟他们一样在皮肤上刺上花纹。

 

评析:      入乡随俗民可亲

《柳州峒氓》是柳宗元精心描述当地少数民族生活习俗的一首诗。这首诗虽然只有短短的8句,但观察细微,感触深刻,笔致鲜活,读来宛如一幅立体的民俗风情画。

诗的第一、二句,交代了地点和人物。城南渡口,行人络绎不绝,而且他们都穿着奇异的服装,操着特殊的口音。这眼前的一切,都令在中原汉土长大的作者感到有些陌生。

       诗的第三、四句描写山民们的行为举止。“用青色的粽叶裹着盐巴回家,用绿色的荷叶包着饭团前来赶集”——这种情况不仅是柳州山区少数民族常见的生活方式,而且在我们永州山区的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时至今日也还司空见惯。“趁虚”又叫“赶墟”,或者叫“赶闹子”,跟我们永州山区的土话,也非常贴近。

        第五、六句叙述当地少数民族的风俗。“用鹅毛缝制御寒的衣被,用鸡骨来占卜年景的好坏,并向水神祭拜来祈求没有水旱灾害”——既真实生动地展示了柳州山民的生活习俗,又披露出他们文化的落后与生活的艰难贫困。

结尾两句,描述自己与当地人的交往方式和心态。因为语言不通,所以在跟当地人打交道的时候,必须请人再三翻译,才能完成相互之间的交流。对此,他感到有些发愁。柳宗元觉得:要想彻底改变这种“不可亲”的困境,缩小自己同当地老百姓之间的差距,只有脱下身上的官服,跟他们一样同吃同住,甚至也在自己身上刺些花纹,才能最终打成一片。

对诗中“不可亲”三字的理解,尚永亮在他的《柳宗元诗文选评》一书中1认为:柳宗元由于看不惯其(柳州山区少数民族)穿着打扮,听不懂其语言,所以感到“不可亲”;并且“连写四事,皆当地风俗之怪异者,其意在于进一步坐实首联的‘不可亲’三字。” 尚永亮还认为:柳宗元“因语言不通……时间久了,就会因繁琐而生厌,所以他用一个‘愁’字来概括……‘异服殊音’既‘ 不可亲’,又令人生‘愁’,作者自然不愿再呆下去,然而,不愿呆却非呆不可,想离去又离去不成,万般无奈之际,只好以退为进,干脆脱下官服,也像当地人在身上刺些花纹、终老于斯算了。”

 我觉得:尚先生的分析,似乎对柳宗元这首诗的原意有些误解。柳宗元诗中的“不可亲”,只不过是一种表面现象,其实是在为后面的“可亲”作铺垫。诗的字里行间,处处流露出他对山民艰苦生活的同情,以及对他们那种无知陋习的忧虑。“爱之深,而痛之切。”柳宗元并不完全赞同山民们的生活习俗,他是想通过跟当地人完全打成一片,以自己的言行来改变这些不合理的现状。柳宗元在任柳州期间,为了解民悬,排民忧,造福于百姓,他积极倡导移风易俗,清除陋习,以改变当地百姓愚昧落后的观念;改革弊政,解放奴婢(此举比美国的南北战争,解放黑奴,早了一千多年);兴修寺庙,兴办教育,以利于传播儒家学说;并带头栽柑种柳,开荒植竹,打井修路,以发展生产,从而使柳州的经济、文化,都有了新的发展。因此,尽管他任职只有短暂的四年时间,便令人痛惜地英年早逝,却给柳州的百姓留下了“鞠躬尽瘁、勤政为民”的许多烩炙人口的佳话,也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一份格外珍贵的政治思想和文化遗产。 

    由此可见,柳宗元诗中的“不可亲”,完全可以理解为“入乡随俗民可亲”。

参考文献:

1)尚永亮《柳宗元诗文选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