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柳宗元研究柳学动态郭新庆:《柳宗元评传》
信息搜索
公众人物不能占据大众讲坛乱发声
 
郭新庆:《柳宗元评传》  加入时间:2018/7/5 18:33:00  admin  点击:598

 公众人物不能占据大众讲坛乱发声

 

 

郭新庆

 

现今社会乱象,学术界频出。前几天网传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在“未来论坛”年会的发言,说他的认识再度崩塌了,世界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在施一公眼里,人只是由一堆原子构成的生物。他用量子纠缠来说事,说灵魂可以存在,第六感观和特异功能可以存在,鬼神也可以存在。这些我们好像经常在中西方一些骗术里听到。科学研究无可厚非,可这好像超出了科研的范畴。用没有科研实证的虚幻假设说事,这有悖于科学家良心,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它对年轻人是极其有害的。我们暂且不说这是对马克思唯物论史观的颠覆,也是对中国几千年历史的颠覆。自殷商以来,历代统治者都是用这些鬼怪神灵来欺骗人。天命论是皇权固统的工具。唐代著名的思想家柳宗元对这些鬼把戏都有尖锐的揭露和批判。宋人石介有《辨惑》篇说:“吾谓天地间必然无者有三:无神仙,无黄金术,无佛。然此三者,举世人皆惑之,以为必有,故甘心乐死而求之。”秦始皇为求神仙“远游死”,汉武帝为求黄金“铸黄金不成”,梁武帝为求佛“饥饿死。”“推是而言,吾知必无神仙也,必无佛也,必无黄金术也。”可此惑千载不息,至今还在迷惑人。施一公说:“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看到的世界,仅仅是整个世界的5%。这和1000年前人类不知道有空气,不知道有电场、磁场,不认识元素,以为天圆地方相比,我们的未知世界还要多的多,多到难以想象。”可为什么一千多年前的人看清楚的事,今人却糊涂了;科技发展了,施一公却崩塌了。

网上和一些所谓的学术讨论会经常会传出一些爆人眼球,雷人神经的东西,如果是青年人说说,人们大都不会在意,可一些挂着“博导”、“教授”的人来炒作,就让人有点不知所云了。前两年山东大学一位博导在香港凤凰网发文,说传统的五种社会形态:即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是欧州人的说法,不适用中国社会。他用“王权”和“皇权”区隔中国的历史。说“中华帝国两千年,主要的社会斗争并不是什么阶级斗争,而是各大家族之间的斗争。”并四处串联,用官场上的一套来推行自己的影响。

稍微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人类原始部落社会,是从生产力发展和私有制出现后,才向阶级社会过渡的。这是不争的事实。说中国数千年历史不是阶级斗争,而是帝王私家内斗。这好像是我们多年前就听说过的帝王将相史观的翻版。这位老师说,董仲舒确立的“儒学”,一直影响中国历史,经过近代“洋务儒学、维新儒学、20世纪的现代新儒学,一直到今天21世纪的大陆新儒学”。这从根本上颠覆了人们对中国历史和中华传统文化的认知。好像儒学可以是随手拿来到处套用的东西,让人有点作“学术游戏”的感觉。这与古为今用的观点截然不是一回事。儒释道是中国三大传统文化,难到它们已改变了性质和作用,替代了我们现代社会的主流意识和思想了吗?有些说法,表面上看来很雷人,实际上经不起推敲,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现今面世的古籍,绝大多数都是校注本,很少见今人解读的作品。我们提倡国学,而对国学的内涵和内容至今也没有一些明确的界定和说法。就像对儒学,到现在也没能讲明白。究古为了鉴今,要古为今用。对古人和古文化的研究,不应束之高阁,或成为一些人争名逐利的东西。当今提倡国学和传统文化,一个重要的工作是要认真做好古文化的解读工作,要让古书活起来,要让更多人接受它和喜欢它。古籍的研究也应该与时俱进,要适应新时代和新社会的发展和变化。否则只是一句空话和口号。国家应该重视国学的研究和解读,以习近平总书记二十一世纪的大视角观,做好这些工作。应该在党内和青少年中理直气壮、大张旗鼓地讲唯物论和理想观。

一千多年前,柳宗元就反对剽窃,反对随意立言和标新立异。今天我们不能再让那些看书只读些皮毛,连古人的原著都没看过,也看不懂的人,为套取名利,到处胡说八道。顺便说二件事:一是副省级宣传主管干部,说到柳宗元时不知道为何人,这多少有些可笑。有一党报曾整版刊发套红广告,组织人去寺庙作佛事礼佛。凡此种种,我认为应该引其警觉,不然会造成社会更大的伤害,以至危及下一代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