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柳宗元研究柳学动态郭新庆:《柳宗元评传》
信息搜索
读柳文《复吴子松说》
 
郭新庆:《柳宗元评传》  加入时间:2018/1/31 16:12:00  admin  点击:633

 读柳文《复吴子松说》

——小文章 大洞天

 

郭新庆

 

 

《柳集》有一篇《复吴子松说》,是柳宗元回复吴武陵谈论松树的事。这是一篇不起眼的小文章,千百年来似乎从未经人读破,致使今人想解读它,竟找不到前人留下的只言片语可以借助。章士钊史眼很毒,他一语破的,说此一小品文,为《柳集》中说理最精之作,是子厚笃信庄子自然之说的明证。正所谓微言大义,小文章藏寓大洞天。短短三百余字,好像在回放一千多年前古人在谈天说地、议辩自然人生的情景。吴武陵为人奇气,读书多,察物锐,能为俊辩。一日,他以松树外皮的纹理向柳宗元发问,他说这些诡怪又有条不紊的树纹,与人的贤肖、寿命的短长、人生的贵贱相比,是偶然得之吗?还是造物者特意制造安排的?这激起柳宗元的兴致,他用《天说》的自然唯物史观,毅然为之作答说:凡物都是自然形成的,没有什么外力特意安排的,假如说有,凡主张这样看法的人都是荒谬的,而成于自然者无不善。不论是树的诡怪纹理,还是人的贤肖,寿夭(长短)贵贱,以及云风、草木、人禽,无不都是依托大自然而生成和流动的。然有可恨者,人或权(衡量)褒贬黜陟(chù zhì指官吏降免或升迁),不解忽升忽降,一升而蒙瞀(mào愚昧无知)僻邪者偕来,一降清明沖淳(淡泊,淳厚)者尽去。与之相反,柳宗元从不相信那些“蒙瞀僻邪”的东西,既使在极端困苦的时候他也始终坚守“清明沖淳”的情操。柳宗元顺从自然,信奉大中之道,到死也没放弃自己的人生追求。柳宗元赞美吴武陵是千百年来罕见的一二者,乍闻不解,可转而思之,中唐时,佛道盛行,阴阳五行、鬼神迷信交织,能如《天说》思想者,世有几人。章士钊《柳文指要》说:此文由树纹推论到天子求士黜陟升降而不得其道者,是吴武陵感伤柳宗元长年遭贬,要为他诉说申理有关,这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