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瑶文化与女书文化研究杨仁里研究论文
信息搜索
五帝时期没有盘王
 
杨仁里研究论文  加入时间:2017/12/22 22:56:00  admin  点击:675

  尊敬的瑶学专家/教授:您好!最初获悉在贵州召开首届世界瑶文化交流大会时,没有打算写这个论题。翻阅百色会议文集时,想到国外尤绵(过山瑶)与会,于是改写盘王论题,因赶在截稿前发出,时间紧迫,难免粗糙。大会主办方已将其收入论文集(见120页)。期间,国内外多位尤绵朋友找我,赞曰“芒弄”(蛮好)。因为粗糙,我只表示“歉意”。会前已报给了瑶学会总部。今在语法、用词等方面又再斟酌。对莫先生的大作,早在江华会议用餐时我曾与之有过交流,先生欣然叫我指出。为了维护盘王的尊严,给历史和尤绵瑶胞以公道,特撰写本文,敬请雅正。谢谢!           杨仁里于201711月荔波会后

五帝时期没有盘王

              ——与莫金山先生《瑶族走进中原的年代……》商榷

  杨仁里  湖南江永县  邮政编码425400

内容提要:本文对莫金山先生近作《盘瓠的历史贡献及“盘瓠精神”》《瑶族走进中原的年代、分布与撤离的原因》两篇论文,认为不符合人类社会阶段性发展的基本规律,特提出商榷。诸如:民族的产生、“盘瓠”出生、“盘瓠”称谓、“盘瓠”三位夫人、“盘瓠”背叛、颠覆民间传说等,理性地谈些浅识。

中 心 词:离奇“盘瓠”   建功封爵18   叛投生崖65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三皇五帝”和“夏商周”,资料严重缺失,先人的历史面目十分模糊。“国家断代工程”认定:夏从公元前2070年起,武王伐纣为公元前1046年。文字纪年仍始于西周共和元年(前841年)。夏至今,约4100年,上溯到“五帝”再加400年,距今共约4500年。“三皇五帝”是中华民族共同的祖先,“三皇”的时间推算,有俗语说:“天皇地皇人皇氏,名曰三皇居上世”。“上世”是什么情形,不得而知。历史上的盘王,无论怎么比较都不是大人物,其后裔主要是尤绵,人口至今约200万。盘王是怎样发迹的,其生活的原型是在历史的哪个阶段,都要作出合理的解释,方能顺服民族心理。

莫先生认同盘王=盘瓠=盘护,笔者只认同盘护才是盘护王、盘王。

农历乙未年冬(201516年初),先后在江华、百色召开过两次瑶学研讨会。在江华会上首次听到莫金山先生对盘瓠生平别具一格的演讲。莫先生的两篇论文分别载于江华《第十三届瑶学研讨会论文汇编》38页和广西瑶学会《瑶学研究》第1012页。“盘瓠”(同江华论文辑31页称“盘护”)幼孤奇遇、命名盘瓠、少年投军、立功封爵、婚娶丧葬、在沙场中多次背弃等,吾称之“新盘瓠论”。笔者对莫先生引录的典据,多作过比对和考证。为响应“百家争呜”号召,共推学术进步,力求真知灼见,特以陋文献给瑶学界同仁,敬请赐教。

一、“新盘瓠论”难以置信

莫先生说:盘瓠出生在高辛帝时期山东泰山、公元前2391年。“盘瓠”呱呱落地就被父母抛弃,高辛帝捡回抚养成人,“15岁参加涿鹿之战,杀蚩尤立功,拜官受爵(18年),结婚生子。”后经信阳之战失利背叛了高辛帝,投降于共工氏和苗族,经丹水战役,损兵折将。最后仅剩1000户,男女大小三千七百五十四号人,又背离了苗和共工氏,建立了“盘瓠国”;12年后,98岁的“盘瓠”上山打猎身亡。这一简述,把“盘瓠”生崖分为两段:前34年依附高辛帝,后64年投机钻营多次叛投。

高辛帝拾得弃婴于“泰山脚下”,此地疑非“九黎”之地。弃婴的襁褓里,作者没有提及任何标记。那时没有文字,也没有“种族”的概念。孤儿一直在帝宫中随养母生活,长达15年。五帝时期正是奴隶社会初期,也是父系社会形成的时期,人群由小部落向大部落和部落联盟过渡,形成了以地缘关系为纽带的部落时代。帝王是最大的部落集团首领,幅员之广有“九州”之称。史学界认同瑶族初祖是蚩尤。“瑶”的称谓,就有“尤”的底音,全称则是在盘护为平王建功之后,《评王券牒》言其先祖为朝廷立功,免除徭役,始有“莫徭”。民族的“同源异流”之说,是指同源的“民族分化”。舜战败三苗,《尚书舜典》说“窜三苗于三危”。至大禹治水,清除三苗九黎的战争还在继续,“莫徭”尚未出现,苗瑶“分化”时机尚不成熟。民族形成的重要条件也许与战争有关,但苗瑶当时是怎样在一起抵抗高辛帝的?史料无详载。“盘瓠”15岁当兵,上了战场就杀死蚩尤,立下头功。这个娃娃兵也太神奇了!一个乳齿未干的小儿,有何能奈功盖三军?久战沙场的部落领袖反而命丧其手!还说是“瑶族打瑶族首领”!何以证明弃婴“盘瓠”就是瑶族?杀死苗瑶共同祖先的凶手,还能与三苗、共工氏为伍吗?杀了蚩尤,在当时应是惊天“大事件”,高辛帝给年幼的“盘瓠”封官晋爵,已是器重了,老成以后还会有更大的封赏,如管天、管地、管神灵之类的官职。而这位“少年英雄”不知感恩厚报,在高辛帝旗下只干了18年,就对高辛帝不满了。于是从阳奉阴违开始,进而有多次背叛。莫先生文中对“盘瓠”的行为不仅是同情,更是大加赞赏。对其阴暗的内心活动,在没有任何史料支撑的情况下,描述得细致入微,以图感化读者。笔者曾思考过:对距今4300年前的人如此了解,即便是史家了解五帝和“三代”帝王也不能及,先生是奇人呼?盘瑶始祖盘王,难道真是这副模样?实令吾难以置信。自有瑶学会以来,此论确属首次面世,笔者称之为“新盘瓠论”。在此冒昧地提出质疑。

二、“盘瓠”称谓是水中月

给主人公取名“盘瓠”依何为据?《瑶学研究》1016页莫先生文说:“汉代《易林》记:白龙黑虎,起伏俱怒,期(其)战盘空,蚩尤败走,死于鱼首。”接着又说:“这个盘空就是盘瓠的异写”。“盘瓠”二字因此在文中出现。

依诗句逻辑推想,“盘空”应当是地名。白龙黑虎相斗,他(其,期)的战场是在阪泉,“盘”与“阪”同音,盘是误写。“空”是空间,意在阪泉有两军撕杀的空旷之地。《易林》是占卜书,记写小辈“盘瓠”,没有任何意义。我曾于早年读过《钱钟书论〈易林〉》。钱先生说,《易林》是西汉中、后期出现的一部以“易”之 64卦而后演绎的占卜书。《易林》文辞优美且意味深长。钱先生在书中说:“期战盘空”就是他们“战于阪兆”。其,指他们。钱先生的明示,与笔者的理解不谋而合。

余又查阅《易林》。《易林》本是卦辞,有4096首四言诗。《易林》作者,有名有姓的都在4位以上。如焦延寿,西汉昭、宣、元、成帝时人;崔篆,王莽时人;许峻,东汉后期人;还有东汉以后……后人勇跃争辩谁是《易林》作者,说明该书有特殊意义。余阅读焦氏《易林》,实感文字古奥,用典频繁,诗意虽浓,却多有重复。在同一书内,一首诗有数次重复。如,与莫先生引文相同的诗句还有:“白龙黑虎,起伏暴怒。战于阪泉,蚩尤败走。居止不殆,居安其所。(同仁之比,益比之)。离抱传言,聋跛摧筋。破贼无灾,不安其所……”继续往下阅读还见:“白龙黑虎,起伏俱怒。战于阪泉,死于鲁首。(蒙之坎,益之比同。)小畜载石山上,步跌不前,显眉之状,不得所欢……”下文可能还有重复的诗句。后两首均是“战于阪泉”。可见,“阪泉”有不同的方言称谓。前后作平行对照,诗集本身已经将“盘空”自行注释了。可见“盘空”应是误记。

依莫先生说:“盘瓠生于公元前2391年”。而崔氏《焦林》作于西汉,约于公元前60年前后;应劭作《风俗通》,死于公元196年,始有“盘瓠”之名,属东汉中后期。为何把诗集《焦林》和神话《风俗通》逆向前推2300年与“弃婴”勾连起来取名?“盘瓠”与后二者风马牛不相及。它的勾连符合《逻辑学》中的哪一条定律?蚩尤战死于“盘瓠”刀下,史料中有哪一条作了记载?

钱先生是当代的“文化昆仑”,他对《易林》诗评价极高,在诸多方面有独到的见解。对“白龙黑虎,起伏俱怒”用了大量的南方民俗,如“龙虎斗”之类,还引韩愈、苏轼有关“起伏俱怒”的诗,道教《悟真篇》中的“七言绝句”等来解读。“期战盘空”,钱先生释为“战于阪兆”,“阪兆”与“阪泉”抑或是一地二名。本来嘛,白龙、黑虎双方对决,打得如乌云翻滚,怒气冲天。在哪儿决战呢?“期(其)战盘空”,或曰“战于阪兆”。钱先生幼承家学,于经史子集无所不精。后攻西学,遂能博古通今,融贯中西。他曾游学于牛津大学、获副博士学位,抗战军兴,毅然回国,被破格提为教授,执教于清华大学,潜心于教学和著述,至今60余年。这样一位国际大师级学者,我是坚信不疑的。

三、“盘瓠”3位夫人均名花有主

莫先生文说:“盘瓠3位夫人”先后死于官任上的异乡。依先生文章提示查黄钰《集编》第47篇《圣牒榜文》(原件系来宾雷山村赵飞龙藏本)记“李大护出生在西京道,同盘三女结婚,生下六男六女,开宝元年(986年)八月十五日,重新给出牒文。”“李瑶(李大护后裔)克杨县人氏”,因战功封了官,“大夫人萧氏任德庆州刺史”,死在信阳;“夫人王氏补充作内金舍(夫)人”,任魏国公,贞观二年任都尉上将军,死在皮州;“大夫人黄氏,又名房文正”,任尚书定国公,死葬在皮州(317页)。三位都是李瑶的夫人。《圣牒榜文》记载:李大护是盘古瑶盘王后裔,“李瑶”是盘王子孙李大护的后裔。“李瑶有功”,到他的下一代已“近二十姓瑶民子孙”。这三位夫人压根儿与“盘瓠“没有瓜葛。莫先生把《圣牒榜文》上下文截断,把李瑶3位死去的夫人移位给“盘瓠”为妻妾,其实是让公元前2300年的人起死回生拉到隋唐时期来与李瑶夫人成婚。除非有魔方,否则不能把跨越上下3000年、南北4000千里的他(她们)拉到一起。如果让李瑶支系的后裔、保存这两篇《圣牒榜文》的瑶民兄弟知道此事,他们又有何反映?被引证过的《评皇券牒集编》第45篇(原件由宜山石别瑶山提供)说的也是李大护这一支,其叙述文字亦大体雷同。黄钰编《评皇券牒集编》古本型57编中,从第44篇至54篇,有少数篇记有“龙犬咬死紫王”(紫王即高王)的事件,多篇是记述隋唐时期瑶族分支的活动情形。李大护是盘王后裔的重要一支,“李大护”就是这个分支的瑶王。李瑶是李大护的继承人,也是瑶王。他们的活动范围,有的已指明是在江华、贺州一带。笔者认为这一组《评王券牒》应列为“亚古本型”,或“亚正本型”。因为它的篇幅都较长,不能叫“简本型”,也不便称“编修型”。莫先生选的“3位夫人”正是在其中的一篇。

四、“盘瓠”是一只变色龙

关于“盘瓠”的族属问题。“盘瓠”本无名,帝喾收养了他也没有取名。他在帝王宫生活了15年。投军,杀敌,封官“位极人臣”18年(29页)。以上共有33年,加上弃婴和打仗的时间,约计34年。在帝宫生活,5岁起形成性格,915岁初始形成人生观,16岁做了大官18年,打上了奴隶生阶级的烙印。“盘瓠”的语言无疑与帝喾高辛家族相同;服饰及生活习惯也与帝喾家族的传统没有两样;没有书斋,所受教育皆系帝喾文化的陶冶。更重要是在“共同地域”,它是形成共同意识形态的基础。当时还没有听说有瑶族,“三苗”“九黎”也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苗、黎、俚、厘族。“盘瓠”在帝喾家族内生活、包括封爵在内的34年,他算哪个“族属”?可不可以定论“盘瓠”是“帝喾集团”的一员,是黄帝集团延续的一部分。“盘瓠”以后变节了,莫先生付予同情心,论文中说:“盘瓠虽然英勇奋斗,战死了3位夫人。无奈兵少将寡,距离又远,援兵不能及时赶到盘瓠抵抗无望,最后投降归顺苗族和共工部落。”(28页)又说他是“为了保存实力”,才不得已叛投。笔者认为,“盘瓠”因过惯了安逸生活,不愿再撕杀于战场。这种行为是不可以原谅、称道和辩护的。历史上的蚩尤、项羽以及抗击外侮的文天祥等,才是真正的英雄,“盘瓠”就是一只变色龙!因为军队需要供养,“盘瓠”选择暗投明不投的投机行为,以此降低牺牲的概率。投敌背叛,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是遭天遣之罪。再说中华民族的祖先黄帝集团延续至舜帝,始有“夏”;历1800年以后才有“汉”。华夏的“夏”,汉族的“汉”,五帝时还没有诞生。我只能说,“盘瓠”只有归属于黄帝集团,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如果五帝时期真有其人,他就是中华历史上叛国投敌第一人。

多位友人询问“叛徒”作何解释。这是担心笔者对“叛徒盘瓠”定性不准。这种在政治夹缝的黑暗中偷生的人,多出现在社会动乱和国家转型年代,先视其“立足点”在哪一方。现代史上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立足点站在人民大众和共产党一方,汉奸、叛徒、内奸的界线就十分明确,不须问在朝还是在野。问题是4300年前能有“叛徒”吗?回答是肯定的。黄帝入主中原时,也经历过艰难险阻和流血战争。“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仁义,不能禁符,制服蚩尤,以制四方。”《黄帝玄女战法》云:“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黄帝归于太山,三日三夜,雾冥。有一妇人,人首鸟形,黄帝稽首拜伏不敢起,妇人曰:吾玄女也。子欲何问?黄帝曰:小子欲万战胜。遂得战法焉。”《龙鱼河图》记载黄帝得玄女兵信神符而擒杀蚩尤之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殄服。”看来“擒杀蚩尤”是黄帝的功劳。黄帝最终入主了中原,继而有“五帝”。黄帝系是“胜者王侯”的集团,也是我们研究古代史的基本立足点。蚩尤武功再高,贡献再大,也要放在“寇”的位置,后人指责蚩尤“诛杀无道,不仁不慈”即是一证。这一时期,如前所述,是中华历史文明发展的重要推进时期,“盘瓠”一个来历不明的弃婴,收留到帝喾王室抚养长大,投入战争就“杀死蚩尤”,受到帝喾的赐官封爵长达18年。尔后,背叛帝喾,先是暗地里吃里趴外,后才公开背叛,莫先生还赞扬他“为保存自己”、是“英明果断”。虽然五帝时期的故事有多种说法,但认定“盘瓠”是叛徒并非悖论。再说把“盘瓠”加在瑶族头上,既不符合民族划分的理论依据,也不适宜其时的社会形态。“盘瓠”为谁打仗、为谁做官,他的阶级、政治及其衣食来源取之于谁,阅读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便知。再论蚩尤,他是南方蛮夷人中最强大的一支,他争夺天下也无可厚非。战争本身也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动力。历史上的战争,虽然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但哪一次不是为了争夺生存地盘而战,而且都是真实残酷的血拼。“盘瓠”就不同了。就事论事地说,他当时所处的政治环境,应当是优选的、百里挑一的统治阶级上层。他不仅不珍惜,反而贪生怕死,朝三暮四,甘作墙头草。说他是中国历史上叛国投敌第一人没有错。他投了三苗和共工氏,还不是最后的终结。最后他又背离了三苗和共工氏,建立1000户的“盘瓠国”,隐射远古时期有一个“千家峒”独立王国。纵观“盘瓠”一生,能让读者认识莫先生笔下的“盘瓠”是怎样一个人物吗?

 我们又站在高辛帝的角度想一想:“盘瓠”婴儿时,高辛帝如果知道他是蚩尤部落的弃婴,早会将其扔掉。即使留养,也是奴隶、当炮灰的命,能给他建功封爵的机会吗?作为“盘瓠”自己,他压根儿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种子,莫先生给了他许多美境、美词、美意,是出于感情所系?“内讧倒戈”不成,还不知又有什么小动作呢!置得庆幸的是,“盘瓠”命运最终不济,皇天没有让小人得志矣!

莫先生文所引用的资料很多,每读时须一一比较、查验,方可辨识。想必多数人是读不下去的。两篇计2万余字,读完须有耐心。诸君找来莫先生原著读下去吧!您可以知道,我不会说假话。

五、“新盘瓠论”是对民间传说的全盘颠覆

莫先生的“新盘瓠论”开宗明义就说:“盘瓠对瑶族文化建树多多。他是民族的祖先,是盘瓠王国的创造者。在他的手上,瑶族诞生了。”以下的长篇论述,完全颠覆了学术界普遍认定瑶族始祖要追溯到三苗九黎首领——蚩尤一说。同时也颠覆了民间传说中的盘王是具有忠于平王,智勇双全、不贪功劳、不图名利的高尚品德。莫先生文中的“盘瓠”,是孤儿,从小由帝喾高辛氏王室抚养,15岁投军。盘瓠第一次负戈参战是跟随帝喾大军攻打蚩尤,最终杀了蚩尤赢得了胜利。因功封了爵位18年。“盘瓠”即便是蚩尤的后代,也已经表明彻底与蚩尤集团势不两立。然而,却在信阳之战中,背叛了帝喾集团而投降归顺了三和共工氏,即投降了蚩尤残部。最初是吃里扒外,暗投明不投,在丹水之战中,悄悄依从共工和三苗与尧舜对决。尧舜一直没有发现“盘瓠”的投机和惜命行为,命令“盘瓠”带兵攻打三苗。“盘瓠”因不忍心向苗开战,选择了逃避。战争持续着。莫先生文中说:在后来的“一次战争,盘瓠(因尧舜命令其抵抗三苗共工)无望,在苗瑶一家亲的拉拢下,完全背叛了颛顼帝窖,投降归顺苗族和共工部落。”与帝喾之间的养父养子关系和君臣关系就完全脱离了。后来的战斗中,每次盘护都是投机保命、贪生怕死、逃避锋芒、临阵倒戈的人。最后又背叛了共工和苗,建立独立王国。他的品德,不如一般士兵,士兵能听从指挥拼命杀敌;更不如义士,义士认准了的目标,就勇于为之奋斗终身,视死如归。我们的国歌就是《义勇军进行曲》,义是知道为谁战争,勇是敢于流血献身。没有义,也谈不上忠、仁、孝。民间传说中的盘王,就是勤劳、忠厚、英勇、睿智、舍身为国、淡泊名利、爱憎分明、勇于担当,生为平王人、死后是护瑶鬼雄,深受瑶胞敬爱的祖先。盘王形象高大饱满。民间传说盘王,只参加过一次战役,灭了高王,为平王建功后,就被送到会稽山隐姓埋名了。莫先生笔下的“盘瓠”有过三次大战役、小战役更多的经历。民间传说中的盘王,老来子孙满堂,他上山狩猎只因平王将大驾光临,想亲自上山猎获一头生猛野兽,热情招待平王,这是表达衷心的举动。而莫先生笔下的“盘瓠”则是一副凄凉景象。“盘瓠”(在江华辑中的引文是“盘护”)的一生尽是投机钻营行为,看不出半点英雄本色。民间的盘王形象在莫先生笔下荡然无存。

六、再向“三皇”拷问“盘瓠”

五帝时期没有“盘瓠”,再上推至远古时期又将如何?传说盘古的父亲叫偏古或丙古,丙古的父亲叫亘古,再远就是新、旧石器时代、山顶洞人了。远古神话中,有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华胥生男为伏羲,生女为女娲”等许多不同版本记载。如果说华胥是伏羲和女娲的母亲,想必他就是盘古,而盘古是盘王的异名,盘王生下伏羲和女娲,这样推演,盘王就成了伏羲神农炎帝的太上皇了,能成立吗?何光岳著《南蛮源流史》144页“结语”中说:“根椐多方资料证明,可以认为,葫芦是新石器时代,甚至更早,是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东西,没有什么作物像它这样具有多种用途。正因为瓠瓜生在吴地,今安徽六安及泗县一带,这就很容易便人联想起这个南方的部落是以瓠即葫芦为图腾的,它们就是葫芦的最早培育者。这个神话,在三国徐整的《三五历纪》中稍有变化,盘瓠变成了开天辟地的盘古氏,从一个部落的始祖升格为全人类(至少是整个汉族)的祖宗。” 何光岳先生是湖南第一位私人藏书家、国际炎黄文化大师、中华12000姓氏研究大师。他站在历史长河的高度,既然找不到“盘瓠”的称谓,也不需再与《后汉书》论高下,肯定黄帝族系里有白犬、犬戎、畎夷都是人,也就罢了。                                            2017-11-30

 

作者介绍:

杨仁里 瑶族,湖南江永县人,1984年起任江永县民委主任,直至退休。广西瑶学会原理事,瑶学会专家组成员。现湖南科技学院地方文化特聘研究员,金秀大瑶山尤绵文化促进会顾问。出版专著《都庞撷英》《永明文化探奇》《为盘护正名》等7部。在报刊、学报、文集发表学术论文、诗歌、散文300余篇。

研究方向:瑶族历史文化和民俗。

通讯地址:湖南省江永县潇浦镇千家峒路34202     邮政编码:425400

电子邮箱:18974602481@126.com

 

参考资料:

1、 黄钰辑注《评皇券牒集编》[M]1990.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

2、《钱钟书论〈易林〉》[M]1993.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

3、何光岳《南蛮源流史》[M]1988.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

4、《第十三届瑶学研究论文集·江华》[M],第38页,湖南江华。

5、《瑶学研究·百色》10[C]2016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