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胡楚鵾文集
信息搜索
从“树德山庄”匾额说起
 
胡楚鵾文集  加入时间:2017/3/13 18:01:00  admin  点击:451

 从“树德山庄”匾额说起

 

胡楚

 

有一次,我们几位文友到唐生智将军的故居参观,讲解员非常热情地接待我们,走出大门,指着大门上方的“树德山庄”匾额,告诉我们说:“这匾文‘树德山庄’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是唐生智将军亲笔所写……”。

近日,又读一文,说树德山庄大门匾额上的“德”字少一横,是唐生智将军认为自己功德修为尚有欠缺,离圆满境界还差那么一点。

“树德山庄”匾额上的四个字真是唐生智将军亲笔所写的吗?如今所见的匾额上的“德”字少一横,是唐生智将军有意为之吗?

我于1954年进耀祥中学(当时叫“东安中学”,后又改为“东安二中”)读书,学校就在树德山庄旁边。当时我对书法就有所喜爱,常晚餐后散步到树德山庄前,欣赏树德山庄匾额上的字。那时我的语文教师是任慎明,他曾当过唐生智将军的秘书,又是唐生智将军创办的“耀祥书院”的八位董事之一。他也常散步到树德山庄。一次,他见我入神地欣赏“树德山庄”四字,就告诉我说,此四字是唐生智将军尊以为师的顾畴所写。后来,我又听其他的老教师也说此四字出于顾畴之手。

八年后我回母校任教,也常散步到树德山庄,这时树德山庄门前的匾额依然完好无损,“树德山庄”四个大字仍然熠熠生辉。然而,在后来的“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中,这块匾额惨遭厄运,被当作“四旧”给毁了。

1989年,统战部门决定召开纪念唐生智将军诞辰100周年和他创建的耀祥中学创建50周年的大会。筹备组见唐生智将军的故居树德山庄的匾额没有了,就决定补置一块,匾文决定请吴立民先生书写。因为他是顾畴的义子,是耀祥书院先修班的学生,后又留校任教,时任湖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政协秘书长、省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等职。所以,筹备组认为匾文由他来写是最合适的。于是,便有了如今大家所见的这块“树德山庄”的匾额。其实,无论是原先的那块匾文,还是后来重置的这块牌匾,都不是唐生智先生所写。

吴立民先生于1989年书写的“树德山庄”匾文中的“德”字少一横。这在汉字书法中并不鲜见,如文徵明、米芾、沙孟海、灵飞经等书法大家的楷、行都有这一写法。如果说1989年吴立民先生所书写的“德”字少一横,是1970年已逝世的唐生智将军有意表明自己的“德”尚有缺欠,岂非笑话!再从匾文含义来说,“树德山庄”即树立高尚德行的山庄。说这匾文中的“德”字少一横,含“德”尚有欠缺还差那么一点之意,那么这个“德”字联上前面的“树”字,“树德”作何解释呢?“树德”就是树立高尚的德行,决不是树立有欠缺的德行。所以,从“树德”的含义来说,这里的“德”,决不能表达德行尚有欠缺之意。

此外,有人说唐生智将军生于大枧塘,这也值得商榷。

唐生智将军的祖父唐本有是生于大枧塘。他年幼丧父,母亲改嫁到白木町罗家,他也随母到了白木町罗家。后来,他从军官至提督,诰封为振威将军。他功成名就后,想在大枧塘建造府第,接母去居住享福,但其母觉得自己已改嫁到外地,不愿再回大枧塘居住。于是,他顺母之意,在白木町罗家附近择得仍属白木町的一块倚山面水的风水宝地,修建了一个很大的府邸定居。这就是后来人们说的老屋唐家。

唐生智将军是唐本有的孙子,其生于白木町而不是大枧塘。

关于牵强之事,我还想起一则故事,曾经有人写了一份“东安鸡”的推介书,说“东安鸡”源远流长,唐朝的杨贵妃曾品尝到“东安鸡”,赞不绝口。这作推介书的人,拿着推介书到我家,请我也签一个名认可。我才疏学浅,从未看到什么书上有杨贵妃吃“东安鸡”的记载。我便在那栏目里写上:我不知杨贵妃是否吃了“东安鸡”。说她吃了“东安鸡”要有根据,写上出于何书何文。这使来者不悦而走。

近从报上得知,有一著名文化学者误将小说文字当史实,说光绪皇帝曾到北京大学给学生讲了一席令人警醒的话,使其身陷网络口水之中。

史实不可错讹误传。凡是记史文字,要有根有据,不能轻率落笔,使其失真。更不要为达到某一目的,或添枝加叶,或张冠李戴,或无中生有等。还要奉劝一些高人不要用“据有关史料记载的话去骗人,也不要在“相传”二字后虚构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