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胡楚鵾文集
信息搜索
《<孟子>二章》注·译·析
 
胡楚鵾文集  加入时间:2017/3/13 17:13:00  admin  点击:441

 <孟子>二章》注··

 

胡楚鹍

 

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天时,指有利的时令、天气等;地利,指有利的地理形势;人和,指人心所向,上下团结。

:有利于作战的时令、天气比不上有利于作战的地理形势,有利于作战的地理形势比不上人心所向,上下团结。

:开宗明义,提出中心论点。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城,内城。郭,外城。环,围。夫,语首助词,表示要发议论。然而,既然如此,但是……。是,这。

:(例如攻城),方圆三里的内城,方圆七里的外城,包围着从多个方向攻打,总会得到有利于进攻的时令、天气了。既然如此,但是不能取胜,这就是因为有利于作战的时令、天气比不上有利于作战的地理形势啊。

析:以进攻为例,论证天时不如地利。推理严密,不容置疑。

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尖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

注:城,城墙。池,护城河。兵,兵器。革,甲衣(古时作战时士兵用以保护身体的衣服)。兵革,泛指武器装备。委,放弃。去,离开。

译:(再如守城),城墙不是不高,护城河不是不深,武器装备不是不坚利,粮食不是不充足,(结果)放弃城池而逃走,这就是因为有利的地理形势比不上人心所向、上下团结啊。

析:以防守为例,论证地利不如人和。排比蝉联,文势雄健。

以上两段援引战例,先摆事实,后讲道理,将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条件进行比较,论证人和的重要性,阐明战争胜败的关键决定于人心的向背。至此,中心论点得到了充分论证。

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天下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注:域,使……居住(使动用法)。固,使……巩固(使动用法)。威,使……害怕(使动用法),可活译为“征服”。道,正义。得道者,拥有正义的人。助,支助,拥护。之至,到极点。亲戚,内外亲属,即家属亲戚。亲,指族内,戚,指族外。畔,同“叛”。顺,归顺,服从。所顺,顺服的人。所畔,背叛的人。君子,本文指“得道者”。有不战,有不战之时。

译:所以说,使人民定居下来,不是靠划定的疆界;巩固国防,不是靠山川的险要;征服天下,不是靠武器装备的锋利坚固。拥有正义的人,就能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失去正义的人,就很少有人支持。人民不支持到了极点,连家属亲戚都要背叛他;广大人民拥护到了极点,整个天下都会归顺他。用天下都归顺的一方,去攻打连家属亲戚都背叛的一方,所以,正义者不战则罢,战就一定胜利。

析:本段由上两段所阐明的战争胜败决定于人心向背的论断,推而广之,得出治国之道,归结出“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的论断。这进一步论证了“人和”的重要性,深化了中心论点。

 

 

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注:舜,传说中的圣君,原在历山耕田,尧举他为辅,后来继尧为帝。发,起,指被起用。于,从。“畎亩”田亩。傅说人名,原在傅岩地方作泥水匠,为人筑墙,殷帝武丁访寻他,用他为相。举,被举用,被选拔。版筑,筑墙用的木板和杵。膠鬲,人名,起初贩卖鱼和盐,西伯姬昌(周文王)把他举荐给纣,后来他又辅佐周武王。管夷吾,即管仲,他原为齐国公子纠的臣。公子(小白)(齐桓公)和公子纠争夺君位,纠失败了,他逃到鲁国,后来作为罪人被押回国,齐桓公知道他才能,用他为相。士,狱官。孙叔敖,春秋时楚国人,隐居海滨,楚庄王知道他有才能,用他为令尹。百里奚,春秋时虞国人,他见虞君无为,便逃到秦国,隐于都市,秦穆公用他的为相。

译:舜从田间种田的人中被起用,傅说从筑墙的泥水匠中被选拔,膠鬲从贩卖鱼盐的人中被推荐,管仲从狱官手里被释放而被重用,孙叔敖曾隐居于海滨,后被提拔,百里奚曾隐居于都市,后被任用。

析:列举历史人物事例,以事实作论据,胜于雄辩。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注:任,责任、担子。是,这。其,他的。空乏,资财缺乏,,这里作动词用,是“使他受到贫困之苦”的意思。行,经历,行事。拂,违背,不顺。所以,用来(通过那样的途径来……)。动心,惊动其心。忍性,坚忍其性。曾益,增加。曾同“增”。

译:所以,天要把重大的任务落到这个人身上,这一定要使他的思想意志经受艰苦的磨练,使他的筋骨经受劳累的锻炼,使他的体肤经受饥饿的折磨,使他亲身受到贫困的痛苦,使他所做的事经历不顺,颠倒错乱。这样用来使他的思想意志激发起来,使他的性格坚韧起来,增加原先所没具备的能耐。

析:本段归结天将降大任于人,一定要先使其经受多种磨练,促其奋发图强。由于上段列举了数例作为论据,因而这一结论的得出,有如水到渠成。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注:恒,常。过,过失,用如动词,犯过失。衡,同“横”,梗塞,指不顺。作,奋起,指有所作为。征,征验。喻,明白,了解。入,在里面。法家,有法度的世臣。拂(bì)士,辅弼的贤士。拂,同“弼”,匡正过失。出,在外面。

译:一个人常有过失,这以后才能吸取教训,加以改正。被意念所困住,被思虑所梗塞,然后才能奋发起来,有所作为。(憔悴枯槁),表现在颜色上,(吟咏叹息之气)发于声音,(看到他的颜色,听到他的声音),人们才了解他,,在国内,没有有法度的世臣和辅弼的贤士,在国外,没有敌对的国家外患,国家常常灭亡。

析:本段用人们容易理解的道理作为论据,阐明生死存亡之理,令人信服。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注:于,由于。

译:上述这些事理,使人懂得忧患能激励人勤奋,因而得生,安乐能使人怠惰,以致身亡。

析:篇末一语点明论点,简洁、豁然,真是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