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信息搜索
皇宫随想
 
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加入时间:2008/10/9 21:37:00  admin  点击:1132
皇宫随想

     

            ()

     

      秋后的风

      如古寺夜半的寒钟

      一声声  将源于旷古的时光

      碎成殷商的瓦砾

      碎成秦汉的残垣

      碎成枝离的文字

      碎成理还乱的历史

     

      一位位多梦的匠人

      终因沧桑的无情而沉于尘底

      如似客住荒原的牧人

      任凭空荡的铃音

      带走自己的牧群

     

      孤冷的城门  如佛

      静守于岸与非岸之间

     

      风雨残蚀的迹痕

      如似佛顶的戒疤

      沉重地烙着

      佛心的迷惘与凄凉

     

            ()

      千年凝固的胭脂

      如春后的落红

      随水逝于斜阳的暮里

      昔日的缕缕芳魂

      今已不知在何处悲吟

     

      忽有含泪而来的李煜

      看着这朱颜已改的旧院

      故国的往事

      如潮水而来

      囚徒的凄楚

      弥漫在无言的心田

            

 

 

无言的雕像

     

     

      一尊古铜色的雕像

      座落在汉白玉之上

      他那深邃的大眼

      默默地注视着前方的路障

     

      心底的事唯有往心底收藏

      无字的碑文任由来人遐想

      千百年的风雨千百年的雪霜

      还是无法了知前人的迷惘

     

      时间的巨浪洗尽了世上的沧桑

      但无法洗去的是世人的彷徨

      因此  决意树起这尊雕像

      让心于无言中感悟神的阳光

             

 

 

   

     

     

      小溪  一条山间无名的小溪

      在曲折的河床上迂回缓进

      朝着自己的路

          自己的目标奋力不息

     

      游荡的云飞来

      映在这清澈的水底

      南面的风吹来

      泛起轻轻的涟漪

     

      这里寂寞而清静

      伴随的唯有那

      两岸的虫鸣和远处的鸟音

      孤寥的天空年年如旧

      星星和月亮将山色朦胧

     

      渔夫不会来这里行舟

      玩客不曾到这里闲游

      无人念起更无人挂忧

      小溪依旧在默默地东流

              

 

 

 

  

     

     

      在我的童心里

      最羡慕的是那极乐的梦境

      在那里人变得友善可亲

      在那里人可以与世无争

      在那里人都有美好的憧憬

      在那里人都有自己的作为

 

      从而  每于夜幕来临

      我便仰头凝望

      凝望那天边飞来的云

      凝望那终日梦中寻觅的幻影

     

      年复一年  日复一日

      我从山谷爬到了山顶

      伸手去摸那被山拦住的云

      轻柔柔的一手空气

      留下的唯有手心的湿润

         

 

 

 

  春季徐徐而来

     

     

      忽暖还寒的月夜

      梅悄然地爬上枝头

      轻轻的风

      抚摇着尘封的闲愁

     

      期待的季节终于徐徐而来

      掠过积满尘埃的窗台

      荡开寂寞已久的垂帘

      梦莺的细语

      如似一叶溯江而上的渔船

     

      凝视窗前的色彩

      又陡生一种难言

      匆匆的季节船

      又载走了我的春天

 

 

 

 怀念山岗

      

     

      风从梦中的山岗吹来

      将我那尘封已久的情怀荡开

      冰镇的思绪

      如忽暖还寒的三月雨

      断断续续

      弥漫于空朦的心头

     

      我独立于客栈的檐下

      想山里的故土

      折柳的日子

      如似那童年的纸船渐行渐远

      沉默的影从记忆的湖中荡来

      无言的心绪

      乱于山岗的那边

 

 

 

      路边的那棵梧桐

     

     

      路边的那棵梧桐

      它的生平已无法考据

      也许本身就是

      自然界的赐予

     

      春天里  梧桐花开了

      落一地无声

      随日子的诗意渐绿

      迎来了旅燕的欢聚

      和那月色下

          一对对怀春的少女

     

      鸟儿呢喃

      情人细语

      任凭那悄然而至的风

      摇曳这棵古老的梧桐

     

 

酸楚的泪

     

     

      谁不有过甜蜜的一瞬

      让春天充满生活的诗意

      谁不有过酸楚的艰辛

      让心无穷次的回味跋涉的不易

     

      不息地奋力耕耘

      将成功与失败分成两种

          截然相反的征程

          这也许是老天的心意

          也许是酸楚之泪的结晶

     

      我决意用我酸楚的艰辛

          去跋涉那心中的旅程

      我期望我这苦涩的泪水

          能抚平那创伤已久的心

      让不安的神灵有所籍慰

               

 

 

     

     

     

      每当太阳靠近西方的天际

      火热的大地

      便随阵阵清风吹来丝丝快慰

     

      落日熔金  熔金的落日

      又胜似旭日的霞辉

      有多少耕作的人

      如蚕如烛般地在沉默中奉献自己

     

      无论是有过多少美好的憧憬

      抑或是终生在痛苦中挣扎呻吟

      沐浴在这斜阳的暮里

      心一样都会为之而陶醉

     

      天边飘忽的那片暮云

      渐渐地将霞光藏起

      喧嚣的大地恢复自然的宁静

               

 

父亲的无奈

     

     

      自当季节的风霜  霜白了

      父亲心中那缕如丝的青发

      对镜的双眼

      又犹如两只负伤的鸟

      渐渐地阴沉下来

      不再有往日那疲劳后的乐怀

     

      蝉鸣的秋夜  独自在月下徘徊

      无奈的心清数着九天的星点

      梢头的月  让他陡生岁月的难言

     

      前辈们一位位从眼前逝去

      儿女们一个个从怀里成年

      留下的唯有这轮照彻千古的明月

      和这清辉下日渐枯槁的孤影

     

      我无法辨认  此时父亲的徘徊

      是人生的乐怀还是年岁的叹慨

               

 

宁静的海边

     

     

      自于孩提时代

      从童话和寓言里

      认识了海

      便不时梦想那

      汹涌澎湃宽阔无边的深渊

     

      企望终于在虔诚的心中实现

      宁静的黄昏

      我来到了这呼啸的海边

      微风荡开了我尘封的情怀

      海水润湿了我干涸的心田

     

      夜色从天的边缘横扫而来

      我匆匆拾起从前弃落的那方思念

      聆听那拍岸的涛声

      如似在聆听那远古的天籁

               

 

   

     

     

      一片绿荫的净土

      幻化成沉甸的掌故

      幻化成葱郁的鸟语

      而情感立于峻险的绝崖

      文字风化成不朽的石头

     

      百尺摩崖  一弯湘水

      流尽了多少伟岸人物的无眠愁泪

      从元次山到黄鲁直

      从李易安到何绍基

      无不为这  淙淙不绝的漱玉之声

      而歌而泣

     

      元结的茅庐在哪

      今已无迹可寻

      想大唐的尘埃

      已落定于逝去的岁月

     

      合十的双手

      冰冷于神谕之后

     

      而尘俗的眼

      发觉真卿的字风韵犹存

                

 

 

氓之歌

      

      一列列负重的车

      终年载着背井离乡的苍生

      从西到东

      从南到北

      起点与端点无穷次的轮回转折

     

      打自从寒酸的家里出来

      日夜困扰的就是一个思念

      期待在异地能挣上几个铜钱

     

      妻子的衣裳已陈旧发黄

      孩子的学费在年年高涨

      家里的水田仅有一亩半

      风调雨顺衣食也感困难

      更何况连年自然与人为的灾荒……

     

      背井离乡  忍辱四方

      含辛茹苦地去挣每一个铜板

      城里人只顾耻笑乡里来的游氓

      可有谁曾怜悯过

      氓民的生活是何等辛酸与艰难

 

 

 

                四月的山野

     

     

      漫步于四月的山野

      湿润的风

      吹着湿漉的山岗

      将沉眠的枝头

      缀上绿的斑澜

     

      在绿的边际

      忽发现有红的花蕾

      隐现于摇曳的风里

      如烛如星

      让人幻生无穷的诗意

     

      于是我折下

          一枝含情的杜鹃

      让它诗意地

          开放在缪斯的桌前

            

 

 

      

     

     

      尺规似的老者

      立于风中

      将那沟壑万千的手亮出

      滞呆无光的眼睛

      如似梧桐树上的斑痕

     

      看来来往往的人群

      笑语与欢颜

      已不再勾起沉于心底的回忆

      落英的痛苦已经远去

      霜雪的煎熬已近终极

     

      立于风中  枯槁的面容

      如似焦烤的草

      于是  在佛国的天涯

      一心将尘世的沧桑埋掉

              

 

  奔走的岁月

     

     

      雁群随季节的风而去

      渐远的影

      逝于渐远的云层

      唯有一路空蒙的声响

      荡起眸中的无限柔情

     

      风于雨后  蚀刻着

      滴晚的梧桐

      无奈的心境如似那

      霜后的桐叶  于扬起与坠落间

      完成另一生命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