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信息搜索
为谁而鸣
 
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加入时间:2008/10/9 21:37:00  admin  点击:1324
为谁而鸣

     

     

      韶华似流水般飞逝而过

      昨日仍在枝头的红英

      却被今日的风点点吹落

      染一江秀水

      扬一路芳尘

     

      凭梧桐滴晚的残灯

      去觅寻心的踪迹

      而枝头啼叫的黄莺

      不知为谁而鸣

               

 

 

 时光如剪

     

     

      于觅寻心迹的岸边

      匆匆的时光如剪

      将二月的心情剪成碎片

     

      思绪落入水中

      如孤月,无助无奈

      任流水将它漂远

     

      脚步却在原来的岸上徘徊

      徘徊于无法理喻的

          砂石与败叶之间

 

      挥手已成朦胧的泪眼

      漂远的思绪若隐若现

      如似成童年的纸船

             

 

  

     

     

      风如约而至

      如铃,摇曳于八月的枝头

      雁和叶开始集聚

      成群地向远处迁徙

      成群地向终极飘零

     

      终极的远处何方

      镜中的眸子无法探访

          佛国中的晚霞

     

      江边的月,轮回地

      照着匆匆而来的行者

      而行者却于江边迷惑

     

        沉水而下

        扶风而上

      一个形的空壳如石子

      默守于岁月之秋

        

 

   窗外的蝴蝶

     

     

      窗外的月

      独照着窗外的蝴蝶

     

      窗外的蝴蝶

      向往着房中庄周的春色

     

      绿从枝头坠落

      大漠的叶脉

      开始在平静的风里凋谢

     

      庄周的梦,  如蝶

      于室内的窗前

      遥想窗外的景色

               

 

心底的迷惘

     

     

      迷惘,我为贫穷而迷惘

      上帝赐予了我与同类一样的双手

      父母赋予了我与其它一样的体魄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这样的贫穷

      而我的同类却是那样的富有……

     

      十余年来

      我常为生存的铜板而背井离乡

      从大西北徒步到了神州的东南

      为了糊口,为了免于饥寒

      我丢失了陶公的清高

      也不再有谪仙的狂豪

      颠沛流离使我尝尽了人生的煎熬

     

      我冥思苦相

      我为何是这般模样

      于是,我向苍天呐喊

      于是,我向大地呼唤

      得到的却是默无声息的回答

      豪门家里剩肉臭

      贫寒路上多饥夫

     

      孟子曰:劳心者治人

      劳心者为何这般酷残

      令我的囊里无法容下一个铜板

      劳力者治于人

      难道我们的劳力者总是这般窝囊

      甘愿被他人任意摆放

      含辛茹苦的积储

      却难以付足半年的捐款

      苛政猛于虎,赋税毒于蛇

     

      我冥想苦思

      却弄不清人世间为何要弱肉强食

      我四处觅寻

      却觅寻到的都是些道貌岸然的君子

      他们打着均贫富的大旗

      他们喊着要超度众生

      他们自诩为上帝的儿子

      他们自称是黎民的仆人

      甜言里参和的却是令人麻木的毒剂

      背地里盘算的却是如何吸尽苍生的膏脂

     

      耶稣说:把东西分给富有的人

      让富有的人更富有,贫穷的只能贫穷

     

      面对耶稣的箴言,我无言以对

      黎民与苍生向来就仅是富人的奴人

      不公平,不公平

      人世间何时曾有过公平

      暴君与屠夫原本都是人的同类

      可一旦黑下心来

      他们却可以任意的涂炭生灵

     

      我迷惘,我为良知而迷惘

      我惆怅,我为同类而悲伤

           

 

 

    

     

     

      目睹悠悠水底的鱼

      被置于釜里

      忽想起凶牙利齿的虎

      涂炭旷野的生灵

      我不解  人也原是

      这般狼性的凶狠……

      

      生存是一种本能

      而本能的发展

      为何又是弱肉强食

      我不忍去目视那滴血的哀吟

      拂袖而去

      却又无法走进墨子兼爱的境地

            

 

 

   

     

     

      越过生命的坑坑坎坎

      越过季节的炎炎烈日

      垂危的老蜂  仍在思恋

      花中那滴细微的梦露

     

      无力的风托着无力的双翼

      疲惫的躯体作最后的奋击

     

      这是为了获取什么呢

      难道是蜂皇的一次奖赏

      难道是蜂主的一次微笑

      难道是……

     

      看垂危挣扎的老蜂

      我肃然地想起 

      那风霜之中的祖辈

      和那正在默默耕耘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