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信息搜索
悠悠乡情
——读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加入时间:2008/10/9 21:28:00  admin  点击:2016
 

悠悠乡情

——读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秦小珊

(湖南行政学院 学报编辑部,湖南长沙 410004

 



关键词:《寂寥的籁响》;书评;杨金砖

中图分类号:I2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1720200203-

记忆中的杨金砖先生是满腔密匝匝的胡须,放荡不羁,才识过人,亲切谦逊的艺术家形象。留给人更多的是那种很男人很力量的潇洒。心中那么纤细那么深重的情是从他的诗集《寂寥的籁响》中读来的。*

也是一个寂寥的日子,黑夜从大地升起,捧读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金砖先生的《寂寥的簌响》,一种闯心的感动扑耳的簌响穿越浓重的黑翅膀飞来了,静谧的夜的倦意在诗意的诗集中逃遁。

《寂寥的籁响》共分三个部分。其后两部分为旧体诗词,有五十余篇。《倒映闲池》、《凉风漫弄》像古典隔帘的仕女,像持剑的豪侠,仿佛有些遥远。因为旧体诗词的年代似乎已离我们的时代而去,我们这些60年代而后出生的人,在情感里总有一份无由的拒绝。但是,读金砖先生的旧体诗,虽有些不情愿,但其清新自然,阳光明艳,豪气入云的句式,其盎然的诗意,其圆润的低吟,似乎让我淡忘了心底对旧体诗词的排斥。

关于旧体诗词的解读,让我想毕加索的一个故事。

有人问毕加索:“你的画我怎么看不懂呀?”

毕加索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听过鸟叫吗?”

“听过。”

“好听吗?”

“好听。”

“听懂了吗?”

问者无语。

对于热衷于自由诗创作的我,在《寂寥的籁响》中的古体诗词前只能作如此的调侃。

《寂寥的籁响》的第一部分《为心而歌》是新诗,是我喜欢读的部分。其独语寒秋的故乡情,其隐隐约约的别绪情怀,有如藕丝一般,或断或续地揪着读诗人的心,让人在其悠悠乡情中感觉到一种酸酸地痛。

古庵里诗人拥有的孩提时代,洪荒年代的日子,似乎成了我的时代,我的日子。倚栏翘首等候劳作的大人归来的兄弟,仿佛是我的弟兄。吱吱呀呀纺着春夏秋冬纺着年华的祖母,也仿若成了我的祖母。其实,寄居多处而不知乡关何在的我,不曾有过这种日子,也不曾有过这些兄弟,更不曾有这样一位祖母,然而,我的骨子里的确憧憬着这种古朴浓情的孤独,荒凉简朴的童年。

其实,诗人说故乡于他的感觉“也仅仅是一种朦胧的情愫”,浪迹天涯的他早已习惯于这一游荡的生活,可是每到中秋时分,诗人依旧愁愁怨怨地低吟:该荷的时节已经过去,秋已浸临身边,惘然无绪的我独立亭中,一种“可堪孤馆”的思绪涌上心头,直让我心感“异乡为异客”的凄凉。作者依旧是怅然地:凝望那远处的故土,遥想那飘荡的天涯。

听说一位有着千千思乡情怀的诗人,用望远镜眺望故乡的山峰,他说故乡的山从望远镜中飞来,把他撞成了严重的内伤。理还乱的思乡的情怀的确是说不清道不明。

诗人常常遥想故乡沉寂的寺院,聆听松涛之音的悠扬,于是,在《遥寄相思》中轻吟:“无眠的夜/心似一匹无羁之马/迷途在飘渺的远方”;而在《竹影朦胧》中浅唱:“记忆里故土的那片竹林/依旧是那般清晰而惰韵”。离开家乡,《游子的思念》里仍然是那怀愁绪:“在远梧桐落叶的季节/在这月光如水的寒夜/身在异乡的游子/才发觉心底里对故土的眷恋/是这般缠绵而苦涩”。于是在一个《月夜》深思:月夜,异乡的月夜/清辉独为游子明澈……/村边的竹箫/不知是否也是这般凄清。

诗人始终不忘自己是淳朴憨实的农民之子,他思念故乡怜惜父辈。风霜之中的祖辈,默默耕耘的父亲,像《老蜂》一样,垂危的老蜂仍在思恋/花中那滴细微的梦露/无力的风托着无力的双翼/疲惫的躯体作最后的奋击。尘封已久的情怀,冰镇的思绪是梦中山岗吹来的,于是极富的真情的作者隽永的笔尖汩汩淌出,作者《怀念山岗》折柳的日子/如似那童年的纸船渐行渐远/沉默的影从记忆中的湖中荡来/无言的心绪/乱于山岗那边。乡愁乡情是载不动,解不开的。当然三毛脚踩在大陆的黄土地上,痴痴眷恋,像歌唱的痴鸟,只到呕出血才停止。不肯去!不肯去!!

诗人思乡念乡的情愫深愁而深情,对锄头铁锹里的往事记忆铭心,缕缕入骨。

一副铮铮铁骨,又有柔情如水的心肠,他写乡情,写心中底蕴的无限情丝,情爱的光华似朦胧里的太阳光芒,一层薄薄的轻纱遮饰了千年的美丽,但用心的读者能感受那种美丽与忧怨的情怀。作者《无语秋寒》的日子如细语在呢喃:湘君的梦不是早已冰碎/化为竹上的斑痕……心还觅寻什么呢/望夫的妇人不是已成化石。诗人在《别后的思绪》里,从此,每当月明之夜/我总是独立江边/看那远处的碧空/是否有雁的行踪……/从此,聆听那/涛涛奔腾江水/就如似拔动那凄婉的心弦/欲说无言,欲睡无眠……是为谁?为了谁?《心中的悬念》从此我就悬念于心/唯恐踏碎湖边的绿荫/垂柳拂堤/我默默固化成/堤边的一颗顽石/日夜相随/静听堤柳舞风的如莺之声。在遥远的记忆中作者有着《遥远的温馨》远去的蝶,如叶/一片片落于思绪的船头/逝于暮霭的泪里。于是蓄长须的作者从《残荷》中:举杯淡酒想大江东去的豪情/却只能和着泪看月下的荷影。豪情万丈的才子,噙着多情多愁的清泪。金砖先生,那密集如沙的胡须,每一根都是乡愁的纤丝每一根都是情怀的延伸乡?!

是的,我想是。诗人金砖先生在诗中体现着对下层人博大的仁爱。“打自从寒酸的家里出来/日夜困扰的就是一个思念……/背井离乡,忍辱负重四方/含辛茹苦地去挣每一个铜板/城里人只顾耻笑乡里来的游氓/可有谁曾怜悯过/氓民的生活是这等辛酸与艰难”,这就是诗人吟唱的《氓歌》。因为善良、仁爱,从黄土地成就了自己这山里娃,他懂得下层人为争取生存的铜板的酸楚,他的泪水淋湿了氓民的心。另一首《乞者》“尺规似的老者/立于风中/将那沟壑万千的手亮出/滞呆无光的眼睛/如似梧桐树上的斑痕。”读到这,和诗人一样的同情心又浓了许多。诗人的笔细腻真实地用心崛起,写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寄托诗人无限的怜爱。

有情爱才是人类,毁灭情毁灭爱就等到毁灭人类。诗人举着大情大爱如檐之笔,倾诉他的情倾他的爱,用心感悟的读者,用心倾听诗人的倾诉。艾青在《我爱这土地》中:“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的悠悠乡情不正是《寂寥的簌响》作者金砖先生悠悠的故乡诗魂吗?!

 



l        收稿日期:2002-03-20

l        作者简介:秦小珊(1968-),湖南长沙人,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