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陈仲庚文集《本土文学:溯源与评论》
信息搜索
心底的困惑与生命的本原——读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本土文学:溯源与评论》  加入时间:2017/1/15 11:41:00  admin  点击:443

 心底的困惑与生命的本原

——读杨金砖《寂寥的籁响》

                  

往事如晨露悄然融于大川

                   而情结又逆水澎湃而来

                   夕阳下

                   疲惫的鸟回归巢里

                   摇篮中的婴儿独睁惊奇的大眼

                   驻足的老者不解生命的本原

这是杨金砖先生的诗集《寂寥的籁响》的开卷之作《心底的困惑》的最后一章,诗人之所以要将此诗排在卷首,恐怕是因于诗人在诗集中的情感所系,可以于此诗中窥其要略。综观整部诗集,诗人反反复复所诉说的,就是心底那一层无法释解的困惑。诗人既困惑于历史,也困惑于现实;而于种种的困惑之中,诗人所思考所寻觅的,则是生命的本原所在。

首先,因对历史的关注引发了诗人对许多重大问题的思考,而诗人又不愿人云亦云地信以为真,于是就有了种种的困惑。这一类的作品在诗集中占了相当的比例,如《遥望长城》、《荆楚残城》、《紫禁城的叹惜》、《山海关的悲叹》、《细读秦陵》、《夜梦陶公》等。这些作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诗人善于用自己的思考来观察、分析历史现象,并力图找出这些现象背后的真原面貌。诗人在《细读秦陵》中指出:

        史官的笔,时假时真

        犹如禾田的稗草

        几分嫩绿,几分秀青

        谁也无法辨其真伪

正因为本来是客观真实的历史现象经“史官的笔”一点染便变得真假难辨,诗人才抱着审视的态度去辨假索真。那么,历史的真实究竟是什么呢?且看诗人面对“荆楚残城”的感叹:

         君侯们为了实现那虚无的九五之尊

         将相们为了身后那荒诞的流芳之名

         从此,人类便不再安宁       (《荆楚残城》)

一部史书所记载下来的几乎都是帝王将相英雄豪杰的救世壮举和光辉业绩,而就在这些壮举和业绩的背后,不知给人类带来了多少深重的灾难反被忽略不记,这是诗人所深感“困惑”的,于是就有了:“遥望长城,心生无言的嗟叹:‘兴也百姓寒,亡也百姓凉’”(《遥望长城》)。如果说诗人在这里所嗟叹的还是承续前人的思路,那么在《彻悟》里则纯然是自己的思考:

           日子本无所谓短长

           功名原是梦中的贪欢

           杜甫的茅屋

           作广厦万间的遐想

           阮籍的穷哭

           为仕途险恶而迷惘

人类自从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强烈的悲剧意识也随之产生,生命本十分短暂而人们又要拼命地追求不朽,于是所谓的功名业绩便成为人们梦寐以求的追求对象,总想使自己在青史留下美名,以求达到永恒。而其实谁又能勘破:“想秦王之壮举,与南柯又有何异”(《彻悟》)。与宇宙生命相比,作为人类整体的也生命不过是短暂的一瞬,作为个体的生命就更可忽略不计,谁都不可能达到永恒,南柯一梦与秦王壮举,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差,因而从生命的本原意义上说,它们确实并无差异。这也就是诗人对历史的彻悟,当然是经过长期困惑之后才产生的彻悟。

其次,面对现实,诗人有着同样多的《心底的迷惘》:“为了糊口,为了免于饥寒 / 我丢失了陶公的清高 / 也不再有谪仙的豪狂……我冥思苦想 / 我为何是这般模样。”诗人的迷惘,当然决不只是个人被物质生活所累的问题,而是更深层次的对人的生存本能的思考:

         生存是一种本能

         而本能的发展

         为何又是这般残忍

         我不忍去目视那滴血的哀吟

         拂袖而去

         却又无法走进墨子兼爱的境地  (《残忍》)

生存本就是一种竞争,弱食强肉的生物规律,自然也要影响到人类,这也是生命本原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诗人才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要想超脱本能而不能,要想走进兼爱而不得。然而,人类作为智慧的生物毕竟要高出其他动物,超脱本能才能不被物欲所累,人才能求得人之所以为人的自由,至少,在精神上人类应该保有这种自由。为表现这一意念,诗人将目光投向了大自然,于是,在诗人眼里,即使是“茫茫戈壁”,也“并非想象的那般寂荒 / 炽热严寒 / 这里有大自然的馨香”(《戈壁的馨香》)。而当诗人面对大海的时候,则更感温馨和畅意:“微风荡开了我尘封的情怀 / 海水湿润了我干涸的心田 / 夜色从天的边缘横扫而来 / 我匆匆拾起从前弃落的那方思念 / 聆听那拍岸的涛声 / 如似在聆听那远古的天籁”(《宁静的海边》)。大自然的魅力是如此迷人,以至诗人要把自己幻化成一只精灵的小燕:“在花枝间细语呢喃 /在山溪旁嬉戏欢唱 / 洗濯精神的疲惫 / 唤来三月的春光”(《燕》)。当然,最让诗人心醉神迷的还是那《五彩的云》:

         无忧无虑,无牵无挂

         从不记前途何在

         任那八方袭来的风

         吹至南北西东

         吹成青丝缕缕

         仍还是自由地在空中飘浮吹成

 

             深宇寥廓

             又谁能把功名看破

             留下堆堆荒冢

             千年不灭者几何

             惟有天边的云朵

             依然故我

             寻觅自己的欢乐

人的生命本来就肇源于大自然,而人类的演进似乎要把人与自然分隔得越来越远,历史的重负和现实的挤压,已使人喘不过气来,谁要是能泯灭历史超脱现实,悠然地回归自然,谁就能保有“依然故我”的自由。这也就是杨金砖先生经过一番困惑与思考之后,所寻找到的生命的本原所在。

 

(载《邵阳师专学报》2000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