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永恒的怀念
信息搜索
沉痛悼念我心中的导师周正仁先生
 
永恒的怀念  加入时间:2017/1/3 22:53:00  admin  点击:700

 

忠魂昭天地 赤胆鉴友朋
——沉痛悼念我心中的导师周公正仁先生
 
杨金砖
在这新年伊始的祥和日子,在这风景秀美的深圳龙岗,在这寂静肃穆的悼念大厅,我们怀着无比沉重、万分悲痛的心情,与我们最为尊敬的老师,最为真诚的朋友,最为仁慈的长者,最为智慧的学人,最善良的亲人——周公正仁先生——作最后的道别!
周公正仁先生祖籍湖南永州,1938年6月20日出生于四川成都,2016年12月31日下午13时因心脏病突发而仙逝于深圳家中,享年79岁。
回顾周公正仁先生的一生,可以说是迷茫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是追求的一生,是饱受命运之苦的一生,但也是成功的一生,是辉煌的一生,令人敬佩与可圈可点的一生,是幸福吉祥的一生……
周公正仁先生出身书香门第,其令尊大人曾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技术救国的名流,是中国第一代有名的电机专家,亲自主持修建过南京电台、成都国际电台与上海广播电台。周公正仁先生深受家学影响,从小就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并接受过良好的家学教育。
在蒋先生统治的时代度过了其欢快的童年,恐怖的少年。解放后,周公正仁先生于1949年9月至1955年7月在四川重庆中学就读,1955年考入四川大学化学专业,1959年9月毕业分配至中央公安部12局工作,良好的工作开局原本想为国家和民族大显一番身手,却未知一身的方刚血气因一场政治运动而掉进恶梦的深渊。
1961年被流放到延安洛川劳动,1963年7月被打回到湖南老家,糊里糊涂地到了蓝山县公安局工作,1965年9月又从公安系统调至蓝山县二中任教,1979年1月调入湖南师院零陵分院化学科任教,1988年3月晋升为化学专业副教授。
周公正仁先生是一位有追求、有理想、敢说真话的学者,更是一位有脊梁,有学问、有道德、有操守的好同事、好朋友、好师长。
也是因为他的操守与坚持,他的直面人生的勇气和敢于批评同事的耿介,以及他不与世俗和流的天真,也给他自己的人生之路,无端地增添了诸多麻烦与波折——同道赞誉他有傲骨,同事说他有傲气,政见不合者说他偏执。尤其是在政见方面,往往因直指上峰的不是而常遭人记恨和陷害,从而,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使他命途多舛,数遭磨难:他从京城落难延安洛川,度过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劫难。尔后,又从洛川打回到湖南永州,继而在文革中落难下狱,成了他命中的第二个劫数。但是颠沛流离的生活和残酷的社会现实并没有磨灭他追求真理的勇气与直面惨淡人生的精神。
1979年那场甘霖,带来了“科学的春天”,改变了中国的进程,也从此改变了周公正仁先生的苦难命运。他于1979年1月调入湖南师院零陵分院化学科任教,从此开启了他专事教学科研的新生涯。
科学的春天里,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也激发了周公正仁先生那潜在已久的激情与冲动。从此他将一切的精力与时间都花在了教学与科研上,也从此他收获了他事业途中的一个又一个成果。
周公正仁先生曾任化学科副科长,教务处副处长,学报副主编。周公正仁先生创造了零陵师专历史上的众多第一:
1)他是学校里第一位使用双语教学的老师,他不仅精通英语、俄语,还会无障碍阅读法语和德语文献,并不时在课堂中给我们提及一些外国文献,在考试试卷中也不时出现英语试题。他认为作为一名自然科学工作者,不熟悉英语就是科盲。他的这一论断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仿若就是前卫。在他的影响下,许多同学的外语水平有了质的飞跃,我也深受其泽。
2)他是学校里最有真知灼见的学者,他创办了学校第一个科技服务站,第一个倡导购置外文期刊并身体力行传授学生如何利用《化学文摘》的教师,第一个利用远程网络与计算机技术获取科技文献的学者,第一个走出国门进行国际合作的专家,第一位学以致用,关注新技术应用与推广的真学人,他是学校第一个使用计算机,并开办计算机应用培训班的创始人,第一个走出校门在公开科研期刊上:发表学术新见的人,也是学校第一批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周公正仁先生更是一位乐于助人、关爱学生的好教师。经他悉心指导和教诲的学生中,有所成就者不乏其人。
周公正仁先生更是一位好父亲、好丈夫、好家长,他对小孩的培养,对家庭的倾力关抚,对夫人的挚爱,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又一个榜样。在对小孩的教育问题上,常与夫人意见相佐,但过后总是深感邓师母的不易与正确。因此在周公正仁先生的私下言谈中,以及他晚年的文字里,不时洋溢着对家人的深切之爱和真挚之情。
周公正仁先生1997年退休后,受聘于山东秦池集团,至2004年移居深圳颐养天年。但是周公正仁先生并没有因退休而停息人生价值的思考,并没有因年事白高而放弃对民族、对国家、对苍生的关切,自2004年起,他提起笔来弃理从文,相继在《湘声报》《同舟共》《南风窗》及各大网络媒体上发表了诸多政论杂文,一时间成为民众呼声的代表,成为网络與论的大擘。在他身体倍受疾病煎熬的人生最后几年,他还出版了《寒夜的烛光》《空缱绻说风流》《斗熊记》,以他诙谐的笔触对过往的世态炎凉和人情世故作了最辛辣的嘲讽和最真实的状写,给我们留下了一笔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许多过去与周公正仁先生观点不合的人,在读了周公正先生晚年的随笔与札记,无不深感敬佩和汗颜,认为周公正仁先生才是我们时代的汉子,才是学界的榜样。
12月31日下午4时左右,我闻悉周公正仁先生仙逝的噩耗,当时我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而不知所措。尽管这几年来,周公正仁先生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并且多次出现病危的征兆,是邓师母的悉心照料,多次将他从死神中拉了回来。我想这一次也一定如是,周老师一定会苏醒过来,一定不会这样匆匆而去。十几分钟之后,当再次接到师母的电话,获知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时,泪水不由自主地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感到一阵难言的悲痛和哀伤。尽管在3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心中的烛光——与周正仁先生的师友之交》,作为序刊于《寒夜的烛光》一书之中,曾详细地记录了我们间的个人交往和师生情谊。但是,忽然间过往的记忆再次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在我心胸间翻滚潮涌。
2016年5月份时跟我在电话里聊起,他说在邓师母的细心调理下,近来身体恢复得非常好,又可以外出散步了。并且说在天气转凉的时候准备再回一次永州,看看过去的朋友,看看学校的变化,看看永州的变化。我曾一度为他回永州而做了些接待上的准备。随后,他又将2016年写的《斗熊记》电子稿发给了我,要我审谈并提出意见。我当时因正忙于刘立夫教授主编的《厚德东安》一书的部分内容的编写,故此拖延了许多时期。当他数次电话催促后,我才抽空拜读他的这一书稿。拜读中发现,文中有许多书写上的错谬。我问其故,周公正仁先生说,自2015年起,由于老年痴呆的原因,大脑很不好用,电脑操作常常不能正常进行,于是,改用了手机写作。而手机屏幕小,目力差,从而错字、缺字、多字时有发生。我偶尔也曾用手机记些备忘录类的文字,其文字输入非常吃力,根本不像电脑那般灵活。试想周公正仁先生在手机的方寸屏幕上写下数万字的中篇小说,其难度可想而知。
他回永州的想法最终因一场感冒而灰尘烟灭,我只能指望他的感冒尽快的恢复起来,待来年再回永州也不迟。10月份与他通过一次电话,发现他的思维明显的在衰退,耳朵的听力也远不如以前。他说,他的《斗熊记》已出版,要给我寄上几本。我说不急,我在空闲时会到深圳来看望他老人家。未想到我还没有践履我的诺言,而他老人家却已别我们而去……
我将周公去世的噩耗立即报告给退休处、化生学院、教务处与学校工会,以及几位好朋友。史兆宪老师接到我的电话后,说立即从山东临沂飞往深圳。余辉博士闻知周老先生去世,也立即预订机票,从北京飞往深圳。我上网查了查永州去深圳的航班和高铁,发现只余下一趟快车。于是,便回家拿了几件衣服匆匆往火车站赶去。在赶往车站的途上,与学工部唐华山处长取得联系,他正在东安为其家父做生日,无法前往,只好委托我给他上一份奠礼。由于周公正仁先生生性简淡,其家人也有这样的想法,故此没有惊动学校的任何领导和其他朋友。是晚10许,潘剑锋处长打来电话,说听闻周公正仁先生去世,深表哀恸!欲一同前往。但此时已无法赶上火车,只好作罢。陈松柏听闻消息,立即约定在深圳火车站相见,然后一同去周公正仁先生家里慰问师邓师母。随后陈松柏先生发来一副挽联:“忠魂昭天地,赤胆鉴友朋。”
我独自坐在车站那冰凉的铁椅上,深夜的风从洞开的大门外吹来,万般的寂寥,异常的寒冷。我掏出手机,在学校党政办公群的QQ上与零陵师专化学群里发了一条周公正仁先生病逝的信息:
“我校老教师周正仁先生,2016年12月31日下午在深圳家中去世,享年79岁。退休前系教务处副处长,主管科技工作;学报副主编,负责理科版的编审工作;化学专业分析化学知名教师,1992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其主持研发的多个精细化工产品通过省市级技术鉴定,并投入生产。曾被山东秦池集团聘为技术顾问前往俄罗斯国家科学院进行无铅汽油添加剂项目的洽谈与合作开发。
周公一生:学富五车,绝技一身。书香名门,坎坷颠沛。曲高和寡,智慧洞明。魏晋风骨,长啸山林。孤傲于世,耿介人生。为师为学,求真求新。学术精湛,泽被群生。晚年罹病,脏器无力。颐养深圳,弃理从文。笔耕不辍,诤言相进。天有不测,飘然而逝。悲悼恩师,道山魂归。潇湘泪雨,寄以我思。”
屈长青、赵建茂、李葆祥、唐冬生、许善云、罗群雁、王满生、钟慧明、李飞燕、王嶷平、龙忠善等众多学生,在微信群里以各自的方式对周公正仁先生的去世深表哀思……
“人固有一死”,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但人的一生的价值却天壤之别。我认为周公正仁的一生是重于泰山的,他是一位高尚的人,一位有道德和学问的真人。今天,我们汇聚在周公正仁先生的棂前,缅怀他的音容笑貌,缅怀他的功德与恩泽,也许这原本就是一种最好的文化传承。
于此,我无限的痛惜:湖南科技学院失去了一位好学者,我们失去了一位好老师,师母失去了一位好丈夫,大胄、大江,芳芳失去了一位好父亲,孙儿们失去了一位好祖父,我们所有的亲朋好友失去了一位好亲人……
圣经曰:来之于泥土,终将归于泥土。周公正仁先生洁净的来,洁净的去。我不知是为人间失去这样一好导师好亲人而悲痛,还是为天国多了这样一位道德文章超绝的高人而祝福?
长歌当哭,我们哭不尽周公正仁先生的大德大恩;千言万语,说不尽我们此时此刻的悲痛哀伤;远望当归,我们只能于周公正仁先生的棂前,向您作最后的道别……
周公正仁先生,您安心地去吧!您的治学治教精神,您的完美人格与博识学问,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悲呼哀哉! 我只能于这阴阳两隔的分界线上,望着那缕缕飘逝的青烟,向您的灵魂默默地祈祷:祝愿您—-我们最敬爱的周公正仁先生——在天国的路上,一路走好!祝所有的亲人与朋友安康吉祥!
2017年1月2日下午3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