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瑶文化与女书文化研究《永州地域文化概览》
信息搜索
永州地域文化研究概览
 
《永州地域文化概览》  加入时间:2016/12/21 16:25:00  admin  点击:1089

“潇湘水路历史文化资源与旅游经济开发”课题(XSP201601415)

湖南科技学院2016年科研重点资助项目

湖南省思想教育与道德文化研究基地

 

 

 

永州地域文化研究概览

 

 

 

 

       

副主编    吕国康

 

 

 

 

 

 

光明日报出版社

一五年六月

 

 

 



 

 

 

陈弘

 

永州是一部厚重的书,永州是一个遍地洋溢文化清香的地方。

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原因是竹有其虚怀若谷、高风亮节的文化底蕴,所以才有历代文人雅士的喜欢与钟爱。而永州不仅是竹的海洋,更是各类文化集结凝练、碰撞融会的三角地。肥沃的土地与温和的气候滋养着式样繁多而又特色纷呈的地域文化。

我们深知:文化是思想的沉淀,文化是智慧的结晶,文化是对时代的引领,文化更是一种心灵的守护。今天,文化流行于都市,而又传承坚守于乡村,文化具有地域的特性和时代的烙印。作为一群永州文化的守望者,我们不能不关注本土地域的历史文化。

永州文化的灿烂,第一源于永州地理位置的奇特。它壤接五岭,位控蜀越,自古以来就是荆楚大地上的一大文化都会与战略要地。南北文化在这里风云际会,砥砺融合,形成中国文化生态园中的一种特殊现象。

我们走进永州,首先让人感动的是这里的灿烂历史。据统计资料表明:永州全境目前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7处,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的有7件,文物总量雄居湖南各市州之首。尤其摩崖石刻有若散落的明珠一般,镶嵌在永州大地上。有人说唐宋石刻湖南居半,而湖南石刻永州又占其半,可见永州石刻文化之丰富。像浯溪、朝阳岩、澹岩、阳华岩,简直就是一部刻在石头上的文学史,蔚为壮观,令人心动。

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许多独有的文明。如永州是人类远古稻作文明之源、制陶工艺之源。湖南省考古研究所于1993年在永州道县玉蟾岩发掘出土了12000年以前的人工栽培稻种与原始人的生活陶片。说明早在旧石器时代与新石器时代,永州的道江盆地就已出现了稻作文明,袁隆平院士对玉蟾岩题曰“天下稻源”。又如,在零陵黄田铺镇发现的“原始石棚”,则被认为是20000年前旧石器时代原始部落的一个祭祀遗存。可见,在永州,人类早已在这块土地上刀耕火种,繁衍生息。

《尚书》曰:“德自舜明。”《尚书》是儒家的《圣经》。永州为虞舜过化之乡,深受虞舜仁政思想的润泽。同时,又是舜的藏精之所,这里也就成了虞舜道德文化的圣地。《史记》曰:“(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九疑、零陵,皆因舜名。其实,在永州到处都可以见到舜帝的遗迹,如舜皇山、九疑山、舜峰、舜皇峰、娥皇峰、女英峰、二妃庙、潇湘庙、大庙、舜庙、舜祠……从“九疑山上白云飞”到“六亿神州尽舜尧”,不仅表现天下百姓对虞舜的思念与歌赞,更是体现了舜文化影响的深远绵长。舜文化构筑了永州文化的第一张基因图谱。

自舜文化而后,于永州最有影响的当是柳子文化。汪藻《柳先生祠堂记》曰:“至今言先生者必曰零陵,言零陵者必曰先生……零陵徒以先生居之之故,遂名闻天下。”柳宗元因永贞革新失败而贬来永州,在永州生活了十年,创作了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文学篇章。如《江雪》、《渔翁》、《捕蛇者说》、《天对》、《天论》、《封建论》、《永州八记》等传世佳作,无一不是在永州完成。其“利安元元”之道的哲学思想,其“官为民仆”的执政思想,其“文以明道”文学思想,其“师儒之席、不拒曲士”的教育思想,如一支烛火,照亮了大唐的夜空,照亮了永州的百姓,也照亮了江湖士子的心膛。因其于困厄中崛起,于黑暗中前行,于孤独中坚守的高贵品质,与屈原的爱国精神一道构筑了“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湖湘精神。

假若说,虞舜道德文化与柳子文化是中原主流文化对永州的浸润与沾溉,那么,周敦颐则是根植于永州本土而走向神坛的湖湘第一学者。周敦颐出生于永州道县濂溪河畔,立求道之志,得圣贤不传之学,著《通书》、《太极图说》,以倡明道学。上承孔孟之道,下启程朱之学,开宋明理学先河,成湖湘文化大气。岳麓书院的中柱上有一楹联曰:“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由此,可见周敦颐之学说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影响。尤其是周敦颐《爱莲说》中的“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莲之高贵品质,可谓光风霁月,给后世之君子树立了一根道德标杆。自濂溪周子之后,每当国家时局动荡,永州的仁人志士中挺身而出,为人间存道义,为学术求真理,为天下树正气者代不乏人。

值得一提的还有怀素、何绍基书艺文化,瑶族文化,以及诡异神秘的女书文化,等等,这些都是永州历史长河中涌现的异卉奇葩,给人以谜一样的猜想。

永州文化的灿烂,第二得益于自然山水的秀美。九疑山、阳明山、舜皇山自南而北将永州分成道江、零祁两个盆地,潇、湘二水则如两条玉龙在两大盆地中蜿蜒前行,不仅滋养浸润着永州大地,而且于古城零陵城北十里处的蘋洲交会吞吐,碧波粼粼,云蒸霞蔚,成为地理上的潇湘之美。篆书上的“永”字,即二水合流也。永州又恰是潇、湘二水合流之地,这种名实相归,实属鲜见。而“潇湘”一词,又与舜之二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水经注》曰:“大舜之陟方也,二妃未从征,溺于湘江,神游洞庭之渊,出入潇湘之浦。”虞舜与二妃的爱情故事,可谓是中华民族的爱情圣典。潇湘一词,由地理之名而幻化为人物故事,进而演绎成一种文学意象,这在全国确为罕见。从张若虚的“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到宋迪的“潇湘八景图”;再从郭沔的琴曲《潇湘水云》,到曹雪芹的《红楼梦》里的“潇湘馆”,便可知道“潇湘”在中国文人心中的分量与重要。无限的寄盼与回望,演绎的不仅是山水审美上的愉悦,更是民族文化精神的自觉。故此,陆游叹曰:“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

此外,在永州还有数量众多的红色文化资源。这里诞生了中国共产党早期创始人李达与革命家陶铸。涌现出了像李启汉、蒋先云、陈为人、何宝珍、郑作民等一大批热血青年,用年轻的生命为中国革命谱写了最光辉的篇章。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永州这片土地上,保留了数目众多的明清古建筑群。从祁阳龙溪的李家大屋,到零陵进贤河边的周家大院;从东安芦洪市镇的席家大宅、树德山庄,以及横塘的周家老屋、桑家大院,到冷水滩杨村甸的三槐堂与李家祠堂;从双牌的邓家民宅、何氏岁圆楼,到宁远北路的欧家大院、下灌的李家古村、琵琶岗的萧家院落,再到新田毛里的龙家民居;从江永的千年古村上甘棠、瑶都蓝溪古村到江华宝镜的何家院落,等等,都是永州历史民居的典型代表。不仅具有明清江南建筑的共同特性,更是凸显了永州地域的自然特色与文化神韵。

文化是民族的根脉,是精神的支柱,是灵魂的家园,文化决定着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实力。那么,我们如何在发掘中保护,在传承中创新,让这笔弥足珍贵的文化资源焕发出新的生机,为当下的经济建设发挥出尽有的作用?湖南科技学院作为永州地域内的一所本科高校,理所当然地肩负着这一光荣使命与神圣天职。学校先后成立了柳宗元研究所、舜文化研究所、濂溪学研究所、国学研究所、永州民间文化与瑶族文化研究所、永州方言与女书研究所,以及潇水流域文化资源开发协同创新中心。在永州市委、市政府的强力支持下,于2010年又以湖南科技学院牵头成立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对永州文化进行了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梳理和研究,形成了一批在省内外有一定影响的研究成果。如《虞舜大典》(近现代卷共8册)、《舜文化研究文丛》(共10册)、《群玉丛书》(共4册)、《潇湘学术丛书》(共4册)、《潇湘文化》系列丛书(共6册)、《一代宗师柳宗元》、《柳宗元永州事迹与诗文考论》、《阳明山研究》,《零陵文化丛书》(共4册)、《舜帝陵丛书》(6册),点校出版了《洪武永州府志注释》、《康熙永州府志注释》、《康熙祁阳县志校注》、《濂溪志八种》,等等,这些研究成果的出版,为永州地域文化的深度开掘奠定了基础,为旅游产业的腾飞铺平了道路,为永州产业结构的调整与优化拓宽了视野。此外,学会与永州电视台合作,联合推出的大型文化讲坛栏目——《潇湘讲坛》,共开讲156集,为弘扬永州文化,提升永州品质,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2014年,湖南科技学院与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又积极投入到永州历史文化名城的申建之中,竭智献力,承担了《永州历史文化名城研究成果》的汇编与《潇水历史文化风貌区研究》的课题任务。《永州地域文化研究概览》一书即是在永州历史文化名城研究基础上而形成的一个阶段性成果,科技学院之所以强力推出这一成果,目的有三:一是为永州历史文化名城的申建出一份力,二是为“品质活力永州”的打造尽一份责,三是为地方高校的转型发展与产教融合开辟一条新路。

学校在转型,永州在发展。湖南科技学院与永州历史文化研究会一定以永州智库建设为楔机,关注产业发展,加强文化研究,培养学术新人,弘扬优秀传统,打造文化品牌,提升永州活力。

20158